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古葬仙
上一章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靠着树 主目录 下一章 路遇两个人

第三章 劫余之人,年十七

作者:走开小纸人 更新时间:2022-05-01

“我再问你最后一句次,我姐姐到底哪里不好?”

“我说过很多次了。”落阳注视着林小乔,目光平静如古井之水,“心有所属,无可再恋。”

“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林小乔说道。

她又想起了从前落阳亲口对她说,他不喜欢她的姐姐,他只喜欢读书。

“那是以前,现在,我长大了。”

落阳正了正布冠,掸了掸身后灰尘。

“那你心属谁?”

林小乔话音未落,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惊恐地捂住了嘴巴,另只手指着落阳,咆哮道,“你别想太多!我们两不可能的!”

.......

秋风起,卷一地枯叶。

即便捂着嘴,林小乔的声音还是极为清晰地窜进了众人的耳朵。

因为,她的嘴,漏风。

风卷枯叶沙沙作响,天地之间,再无人声。

林小乔尴尬地看着前方目瞪口呆的一群人,顿时不知所措起来。

“肃静!肃静!”

王执事一声爆喝,已然气到极点。

他代表青山院来这林桥镇收弟子,这落家三脉的家主竟然只来了一个已经让他不舒服了。幸好那林家的主事之人基本都到了,他也就没说什么话。

可现在竟然这么混乱儿戏,他的面子往哪放?

王执事不知道的是,落道远已经在给他的宝贝儿子张罗宴会了。毕竟他儿子是个天才,三个名额还能跑掉不CD给我肃静!”

又是一声爆喝,王执事怒气冲冲地望着落阳这一边,双眼眯的很紧。

“肃......”王执事复又准备喊道。

“执事,已经很安静了。”

李长安拽了拽着执事的衣角。

“咳。”王执事轻咳一声,目光又望向那还在打斗的二人,心中又是一气,说道:“行了!别打了!半天也分不出个胜负!”

“艾艾,执事不要生气,这些晚辈不太懂规矩......”

“王执事息怒,莫要因这些小辈伤了神.......”

“小乔!你给我回来!”

“......”

林家主事之人见状急忙劝说道。以前从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因为以前落阳从来没在这试炼场现过身。

“哼!”

王执事怒哼一声,大袖一甩,蓦地起了身。

“武试取消!直接过来让我测资质!只收三人!”

落阳闻言,抬头站了起来,手里的草随手扔了。

转过身,他看见了李长安在望着他。

落阳偏过视线,不再与这老人对视,看着那老人的眼,他总觉得很压抑。

李长安笑笑,也移开了目光。

此刻,离试炼场很远的落家第三脉祖宅里。

落元正在品着茶,很香。

“公子,您都喝了八杯了。要不要去那试炼场显显身手?”

落元轻啜茶水,道:“急什么!那群蠢货光是武试便要比上两个时辰。”

“本公子再过一个时辰再去。”落元放下茶杯,“不知那些人看到我的天资时会是怎样的震惊。”

“公子英明!”

“公子英明!”

......

“下一个。”

“再下一个。”

“资质不错,先站到一旁等待。”

“下去......不能修行胡闹什么!”

“哈哈,虽尚未聚气,资质却是一等。待会与我一同回青山院。”

王执事看着眼前的林小乔,满意地点点头。方才对她极差的印象已经全部消失。

林小乔听言开心地笑了,十四岁时她们家族里的人便给她测过。此时她终于可以放下心了,毕竟家族那些测资质的老家伙,由于自身修为不高,经常会出现失误。

既然青山院的执事亲口说出,那便是无误了。

落阳抱着行李,有些紧张地站在最后,与其他人刻意保持了一个距离。

他知道,这个林桥镇,没有多少人喜欢他。

而且那些不喜欢他的人,似乎还喜欢言语羞辱他。也许,羞辱一个落魄的少爷,能给他们带来某种不可言说的快感。

哪怕,落阳这些年来活的小心翼翼,他还是躲不过风言冷语。

“不行,下去下去。”

“嗯,还不错,站到一旁再看。”

“......”

前方一个又一个人得到了结果,人也越来越少了。

只是那些人都没有离开,他们想看看落阳的笑话。

“落阳,你能修行吗?修行都不能修,还来测什么资质?”

“呵,原来真的想去青山院,开始我还不太相信。”

“啧啧啧,想必是被他们家族的人赶了出来吧,哎,曾经好歹也是个小少爷不是。”

“.......”

落阳整理着衣衫,将衣服上每一个皱褶都抚平一遍,衣上尘更是掸了又掸。

终于轮到他了。

此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同辈之人多是想来看笑话的,那些长辈则是不停地惋惜。

七年前的天灾,直接覆灭了林桥镇落家的一个支脉。

落阳轻轻夺了夺袖子,走到了王执事面前,俯身一拜,青衫泛白。

“青山院,不收凡人。”

王执事淡淡扫了落阳一眼,便看出了这落阳不可修行。

他的语气很平静也有些温和。

这个少年是所有测试者里唯一一个执礼之人。

单凭这一点,方才的不愉快,王执事便可以放下了。

天下不可修行之人只占了十之一二。说起来,不能修行,实属运气不好。

“执事。”落阳抬起头,“其实我不是凡人。”

周围人又是一阵笑声,今日这笑话还挺好看的。

“读书读傻了吧?”

“哈哈哈,这废物还想修行.......”

林小乔摇头惋惜着,没有出声。

王执事闻言轻笑几句,伸手将落阳招来,顺手按了按他的脉搏。

“筋脉闭塞,丹田未开,不可修。”

“执事,您再仔细看看。”

“不可修。”

“执事.......”落阳犹豫了片刻,目光变得炯炯,“我十四岁灵启时,族中老人,说我是千年不遇的天纵之才。您再给我仔细看看,看看.......”

落阳此言一出,顿时便有人嘀咕着,“你十四岁家里人不都死了吗……”

此人小声的嘀咕,被淹没在了笑声之中。

“哎哎哎,我是万年不遇的天才,你们信不信?笑死我了,千年不遇,哈哈哈……”

“哈哈......”

李长安眨了眨眼睛,疲惫而沧桑。

“千年不遇?”王执事问。

“是啊,千年不遇。”落阳答。

“天纵之才?”

王执事笑了,这要是丹田未开之人都是天纵之才的话,仙人和白菜还有什么区别?

“是啊,天纵之才......”

落阳又答。

王执事摇头笑笑,运用灵力,仔仔细细地为落阳探查了一下身体。

“凡人,此生不可修。”

落阳咬了咬嘴唇,说道:“其实.......”

王执事挥手打断了落阳的话,“不用说了,此生不可修。”

“哦~”

落阳应了一声,这一声,拖的很长很长.......

就像,风拂过岁月留下的余音,久久不散.......

........

不知安静在一旁站了多久,落阳终于是拖着沉重的脚步,在嘲笑声中,带着他的行李,缓缓离去。

落阳走后片刻,李长安俯下身小声在王执事耳边说了几句话。

李长安也离开了,不顾王执事疑惑而有些发怒的脸色。

“公子,现在要不要去看看?”

“不急。”

落元端起他的第十二杯茶,轻啜着,“本公子乃是千年不遇的天纵之才,就是要最后出场才能显得霸气。”

待他第十二杯茶喝完,忽然有一下人急匆匆地跑了进来,道:“公子!公子!王执事已经要带着三个人要走了!”

“啪~”

手中杯滑落,落元大叫道:“来人!备马!”

.......

“为什么没人信呢?我曾经真的感应到了天地灵气。”

落阳摇头笑着,笑容有些苍白。

七年前他觉得他是能感应到天地灵气的,只是说出来没人相信。可是一场大病,毁了他的这个感觉。

也正是因为那场大病,落阳活了下来。

七年前,祭祖之日,落阳瘫在病床上没去。

林桥镇落家第四脉主祭,先行去了九十六人,无一活人归。家中只留下一个仆人阿三照看年仅十岁的落阳。

其他三脉之人,方才动身便发现山上有大雾开始弥漫。

天灾。

“七年了。”

落阳带着自己的行李,走向了那个埋着他父母与先生的小林子。

........

“执事,执事!留步啊!我是千年不遇的天纵之才啊!”

王执事同三个人站在飞马之上,离地已有七八丈。

“又是千年不遇?”

王执事冷哼一声,他刚刚才见到一个千年不遇之人。

“是啊!千年不遇!”

落元心中一喜,急忙应道。

“又是天纵之才?”

“是啊!天纵之才!”

落元看着王执事的脸,自豪地应道。

“呵呵。”

王执事冷笑一声,心神一动,飞马立刻凌空而起,展翅远飞。

落叶萧萧,风微寒。

漫天飞舞的落叶下,站着一个被惊呆了的千年不遇的天纵之才。

许久之后,这个千年不遇的天纵之才缓缓吐出一句话。

“又字何解?”

........

“爹,娘,劫余不孝子落阳,苟活于世已有七年,一切安好,勿念。”

落阳跪在坟前,扬起了嘴角,却落下了泪。

男儿只能笑,不能哭。

“先生,今日过后,我落阳,不会再落一滴泪。先生,可学生真的放不下。”

“我今势弱,来日方长。属于我落家第四脉的东西,我会一一拿回来。落某年方十七,等得起。”

李长安远远地站在树后,看着落阳。

他想带这个少年去青山院,无他,唯顺心意。

“不可修行又如何?落某九年寒窗,诗书满腹,才高八斗,诺大青山院,容得下千余修士,却容不下一个书生?”

没人带他,他便自己去。

天地尚容劫余人,青山不存一书生?

落阳起了身,擦干泪笑了笑。

从此,男儿不落泪。

转过身,落阳远远地便望见有一个老人站在树旁看着他,是王执事身边的那个老人。

“莫不是在等我?”

一念及此,落阳急忙赶了过去。

“老人家可是在等我?”

“你父母呢?”

李长安试探着问道,其实看着那三座坟墓,他的内心已然有了比较肯定的猜测。

可他还是问了。

“林中青冢里,秋风长眠人。”

“孩子,读过多少年书?”

李长安惊奇于落阳的话语,这番脱口而出的话,不像是一个只读过三两年书的人能说出来的。

“九年。”

落阳抱着行李,他搞不清楚这老人的来意。

“你可是要去青山院?”

“是的。”

落阳点点头,这老人既然提到这个话题,那么应该有让他进去的方法。

“可青山院,不收凡人,不久前你也听到了。”

李长安仔细打量着落阳,这少年他越看越觉得顺眼。

“求前辈教我。”

“拜我为师,我带你进去。”

李长安摸着自己的胡须,年纪大了的他很想要一个徒弟。

虽然他也只是个杂役,可他是个老杂役,带个小杂役进去,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当真?”

“当真。”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靠着树 主目录 下一章 路遇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