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凡透视(北川)
上一章 互抽 主目录 下一章 随便打几十分钟

第63章 葬爱帮

作者:北川 更新时间:2018-08-04 09:11:32

“哦,这个啊,我找了个黑客,黑了他和周丽丽的手机呗。”

白若灵仰着脑袋显摆着。

“这样也行?你们城里人真有心计。”

这件事在一中闹得沸沸扬扬,当天下午,政务处就下发了通知。

简涛品行不端,撤除教导主任职务,暂时由秦可岚老师担任。谢钦云和周丽丽各记大过一次。

谢钦云本来就是留校察看,学校原本决定把谢钦云开除的,谢钦云老爸谢松山再次带着银行卡过来,求爷爷告奶奶,答应给一中每个教室捐助一个多媒体投影仪,才从开除改成了大过。

不过谢钦云加上这次,已经有两次大过了,再有一次,就是他爹捐个图书馆都救不了他。

巫金看到通知,笑了笑就忘到脑后

一些虾米而已,巫金根本没当回事。

谁知道,没过两天,又一只巫金没当回事的虾米蹦跶出来了,惹得巫金大动肝火。

巫金以为日会一直这么一天天平静的过下去,却被一个电话打断了这份平静。

电话是徐桂兰打过来的,是李长风接了一个电话后,整个人都疯了,要去杀人!

徐桂兰害怕他真的一冲动做出傻事,就找了两个保安把他关到了库房。

巫金皱了皱眉,打了个车赶到熊猫餐厅。

徐桂兰正焦急站在门口等着,看到巫金,赶紧领着巫金去库房。

李长风正在里面砸东西。

“几天没见,长本事了?我的东西都敢砸?”

巫金打开门,冷冷看着李长风。

李长风看见门开了,闷着头就往外冲,被巫金一脚踢了回去。

爬起来,又冲,又被巫金踹了回去。

接连几次,李长风知道不是对手,终于放弃了。

“巫先生,你放我走,我要去杀了那帮王八蛋!”

李长风坐在地上,急的一拳拳打在地上。

“长风,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跟阿姨啊,我们一起帮你想办法!”

徐桂兰蹲在李长风旁边,声劝慰着。

“那群王八蛋绑走了我妈,让我带二十万去,要不然就杀了我妈!”

李长风已经方寸大乱:“阿姨,你劝劝巫先生,放我走,我要去救我妈,那群王八蛋都不是人,他们真的敢杀人的。”

“他们为什么要找你要二十万?”

徐桂兰皱眉问道。

“他们上次去拦截樊忠时,本来可以搞到五十万的,但是我放走了樊忠,只弄到了十万块,所以他们我应该掏二十万弥补他们的损失。”

李长风现在只想快点去就曹琴,快速的解释了一遍。

“这帮不知死活的混混,他们敲诈了樊忠十万块,我都快忘记了,竟然还敢再来!”

怪不得李长风要发疯,连巫金也气得怒目圆瞪:“你这么冲过去除了送死有什么用?”

“就算是送死,我也不能不管我妈啊!”李长风痛苦的揪着头发。

“让王总给我提二十万现金过来。”

巫金转身对徐桂兰道,然后看着李长风:“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巫先生,不可以,他们不是我和谢钦云,他们是职业混混,手段凶残,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李长风早把巫金当做救命恩人,这么危险的事情,怎么可能让巫金去?

“他们只是要钱,没见到钱,不会乱来的。就算真打起来,一帮混混而已,不是我的对手!”

开玩笑,铁塔金刚都废了,何况几个上不得台面的混混?

但是李长风不知道啊,还一个劲阻拦着巫金:“巫先生,你和我妈就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妈已经落到他们手里了,我不能看着你也落到他们手里!”

巫金看到徐桂兰和王长河提着钱过来,不耐烦甩开李长风:“你走不走?你不去我一个人去啦?”

“我去,我去!”

李长风赶紧跟在后边,心里暗自决定,今天无论如何要把巫金和曹琴好好带出来。

王长河亲自开车带着两人到混混指定的地方,郊外的一处废旧的厂房。

“先生,王总,你们在车上等我,我先进去把我妈接出来。”

李长风提着钱就下车。

巫金没有阻止,眼睛金光一闪,前面的厂房就变得透明起来。

一层层看过去,巫金很快找到了曹琴,被绑着关在一楼的一个房间里,看样并没有受到伤害。

这帮混混大概十七八人,除了一个站在屋顶放哨,一个坐在曹琴房间门口,其他的都集中在二楼的一个大厅里打牌。

巫金悄悄下车,从一旁溜进厂房,几个腾跃,就到了楼顶,一掌把放哨的混混劈晕,然后大摇大摆走到关着曹琴的房间前。

看门的混混正低着头玩手机,听到有人来了,头也不抬就问:“不是还没到换班的时候吗?你怎么来了?”

没听到回答,混混感觉不对劲,刚抬起头,就看到巫金冷笑的脸。

不等出声,就被一掌打晕。

懒得去搜钥匙,巫金用手一捏,锁房门的链锁就崩断了。

曹琴惊恐的看着大门,见到是进来的是巫金,迟疑问道:“巫……先生?”

“难道我长得这么大众脸?你这么拿不准?”巫金给曹琴松绑:“你跟在我后边,走路声一点。”

曹琴心里有很多疑问,却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心翼翼跟在巫金身后。

两人一直走到王长河停车的地方,一帮混混都没有发现。

王长河亲眼看见巫金一跃而起就是三四米,跳了几下就从地上跳到了楼顶。

本来就觉得巫金神秘,现在更看不透了。

作为职业经理人,王长河很清楚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的不,尽管心里很好奇,却一声不吭,认真执行着巫金的命令,车没有熄火,保证随时能走。

巫金把曹琴送到车上,关上车门就要走,却被曹琴叫住了:“巫先生,为什么是你来了?长风哪里去了?”

“李长风已经进去了交钱了。”

“长风进去了?那他会不会有危险?”曹琴焦急的看着厂房,双拳紧紧握起。

“李长风可是带着真金白银进去的,应该不会有危险。”

“巫先生,你去哪里?”

“我去帮帮李长风,给这帮不知死活的混混长长记性!”

巫金不管曹琴吃惊,大摇大摆走进废厂房里。

曹琴伸手去拉车门,却发现车门已经被锁上了,就焦急的对王长河道:“先生,你放我下去吧。”

“巫先生交代我把你锁在这里,等他和长风回来。”王长河严肃道:“何况,你下去除了拖他们后腿,还能有什么用?”

王长河话虽然难听,但是道理却是没错,曹琴只好老老实实坐车上,眼巴巴看着巫金走进去。

李长风走到二楼。

一帮正在打牌的混混,看到李长风,都把手里的扑克一扔,看戏一般看着李长风。

这个帮派有个很煽情的名字——葬爱帮。

混混个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衣服夸张另类,上面满是亮晶晶的装饰,还有几个涂着眼影口红,身上纹得跟斑马一样,嘴里叼着烟,吊儿郎当的样。

“我妈呢?”

李长风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曹琴,就出声问道。

一个染着绿色头发的混混被众人围在中间,看起来应该是这群人的老大了,混混们都叫他狗毛哥。

狗毛哥懒懒看了一眼李长风,有气无力问道:“李长风,钱带来了吗?有钱自然有妈,没钱就没有妈。”

李长风打开手里的塑料袋,露出一大摞红彤彤的红鱼。

混混的眼神一个个看直了。

狗毛哥挥挥手,一个弟马上跑过去,想从李长风手里接过钱。

李长风却退后了两步:“没见到我妈,你们别想拿到钱!”

狗毛哥不耐烦的拿起对讲机:“三,把那老娘们儿带上来!”

过了半天,对讲机一点反应都没有,楼梯上也没有动静。

狗毛哥意识到不对劲,挥了挥手:“二蛋,四海,你们俩下去看看!”

两个浑身穿着亮晶晶装饰的混混走出来,每人从地上捡起一根钢管,去楼下关押曹琴的地方查看。

不大一会儿,两人抬着那个看门弟上来了。

狗毛看到看门弟竟然被人打晕了,把香烟往地上一扔,用钢管指着李长风:“你还有同伙?是谁,赶紧特么给我叫出来!”

“他的同伙是我!”

巫金从柱后边站了出来。

他到了二楼有一会儿了,躲在了后面,想看看李长风怎么应对这事。

“巫先生,你怎么上来了?你快走!”

李长风焦急把巫金往外推。

“我来告诉你,你母亲已经被我送出去了。”

无论李长风多用力往外推巫金,巫金都纹丝不动。

“送出去了?”

李长风惊喜问道,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看门弟,知道巫金已经出手了,心里更是感激,咬了咬牙,再次把巫金往外推:“巫先生,等下我挡着这些人,你先走,出去了就报警!”

来的路上,王长河就提议报警,但是李长风担心曹琴受到伤害,否决了王长河的建议。

但是现在曹琴已经救出来了,李长风第一个念头就是报警。

“哼,你们当我葬爱帮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狗毛哥咆哮道:“敢打伤三,你们还想走?”

“这个,你误会了……”

巫金刚想话,就被狗毛哥打断了:“想求饶,晚了!”

“我不是要求饶,我是要告诉你,我不但打伤了这个什么三,楼顶上还有一个呢,天挺热的,一直在楼顶晒着,别再中暑了。”

巫金好心提醒道。

“呃……”

狗毛哥看巫金不像撒谎,再次拿起对讲机:“六,六!”

等了几分钟,对讲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本来李长风带钱过来,我也不是不可以放你们走。你却敢动手伤我兄弟,那就是你自己找死!”

狗毛哥带着人就要往上冲,却被身后一个瘦的混混拉住了,低声耳语几句。

“,李长风这么短时间就能搞到这么多钱,我们可以这样……”

狗毛哥越听眼睛越亮,忍不住对着那名弟竖了个大拇指。

“今天老心情好,李长风先把赎你妈的二十万留下,然后留个人做人质,另外一个人再去带五十万过来换人,算是赔我兄弟的医药费!”

狗毛哥眼睛里闪着贪婪的目光,盯着巫金和李长风。

“只是打了两下,你就要五十万?”

李长风捏着拳头,眼睛瞪得滚圆。

“哼,我的兄弟岂是谁想打就打的?”

狗毛哥冷冷道。

“先生,你走吧,等出去了,就报警,他们最多揍我一顿,只要你快点带着警察过来就行了。”

李长风还在劝巫金先离开。

“为什么要走?他们想要五十万的医药费,那就把他们打成五十万的伤不就好了?”

巫金真被这群混混气乐了,开始活动手脚。

“尼玛的,,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兄弟们,先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狗毛哥一挥手,带着一帮杂毛弟就冲了过来。

巫金冷笑一声,迎着狗毛等人走上去。

李长风从旁边捞起一把椅,跟着巫金也冲了上去。

混混把巫金围成一圈,狗毛哥一声令下,所有混混都举着手里的钢管就要往下砸,突然看到巫金动了。

一帮混混只看到巫金从眼前消失,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脚上传来。

提着椅的李长风还没冲到混混面前,就看到一帮混混一个个抱着脚滚到在地上。

此起彼伏的惨嚎,响彻大厅。

“怎么样,你觉得这些伤,够不够五十万的医药费?”

巫金蹲在狗毛哥面前,拍了拍他的脸。

“够了!够了!”

狗毛哥现在看巫金就像看怪兽一般,满心恐惧,哪里还敢反抗。

“你够了,那咱们来算算我的账。你从我的人手里拿走了十万块,一天十倍的利息好了。”

巫金拿过李长风手里的椅,坐到狗毛哥面前:“第二天一百万,第三天一千万,第四天一亿。算了,估计你也拿不出来一亿那么多,我也不欺负你,你给个千八百万,这事就这么算了。你看,可以吗?”

可以你妹啊可以,你就是把我骨头拆了也卖不到千八百万,你这还不欺负我,那怎么才算欺负我?

“,我没那么多钱……”

狗毛哥一听巫金张嘴就要一千万,快被吓哭了。

“哦,那你有多少钱?”

“我没有钱……”

“那这就是你不讲江湖规矩了,算了,谁叫我心软呢,再给你一个选择好了,一分钟一万块。”巫金叹了口气:“只要你愿意让李长风打一分钟,就可以抵一万块的账,我很大方吧,你咬咬牙,撑个一两天,一分钱都不用花,就能把这事摆平了,你看,先来多少钱的?”

这哪里是心软,你还不如直接让李长风把我打死算了。

狗毛哥唯唯诺诺支吾着,不敢话。

“不想挨揍,还不想花钱。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巫金脸色一冷,起身就走:“长风,看来得辛苦你一下了。”

李长风从地上捡了一根钢管就要上去。

“,我有钱,我有钱!”

狗毛哥绑架了李长风的母亲,一看李长风要杀人的样,就知道他真会往死里打的,钱再好,也要有命花才行啊。

巫金伸手拦住了李长风,一脸微笑看着狗毛哥:“那么,请问葬爱帮的狗毛,您有多少钱呢?”

“我手里有一百七十三万,我都给您,,你放我走吧!”

狗毛哥是真怕了,出手机,给巫金转账。

巫金看了看手机上余额提醒,摇了摇头:“可是狗毛哥,你这不大够啊。”

“四海,你前两天不是还在吹你卡里还有五十多万吗,赶紧给老拿出来!”

狗毛哥大声对一个混混咆哮道。

“可是,这钱是我熬了好几个晚上才赢到的,我准备用来娶媳妇的……”

叫四海的弟委屈的解释。

“这时候还娶你妹的媳妇儿,赶紧给老拿出来。”

“可是……”

四海还是有些不愿意。

李长风一钢管抽在四海的肚上,四海顿时老实了,马上从兜里掏出手机。

“狗毛哥,还是不大够啊。”

巫金一脸为难。

“你们特么谁还有,赶紧拿出来!二蛋,你不是存了十七万准备买车吗?还有狗娃……”

看到巫金脸上渐渐失去了耐心,狗毛哥真急了,全力压榨手下弟。

夜路走多了,总是会遇到鬼的。

可怜的葬爱帮,本身就以拦截敲诈中学生闻名,现在除了晒在楼顶的六,被巫金洗劫一空。

连昏迷躺在地上的三都没有放过,用指纹验证,把卡里的钱全部转走了。

“,我们这次是真没钱了,可以放我们走了吗?”

狗毛哥哭丧着脸,心翼翼看着巫金。

“哎,你们才凑出来不到三百万,就算我要了八百万,你们还差五百万。好吧,看你们挺可怜的,我再给你们打个折,只收一半,扣除我要赔给你们的五十万医药费,你们还差两百万呢。”

巫金依然一脸的为难:“你也知道,我们混江湖的呢,讲究个言出必践,你看,我话都出去了,要是再收回来,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五千多字的大章,一章顶两章,北川给力吧?希望支持北川的朋友也给力一些,多多加书架和收藏,收藏就在右上角的五角星,点一下就可以了,不用花一分钱就是对北川的支持。北川继续去写,如果到晚上书架超过200或者收藏超过50,北川再更新一章!

*v本文*/来自vv/**.Pi.,新快无弹*窗**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互抽 主目录 下一章 随便打几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