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惹之时
上一章 1 章 第 1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3 章 第 3 章

第 2 章 第 2 章

作者:午时夏风 更新时间:2022-08-05

阮然微怔,再向看过去时,帷幕却已经合上了。

男人的视线消失在红丝绒帷幕之后,舞台再一次落入黑暗。

到了后台,阮南霆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一见到阮然,他就急匆匆地说:“沈浮声来了。”

阮然一怔:“他怎么会来?”

沈浮声是当下沈家的掌权者与话事人。他不过二十六岁,却已经跨越了那些长他一辈的沈家旁支,手握极权,管理沈家最重要的地产与娱乐产业。

阮家这次举办拍卖会,请柬自然是送到了沈浮声那里,却没有人想到他真的会来。

阮然则是从没往这方面想过。

沈浮声一向神秘低调,阮然又不太关心这些家族掌权人,本是不知道他。

只是沈耀曾讲起过沈浮声,语气趋近厌恶。

他说:“沈浮声这种人,不过是沈家烂到根子里的一个最突出的证明罢了。十八岁时便爬上高位,把沈家几乎过半的长辈都送进监狱,手上沾满了那帮人的血。”

“不过进去的也不是什么好人,狗咬狗而已。”

想着沈耀说过的话,不知怎的,阮然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刚才看到的那双盛着深海的眼睛。

顿了顿,又觉得不大可能。如此阴戾狠辣的一个人,怎会是那般英俊到多情的模样。

阮南霆说:“没想着他也会来。分明刚从国外回来,正是忙的时候,怎么反倒来了这里……不过,总归是好事。等会儿见完沈耀父母,你也跟我去见一下。如果他愿意投资南宇……算了,这种事还是不要设想。”

阮南霆低头看了看阮然的脚踝,又问:“刚才怎么摔了?之前是不是没怎么练习?”

阮然说:“有些冷。”

阮南霆随意道:“披衣服过去不大礼貌,见完再穿。走吧,去见见沈耀父母,争取今天把合作协议拿下来。”

阮然便不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随阮南霆一起从后台出去。

走到门口时,阮南霆又停下脚步,看着阮然,语气似有感慨。

“然然,还记得吗?你十六岁回到阮家,是我找医生治好你的眼睛,供你上学。那时候,你还瘦伶伶的,没想到,现在也到结婚的年纪了。”

阮然顿了顿,“嗯”了一声。

阮南霆露出一个很短暂的笑:“你知道,这次的合作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关系到南宇是否能撑过这次危机。好在沈耀也是你喜欢的,联姻不会太委屈你。”

阮然没答话。

阮南霆又一次问:“沈耀呢?”

“……他不来了。”

阮然平静地说,纤指理了理头发,自顾自走出了门。

纵使心底有不少疑问,这会时间也不能耽搁。阮南霆同阮然一起来到了沈耀父母的座位旁。

座位位于拍卖会观众席的最前方。

落座时,沈耀父母都没有起身招待,甚至没转过身看他们一眼。

倒是周围其他人看见了,小声议论起来:

“这就是阮然?”

“原本只在大荧幕上看到她,没想到真人也这么好看。”

“可惜南宇现在不行了,阮南霆急着把女儿嫁出去呢。”

“你看我能行吗?这么个仙女,倾家荡产也得娶回来啊。”

“照照镜子吧你!”

那厢讨论得热火朝天,这边沈太太恍若不知,只闲适地靠在椅背上,一手端着茶,小口小口地抿着。

顿了几秒,阮南霆主动开口招呼道:“沈总,沈太太。然然表演结束了,我带她来向你们敬个酒,这以后,也是一家……”

话说一半,被沈太太茶杯磕到玻璃桌上的声响打断。

她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夫人,穿着极好,妆容精致,却因为前半辈子吃了不少苦头,面上岁月的痕迹仍旧明显。

林如本不是沈耀父亲的正室,而是在独自扶养沈耀十年后,才因为正室的逝世,而被沈耀父亲接进沈家。

好在正室体弱多病,未能留下一子,沈耀便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现如今,她已经嫁入沈家十几年,早已养成了富贵人家的奢侈习惯。穿着上好的皮草,巨大的毛领热热闹闹地供奉着那张精致而傲慢的脸。

“急什么,”林如轻轻慢慢地说,“阿耀不还没来么。”

阮南霆忙说:“阿耀有他的事业,一时过不来也有情可原。咱们当家长的,先聊一聊。”

“终身大事,终究还是要本人出面啊。”林如轻轻笑道,“阮总,你也知道,现在和以前不一样,我们主张孩子自己选择,不兴包办婚姻那一套了。”

阮南霆见她不紧不慢地这么说着,暗暗咬了咬牙。

说是吃人的嘴短,公司利润每况愈下的这半年,他是深有体会。

之前情况好的时候,沈父和他天天称兄道弟,亲家时刻挂在嘴上。现如今落魄了,倒是扭头再也不提之前的事。

他是真的需要这次联姻带来的合作协议,如若不成,南宇集团便很难度过这次难关。而阮家的剩下那些旁枝早已盯上这块肥肉,只等着他支撑不住后,将他剩下的那点油水抢夺干净。

阮南霆压下情绪,好声好气地说:“然然和阿耀恋爱五年,怎么能叫包办婚姻?”

林如冷笑道:“恋爱五年,若是真想结婚,今天你怎么会看不见他?”

阮然听了,身子微微一颤。但她控制得极好,很快又停住。

周遭似乎有议论声,她听不分明。凤眸轻阖,自嘲般笑了一下。

再抬眼时,语气如玉石般冷淡:

“沈太太说的是,父母要是尊重孩子的意愿,当子女的自然是心生感激。阿耀这几年没太孝敬二老,想必是不知道母亲能这么体谅他。”

阮南霆一惊:“然然!”

林如怒道:“你还有没有规矩了?”

旁边人听见了,有知道沈耀家里那些事的,都会心笑了起来。

林如的脸色更差了。

阮然这话确实正戳在她的痛脚上。

她辛苦大半辈子,不过是想能嫁入沈家,给儿子一个身份和光辉的未来。

然而沈耀却不领她的情,和她这个当母亲的越来越疏远。

沈耀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她自作主张给沈耀安排了沈式集团内的工作,不料却遭受了沈耀激烈反抗。以至于这些年来沈耀甚少回家,回家了也与她相对无言。

这事闹挺大,在豪门贵妇圈里,是个众所周知的笑话。

说她没本事,熬死正室才上位。养了个儿子也傻,放着家业不继承。

林如这些年,为了和儿子缓和关系,什么法子都用遍了,但常常拉不下面子,因而总是适得其反。反倒是因为阮然劝他,沈耀还勉强保持着回家的频率。

只是以阮南霆为首的阮家南宇一派现已式微,她是无论如何不会让阮然嫁入自己家里的。

这会儿沈耀父母倒是都转了过来,对着两人了。

林如气得面色发红。阮南霆压低嗓音,正想让阮然道歉,旁边却突然来了一人。

来人西装革履,表情镇静而专业,并不在意之前他们讨论什么,只道:“沈总请几位上楼叙叙。”

所有人皆是一怔。阮然反应过来,这人口中的沈总,应当就是沈浮声。

沈浮声这么邀请,用意是什么?位上的几人心思神态各异。

旁边听到的,远处看到的,也都低声议论起来。

无论沈浮声什么目的,能让他亲自邀请,哪怕是方才还在看笑话的阮家,此时也不得不重新打量。

只有阮然有些不着边际地想:还真是他。

早该想到,涵山公馆仅一间包厢,自然给最尊贵的客人用。

她抱着胳膊,纤长睫毛微微抖动,事不关己的神情。

只慢慢地想,不知道沈浮声的包厢里能否暖和些。

到了二楼。

包厢宽敞,灯光明亮。

暗色的墙面内镶着若隐若现的金线,低调而奢华。

硕大的房间里,沈浮声坐在尽头的红木椅上。黑色西装,两条长腿如方才那般闲散交叠,十指交叉覆盖在上。轻闲姿态。877中文

空气里似有檀香浮动。

看见人来,沈浮声略一抬眸,目光淡漠地扫过神色各异的几位,最终越过那些人,停顿到阮然的脸上。

阮然平静地看回去。

方才看见那人,正对着舞台,坐在二楼包厢往下看,如同俯瞰众生,上位者的压迫感尽显。

此时近看,便更是觉得,这人平白生一双多情桃花眸,却怕是这辈子都无人敢染指。

她与人对视半秒,敛眸收回视线。

沈浮声开口:“坐。”

周围的几位助理上前,迅捷无声地拉开长椅。

几人落座。

一坐下,未等阮南霆开口,沈耀父亲沈敬臣先按捺不住,问:“沈总刚回国,应该挺忙吧,是要住上一阵?”

沈浮声出国又回国这事,阮然倒也听过,同样是沈耀告知。

说三年前沈浮声处理完国内事务,出国拓展国外市场。原本沈家的其他旁枝以为终于能分国内市场一杯羹,却未料到,这人身在千里之外,却对国内变动掌控如神。沈家上下如同提线木偶,事事被他牵制,无法逃出他的掌心。

沈耀说完,不免又讽上一句:“哈巴子狗似的垂涎着别人的施舍,也不想想沈浮声这种人物怎会给他们眼神。这下好了,沈浮声回了国,当初那些动歪心思的,怕是要睡不着觉。”

这话实际上是极高的认可,沈耀说时没觉得。

动歪心思的,沈敬臣算是一个,因此面对着沈浮声坐立难安。他这边不算高明地试探完,那边阮南霆也道:

“实在感谢沈总抽空光临,拍卖会上若有什么看中的,您便直说,明日便送到府上。”

两人都是恭敬语气,仿似半点没意识到,在座的除了阮然,都比主座上那位大了两轮有余。

而沈浮声对如此尊崇似乎早就习以为常。

他并不答话,垂着眸,修长的食指闲散敲着另一手的指节。

漫不经心,仿佛注意力不在此处。

其他人便不敢再出声。

屋里极静,外面声音才明显。方才没注意,这会听到拍卖师的声音。

恰巧道:“第6号竞拍品,涵山馆三次,五百万元成交!”

一楼大厅早在涵山馆初次竞价时便已哗然。

皆是扭头往上看。

涵山馆是涵山公馆唯一一间包厢的名字,里面坐的是谁,在沈浮声来的那刻,就已经传遍全场。

而这6号竞拍品,不过是一位意大利艺术家留下的遗作——用北极狐的毛发织成的披肩,上绘有意大利文艺复兴时的风俗人情。

不是不珍贵,只是以沈浮声杀伐果断的名声,似乎与这些艺术人文一向隔绝。

阮南霆额角泌了滴虚汗,小心翼翼道:“阮某招待不周,不知沈总喜欢这件,该提前为您留下才是。这样,不如拍卖费用让我承担——”

“拿来送礼,总不好让旁人出钱。”沈浮声打断他。

似乎是提前知会好了,说话间,便有工作人员把披肩送了上来。长两米,宽一米的漆黑真皮扁盒,那条披肩不带一丝褶皱,静置其中。

应当是挂在墙上,供旁人敬仰的艺术品。只是当盒子置于桌上时,沈浮声伸出冷白手腕,往前轻推。

阮然本在垂眸看着红木桌面,觉得还是有些冷,思维游离。陡然一匣漆黑撞入眼帘,下意识抬眼,对上沈浮声的目光,难掩讶异。

沈浮声眼皮的褶皱很深,旁人与他对视,总能感觉到他似笑非笑的威压感。

但这双眼看向阮然时,却似乎有种不易察觉的温和。

“不嫌弃便试试。”沈浮声说。

他看女人的面容:一双瑞凤眼尾斜飞向上;鼻梁直、挺,利落地从眉间落下;嘴唇红润,却是稍薄。

总归是疏离面相,此时却带一丝近乎稚气的茫然。

面对面总比隔着荧幕来得真实。

他笑了笑,补充道:“方才看见,便觉得衬你。”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午时夏风的婚惹之时

御兽师?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1 章 第 1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3 章 第 3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