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和大佬离婚当天我变小了
上一章 050 主目录 下一章 052

051

作者:糖丸丸 更新时间:2020-02-15 15:26:21

051

“你在看什么?”走戏时,沈听发现曲今昔时不时盯着他身上某处发呆,眉梢一挑,声线清凉。

“没、没什么。”曲今昔立刻回神,收敛心神,“主要是您太好看了,我被您散发的贵气震了一脸。”

沈听“……”

周围工作人员“……”

今天两人这场对手戏里都需要吊威亚,这也是曲今昔进组一个月来,第一次吊威亚。

当把威亚衣穿在身上后,曲今昔立刻明白为什么演员都不喜欢吊威亚,别看在天上飞来飞去飘飘欲仙美得很,实际上威亚衣禁锢着腰和大腿,时间久了,掉层皮都有可能。

武术指导一遍遍教曲今昔――一些专业动作演员实在做不到,才会有替身,能够做到,导演都让演员真身上阵。

“你放心吧,平缓呼吸,不会摔到你的。”工作人员见曲今昔脸色有些泛白,忙安慰一句――很多演员吊威亚都会害怕。

曲今昔倒不是害怕吊威亚,她看着不远处的实景,那是一处低崖,忽然想起书中原主的结局拍戏时摔下悬崖,粉身碎骨而亡。

虽然只是一处低崖,但怎么看都有点忤。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在曲今昔飞第三遍的时候,她听到一声不详的“喀拉”。好在落地的时候线才断,她人踉跄往前,没收住力,摔在地上滚了一圈。

滚的时候,腰被一块凸起的石头硌了下,尖锐疼痛传来的瞬间,曲今昔脑海里浮现的却是一张从群演那要来的动图――

沈听站在浴室,半裸着上身,花洒喷出来的水顺着漂亮的肌肉线条一路往上,消失在腰际的凹陷处。

光用性感二字,不够。

加强版本男色诱人。

曲今昔在翻滚的时候,就用手护住了头,除了腰上被石头一硌痛得暂时失了力,其他地方倒是好好的。

她趴在地上,耳边是现场工作人员惊慌的声音,武术指导让人不要动曲今昔,因为不确定她摔得有多重,贸贸然动了她的身体,很可能加重伤势。

曲今昔缓了下,想站起来,没成功。

刚才摔得这么狼狈,沈听看到了吧?肯定看到了。

算了,反正她最惨的样子他都见过。

她这会儿倒是希望工作人员退开一点,别把她当熊猫一样围观。

“叫救护车。”片刻后,她在一片嘈杂的声音中,准确地分辨出沈听的嗓音。

她顿了顿,抬头。

“曲老师动了!”一个工作人员惊喜地叫出声,原来曲今昔翻了几圈停下来不动后,大家都以为她晕过去了。

曲今昔抬头就看到沈听的戏服。

因着沈听出现,周围声音小了不少。

“能动吗?”沈听的声音很低,隔得近的几个工作人员莫名的,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曲今昔点点头。

沈听看了她一眼,又问“哪里痛?”

“腰。”曲今昔忍痛说,“被石头硌了下。”

工作人员一听是被石头硌了,均松口气,便要扶曲今昔起来。

“别碰她。”沈听喝了声。

工作人员被吓了一跳,讪讪缩回手。

再看沈听面无表情,只要不是傻的,都能知道沈听在生气。

众人想当然得生气。

曲今昔吊完威亚就轮到沈听,曲今昔要是没出事,那就该轮到沈听出事。

而且,其实是先由沈听吊的,但因为服装的问题,于是便先拍曲今昔。

这么说来,就好像曲今昔替沈听挡了一劫。

这时威亚的故障也检查出来,是老化了,检查威亚衣的工作人员因为私事偷了个懒,用之前并没有检查,想着一天没检查没关系,再者之前武术指导也穿着飞了几次都没事。

……

副导演大骂这名工作人员,并亲自过来给曲今昔道歉。

“曲老师,沈老师,实在是对不起。”副导演态度很诚恳,演员因为剧组的倏忽受伤,剧组得负全责。

还好没出大事,要是真摔出什么大事,他今天负责c组,沈听也在,这事儿可不是他一个人能担得了的。

这么一想,又暗自在心里庆幸摔的是曲今昔,对曲今昔的态度越发好了。

“有担架吗?”沈听问。

不等副导演说话,曲今昔忙道“不用不用,我没什么大事。”

她还不至于用担架抬,正好缓得也差不多,曲今昔用手掌撑地试着站起来,但她手刚刚覆在地面,耳边听到布料的摩擦身,接着腑下一紧――一双手穿过她的手,用抱孩子一样的姿势将她抱离地面。

曲今昔“……”

四周鸦雀无声。

把曲今昔抱起来后,沈听撤出一只手,抵在曲今昔后腰处,并移了半步,让曲今昔靠在自己身上,一眼看去,差不多就是沈听把曲今昔揽在怀里。

画面既和谐又养眼。

有些记忆好的,难免想起几个月前,曲今昔公然骚扰沈听,扑在沈听身上赖着不下去,沈听黑着脸的画面。

……

有人搬来椅子,沈听扶着曲今昔小心坐下。

“不行。”曲今昔闷哼出声,额头有冷汗冒出,她往下一坐,刚刚缓解的剧痛瞬间传遍整个腰,仿佛有无数的针在扎。

这个时候顾不得周围人,曲今昔有点怕了。她最初只以为不过是被石头硌伤,最多青一块,痛一会儿就好。

但现在连坐都不能坐,脑海里瞬间冒出“瘫痪”“轮椅”“截肢”等名词,吓得她紧紧抓住沈听的衣服。

真要残疾了,那她就不活了。

“没事,救护车很快就到。”沈听低沉柔和的声音缓解了曲今昔的不安,“你抬腿走两步。”

沈听的手顺势握住曲今昔的,掌心的暖意透过接触的皮肤,蔓延进曲今昔的身体,笼罩在她心底的慌乱与不安渐渐消失。

曲今昔抬腿走了一步。

尖锐的疼痛传来,她终于意识到,刚才想坐下却不能坐的痛并不全部来自于腰,还有左脚。

她的左脚扭了。

“扶着她。”这话是沈听对旁边的秦桑说的,后者接管他的位置,扶住曲今昔,沈听移步到曲今昔身前,弯腰将她的裙摆撩起,脱下鞋子。

曲今昔左脚的脚腕高高肿起,像个发面馒头。

她看了一眼,长长的舒了口气。

只要不是腰不能动,其他都没问题。

附近某医院

喻桐被送进来后,经过医生的诊治,温度已经降下,人也醒了过来。

“桐哥,你可把我吓惨了。”小张心有余悸,“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喻桐揉着眉心,目光茫然。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具体的内容记不清了,但他记到自己梦到曲今昔,她一直在哭,在不停朝他说对不起。

“桐哥?”见喻桐毫无反应,小张心脏扑通狂跳,不会、不会烧出什么问题来了吧。

“曲今昔……”

小张顿时就替自家艺人心酸了,这个时候还想着曲今昔,这是对她着魔了吧。

“曲小姐在片场呢。”小张拿出手机,“她之前还微信问我,你醒没。”

他把聊天记录给喻桐看。

喻桐看了眼,脑子有点乱,下意识找自己手机。

“桐哥您找什么?”

“手机。”

“这儿呢。”小张赶紧翻出喻桐的手机递过去,喻桐接过,点开拨号界面,迅速打出一串号码。

在即将拨出去时,他猛然回过神来――曲今昔分手就换了所有联系方式,这个号码早已停机。

到剧组后,虽与曲今昔重新加了微信,但从来没有聊过,更别提手机号了

护士通知小张去拿药。

过了会儿,小张提着药返回。

“桐哥!”

喻桐脑海里沉浮着梦里曲今昔哭着说对不起的样子,被小张超兴奋的声音一激,所有画面消失,他没好气道“什么事?”

“曲今昔来医院了。”小张说。

喻桐身形微滞。

“不过她是坐着轮椅来的。”小张挠挠头,“我刚才拿药的时候看到的,而且……”

他迟疑着。

“而且什么?”喻桐皱眉,“什么叫坐着轮椅?”

小张深吸口气,反正这事儿瞒也瞒不住“沈老师推的轮椅,听说威亚衣出了故障,吊威亚的时候摔了。”

喻桐脸色一变。

“不过只摔到腰和脚,沈老师陪着一起来的。”小张马上道。

喻桐眉头皱得更紧了“她今天除了和我的戏,没有其他的戏。”

“那不是您晕倒送医院,何导就把她送到c组与沈老师对,结果就……”小张一时感叹,话没经过脑子就说出来了,“桐哥,你们俩真不愧曾经是一对,你感冒发烧晕倒,转眼她就吊威亚被摔,前后一起进医院,真……”

忽觉不对,小张连忙住嘴,恨不得掐死刚才说话的自己。

与此同时,被送到医院的曲今昔,检查结果也出来了。

右侧腰部钝戳伤,只伤到肌肉,没伤到内脏。左腿脚腕扭伤错位,需要正位打石膏。

其他就是一些小擦伤,不打紧,没有任何问题。

副导演问“那这个得休养多久?”

老中医抚着长须“没听过一句话,伤筋动骨一百天吗。”

他乜了眼曲今昔和沈听,两人都穿着戏服,老中医道“你们这是拍戏?”

经常有穿戏服的演员到医院,老中医已经见怪不怪了。

副导演一边点头一边去看沈听――送曲今昔到医院,按理派两个剧组助理跟着就可以了,但是没想到沈听二话不说跟着上了救护车。

沈听都上了,副导演不上说不过去,只好匆匆将事情交给另一位副导演,跟着来了医院。

结果到医院后,一切事务全由秦桑一个人包办,看那架式,似乎是要对曲今昔负全责。

副导演心里难免嘀咕,沈听对曲今昔好像很在意?但是怎么可能呢。

一定是他的错觉。

这时他听到曲今昔的声音“大夫,您不是会正骨吗?您帮我正正,我不怕疼。我们还得拍戏,这脚不早点下地的话,太不方便了。”

曲今昔忍痛把脚支过去。

会正骨的医生可以通过正骨的方法,减少患者卧床的时间,加快伤处愈合。“那你忍着点。”老中医说着,先是看了眼胖乎乎一直不停冒汗的副导演,接着看向一直沉默不言,着月白色戏服的沈听,老人家也是有颜值选择的,“你来按着她,别让她乱动。”

沈听绕过轮椅,到曲今昔身侧,后者抬眸看他。

从出事到现在,她没有哭过,但看着他的眼神,却不自觉透着一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依恋,甚至还带了淡淡的委屈。

那是对亲近之人才会展露的情绪。

她不知道。

沈听心尖忽地颤了一下。

他开口“你喜欢什么颜色?”

曲今昔“?”

发现沈听是在认真询问,曲今昔只好老老实实回答“绿色,健康。”

老中医已经抬起曲今昔肿得像馒头一样的脚。

沈听“最喜欢吃的蔬菜是什么?”

她的监护人怎么了,怎么问她这些问题?

原主应该没有向他透露过自己喜欢吃什么,曲今昔回答“我不挑食,都喜欢吃。”

“是吗。”沈听长袖微动,“我怎么记得,你炒菜从来不会放香菜,也从来没见你买过香菜。”

曲今昔辩驳“香菜又不是菜,那是调味品。”

“哦?”

曲今昔顿时心虚。

她确实讨厌香菜,闻到味儿就不行的那种――在公寓从来没买过香菜。

副导演“???”

他的注意力从曲今昔的脚移向二人。

这对话听起来……不、不大对劲啊。

老中医开始动手。

曲今昔身体重重一颤,差点脱口而出痛呼声,沈听双手握住她肩膀,微微俯身,她的视线里便只有他。

“下个周末妈生日,我们回老宅。”沈听说。

“……啊?”这一次曲今昔再没心思管自己的脚,这段时间的快落生活,让她差点忘了,她头顶是有位婆婆的!!!

关键是,从原主与沈母那零星几次的见面记忆,这位婆婆可是相当厉害。

她忍不住拉起沈听的大袖“必须回去吗?”

沈听将她的小动作收于眼中,唇角微勾“你觉得呢。”

“可是我的脚……”

老中医收手,胡子一翘“怎么?你在质疑我的医术?你这脚要是一周后不能好个百分之六十,我把招牌砸给你。”

曲今昔默默把话咽了回去。

她惊觉自己的脚就处理完了,便听老中医道“掀开衣服,我看看腰伤。”

处理完伤,曲今昔被按排到一间单人病房,她的腰还需要针灸,所以得住院几天。

副导脸上的表情写满“怀疑人生”,他甚至觉得自己不应该来,来了也别吱声。

去病房时,在走廊碰到小张,副导演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小张,喻老师也在这家医院?”

“陈导,对,桐哥就在这间。”小张指着身后的门,又去看坐着轮椅的曲今昔和推着轮椅的沈听,“曲老师,您没事吧?”

“没事。”曲今昔道,“喻桐醒了吗?”

沈听低头看了她一眼。

“醒了醒了。”

“他没事了吧。”

“烧已经退了。”小张说完,小心翼翼朝沈听打招呼,“沈老师,您也来了。”

副导演也不知哪根筋是搭错了还是搭对了,他道“沈老师,您先送曲老师去病房,我去看看喻老师。”

曲今昔的病房就在喻桐隔壁的隔壁。

喻桐没事,曲今昔也就放下心来,沈听推着她进入病房。

“我看到有人在拍照。”他们穿着戏服,想不让人注意都难,好在医院里年轻人不多,认出沈听的应该也不多。

曲今昔已经放弃去想消息爆出去,网上会怎样了。

她在愁见婆婆这件事。

“沈先生,”曲今昔期期艾艾开口,她觉得自己可以不用去老宅,婆婆未必想见到她,“您……”

话刚出口,熟悉的感觉传来。

no!不会吧!

沈听的视线中,一脸怂兮兮的女孩凭空消失,轮椅上多了一只不过掌心大小的螃蟹。

“…………”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050 主目录 下一章 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