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和大佬离婚当天我变小了
上一章 13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015

014

作者:糖丸丸 更新时间:2020-02-15 15:23:39

014

一阵沉默中,林天河听到客人似乎泛着寒气的声音“能把她弄醒吗?”

林天河“?”

“算了。”沈听垂下浓密的长睫,掩住眸中的所有情绪,他拿回睡得天昏地地暗的小乌龟,“谢谢。”

“没事儿。”林天河完全摸不清对方想表达什么意思,明明刚才还紧张担忧,这会儿得知小乌龟没事,不应该高兴吗。

大晚上难得碰到客人,忍不住多说了句“乌龟好养活,寿命长,只要不出意外,活个七八年不成问题。它们习性很懒,每天大半的时间都在睡觉,而且它们也不像其他宠物那样娇气,耐摔耐打还不费钱。”

“嗯。”听他说完,沈听轻点下颌,“你这里有龟粮吗?”

“这还真没有。”林天河有些无奈,来他这儿看病的宠物,大部分都是带毛的。

到底麻烦人家“鉴定”,沈听环顾四周“有什么可以让她吃的。”

林天河的注意力顿时被他的侧脸吸引,这人怎么长得和那个大明星沈听好像……不过这种大明星应该不至于大半夜一个人来他这种小店吧。

“也没有,我这里的东西适合长毛的动物。”

见老板的目光开始闪烁并惊疑不定时,沈听知道再待下去,对方必定认出他,因此再度道了声谢,转身离开宠物医院。

离开时林天河送了张名片,这次做不成生意,说不定下次能成呢。

沈听接过,随手将名片放在口袋里。

上车后,他把小乌龟放在挡风玻璃处,折腾这么久,她是没醒,也是厉害。

沈听掐了下眉心,他明天满天工作,现在最好的做法是把曲今昔扔回别墅不管,不再为她费精力。

他盯着小乌龟,她睡得如此之熟,就这么相信他?相信他不会对她置之不理?不会趁机伤害她?

看着看着,再想起刚才自己从别墅赶过来的举动,顿觉这只小乌龟很刺眼,沈听伸手,将熟悉的小乌龟翻了个个。

你还是肚皮朝天吧。

沈听再次带着曲今昔回了自己的公寓,他以为“惊吓”可以让曲今昔变回人,事实证明他错了,亦或者惊吓值不够高。

但不管什么原因,他明天要工作,不能回别墅,又不能真的扔下曲今昔,只好将她带回去。

一只猫,一只乌龟而已,他可以容忍。

曲今昔又一次做梦了,她是个睡觉质量很好的人,轻易不做梦,上次还是变猫的时候做了个梦,梦到被水淹,醒来后就是沈听揪着她洗澡的画面。

这次她发现自己在梦里变身女战士,武艺超高,世界末日来临,她凭借自身实力,无惧任何危险,碰到怪物就杀,碰到有人需要帮忙就救。想做什么做什么,帅得让无数人膜拜,希望被她收入麾下。

然后,然后她就被一块从天而降的石头压住,怎么都推不开,只能无力地挣扎,挣扎着挣扎着,她就醒了。

醒过来思绪还未清明,发现视野极其不正常,足足呆滞了一分钟,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还是小乌龟!

伴随着这个信息的涌入,曲今昔迟钝的大脑开始工作,之前发生的一切进入脑海。

起初感觉周围水温上升时,她确实吓得不平,沈听居然用火煮她的办法吓她。

她急啊,想爬出杯子,可是杯壁太滑,壳又重,四条小短腿除了象征性的刨一刨之外,无法做其他。

过了会儿她忽然发现,热水泡在身上真舒服啊。

于是她一边恐惧于自己在火上被煮,一边又不受控制的觉得舒服,疲惫的身体得到某种安慰,连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曲今昔“……”

她是不是应该表扬一下自己?

“……昨晚到底怎么回事?下那么大的雨,你怎么还出去!出去也就算了,居然闯红灯!”

略显尖利的声音打断曲今昔的思绪,这时才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透明的塑料盒里,视线所及之处,有些熟悉。

她很快明白过来,这是沈听的公寓,她之前来过一次。

室内明亮,并没有开灯,意味着是白天,也就是说,昨晚沈听把她带回公寓了?

她在盒子里转啊转,终于转到合适的方向,看到客厅的人影。

沈听坐在沙发,一身休闲的居家服,曲今昔听到他特有的嗓音,带着漫不经心“意外。”

“闯红灯这种事可大可小,你平时那么谨慎,现在通稿都在往你失恋醉酒上写,妈的,别让我知道是谁在暗中搞的鬼。”

曲今昔认出来这个气愤的女音是谁,沈听的经纪人朱莉。

“你今天先别出门了,媒体狗仔到处抓你,还好这里的地址没有暴露,不然又要换地方了。”朱莉说完,又交待了些事情,随后匆匆离去。

沈听红透半边天,喜欢他的人多,黑他的人自然也不少,难得能找到他的黑料,自然可着劲地报道。

朱莉不知道沈听被拍到闯红灯的路段代表什么,秦桑却是清清楚楚,那分明是通往盛锦湾的方向。

“先生,您昨晚去了盛锦湾吗?”秦桑觉得,他是不是应该重新考虑一下先生和曲小姐之间的关系了。

沈听嗯了一声,余光注意到置物架上移动的影子。

醒了?

沈听起身走过去,秦桑只好顺着他的动作看去,这才发现置物架上多了个透明的塑料盒,里面缓慢爬动的是一只绿色的……小乌龟?

沈听不喜小动物,家里甚至连个鱼缸都没有,这条突兀出现在这里的小乌龟,难道是曲今昔养的,然后送给先生的?

又想起曲今昔养的那只能写字的猫,秦桑觉得自己很可能猜对了,他见塑料盒里空空如也,便道“先生,需要我去买一些乌龟能用的东西吗?”

沈听盯着小乌龟,说“不用,路边捡来的,用不着娇养。”

秦桑“……”

他怎么觉得先生这话,话中有话?

最后秦桑满腹疑惑地离开。

曲今昔在沈听的目光下,有种想把脑袋缩回去的冲动,但她忍住了。

“睡得好吗?”他听到沈听问,声音听起来还算温和。

曲今昔心中一松,自在了许多,朝沈听咧出一个微笑,虽然沈听看不出

——睡得很好。

她点头。

“但我睡得不好。”沈听说。

曲今昔顿时自责,说好实验能不能因为惊吓变回人,结果自己却睡着了,沈听不但没生气,还不计前嫌的把自己带到公寓。

她无法说话,只好用眼神表达自己最诚挚地安慰。

沈听拿出手机,点出一个画面,旋即将屏幕转向小乌龟。

上面是一个营销号发的消息——

沈听失恋买醉,深夜飙车闯红灯有图有真相,没想到一直以冷峻著称的沈听也会经历失恋之苦,哪位美人舍得拒绝这样的沈听?你不要可以给我啊。

转发破十万,评论更是已经破二十万。

“你昨晚忽然无声无息,怎么叫都不醒,只好把你送去宠物医院。”沈听的解释响在头顶,“然后宠物院的医生告诉我,你只是睡过去了。”

曲今昔脑子顿了一下,才把屏幕里的消息和沈听的话结合在一起,组成一个事实沈听以为她出事,于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宠物医院,为此不惜闯了红灯。结果不知是谁拍到了他,爆料到网上,一通乱说,引起热议。

虽然工作室已经发出声明澄清,并不是失恋醉酒,就算把事情压下去,但闯红灯是事实,违纪操作,招来不少骂声。

而这一切,都是沈听好心来到别墅,然后因为她引起的。

曲今昔不敢动了。

隐约的,她似乎听到一声轻哼,沈听转身走开了。

曲今昔只好默默缩在盒子里,就在这时,失重感突然传来——盒子从置物架上栽了下去!

啊——砰!

曲今昔晕头转向,只觉自己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等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沈听捡了起来。

“看来不是惊吓。”她听到沈听这样说。

合着是他把她推下来的?

曲今昔一口气堵心里。

瞥着小乌龟疑似敢怒又不能言的委屈眼神,沈听心情大好,他把曲今昔从盒子里取出来,放地上“你可以自由活动。”

曲今昔“…………”

他故意的!

接着沈听进了厨房,不一会儿便传来浓郁的香味。

好香!

曲今昔馋的口水都流了下来。

没想到沈听居然还会做饭,而且闻这味道,厨艺应该不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曲今昔便开始朝厨房的方向挪动,她想看看沈听在做什么。

十分钟后,她望着前方至少还有五米才到厨房门口的距离,决定放弃了。

沈听端着盘子出来,看到挪了大概一米多的小乌龟,也不理会她,径直将炒好的菜放到餐桌上。

曲今昔,忍住!你不饿!

然而她的腿却不受控制的往沈听方向爬。

沈听微微侧头,就看到一只小乌龟正吭哧吭哧往这儿爬,他甚至能感觉出她已经用最快的速度了,可呈现出来的效果,依旧慢的让人绝望。

算了,何必欺负一只小乌龟。

沈听略施援手就让曲今昔上了桌,后者立刻狗腿的用头蹭他,那感觉……沈听轻轻推开她“安静些。”

曲今昔一动不动,听军令似的。

沈听又想笑了,他轻咳一声,用小碟装了几粒米饭,又夹了些鱼肉放上面“你先尝尝熟食,如果不能吃,我再给你换生食。”

虽然是人变的小乌龟,但乌龟能不能熟食沈听也不知道,只能试试。

曲今昔拼命点头,她怎么可能吃生的!!!

一人一龟安静的在餐桌上用餐,等沈听吃完,目光一转,小乌龟身前碟子里的食物已经没了。

他挑了下眉,倒没想到变成小乌龟后,曲今昔还能吃这么多,他做的饭有剩余,见状“还要吃吗?”

曲今昔艰难地摇头,有些不舒服的在原地打转——吃太多,撑着了qaq。

沈听在家待了一天,吓了曲今昔好几次,她都没有变回人,只能作罢。

然后曲今昔发现,沈听居然会看微博上关于他自己的评论,这个发现令她感觉沈听接地气起来。

她以为沈听并不在乎这些呢。

第二天,沈听恢复工作,他今天要去和一位导演见面,商议下部戏的事情。秦桑过来接人,顺便带了早餐。

“公关部已经把通稿压下去了。”秦桑边说边打开早餐,就听到沈听突然说了句,“小心脚下。”

秦桑下意识挪开脚,对上从茶几底下慢慢爬出来的小乌龟,而小乌龟脑袋推出来的,是一颗弹珠。

秦桑“……???”

沈听将弹珠和小乌龟一并捡起来放茶几上,撕了些碎面包给她,动作娴熟的让秦桑错愕。

“做得不错。”

秦桑后知后觉,沈听是在和小乌龟说话。

曲今昔委屈瘪嘴,一大早沈听就把她从盒子里拎出来,然后扔了颗弹珠在茶几底,告诉她去把弹珠捡出来才可以有早餐吃。

为了早餐,她只好领命。

他觉得沈听是在故意欺负她,但又觉得以他的性子,应该没这么无聊和幼稚。

吃得肚饱饱,曲今昔昏昏欲睡,直到发现沈听和秦桑要离开,她猛地惊醒。

沈听走了后,她就一个人待在这里,而看沈听,也不打算带她出门。

不知为何,心里莫名升起恐慌,她急忙从茶几上栽下去,以这个急切动作来吸引沈听的注意力。

果然,沈听看过来,见她在地上不停扭动四条小短腿,稍稍一想“你想出门?”

曲今昔狂点头。

秦桑“???”

他好像看到一只……乌龟点头了?

“不行。”冷酷无情的回答。

小乌龟的绿豆眼眨啊眨,然后垂下头,连还没摸清楚情况的秦桑,都从这只小乌龟的眼神和动作中看出了她的失落。

诡异的,秦桑从这只乌龟的反应中,看出曲今昔养的那只猫的影子。

“先生,要不我把它带上?”秦桑斟酌片刻后道,“它也不占地方。”

话落,就见小乌龟脑袋转向自己,绿豆眼中蹦出无限惊喜,跟那些追星少女见到爱豆时的反应一模一样。

天知道他是怎么从一只乌龟“脸”上看出这些情绪的。

沈听面无表情,过了会儿“那就带上吧。”

与导演见面的地方在一家酒楼,导演姓何,叫何照,圈内金牌导演之一,除了导演制片人,还有已经确定下来的女一。

曲今昔待在秦桑的口袋里,听了一圈,这才知道沈听的新戏叫《灼日》,是一部犯罪题材的电影,与他搭档的女一号是著名影后徐楠楠。

坐在这个包间里的每个人身份都不一般。

这时,她听到徐楠楠的娇笑声“沈听,距离咱们上次合作,已经六七年了吧,没想到我们还能再合作。”

沈听淡道“缘分。”

导演何照笑眯眯地接话“是啊,这部戏能把你俩凑在一起,也是不容易。对了楠楠,听说你结婚了?”

“结了,又离了。”徐楠楠说话时目光流转,隐隐掠过沈听,眼中似有情意荡漾,“以前年轻不懂事,还是演戏舒服,演戏才能让我自由享受生活。”

“沈听,你呢?还单着吗?”徐楠楠想起什么,轻笑起来,“我那天无意间扫到新闻,好像有个新人是你的粉丝,不顾场合扑向你求签名。”

她容貌精致,语气娇俏,就像朋友间开玩笑般的说话,倒也不会让人觉得她这样说太过突兀。

曲今昔“……”

说的不会是她吧?

“似乎是姓曲……”她皱眉,“后来我又看到说她是不小心滑倒才扑到你身上,是真的吗?”

“或许吧。”沈听语气模糊,甚至还带了点敷衍,别人或许听不出来,但徐楠楠能听出来。

想当年她和沈听第一次合作时,便无法自拔的因戏生情,当然,只限她单方面。

她鼓起勇气表白,得到的却是拒绝,后来她发誓要闯出一片天,要超过沈听,却发现怎么也超不过。

她第一次拿奖时,沈听已经拿第几次了。

甚至她知道他的身世,因此更加想和他有进一步发展,奈何沈听不给她机会,她一怒之下答应和追求她的富二代结婚,本以为会过上豪门富太太的生活,到后来才发现,都是假象。

于是她动用了点手段,和富二代离婚,分了不少财产,重回娱乐圈的目的很明解,重新攻略沈听。

为此,那些敢肖想沈听的女人,一律是她的敌人。

“我知道这个新人,叫曲今昔。”制片人接话,“说是新人,其实也不新了,出道两年,拍了几部烂片,都是小配角。排除她人品问题,在新人中演技挺不错。”

曲今昔听后,居然有点高兴,有人夸她演技不错耶。

“这人以前就爱蹭当红艺人的流量,脸皮厚得很。”制片人嗤笑,有些不屑,“不过如果她老老实实安安分分拍戏的话,说不定给她一个机会,她能红起来。”

徐楠楠脸色有点不好看,她故意提起曲今昔,是想借此和沈听有话聊,并不想让话题转到曲今昔身上。

一个十八线开外的新人,没那个资格出现在这个饭局中。

然而沈听却说了句“怎么说?”

制片人本也觉得不该再谈论曲今昔,不料沈听似乎感兴趣,既然他问起来,制片人倒也说了“去年吧,她在我一个组里,演的好像是个丫鬟,有场戏要往湖里跳,大冬天,湖里面结冰渣,零下几度,其他丫鬟不愿意跳,只有她,扑通一声跳了进去。”

“冲这份对自己的狠劲,我让她导演多给她几场戏。”制片人耸肩,“结果当晚她就穿着吊带来我房间。”

曲今昔“……”

她不敢想象沈听此时什么表情,好歹她现在还是他名义上的老婆。

圈内确实不乏潜规则的存在,但制片人是正经人,有老婆孩子,家庭美满。

他让导演多给几场戏给曲今昔,只是欣赏当时她那份狠劲,也没多想。

曲今昔转而大晚上来找他,不但让他的欣赏消失,反而生出厌恶。

“现在的新人啊,都想着走捷径。”徐楠楠感叹,敬了制片人一杯酒,“哪像我们以前,单纯得很。”

这就是在讽刺曲今昔不单纯了。

以曲今昔以前的所作所为,得出这样的讽刺,倒也没什么。随后副导演转移话题,起身去敬徐楠楠酒。

沈听端着酒杯轻轻摇晃,杯中的液体衬出他目光中的冰冷,旋即余光不留痕迹地看向身旁的秦桑。

他不可避免的会想曲今昔听到这些话,会有什么反应?

这一看便见秦桑似有不对,沈听将头转过去,低声问“怎么?”

就在刚才,秦桑感觉口袋里的小乌龟忽然变得很烫,他并不认为这是错觉,便把他的感觉说出来。

沈听伸手。

秦桑动作幅度很轻的把小乌龟掏出来,果然,小乌龟的壳变得很烫,仿佛被太阳炙烤过似的。

沈听接过,被小乌龟身上散发出来的温度烫得眉心蹙了起来,这明显是不正常的温度。

灵光一闪,沈听心里掠过一声“不好”,却晚了一步。

手中的小乌龟突然消失,与此同时,一个人影倒在他腿边,并用手牢牢抱住他的腿。

四目相对。

“……”

“…………”

“………………”

曲今昔脑子有点晕,她刚才只觉得很热,胸口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烧,再然后就变成现在这种情况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桌子是大圆桌,桌面有垂下来餐布,几乎垂地,人不多,是以每个人之间隔得比较开。

沈听左边是副导演,起身去敬徐楠楠酒,座位空着。右边是秦桑,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向这里。

他刚才从口袋里拿出来的小乌龟,变成了曲今昔???

“沈听,我也敬你一杯。”眼见副导演敬完徐楠楠,后者随副导演往这边走,想要敬沈听。

沈听用只有他和曲今昔之间能听到的音量“进去!”

曲今昔懵懵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沈听弯腰,把她塞进了桌底下。

沈听第一次做这种事,心跳加速,发现曲今昔脚还在外面,这时秦桑走过来,把曲今昔的脚推了进去。

沈听想,该给秦桑涨工资了。

“是有东西掉桌下了吗?”徐楠楠走过来,问。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13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