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东北大炕
上一章 东北大炕9 主目录 下一章 全

东北大炕7

作者:monkeyking320925 更新时间:2015-06-01 23:40:03

我睡眼朦胧中感觉到那是一句:“刚才的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的姐姐。”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让姐姐知道,但是内心深处还是认为不让姐姐知道为好。于是我点点头,终于在娘的怀抱中睡着了,在入睡前,我感觉到娘仍握着我那已经慢慢开始跟着主人休息的**玩弄着。

自从那天的事后,娘与我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娘和我的关系比以前更亲密。有一天,我尿憋的很急,就一边脱裤子一边往厕所跑。刚进厕所我已经把硬邦邦的**掏出裤子了,我抓着**刚想尿。天那!娘正在里边尿尿。我看到娘的裤子子卷在大腿上,内裤拉到了膝盖,两条大腿岔的很开。一股白色的尿液正从黑压压的一片毛中喷射出来。娘用目光看着问我:“是不是想尿尿。”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娘说:“你要是很急就在这旁边尿吧,我往边挪一点。”

说着,娘往旁边挪了一点,既然娘说了,我就尿吧,我抓着硬邦邦的大**使劲摁着往下尿,心终于可以放松了,谁知这一来更难受,想到那晚,自己用**顶过娘光光的、肥嫩的大屁股,硬邦邦的**一开始还摁得住,可我想到刚才看见的娘胯下黑黝黝的**毛和白色的尿液融合在一起的情景时。我怎么都摁不住**了一股尿直喷出去,射到对面的墙上,尿到处飞翔散,溅得娘身上、屁股上都是。我一下子傻了。心想这回娘要生气了。可娘什么都没说,只是赶快拿了点纸,擦了两下屁股,就这样在我身边站了起来,提上内裤,走了出去,进了屋里。

这以后我常常幻想娘的身体,回忆娘下面两腿间那一片黑茸茸的**毛。不知道女人的**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呀?从此我就喜欢往娘的怀里钻,表面上是撒骄,其实是吃娘的豆腐。当然娘不知道我在干什麽,并不介意。

一天,娘和我去赶集,回来时要爬一个大坡,天时,娘头上不停地冒出汗珠,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一大片,汗渍使得她的衣服贴在了身上,胸前的奶子更是被湿衣服紧紧地包住挺在那里。我们这里的风俗凡是女人一经结婚,原来的姑娘保守防线就完全不需要了,结过婚的女人可以做当姑娘时不敢做的许多事情,象在这么热的天气里,村里的姑娘们还穿裹着厚厚的衣服,而结过婚的女人就没有了这样的约束,她们可以任意地光着上身不穿上衣。“这天真热!”,说完太热的话后,娘就把身上被汗水湿透的褂子解开,两只汗淋淋鼓鼓的大白奶子象肉球一样从衣服的约束下解放了出来。

虽然已是三个孩子们的母亲,它们十分丰满也极富弹性,两个滚圆的奶子随着娘走动的上下左右来回乱动着,它们就象生在女人胸前两个活蹦乱跳的肉球,这情景令我禁不住眼花缭乱,我的裆下也开始有了变化,自己感觉到原先还安份的**,已经一跳一跳不太老实地慢慢向上翘了起来。

在经过一片小树林,娘尿激了,让我帮助把风,背对着我脱了裤子就蹲下去尿尿。娘大概是已经被尿憋得很久了,她一蹲下去我便马上就听到一阵极有刺激性尿液湍急的声音,而且我还看到黄色的尿水把她前面的泥地激打起一片尿花。娘是背对着我蹲下去小便的,由于她刚才已经解开了上衣,现在因为小便又解下了裤子,所以我从后面清楚地看到了一个裸露的女人,尤其是她那肥肥白白的圆屁股,还有屁股沟里面的一簇**毛,全都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第一次见到女人身上的这些隐密,在条件的反射下,我的**立即猛地硬挺了起来。

娘蹲在那里没有回头地对我说:“狗儿,你也憋得够戗了吧?你也方便一下吧。”。娘这时已经尿完了,农村女人不象城里女人尿完要擦什么屁股,她把屁股翘得高高地使劲地上下抖动着,好把沾在**上和屁股上的尿水甩掉。

张开双腿在自己面前几步远地方小便的娘,当她用高高翘起屁股上下摆动的姿势甩掉尿水的时候,女人阴部的一切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在那条深色的屁股缝里,我看到了女人紫红色的屁眼和被黑毛包围着的**,她的两片**张开呈现着诱人的褐红色,**和**毛以及屁股上还沾着点点尿液,浅黄色的尿液在女人不断的甩动下,纷纷落了下来,象颗颗闪亮的明珠。看着娘最隐密的地方,这使我的表情变得迟纯起来,当时我的眼睛已经变得发直,它们一动不动地死死盯在了女人那个叫作**的东西上面。

站在娘的身后,我没有转过身去,掏出自己的**尿了起来,虽然自己也在小便,但双眼却一直紧紧地盯着娘的屁股没有分神,以致最后的一点尿液竞落到了自己的裤脚和鞋上我都没有察觉。

“狗儿,看你真是个呆子像,看女人看得眼睛都直了,娘就那么值得你看吗?”娘回过头看着我的傻样说。我红着脸又羞又窘说不出一句话。

一天,大姐和二姐去姨妈家作客,家里只剩下娘和我两人,我心里很高兴。自从那夜我的**顶过娘的屁股之后,第二天晚上,娘已对我开放了双峰高地,我的手可以自由自在地抚摸娘的奶子,捏挤娘的乳头。看完电视,我关好门,脱光衣服先进到被窝,娘关了灯,在黑暗中脱了衣服,掀起被子,在我身边躺下,并微微撑起身子,伸出一只手从我身上掠过,紧了紧我这边的被子。把被子整理的密实后,娘的那只手顺势把我抱住,然后娘的整个身子都贴了上来。娘的这个动作,让她那高挺丰满的胸部,在我赤裸的背部摩擦了数次,然后就整个紧紧地贴在我的背部。我想转过身去摸一摸顶着脊背乳,娘不让。娘一手捆住我的双手,另一只手却在我的身上抚摸,从腰部顺势往下,滑进我的腹部,梳理我不多的**,握住我自然勃起的**,上下套动着。之后娘转过身去,背对着我。我会意地转过身,往娘身边挪了挪,我那翘起来的**立刻顶到了娘的屁股,发现娘的身子在颤抖着。我用手抚摸着娘肥嫩嫩的大屁股,娘弯曲着右腿,牵引着我的手,去抚摸娘娘两腿间的部位,在那神秘的毛丛中间我的手触到了一个温热的鼓鼓的肉丘,那应该就是我那天看到的**了,触手处只感觉湿湿的,粘粘的,我的心砰砰直跳,胡乱的在那肉丘上摸弄起来。十来岁的我那时还不懂得怎么用手来玩女人的那个东西,手指只是在那里激情的摸索。娘在我的摸弄下呼吸逐渐急促起来。我的手指后来终于完全是盲目地进入了那肥嫩的肉沟里,娘那两片**在我的手指边向两边翻开,“啊!”我听到从娘嘴里发出了声音,我的两根手指插入了一个湿热粘滑的所在,那里好像有一个神秘的**洞。象一个小男孩在玩弄一个新奇的玩具,我的手指在那“洞”里好奇的抠弄着。

“嗯……嗯……”娘在我的抠弄下呼吸好像越来越急促。

那洞似乎深不见底,四周的肉壁粘滑粘滑的,有的地方好像有着微微的凸起。我不自觉的在里面抽插起手指。

“狗儿……狗儿……”娘嘴里喃喃的低声叫着,她忽然转过身来,变成脸对着我,黑暗中,我仿佛也瞧见了娘晕红的脸。

“要死啊狗儿你!”娘说,鼻腔里喷出的热气吹拂着我的脸,娘抱紧了我小小的身子,嘴贴着我的耳边,“除了你爹,娘这里还是第一次让别的男人弄。”

我的手被娘的两腿紧紧夹着。

“狗儿,别弄了,娘受不了了。”娘的声音软软的。

“娘!”正在兴头上的我急了。

“我是你亲娘呢狗儿。”娘依旧夹着腿,手摸着我瘦小的屁股。

“亲娘怎么了?”什么也还不懂的我完全是傻傻的问。

娘呆了呆。

“那娘让你弄的事你会告诉别人吗?”娘良久怔怔地问。

黑暗中我摇摇头,头碰到了娘的下巴。

“那,你爹呢?”娘又问。

我一愣,再次坚决地摇着头。

娘不再说话,黑暗中娘把我搂得更紧,而下面,娘松开了紧夹的腿。随着腿的分开娘再次喘息。

我的手指再一次找到了那个“好玩”的洞洞,重新插入的手指感觉到了里面的粘液。我重新在里面抽送起手指……

娘的胸部因为急促的喘息而砰砰的跳动似乎我都能听到。

“嗯……嗯……”娘的嘴在我耳边很快发出了低低的呻吟。

我不知道娘为什么嘴里发出这样嗯嗯的声音,娘疼的吗?我边用手指“干”着娘那个洞心里边想。

“嗯……啊。嗯……”娘的声音竟然越来越大起来,而我也感觉自己在里面抠弄着的两根手指也越来越是湿粘,那洞里面好像有一种水儿慢慢地渗出来。

“娘你疼吗?”我终于在娘嗯嗯的呻吟中停止了手指的插送。

娘没说话,娘在黑暗中咬着嘴唇,暗夜中我看见了娘亮亮的眼睛,“狗儿……娘的狗儿……”娘低下头看着我的脸,“娘的狗儿竟然会弄娘了……”娘喘着,“娘不疼,狗儿,你弄吧,娘让你弄……”娘竟然忽然咬住了我的耳朵当然是轻轻地,“傻狗儿,娘那是舒服的。”娘在我耳朵里说。

听到了娘最后一句话的我仍然是不懂,“我这样抠娘的**娘怎么还会舒服呢?舒服了怎么还会象得了病一样呻吟呢?”我心里又有了另外的疑问。但不管怎样,不再为娘担心的我重新又那样的玩起来。

如果说娘刚开始的呻吟还带着强自抑制,那她现在则完全地放开了一切。

“嗯……啊啊……嗯……啊……”娘的两条浑圆的大腿在下面交错着分开,娘死死抱着我。

我逐渐地从女人那样的呻唤中感觉到了兴奋,我手指的插松抠弄也逐渐地不再是好奇的玩弄,而是兴奋地“干”{从娘上次给我写在背上的字我这样理解了“干”的意思}“啊狗儿……啊……嗯……”娘分开的两腿似乎僵直了。“狗儿你好会弄啊狗儿……”娘喘息着轻声地叫。

娘忽然手伸了下去,握住了我稚嫩但已涨硬起来的**。娘的手急速的握着那**上下的捋。

“狗儿……干娘吧狗儿……娘受不了了。”娘边用手套着我**边喘息着急促地说。

我在娘的喘息声中一时不明白娘的意思。

“来……”娘喘息着在被子中仰面躺过去,然后我感觉娘的两腿在被子中向上方分开抬起,被子被顶老高。

“趴娘身上来。”娘说。

我兴奋中带着好奇依言挪过身子从正面趴在娘身上。

我的脸到了娘脸上方,娘的高抬的两腿在我头两边分开,而我涨硬的**就顶在了娘两腿间。

我两手撑着床,在我身下的娘的脸就是在黑夜中也能看到如火般红。

**顶在娘跨间,**感觉到了那些毛丛的存在。

娘的手从边上伸过去,捏住了那个**棒。

**棒被娘在她那里引导着。

“嗯……”娘的呼吸声,我的**感觉到了一处粘滑。

“插吧。”娘说。

我不自觉地向下面那处捣了进去。

“啊!”娘失声的唤了一声,**连带整根**一下全插入了进去!插入了一个温湿粘滑的所在!

“天!”娘轻声地叫。

我的身子伏在娘丰满的身上,体验着从被紧包着我**那里传来的那种说不出的快感。

良久,娘的身子终于动了,娘在下面咬着嘴唇,“傻小子”娘说,她想说话却又忍住,一只手放在了我屁股上,然后拍了拍。

我不知道她的意思也可以说完全没注意到,只是沉浸在那难言的快感中。这快感比我上次“干”娘我屁股缝不知强烈了多少倍!

娘急促的喘息着,“狗儿,你动动……”娘喘着艰难的说。

听到了娘这句话的我完全是迷迷糊糊的将那**在娘那里面动起来,刚开始还说不上抽插,而只是不自觉地抽出来一点点然后不自觉地再插进去。**摩擦着娘里面的肉壁,象电流一样传来我酥麻的快感让我如上九天云宵!

接着尝到了甜头的我不用娘再说就调整好了抽插的深度与频率,只顾将那**在娘那神秘的**中抽送起来!

娘咬上了嘴唇,闭上了眼,就那样高抬着腿任我插着,但在我那样插不久娘就松开了紧咬的嘴。

“嗯……嗯……”我再次听到了娘的呻喘。

我象在做伏卧撑,新奇的兴奋中一个劲儿的猛插。

“嗯……啊……啊……嗯……”娘的嘴唇启动着,梦呓似的呻吟着。

我被娘那声音感染的更加兴奋,我对女人的第一次竟然在忘记一切中象个机器人那样重复着动作。

“啊……啊呀……嗯……天……啊……”娘被我肏的高抬的腿僵直了。随之而来的是娘呻吟声越来越大。

我感觉那**里面的水儿越来越多,**抽起来毫不费力,插的飞快,要知道我在学校体育课上做伏卧撑可是一百分。

“啊……啊啊……嗯……啊……啊呀……”娘被我肏得啊啊不停。

兴奋中我被娘的声音刺激得忽然打了一个寒颤,那急急而来的象过去一样的尿尿般的感觉又来了,而且难以控制,我颤栗着趴在了娘身上,**在**中插到了最深处,我“尿”了,和平时尿尿不同,这次好像是一股一股的喷射而出,那“尿”射进了娘那洞里面……

在我“尿”的时候娘没有动,似乎也身子僵直。等我射完全身软软地趴在了娘身上,娘才呼出了一口气。

准确地说我和娘的这第一次我做的时间不长,但对于我这样的男孩这已经算差不多了。当然,那时的我还完全不懂这些,”尿“完以后只是感觉有一点累,就那样趴在娘身上不想动的样子。

娘抚着我的头,很久也没有说话。

我终于在娘身边躺下来,娘仍摸着我的头。

“娘。”我说。

“嗯。”娘慵懒的声音。

我想着,“娘,我们刚才是干啥呢?”

“你说呢?”娘的脸在黑夜中带着笑。

“娘我们刚才是肏**吧?”我说。

“小坏蛋!”娘的手刮着我的鼻子“你说呢?”

“是。”我肯定着,“我知道的”我说。

娘没有说话,娘和我脸对着脸,娘咬着嘴唇,做为一个生活在东北农村里的娘这样少有的娇羞的表情竟然让只有十来岁的我看得发了呆。

“除了你爹,娘只让你……肏过……”娘的脸又再现了那种晕红。

我搂住了娘,我听见了娘的心跳。

“让娘再看看”娘说,手在下面摸索着又握住了我的**。我已经软做一团的**感觉到了娘手心的温软。

娘不说话,就那样轻轻捋着。

我的手握住了娘的奶子。说实在的我这样年龄的男孩对女人的奶子兴趣不大,我这样摸也是随意的。

娘的手继续动。

**慢慢地在娘手里再次硬起来。

我又听到了娘的喘息,“小坏蛋”娘喃喃着。

我的身体再次燥热,“躺着别动”娘轻轻在我耳边说,然后娘的身子在被子里滑下去,来到了我的脚边。我感觉到娘伏在我的脚边。然后,感觉到**再次被娘的手脱起。接着,感觉自己**的前端**处开始酥麻起来,如电流一样。

“娘”难言的快感中我叫着。

娘没说话,然后我感觉**忽然进入了一个温滑湿润的所在,那种感觉让我身子象一片树叶般漂起来。紧接着,**好像被那所在吞吐着。

我从没体验过这样的享受,身子再次到了云宵。

良久,**好像出来了,然后娘又从床尾钻过来。我马上搂住了她。

“娘,娘我又想干你了。”我对娘说。

娘还是那样的姿势,我又再次把自己那根重新涨硬的**插入了娘的**里。

这一次,我干得时间很长,飞快地做着伏卧撑,很久也没想“尿”的感觉。

娘的呻吟响在我的耳边,这只有让我更加兴奋干得更猛插得更深!

“啊啊啊……嗯……啊呀……”到了后来娘的呻吟响成一片,娘的头也在枕头上不自觉似的左右扭动不停。

我猛插!

“啊……啊啊……天……啊啊……”娘扭着头,脸上的晕红黑夜中如火一般。

我感觉自己那根**上粘满了从娘洞里面流出的那水儿,后来竟然听到了随着我的插送从娘那里面传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

“要死了……啊……”娘叫着。

我的胳膊触到了娘高抬的腿,那两条腿是那样的僵直!

“狗儿……狗儿……干死娘了狗儿……”娘扭动着头只是不停的叫。

我听着女人那样的叫声,十来岁的我兴奋莫明。

又继续伏卧撑了三四百下!

“呜……”我听到了娘忽然发出的哭声,“不……不要……呜……娘受不了了狗儿……娘要死了……啊……”

我被娘的哭声只有刺激得更加兴奋,虽然我还不太清楚娘是不是真是很难受,但我内心隐隐有了做为一个男人天生的征服感。

我终于再次的“尿”了,再一次在颤栗中把”尿”射在了娘的**里!

那个晚上以后发生的事我就记不太清了,只依稀记得我“尿”完以后就很快得困起来,然后就搂着娘热热的身子睡着了。

那个晚上是我和娘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和平时那些胡编的情色小说上描写不同的是,我并没有因为上了娘而和娘的关系有了改变,那些小说上一般都是男孩上过自己的母亲以后母亲就不再是自己的娘了而完全变成了自己的泄欲工具,更或者母亲甚至遭到自己的虐待。那么我要说的可能会让你失望,娘还是我那往常的娘,还是我那亲亲的娘,而我,也还是那个迷迷胡胡的小孩,那个被娘照顾的也时常被娘训斥的男孩。

第二天,娘还和往常一样天还没大亮就起了床,而我还在睡梦中。做为这个小村子里的首富户娘已经完全不用自己再下地干活或者喂猪什么的,这些脏累的活我爹在走时已做了安排,村里专门有人来替我家做这些,而他们在做这些时也心甘情愿。但勤快的娘却是个闲不住的人,在我的记忆中娘从来都没有比我起的晚过。

东北的天真冷啊,我睡到再也睡不着了才挣开了眼,但却仍躺在那暖被窝里不想出去。躺在那里的我听到了外面院子里娘的动静,娘走来走去的,在打扫院子和洗晾衣服。

“砰”门被推开了娘风风火火地走了将来,“都几点了狗儿,快起来!你作业做了吗?就是放寒假你也不能天天睡呀。”娘说着走到炕前,用那凉手摸我的脸,这是娘每天叫我起床的惯用招数。

再也睡不成了的我站在炕上被娘伺候着穿着衣服,我脑子里不自觉地想起昨晚我和娘的事,我边转动着身子让娘给我穿衣边看娘的脸,娘和往常没有任何不同。娘的长发早已梳得整整齐齐的在上面盘起来,而那下面的脸庞是那样的白嫩。

我起了床,吃着娘早已给我做好的烙饼卷菜,那是我们东北人家早上都喜欢吃的早饭,娘烙的饼又薄又香。

我大口大口的吃着,而娘给我叠着炕上的被子,“你姐她们说好今天从你姨家回来的,可外面雪下这么大,不知还回来不?”娘边弯腰收拾着边有点担心的说。

又下雪啦!我一阵高兴,三口两口吃完就迫不急待地窜了出去。

外面果然又下起好大的雪,我虽然对雪早已经见惯不惯,但还是很高兴。“娘我去找柱子玩去了”我冲屋里的娘喊了一声就跑出了院子。

柱子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却没我聪明,比我大两岁还在读五年级,虽然如此但是我们却很玩得来。

我们一群小孩兴冲冲地跑到村边的小树林里打起了雪仗,玩得兴高采烈。但后来柱子用雪球砸一个小孩时却把他砸哭了,“呜呜呜”那个孩子边哭边开始骂“我肏你娘!”他冲柱子喊。

“我肏你娘!”柱子不甘示弱。

两个男孩越骂越厉害,站在一边的我听着从他们口中骂出的这些脏话,不知怎么内心里却涌起一阵兴奋,我想起了娘。这些小孩虽然骂的凶却一定没有真肏过对方的娘,而我却真的把自己的娘给肏了。

我不再理会他们,扭身往家跑,在跑的路上不停地想着娘嫩滑的身子。

终于跑进了屋,正坐在炕上缝着衣服的娘见我回来竟有一些诧异,“怎么这么快就疯回来了?”

我没说话,自顾自爬上了炕,然后从后面搂住了娘的身子。

“狗儿,你干啥呢?”娘扭着,放下了手里的针线。

我趴在娘耳边,“娘,我想肏你”我对娘说。

从后面都能看到娘的耳根都红了,娘没说话,过了一会把脸扭了过来,那秀脸上早涌出了醉人的红晕,娘咬着嘴唇,“小坏蛋,昨晚还不够吗?”娘说着瞪着我。

“娘”我撒着娇,早已心急火燎。

“不行!大白天的。”娘伸手揪住我耳朵,“你怎么那么坏。”

“娘!”我继续缠。

“告诉你不行了,你姐她们不知道今天回不回来呢?”

“我要!”我搂紧了那身子坚持,少男初燃的欲火一经点燃是最难压制的。

娘任我搂着,不再说话,许久,我听见了娘低低的声音,“外面门锁好了吗?”

我点点头,娘却推开了我。“小坏蛋,”娘的声音仍然低低的软软的,我感觉娘的一只手伸到了我跨间,娘的鼻息吹到我脸上,隔着厚厚的棉裤,娘的手不轻不重的揉着我的**。

“那娘今天依你,以后却要听娘的”娘边揉我那早已在裤子里涨硬了的**边说。揉了一会,娘停了手,“脱了裤,让娘看看。”娘在我耳边说。

棉裤褪到了膝盖下,裸露出来的稚嫩的**昂然的昂着头,如一门小钢炮,那初长出来的吊毛短细而密……

坐在我身边的娘咬着嘴唇,“狗儿真的长大了”娘说……娘伸出了手。

娘握住了我**的手象昨晚一样轻轻地捋着,但不一样的是,昨晚是在黑夜中,娘的手也在被子里,而现在,却是在白天。我半躺在炕上,看着娘坐在那里用手弄我的**。娘的手那样不停的动作着,,娘现在的表情好像就象刚才作针线活一样,细心而谨慎。

准确地说,我的**虽然还很稚嫩,但已经不算太小,尤其是顶端的**,呈紫红色,随着娘手的捋动而不停地翻出来。

不多一会,**已经涨到了极限。

娘停了手,娘看着我的眼睛里似乎有水波流转。她晕红着脸,咬着嘴唇。

娘站起身,拿过一个叠好的被子当靠垫,然后她仰躺下去。

屋里的空气好冷,娘摸索着就那样半躺着褪下了裤子连同里面的内裤,将它们褪到了膝弯处。

我虽然昨夜已经肏到了面前这个女人的**,但是在黑夜中没有看到。过去虽然也不止一次地看到过,但都是比较远的距离,看到的只是那些浓密的**毛,而现在,却是第一次如此真切地见到了女人这个最神秘的所在。

躺在那里的娘可能感觉到了不便,干脆屈起腿将一个裤管完全的脱了下来。这样娘就相当于下身全裸了。然后她当着我的面将两条白腿分开抬到了头上方。

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全部呈现在十来岁的我面前,如在梦中,却又如此真实。

那两条雪白丰腴的大腿之间,黑亮弯曲的**毛是如此浓密,在那鼓鼓的肉**上方构成了一个倒三角型的毛丛,然后顺着那肥大的浅褐色的大**一直下去,直到娘的股缝底处会合,而那里,是娘深褐色的屁眼。整个**呈褐色,肉沟中间的小**颜色略深一些,它们稍有一点长,微微的探出来……

娘闭上了眼,我傻了一样地将头埋在了娘的两股间。

如果说昨夜我用手指“干”娘的**完全是盲目,那么现在则是另外一翻景象,我现在是边“干”边看边研究。仔细地把那个原来在心中最神秘的地方研究了个透。

虽然并不知道那些地方如何称乎,但我研究后知道了大**,小**的存在,知道了小**上方有一个小肉凸-阴蒂,另外知道了肉沟中间小**遮掩下原来有两个**,一小一大,上面那个细小的是尿道,而下面那个浅红色的大很多的肉穴则就是我昨晚先后用手指和**插过的**洞。

两根手指插在那粘软的**洞里,我听到了娘的喘息。

我抠弄着那湿热的肉穴,仿佛不知厌烦。

娘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半躺在那里的娘火红的脸上眼睛紧闭着,紧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任我弄着她那最神秘的地方。

我的鼻端离娘的肉**是如此之近,以至鼻端吻到了从女人那上面散发出来的一种强烈的味道,那味道很怪,当然很大一部分是骚味儿。

两根手指逐渐感觉到了粘滑,上面仿佛粘了一层粘粘的奇怪的水儿。我还不知道那些水儿是什么,但注意到娘的**仿佛更鼓了。那“洞”也大了很多。

“嗯……”娘开始不安地扭着身子,她盘好的长发在被上披散开来。

我试着又插入了第三根手指……

“嗯……啊……“娘喘息着,闭着眼睛,一只手却伸下去,抓住了我的手然后把它按到那肉穴上方那个小凸起上,“这里……”娘说。

我用左手摩擦起那个小点,右手还停留在那肉穴中。

“啊……狗儿……”娘的头左右扭着低低地叫着。

我兴致勃勃地不停地动着自己的手,娘的呻唤让我更加沉醉其中。

“啊啊……嗯……啊……”娘不自觉的扭动着她的头,散开的长发披散下来,半遮着娘绯红的脸。

手指湿极了,里面的水儿源源不断地流出来……

“不要了……狗儿……娘受不了了……”娘闭着眼睛低低的喊,她忽然挣开了眼,嘴唇紧咬着,“干娘吧狗儿……”娘看着我说。

听到了这话的我急慌慌地就要趴上去,娘却走下炕来,然后娘当着我的面转过身,双手扶着炕沿,上身伏了下去,向后面抬起了那肥白的圆臀。

迷迷乎乎的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从女人后面也可以干她,娘高抬的屁股下面,那黑毛丛丛的肉**夹在两股之底处。

看着抬着屁股等我肏的娘,我兴奋到了极点。

我试着抱着女人的圆臀,我的身高正好不用弯腰,涨硬的**正对着娘的股间,**处感觉到了那浓茂的毛丛与那温软的**,试着捣了没几下,**就找到了**之间那湿粘的进口,于是整根**一插而入!

“啊”伏着身子的娘失声的叫出来。

这是我的小弟弟第三次光顾娘的这个**了,与前两次相比,十来岁的我已有了一点经验,这次不用娘再暗试,**刚插进去我就迫不急待地肏起来。

跨部随着我屁股的前后耸动轻快地一下下撞击着娘的肥臀。

娘伏着身子随着我一次次的插抽而啊啊地低叫。

**摩擦着里面湿滑热热地肉壁,小小的我爽得飞上了天!

我双手搂着娘丰腴的屁股蛋儿,从后面狠肏着这个女人的**!

“啊……嗯……啊啊……呀……”娘的身子更低的伏下去,大屁股更高地向后面抬起,屋子里响着娘消魂的呻吟。

我感觉到自己那些刚长出来的毛儿被那些水儿浸湿了,粘在我的蛋包上,我肏起来后那些毛儿又粘着娘的大腿内侧,这使我有一些疼。

我在娘的啊啊的轻叫声中搂着她的屁股猛肏了四五百下。

女人被我肏得呻唤后来连成了一片,不清楚的人还以为这屋里有人受着酷刑的折磨。

娘开始不自觉的主动向后面耸动起屁股来迎和我的插送,她的长发从肩上滑下去,如一束诱人的黑瀑。娘啊啊的叫声不知不觉开始带着哭腔。

瘦小的我搂着娘肥大的屁股象个机器人般重复着插送的动作。

这个把我生出来并养大了的女人最后竟被小小的我肏得失了神,叫声后来在哭腔中也走了调。

我的**在身子的颤栗中喷射出来,**深深地插在那已成水洞的最深处,一股股“尿”激射在那无底洞中。在射的过程中娘的叫声嘎然而止,她整个伏着的身子仿佛一下子僵直了。

等**在那洞里面完全软缩并自己滑出来以后我才离开了娘的身子。

娘也仿佛没了一点力气,整个人脸朝下趴在床上,大屁股毫不羞耻地裸露在我面前。良久,娘才起了身,脸红红地光着屁股去炕头拿了一些卫生纸,然后当着我的面站在那里用纸仔细擦着两腿间湿漉漉的**。

我仰躺在炕上,扯过被子盖着腿,看着这个刚被我肏过的女人。娘见我直勾勾的看脸更是红,啐了我一口,但没有遮掩自己的动作,仍咬着嘴唇勾着头擦拭着下身。

等忙完了娘提上了裤子,然后娘回过头盯着我,“小坏蛋还不快穿上裤子,小心你姐她们回来。”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东北大炕9 主目录 下一章 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