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和大佬离婚当天我变小了
上一章 014 主目录 下一章 016

015

作者:糖丸丸 更新时间:2020-02-15 15:23:40

015

曲今昔被沈听塞进桌下时,脑袋不小心撞了下,及至秦桑再把她的脚推进来,这才终于让她从茫然的状态中解脱出来。

她看着自己的手,十分不解,为什么突然就变回来了?

一点征兆也没有。

也不能说没有,那一阵突如其来的灼热便是反应。

可之前从猫变回人时,没有特别的感觉啊。

曲今昔百思不得其解,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也就没管外面,直到听到沈听加重的声音“徐小姐!”

沈听常用这种语气叫她,代表他现在情绪不高,是为警告。

曲今昔赶紧竖起耳朵,听到徐楠楠似乎是被吓了一跳,接着有些尴尬又委屈地说“……我想着如果你掉东西了,我帮你捡。”

曲今昔明白过来,徐楠楠要掀桌帘,这要真被她掀开看到自己,那可真是修罗场了。

她只能暗自祈祷沈听能把徐楠楠打发了。

“先生并没有掉东西,只是刚才我提醒先生鞋上有灰而已。”秦桑适时的把话接了过去,“多谢徐老师的关心。”

副导演是人精,察觉到气氛尴尬,立刻打圆场“徐老师还是这么喜欢帮助他人,我记得上次和徐老师见面……”

话题转走,徐楠楠借了台阶下,脸上表情未变分毫,然而心中的疑惑却并没有消失――她刚才明明看到沈听似乎把什么东西推进了桌底。

从刚才对沈听的试探便可得出他并不想让她知道桌底下藏了什么,她要重新攻略沈听,自然不会逆着他的心思。

大不了等会儿悄悄掀开桌帘看看,这么一想,徐楠楠笑得更妩媚了。

等这波敬酒潮过去后,大家重新落座,在徐楠楠坐下时,沈听用脚踢了踢桌帘后面的曲今昔,他微微低头“出来。”

曲今昔相信沈听不会无缘无故叫她出去,赶紧小心钻出去,蹲在沈听和秦桑座位之间,有椅子挡着,只要其他人不特意往这里走,不会发现她。

而在她刚从桌帘后钻出来时,那厢徐楠楠手一个失误,杯子掉在地上,弯腰去捡,借这个机会掀开桌帘,空空如也。

徐楠楠皱眉难道她真的看错了?

秦桑忍不住频频看向曲今昔,注意到他的目光,感激他揣了自己一路,曲今昔遂对他甜甜一笑。

秦桑“……”

手一抖,手中的筷子差点落地。

曲今昔又把目光转向沈听,后者却并没有看她,偶尔搭两句场面话。

没过多久,曲今昔脚蹲麻了,拉了拉沈听的裤子,指向桌帘,做口型“我要再进去吗?”

沈听看过来。

曲今昔“?”

倒是说话啊。

下一秒,让曲今昔始料未及的是,沈听居然递了一只小龙虾下来,他难道不怕人发现吗?

曲今昔懵懵接过虾,接着又是两只手套,曲今昔完全摸不清沈听的想法,但既然他这么坦然,那她似乎也没必要害怕,给她她就吃,正好饿得不行了。

这可苦了秦桑,硬是拿出堪比沈听的演技,才对旁边一个递一个吃的画面无动于衷。

直至饭局结束,徐楠楠有心想留下来和沈听再待一会儿,却又找不到合适机会,而且意途太明显,容易被沈听看出,反正两个合作拍戏,来日方长。

待所有人离开包厢,曲今昔终于有机会站起来,她先前一直蹲着,后来蹲不住,干脆就坐地上了。

她身上穿的还是在别墅穿的睡衣,溅了点辣椒油在领口,赶紧扯桌上的湿纸巾擦手和脸,地面上有一小堆龙虾壳,都是沈听递给她的。

虽然没有吃饱,却也填了几分饿,就是有点辣,曲今昔倒吸着气,想找水喝。看来看去,沈听杯子里剩下半杯红酒。

她犹豫了下,倒不是嫌弃沈听喝剩下的,只是觉得喝沈听喝过的东西,好像有点怪怪的。

旋即又想着刚才都吃了沈听递过来的小龙虾,喝一口剩下的半杯红酒解解辣似乎没什么。

曲今昔刚刚端起酒杯,门口传来脚步声,沈听和秦桑去而复返。

曲今昔“……”

沈听的目光落向她手中的酒杯,曲今昔触电似地放下,结结巴巴解释“我、我有点辣。”

“车上有车,走吧。”沈听道。

曲今昔明白过来,沈听之所以返回,是特意来接她的。

“谢谢沈先生。”她忙跟上去。

察觉到有视线落在身上,曲今昔往旁边抬头,对上秦桑的目光,后者立刻移开。

此地无银三百两喂。

曲今昔忍不住对秦桑郑重道“我不是妖。”

“我知道,曲小姐。”秦桑很助理范的回答。

见状,曲今昔也不好再说什么,秦桑是沈听的人,嘴严,自然不会乱说。

如此,她放下心来。

上车后,曲今昔一口气喝了半瓶水,浑身舒坦,喝完后抬头,发现沈听在看她,看得她心里毛毛的,讪讪放下瓶子。

“去医院。”沈听忽然道。

曲今昔惊讶“你哪里不舒服吗?”

沈听瞥了她一眼,倒也解释了“带你去检查。”

曲今昔“?”

既然秦桑已经见到曲今昔从小乌龟变成人,说话也就不用避着他,沈听交握着双手,再一次连名带姓地喊她“曲今昔。”

她条件反射挺直腰背,气沉丹田“在!”

开车的秦桑想笑,脑海里闪过大学时期的军训画面,先生是教官,曲小姐是学生,很是帖切。

沈听也被曲今昔这一声字正腔圆的“在”给震了下,他眼角抽了抽,道“你刚才变回来时,有什么异样感受吗?”

曲今昔仔仔细细描述了一遍,综合感受就是热。

“上次呢。”

秦桑耳朵悄悄竖起来,想起上次先生让他带疫苗和毛毯,当时在公寓看到曲今昔时,他便疑惑不已,现在也有了解释。

那只会写字的猫就是曲今昔变的。

真是神奇的变化,他想。

曲今昔摇头,老老实实把心里话说出来“上次就是不想让你帮我洗澡,所以除了急之外,没其他感觉。”

沈听低头,手背上的抓痕已经消失,片刻后,他目光往前一扫,悄悄看后视镜的秦桑冷不丁对上他的眼睛,立刻撤回,专心开车,不敢再分神关注后面。

车厢内沉默下来,沈听没有说话,只是垂着眸,不知在想什么。

曲今昔打量他,静坐的沈听犹如一座完美的雕像,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焉。

她已经明白沈听让她去医院检查的目的,毫无规律的变成动物又变成人,说不定是身体哪方面出现问题,及时发现及时诊治。

“沈先生。”

沉默的雕像有了反应,对上他看过来的视线,曲今昔有些紧张地抠着衣角,组织了下语言,方道“关于我夜半穿吊带去余制片房间的事,我想向您解释一下。”

“不用。”沈听淡淡,“去年我和你还不认识,你做什么都与我无关。”

曲今昔坚持“但我还是想解释。”

两人目光相对,沈听眸光微闪,道“好。”

其实就在刚才,曲今昔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画面,画面里有刚刚包厢里的那位余制片。

她确实穿着吊带敲响了余制片的门,但她并不是特意去敲,只是走错方向,敲错门了。

伴随着这段画面的还有当时原主身体的感觉,她处于高烧之中,浑身都不舒服,连神智都迷迷糊糊。

这种情况下,原主真的会有心思去献身?

结合余制片所说,大冬天,湖里面全是冰渣,在场丫鬟中只有原主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在寒冷的天气中浸了冰水,几乎可以注定会感冒,而像她们这种没什么戏分的小配角,住酒店肯定是和别人同住。

曲今昔通过这些画面,加上属于原主身体的感受,大概可以推断出当时原主感冒发烧,神智不太清,她可能出门拿药或者做其他,然后在回来时走错方向,所以才会有半夜穿吊带敲响余制片门的事情发生。

曲今昔简单明了道“我当时感冒发烧了,错把余制片的房间认成自己的,不是故意去找他。”

不管沈听信不信,她至少解释了。

原主为了往上爬,是会不择手段,但绝对不会选择献身这种方法。

小白脸孟天昊就是最好的证明,原主舍得花钱养小白脸,却不准他碰她,说明在这方面很保守。

不管什么性格的人,总会有一些坚持的东西。

经过这两天被沈听“饲养”的日子,曲今昔认为沈听是一个外冷内软的人,不然也不会在讨厌曲今昔的情况下,发现她变成小动物没有自保能力时,还愿意帮助她。

如果只是看在沈老爷子的份上,他只需要保证她不会出事即可,没必要精心喂养她。

所以……她潜意识不想让沈听那么讨厌自己,才想解释这些。

曲今昔脑子乱嗡嗡地闪着各种念头,半晌听到沈听淡淡地嗯了一声,心里忽然有点高兴。

不管,他既然“嗯”了,在她这里就代表信了。

到了医院,曲今昔主动道“沈先生,您去忙吧,我自己去检查。”

沈听用一句话让她脸上的笑容消失。

“你有钱吗。”他说。

曲今昔深吸口气,告诉自己沈听并不是在怼她,只是在陈述事实。

最终,秦桑陪曲今昔进的医院,沈听没有下车。

――这是公立医院,不像私立医院,人多眼杂,沈听进去后,极易被人认出。

沈听滑动手机上的联系人,指腹最后停在备注为“许医生”上面。

作为经常会高强度工作,拍戏时情绪会大起大落的演员,许多艺人拍完一部戏,短时间内很难走出来,需要心理医生疏导。

许医生便是沈听的心理医生。

“沈先生,你许久没有找过我了。”沈听拍完一部戏,并不会在戏中陷入太久,但每拍完一部,他都会和心理医生聊聊,加快恢复。

距离上次找许医生,已经有半年时间。

简单的打了招呼后,沈听直奔主题“一个人如果有两种不同的人格,通常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许医生很惊讶沈听的问题,他道“你遇到疑似有两个人格的人了吗?”

沈听迟疑了下“……大概是。”

这几次和曲今昔的相处,与之前他印象中的曲今昔,完全是两个人。

刚才在车上,曲今昔看着他的眼睛坚持要向他解释时,眼底的执拗让沈听有种错觉,眼前的人是曲今昔,却又不是原来的曲今昔。

而她的解释,他竟莫名相信了。

所以,他才怀疑曲今昔体内是不是有两个人格。

“你具体说一些情况。”

沈听随口说了几点,许医生听完后,沉默几秒,旋即问“我冒昧问一下,你口中的这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沈听“……”

突然不想回答。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014 主目录 下一章 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