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综]被纸片人催更后
上一章 要合作吗? 主目录

解谜

作者:糖雨果 更新时间:2022-06-24

察觉到少年眸子深处的轻微振动,太宰治再次温和一笑,展示了自己的大度:“你好,我是花绯的堂哥,月见治,刚来到学园都市不久。”

花绯的堂哥?

正视面前穿着西装,脸上缠着绷带的青年,一方通行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他知道月见花绯是有堂哥和堂姐来着,但并没有见过他们,面前这个男人能够让月咏小萌说出他是花绯堂哥的身份,那就证明花绯在月咏小萌面前承认过。

月见花绯这几天这么忙,就是因为她的朋友和堂哥到达了这座城市吗?还是说还有其他的原因?和桓根帝督相关的那个传言?

“一方通行。”在太宰治的注视下,一方通行面色说不上好,但态度还算是可以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见少年的态度相交之前有稍微的软化趋势,太宰治面上的笑意加深了些许。

月咏小萌肯向这个少年求助,说明他的实力并不像外表看起来这么纤弱无力。

“我手上有定位,”向对方展示了一下手机上的定位,太宰治再次对他发出邀请,“要一起吗?”

“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意料之中的,对自己的实力有着足够的自信的一方通行,还是拒绝了他的提议。

在走之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方通行回过头目光冷冷的注视着太宰治、无惨和月咏小萌:“不管你们有什么计划,都只是愚蠢的送死行为,敢妨碍我的话就连你们也一起灭掉。”

在少年双手插兜步伐平稳的走远后,太宰治看向一脸“有你去我就放心了”的月咏小萌:“那个少年很厉害吗?”

“很厉害哦。”月咏小萌向太宰治安利道,“一方同学是学园都市排名第一的超能力者。”

排名第一。那怪不得月咏小萌会放心他自己一个人去救月见花绯。

太宰治又问道:“他和花绯的关系很好吗?”

“很好哦。”回想起月见花绯和一方通行的别扭相处模式,认为太宰治在担心堂妹的人际关系,月咏小萌肯定道,“虽然他们两个都不承认,但关系确实是很要好。”

很要好的关系啊。太宰治再度看向一方通行离开的已经被人群隐没身影的方向,和他脑子里跟月见花绯虚假的记忆不同,那个少年拥有着和月见花绯真实的记忆。

被狱彩海美拉进了心的距离,无法生出一点伤害她的行为,月见花绯坐在车子的后座上,被带去了桓根帝督的某个据点。

到达后,他们并没有禁锢她的行动,在这方由柱子撑起来的空旷地区中,她有着绝对的自由权。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一般被这样对待的俘虏,不是被对方看作是同伴,就是即将被组织洗脑加入的新成员。

这两个,月见花绯哪一个都接受不了。

同时她也还在担心,对搭载着【绝对防御】武装机械动手脚的事情,到底有没有被桓根帝督发现,这直接影响着她接下来与这位排名第二的交涉。

坐在椅子上,面前小圆桌子上摆放着电脑数据的桓根帝督,优越感十足道:“欢迎来到我的据点。”

坐在另一根柱子下的狱彩海美,拿着磨甲器磨着指甲,唇角的笑意甜美又优雅。

环顾了一圈据点,在有效的视线范围内月见花绯并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在这里的除了狱彩海美和弓箭猎虎外,还有一个隐藏在黑暗中,只露出脸的阴暗少年,看起来也是一名能力者。也就是说在三名能力者与一名优秀狙击手的包围下,她能够安全脱离的概率为0。

这下子可真是有点麻烦了。

在月见花绯收回视线后,桓根帝督问她:“怎么样?”

面对嘴角擒着一抹笑,完全不担心她会逃跑的桓根帝督,月见花绯给出的答案很是中规中矩:“地点很隐蔽,组织的成员也很强大。”

“愿意成为我们的一份子吗?”他唇角的笑意加深,明显很喜欢这样的答案。

“为什么?”能够肯定他没有发现自己在实验室做的小动作,月见花绯还是装作不懂的发问。

“我想要对付一个人,你的能力大概率能够克制他。”并没有一丁点隐藏的意思,桓根帝督将自己的想法与野望大大咧咧的展现了出来。

“你想要对付谁?”

“一方通行。”

得到答案,月见花绯眉头金锁,装作一副很是惊讶并不赞同的样子。

众所周知,leven5成员之间要是互相争斗起来,无论是哪一方都会出现惨重的伤亡,更别提还有可能被别人渔翁得利。

桓根帝督为什么要执着的解决掉一方通行?这也是月见花绯一直想不通的一点。

按照他在这座都市中所处的高度,已经不用再为了位置排名而冒这么大的险了。

更何况,他和一方通行的实力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要不然也不必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

“你应该知道的,我和一方通行一直都走的很近。”为了不让对方对她产生怀疑,月见花绯采用拒绝式套话。

先拒绝他,再由知道一切的桓根帝督主动为她解谜,威胁她加入。

果然如她所料,桓根帝督嘲讽她道:“是害怕和一方通行对上,然后被杀死吗?”

月见花绯痛快的承认:“怕死是每个人心底深处的恐惧,况且凭我和一方通行的关系,并不值得为了你而去背叛他。”

“噗——”忍不住轻笑出声,迎上月见花绯的视线后,狱彩海美慢悠悠的揶揄道,“抱歉,我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并不觉得这句话好笑,月见花绯难得正经起了面孔:“是觉的像一方通行那样的人,很容易就会遭到背叛吗?”

“难道不是吗?”像是在玩游戏一样,狱彩海美摊开双手,手中的磨甲器划过一道亮眼的白光,“就算你不想背叛,你也已经背叛他了。”

“你现在所参加的实验项目,其实是我们发起的,天奏未来只不过是表面的发起人。”

狱彩海美想要一点一点的碾碎月见花绯和一方通行之间的信任度,等到月见花绯彻底陷入崩溃恐慌中后,基于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背叛了一方通行这一点行为,为了能够安全的活下去,她也只能站在他们这一边。

狱彩海美给出的信息量有些大,月见花绯蹙起眉:“那个是为了打破统括理事会会长所在的大楼防御。”

猛地想到了什么,她惊讶道:“难道你们还有另一个目的!”

“还不算太蠢。”见月见花绯终于反应过来,桓根帝督将面前的电脑转动到她那边,将上面的数据全部展现给她。

这是一个好机会!月见花绯猛地站起身快步跑到小圆桌前,墨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将这些实验数据和以她的身份无法触及到的绝密资料都过了一遍。

这些资料显示,以现在的实验进度,桓根帝督绝对无法攻破那栋没有门和窗户的大楼。

那也就是说,正是得到了这一项数据,桓根帝督才决定启用对付一方通行的计划。

但为什么桓根帝督本人会找上她这一点,月见花绯还是想不通。

原本在按照他已经有了搭载着【绝对防御】武器的情况下,用能够操纵的机械来对付一方通行,比用不受控制的她要好的多。

“这项实验的最初目的你是知道的,”在月见花绯盯着电脑上的数据大脑快速思索时,桓根帝督担当起了解说任务,“我们想要利用你的能力,研发出打破那栋没有入口大楼的武器,从而达到能够和亚雷斯塔谈判的资格。”

“为什么非要打破?”月见花绯不赞同他的想法,“只要你能够出现在他面前,就能够证明你有资格和他谈判。”

“怎么出现在他面前?”对于她从另一个点着手的说辞,桓根帝督表现的很有兴趣。

回想参与翻修那栋没有入口大楼的工程,月见花绯认真的思索道:“当初翻修时,我的能力是被附着在一片一片的钢板上的,也就是说是片面的,并不是将整栋大楼都笼罩在我的能力之中。”

“那栋大楼有专门的通风口,给里面提供足够的氧气,还有和外界卫星连接的信号。只要你能够找到通风口所在的位置,潜进内部,应该就可以见到亚雷斯塔。”

“纸上谈兵。”对于她的提议表现的很是失望,桓根帝督很是不屑道,“只有通过实力到达他面前,获得他的认可才能够有资格直视他。”

亚雷斯塔的实力很强吗?强到能让桓根帝督这个排名第二的存在如此重视,以至于不惜和身为第一名的一方通行开战?

按照资料来看,学园都市是在50年前被建立的,50年后,也就是现在的亚雷斯塔只不过是一个快要垂暮的老人。

而且除了他生活在这栋没有入口的大楼中外,整座都市里找不到关于他的任何可用信息。

桓根帝督这么想要得到亚雷斯塔的认可,该不会是他的直系后代,或者是私生后代什么的吧?

想要得到爸爸的认可不惜拼尽全力,甚至不惜拼上自己的性命和能力者排名,桓根帝督表现的的确很像是一个缺爱的孩子。

想到这,月见花绯越看桓根帝督越觉的不对劲起来。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要合作吗?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