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沉浮
上一章 母性的女人 主目录 下一章 最微妙的棋局

第47章 白血病女孩

作者:易克1 更新时间:2019-03-10 09:34:37

小÷说◎网】,♂小÷说◎网】,

乔梁眨眨眼,男人在南方做生意,肯定聚少离多,难道姜秀秀那方面缺少滋润饥渴?还是男人有钱了,在外又养了小三?

接下来的几天,姜秀秀白天在病房陪护着乔梁,晚上吃过饭聊会天,等乔梁睡了再回去,第二天一早就来了。

姜秀秀嫌医院的病号饭不好,都是亲自回家做饭给乔梁吃,每天还炖一次鸽子汤。

姜秀秀做的饭很好吃,汤很好喝。

乔梁很感激姜秀秀。

方小雅这几天一直在松北谈项目的事,抽空就来看乔梁,陪乔梁聊天,和姜秀秀也很谈得来。

章梅没有再来,电话也没打一个。

乔梁的伤口恢复很快,已经可以下床在走廊里来回走走了。

方小雅和姜秀秀都很开心。

这天上午,天气很好,乔梁在姜秀秀陪同下,在住院楼前的草坪上缓缓散步。

仰脸看着湛蓝的天空,乔梁深深吸了口气。

走了一会,乔梁有些累,姜秀秀建议去旁边的长廊下坐一会。

走到长廊下,一个10多岁的女孩正坐在那里,女孩模样很俊俏,只是脸色异常苍白,目光怔怔地看着前方。

女孩旁边坐着一个老妇,边给女孩梳头边唠叨着:“孙女啊,咱有钱了,你这病总算有救了,只是这钱是用人家的命和你爸坐牢换来的……”

乔梁有些诧异,坐下问老妇:“大妈,你孙女得了什么病啊?”

老妇叹了口气,撩起衣襟擦擦眼睛:“我孙女得了白血病,为了治病,家里的钱都花光了,还借了亲戚朋友不少债,唉,无底洞啊。”

乔梁同情地看看女孩,又看着老妇:“那,大妈,你刚才说的人家的命和他爸坐牢又是怎么回事?”

老妇又叹了口气,絮絮叨叨着:“我儿子在江州一家建筑公司开工程车,前不久酒后开车撞死了人,被抓进去了,要判刑的,听说被撞死的那人是江州首富,首富啊,我们全家的命搭上也赔不起……

幸亏我儿子的老板是个大好人,说我儿子是因公出事,给家里送了一笔钱,这笔钱正好给我孙女继续治疗,救命钱啊,作孽啊,这钱可不是用人家的命和我儿子坐牢换来的……”

这时那女孩转头打断老妇的话:“奶奶,送钱的人再三叮嘱这事不要对别人说的,你乱说什么啊。”

老妇忙住了嘴,带女孩走了。

乔梁浑身一震,显然,这老妇的儿子就是撞死方小雅爸爸的肇事司机!

酒后驾车肇事自然要负刑事责任,为何那建筑公司的老板要给肇事者家里一笔钱?因公出事,补偿也应该给方家,怎么给他们呢?

想到方小雅对父亲蹊跷之死的怀疑,乔梁感觉这其中有猫腻。

看着老妇和女孩的背影,乔梁对姜秀秀道:“姜主任,你帮我个忙,看看这女孩住哪个病房,再去住院处查一下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最好有详细住址。”

姜秀秀眨眨眼:“乔主任莫非想救助这女孩?”

乔梁笑了下,没说话。

姜秀秀接着就去了,很快回来,递给乔梁一个纸条:“姓名和联系电话有,家庭住址不具体,只知道是哪个乡哪个村的,具体哪一户没有。”

乔梁接过来看了下,然后装进口袋。

快中午的时候,姜秀秀回家做饭,方小雅来了。

乔梁把上午遇到女孩的事告诉了方小雅,方小雅眼神一亮,把那张纸条小心收起来。

“小雅,这是查明你父亲死亡真相的一个重要线索,你回江州后,立刻去找老三,让老三秘密调查那建筑公司老板的背景身份,包括他的社交圈子。”

方小雅咬紧嘴唇点点头:“我现在就回江州,立刻让老三帮我查。”

“此事一定要保密,在没有查清那建筑公司老板的底细前,暂时不要惊动这女孩的家人,防止打草惊蛇走漏风声。”乔梁又叮嘱道。

方小雅答应着匆匆走了。

此时,乔梁和方小雅都不会意识到,今天这无意的发现,将会成为点燃江州政坛火药桶的导火索。

又过了一周,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下,在姜秀秀的悉心照料下,乔梁的身体彻底康复了,下午,医生做完最后一次检查,说明天就可以出院。

乔梁很高兴,在医院里呆了这么久,可是憋坏了,终于要解放了。

姜秀秀也很开心,特地回家做了几个菜,应乔梁的再三要求,又买了几瓶易拉罐啤酒,悄悄带进病房,两人开始吃出院前最后一顿晚餐。

两人拿着易拉罐碰杯,乔梁真诚感谢姜秀秀的照顾陪护,姜秀秀脉脉地看着乔梁,眼神里带着几分留恋。

想到这些日子和姜秀秀的朝夕相处,想到明天就要分手,乔梁心里不由有几分不舍。

“姜主任,以后到市里的时候,记得找我。”

“嗯,以后你有空来松北,记得看我。”

这时姜秀秀的手机响了,她看看来电,拿着手机去了卫生间。

接完电话出来,姜秀秀的神情有些黯然。

“怎么?有什么事吗?”乔梁问。

“没,没什么事。”姜秀秀掩饰地笑了下,给乔梁倒了一碗鸽子汤,“来,喝汤……”

“唉,我明天就要走了,你给我喝鸽子汤,莫非是要放我鸽子?”乔梁开玩笑道。

姜秀秀不自然地笑了下,没说话。

吃过饭,两人下楼散了会步,回到房间,姜秀秀正要回去,外面突然下起了暴雨,雨势很大。

到了晚上10点,雨还在下。

外面天气恶劣,又看姜秀秀神情有些郁郁,乔梁担心她自己回去不安全,就建议她在病房住下,病房里有一张专门给陪护人住的床。

姜秀秀点点头,和衣而卧,乔梁也睡了。

半夜的时候雨停了,乔梁醒了,周围一片静寂,对过床上传来轻轻的抽噎声。

姜秀秀在哭。

乔梁忙下床过去,坐在姜秀秀床前,借着窗外的月光看着她,女人的脸上布满泪痕。

“你怎么哭了?”乔梁拍拍姜秀秀的肩膀。

姜秀秀没说话,却抬起上身,搂住乔梁的腰,把脸贴在乔梁腿上。

乔梁有些无措,想推开姜秀秀,又觉得不妥。

女人伤心的时候需要安慰啊。

“躺下,陪陪我。”姜秀秀轻声道。

乔梁依言躺下,和姜秀秀躺在一起。

姜秀秀把身体靠过来。

“搂着我……”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母性的女人 主目录 下一章 最微妙的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