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反派偏要和我HE
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

第19章 第十九章

作者:暮天合儿 更新时间:2022-06-24

京城的纨绔公子哥本以为,他们各自的父兄都有官职在身,随便玩一玩闹一闹不成问题,直到连续两次,都恰好碰上齐笙这个不能惹的小祖宗。

要是只有小丫头片子倒也好忽悠对付,谁知道这回居然一发上天,捎带惹到了靖国公这个大大大祖宗!

那可是连他们亲爹都不敢惹的人物!

完了,完了完了,这要让靖国公亲自找上门问罪,恐怕唢呐一吹,他们真得集体盖白布了。

大多数公子哥已经脑子发懵,杵在原地泄气,准备去回春堂抢买金创药、准备治伤,只剩下几个胆大的凭借酒力还想垂死挣扎,颤颤地挪过去、试图解释道:“国……国公爷,我们真是无意的,喝昏头了才不小心才把花盆推下去的,我们敢对天发誓,绝对不曾想过谋害三小姐啊!”

谁让这丫头和他们命里犯冲,正好撞上了呢。

“是蓄意还是无心,老夫自会查清。”靖国公板着个脸,眼神冰冷,一点儿都不肯给这群小瘪犊子们留情,“事实到底如何,还要等老夫一一见过了令尊之后,再议。”

“阿来,你这就去,盘问下酒楼的掌柜和伙计,看他们是否也与此事有所勾结!”

“呦,呦呦呦,怎么了这是?”

“啧,都围在这儿干嘛呢?”

在安静如鸡的群众之后,忽地穿出两声慵懒的人声。

肃王跟昭王毕竟从小在京城里长大,根据他们多年的经验而言,有百姓围观的热闹才最有意思,轮起来精彩程度绝对不亚于话本子,现成的好戏,不看白不看。

百姓们尽管并不认得肃王跟昭王,也能看出来他们身上的衣裳料子昂贵,生怕给贵人碰坏了赔不起,纷纷极有默契地往两边避让,瞬间便给他们开辟出一条直击现场的便利通道。

昭王只会头都不回地往里闯,但肃王时刻记得自己和这傻缺不一样,还能保持礼貌地跟百姓们点头作揖道:“多谢。”

“呦,靖国公?还有你们几个……”昭王展开手里的折扇,悠悠地摇了摇,按捺不住八卦的心,扫视一圈之后干脆问道,“怎么了这是?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纨绔公子们根本不敢说话,只有靖国公黑着脸,行礼之后指着证物花盆、声音闷闷地交代:“回两位殿下,方才臣的爱女在此险些遭人蓄意暗杀,臣不过是在盘问凶手。”

“没有蓄意,没有暗杀!”纨绔们觉得这东西听起来太严重,靖国公又怎么都说不听,只能小声哔哔地辩解道,“我们只是在打闹中把它无心推下去的,真的是无心的啊。”

“闭嘴!”

有几个平日跟昭王玩得还不错的公子哥,正着急忙慌地跟他求助,用口型不停说着“殿下,救命啊”。

“咳。”昭王使劲瞅了瞅,才从人堆缝里瞧见完好无损的齐笙,用力把折扇一收,“依本王看,既然他们都说了是醉酒无心,三小姐又并没伤着,靖国公不然就算……”

“本王倒以为,绝不能就这么算了!”肃王知道昭王的脑子不太好,逮着机会一定要和他唱反调,“三小姐是福大命大躲过了此劫,可倘若万一被砸,岂不是当场殒命了吗?拿着醉酒当托词、肆意在楼上推搡胡闹,如此行事放纵,视他人性命为无物,太不像话了!”

他才不管这些加起来都没多大出息的纨绔,这时候只要当众顺着靖国公的话,比什么都有用。

再说,谁让人家本来就占理呢?

两个人明明离得不远,长相也大差不差,百姓们却分明觉得,肃王的整个形象,委实顺眼太多了。

“三哥,你这说得会不会太严……”

“七弟,涉及人命,事关重大……”

“二位殿下,请莫要为了臣女再争执了。”小姑娘的声音清亮悦耳,齐笙低头咬着嘴唇从自己的娘亲身后出来,慢慢走过去攥住靖国公的广袖边边,小心且认真道,“爹爹不气,别为了女儿,跟这些哥哥们计较了,好不好?”

纨绔公子们眼里瞬间有了光,不料这臭丫头片子被花盆吓唬了一遭,竟突然开窍、变得懂事了。

靖国公怜悯地摸摸傻孩子的脑袋,唉声长叹道:“笙笙,你啊你……”

他女儿哪里都好,只一点、过于好心了,真愁人啊。

齐笙仰头眨着碎光跃动的的大眼睛,皱了皱眉,继续温声细语地和靖国公对视:“毕竟女儿只是差点没了命而已,可爹爹若是真的找上门,这些哥哥们肯定是要受罚挨打的啊。”

薛域的唇角猛地一抽。

肃王、昭王:“……”

纨绔公子们:“……”

求求你了,还是快闭上嘴吧!

靖国公的脸色瞬间更黑了。

好,好得很,不把这群小瘪犊子都治一个遍,他就不姓齐!

“表妹果真是好善良,好体贴啊。”杨明祺闻言,拍着手掌,在一边疯狂摇头慨叹道,“太感人了,太震撼了,表妹,《感动南晋》今年没你,我不看!”

纨绔公子们:草。

怎么又来一个?这是在说什么?你们表兄妹两个都有病吧?

靖国公的怒气值即将爆表,结果又见齐笙捂住自己的小臂,发出痛苦的一声□□:“啊,好疼。”

“笙笙,你受伤了?严不严重啊?”靖国公心疼死了,赶紧轻声安抚着,“伤到哪儿了?快,让爹爹看看!”

“嗯。”齐笙这才听话地把手从小臂上移开,委屈巴巴地跟靖国公哼唧道,“爹爹,我没事,不疼的,一点都不疼的。”

眼泪却没忍住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一滴滴砸在靖国公的手背上。

齐笙的纱衣窄袖破开了道口子,小臂也被刚刚花盆里的枯枝划伤,在细腻雪肤上绽出条一寸多长、又细又浅的鲜艳红线,还依稀可见有两三粒血珠将要冒出来。

薛域几不可闻地轻咳了一声。

嘶,确实伤得挺严重,再晚会儿估计就要自行愈合了。

靖国公这下彻底被惹怒,他拳头一硬,全身的毛几乎都要炸上天了,扭头就跟杨氏和几个儿子嘱咐道:“夫人,景东,你们赶快去带笙笙去找郎中。”

“来人,给我备马车!”他面若修罗地转过身,阴冷到极致的眼睛死死盯住面前那些不当人的纨绔子弟,用力磨了磨牙,“先去工部、冯侍郎家!”

肃王面对靖国公的行礼告别,直接就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挥手道:“国公爷,慢走啊。”

昭王不被搭理,自己简直要原地气成河豚。

没热闹可看之后,薛域便隐在人群里散了,而他平静无波的眼睛里,已悠悠荡出一点零星的笑意。

这小丫头,似乎也、挺好玩的嘛。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