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公子很妖娆
上一章 第十章,沐色在他在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七年前

第十一章,囚笼中的鸟

作者:止阙公子 更新时间:2022-05-10

“唉”

沐色托着腮,坐在窗口,微微抬头,仰望这天空。第无数次的叹息这。

阿左从他窗前路过,瞄了一眼自家公子,翻了一个白眼,继续路过。

自游园会那日起,沐三公子就这么坐了五六天了。

不是他不想出去,而是不能出去。

缘由还是要从游园会那天说起。

那日,沐三公子本与陌公子相谈胜欢,(至少沐三公子是这么以为的)却不料大公子那里来了小斯,将陌公子急急唤走了。

沐三公子好奇,正欲跟去,却被小斯告知他被大公子禁了足。

沐三公子蔫了。

他本是个不受拘束的主,丞相夫人的命令沐色基本无视。

他对丞相大人虽有忌惮,却几乎没有孺慕之情。除了弱冠之前不得外出这个命令,两人几乎井水不犯河水。

算起来,整个沐府真正能够约束沐色也就只有他自己和沐白了。

沐色十分听沐白的话,不是因为沐白有多么强势或者威严。

沐白甚至对他连一句重话都不曾说过。

沐色听沐白的,是因为他对沐白的情感和依赖。

沐白的这个禁足令下的莫名其妙,

沐色很郁闷,却也不曾反驳。

他不愿意,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违背沐白。

但却也免不了自己的纠结,

于是沐三公子自己纠结了好几天……

其实那天沐白叫走陌玦是有原因的,禁足沐色也是有原因的。

叫走陌玦是因为他中途离席,母亲和二妹本就不满,若是让她们知道陌玦是在小三那里,以他们以前的隔阂,此事绝对不会善了。

这种火上浇油的事,能免则免。

禁足沐色,原因有二,

其一,可以让他静下来好好养伤,

二来,沐色的西苑是个特别的地方。丞相曾有令,若无西苑主人的许可,任何人包括丞相夫人在内,不得踏入西苑半步。

游园会那日,沐白为了沐色与丞相夫人和他妹妹起了争执。先是陌玦后是他,都给了母女二人一肚子气,她们奈他们不得,必会找沐色的麻烦。

这种事自小就发生过无数次,防不胜防!不得不防!

让沐色乖乖待在院子里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可是沐白却不愿沐色知道这些原因,这种反常的事情背后的阴谋诡论,他不愿意让沐色就这么接触到。

每次风波,沐白都是尽量和平解决,毕竟那母女二人也是自己的至亲啊。

一无所知的沐三公子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哥哥的苦心。

“公子,大公子身边的于明来了”

阿左站在发呆的沐三公子面前,略显恭谨的说到。

“哦”

沐色淡淡的应了一声,还是一手任然托着腮,伸出另一只手把面前的阿左拨开,

“你挡着我看风景了。”

阿左一脸黑线。

“噗嗤”

于明忍不住笑出了声,就遭到阿左一记狠狠的眼神。

“有什么好笑的,你还是被忽略的啦!”

阿左用唇语示威。

于明给了他一个“看我的”的眼神,几步上前:

“小的见过三公子,大公子遣我来问三公子安”

哼,自己怎么不来!

沐色不想理他,半晌却还是轻哼一声,说到:

“不安”

于明在这两个字里听到了委屈。

暗道大公子料事如神,三公子的态度,心理,言行自家公子百猜百中!

三公子虽然不理解,生大公子的闷气,却还是不舍得落了大公子的面子。

嘴上却还倔犟的很,聪明的于明当然不会拆穿沐三公子,

附和着哄到:

“大公子说知道三公子不安,所以特地遣小的前来送一物让公子逗趣。”

沐色用余光瞄了于明一眼,

果然看见他手里捧着一脸物什。

确是用公布盖着,不是是什么。

于明见沐色的目光终于落在了自己身上,轻轻一笑,掀开了红布。

那一刹那,沐色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

一个清脆的声线以一种怪异的音调就先响了起来:

“请三公子的安!请三公子的安!”

沐色一愣,定睛看去,只见一只全身水青蓝色的鸟,

肥肥的身体左摇右晃这,比身体还大的尾巴形似凤尾,一上一下的随着身体摆动。

扯着嗓子使劲嚎着那句请三公子的安。

“青鸾!”

“三公子聪明!三公子聪明!”

怪异的音调,回答的正是那只青鸾鸟。

于明见沐色的神态,知道他的确是喜欢,适时的上前,将手中的鸟笼捧在了沐色面前。

“望三公子喜欢”

“喜欢喜欢,甚是喜欢!”

怪异的音调,回答的自然是那只青鸾。

沐色接过鸟笼,轻叱到:

“要你多嘴”

将笼子拎进窗户,放在旁边的桌案上,轻声到:

“喜欢是喜欢,不过账不算完,你且告诉哥哥,我还气着啦”

于明会心一笑:

“小的定当带到,小的告退。”

沐色也不看他,只是挥挥手:

“阿左送他出去”

两人渐远,沐色打量着眼前鸟笼子里的青鸾。

传说青鸾是西王母瑶山上的神鸟,其羽色泽青蓝,其尾形同凤尾,其声如同夜莺,会吟人语,智慧颇高。

智慧再高,又如何,还不是被困鸟笼,

“青鸾啊青鸾,你是神鸟,却还是被困于笼。我是相府公子,却也还是被困于笼,有什么区别啦……”

沐色的声音,悲伤且无助。

不是因为沐白莫名其妙的禁足,

自他有记忆起,相府是他无形的囚笼,却仿佛还有一张无形的囚笼。

一明一暗,让他难以呼吸。

“人生不如鸟生!人生不如鸟生!我还飞过!飞过!”

沐色苦笑,人生不如鸟生吗?

好像……

“傻小子”

背后响起一声叹息,沐色身形一晃,就被来人拉进了怀里。

熟悉的气息,沐色抬头,

悲伤就这么沉在了沐白心疼的眼里。

“哥哥”

沐色伸起手抱住了沐白的腰身,沐色将头埋在了沐白的胸膛里。

“对不起,是哥哥不好,忽略了你的感受,我发誓,以后我力之所及,命之所向定不让任何因素困及于你。”

沐色的心里温暖泛起,不知怎的眼泪也蓄满了眼眶里。

与沐白点点滴滴的过往浮现在脑海里,

此生有他,自己何其幸运:

“哥哥,我怎么会怪你,温暖的都是哥哥,冰冷都是他们给的。”

沐白自然知道“他们”指的是谁,

只是,十年前,沐色失踪时,父亲癫狂的模样沐白至今记忆犹新……

“不要去恨,有的人不值得,有的却不可以,父亲最爱的,始终只是你。”

沐色不语,紧了紧抱着沐白的手,

恨吗?不恨吗?沐色不知道。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章,沐色在他在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七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