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惹之时
上一章 7 章 第 7 章 主目录

第 8 章 第 8 章

作者:午时夏风 更新时间:2022-08-07

沈耀一愣:“你说什么?”

阮然说:“我们分手吧。”

沈耀举着手机,刚才的怒容在脸上愣怔着,仿佛凝固的石膏像。他一时无法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恋爱五年,“分手”这两个字从未从阮然的口中说出。

沈耀定了定神,想到之前阮然的柔和温情,很快平静下来,笃定地说:

“你在跟我赌气。”

阮然没有去纠正他一时的固执。

只是说:“房子的归属等有空时候我们见面聊一下,其他没什么,你有什么需要讨论的也可以提出来。”

语气平静,仿佛在商讨商业合作。

沈耀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阮然,我没有想到你会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阮然笑了笑:“所以它不是玩笑。”

说完,剧组里有人冲她招手,等着她一起搭车去长安阁,阮然便没再同沈耀多说,把电话挂了。

而沈耀听着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响声,在原地站了很久,仍然在消化着刚才的事情。

阮然要和他分手?

怎么可能?阮然怎么会和他分手呢?

明明是她先告白的,怎么还能先说分手呢?

不是说喜欢自己吗?

沈耀愈想愈气,无法压抑住内心的暴躁情绪。

自己就主动跟阮然打这么一次电话,对方就拿乔成这个样子了!就应该晾着她才对!

他话是这么说,人却在办公室中烦躁地来回踱步,完全不顾堆积在电脑桌前的工作。

直到最后一缕光从天际消失,夕阳落下了。

-

长安阁是北城知名的酒店,装潢古朴而大气,并不过分豪华,却有着低调的禅意。

这天晚上长安阁被临汀包场,设立自助餐。

其中导演组和主演有额外的独立包间,而其他人便可以在大厅落座,自由取餐。

阮然这一次只是友情出演,因此在导演安贞邀请她去包间时,她婉拒了。

觉得坐大厅总是更自由一些,也方便自己先行告退。

今天晚上还有些事情要办。

她刚才听沈耀的反应,猜想沈耀或许不会那么快同意分手,但自己心意已决,再回到原来的公寓,与沈耀同起同住,总归是不太合适。

好在她在城市另一边还曾买过一套房子,虽然买下来之后便没住过,但装修齐全,过去收拾收拾应该就能住下。

……

“哎,然然姐,你知道安导要拍新电影了吗?”

阮然去取了些餐食,落座时,有同组的小姑娘招呼道。

是一个刚入行的新人,长得很可爱,笑出来的时候,会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阮然点点头:“听说了。”

之前安贞也和她讲过,自己拍这部电视剧是调剂一下,拍摄完成后便会准备下一部电影。

说到这个,席间便聊起了安贞的其他作品,不免就又提到阮然参演,获得最佳新人奖的那一部。

“然然姐,不是我说,你的事业真的好顺风顺水哦。”小虎牙喝了点酒,说话就不怎么顾忌,“大学出道,第一部作品就是最佳新人奖,再然后部部都是好资源,就好像、就好像绑了火箭往上飞一样。”

小虎牙是正统科班出身,也算是有灵气的演员,即便如此,毕业之后演艺这条路仍走得磕磕绊绊。

娱乐圈各方利益牵扯众多,水又深,其实不是好走的路。

小虎牙说话天真,席间的其他人却都淡笑不语。

在他们看来,阮然能有如此成就,和背后的沈家也不无关系。

当然,阮然的硬实力是够的,不然硬捧也红不了。因此,哪怕阮然背后有靠山,他们也不会觉得妒忌。

一滴水怎么会去嫉妒一场春雨呢?原本就不在同一个高度。

到阮然这种程度,与其觉得不平,更多的则是钦佩与羡慕。

况且,今天他们能用到那样的场地,晚上还能来这里吃饭,不都是托阮然的福吗?

这么想着,有人便顺口问道:

“然然,今天沈耀会来接你吗?”

抓紧机会,也想当面见见金主爸爸。

阮然笑了笑:“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桌上其他人皆是一愣,又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

阮然清丽的面容倒是比谁都平静,有半开玩笑地解释道:“换摄影场地,还有晚上来这里吃饭的事,功劳都算不到我身上。任由大家这么误会,晚上怕是要有鬼来敲门。”

听了这话,其他人都笑了,阮然也挽了下鬓角细碎的头发,低头喝了口汤。

这话说出来,旁人也不一定全信,但她不太有所谓。反正时间长了,早晚都会知道的。

-

席间后半程,大家便不像之前那样留在自己的座位,而是四处走动、交谈起来。

阮然随便吃了一些,觉得有些闷,便也起身,走到一侧的露台。

露台的位置隐蔽,入口处有窗帘遮挡,因此这会儿没什么人。

白皙的胳膊抵在栏杆上,阮然望着深远的夜空。

隔着一道窗帘的背后,人群涌动,人声喧嚣。

而阮然独自站在这里,仿佛离世界很远。

今晚天气晴朗,夜空繁星闪烁,阮然身穿墨绿色长裙,外搭一条雪色披肩,远远看去,袅袅婷婷。

只是显得有些寂寞。

阮然轻叹一声。

她心知自己的事业顺风顺水,大多数人都会艳羡,她也理应满足。

但没有人知道,一开始,阮然是不打算做演员的。

她自幼师从母亲学习舞蹈,原本也计划作为终身的事业发展下去。

只是舞蹈在国内终究算是小众,挣钱的机会并不太多。

临毕业的时候,阮然曾经面临两难的选择。

一方面,阮然母亲曾经的老师提出想要收她为徒。要她专心磨练,假以时日,定会在舞蹈界有所成就。

那位老师是业界颇受倚重的大佬,早已不再公开收徒,能提出让阮然做关门弟子,可遇不可求。

然而舞蹈清贫。不求名利,只为钻研,则清贫更甚。

阮然本身不爱荣华,亦渴望能在舞蹈方面有所发展。

却因为沈耀创业伊始,便想着该如何给他一份支持。

因此竟犹豫了。

而恰在此时,安贞递来了电影邀约,片酬丰盛,剧本又细腻,触动人心。

几番权衡之下,阮然选择了接受安贞的邀请,拒绝了那位舞蹈界的大拿。

后来,一战成名,片约不断,便彻底踏入了演艺界。

如此万众瞩目,受人艳羡,却是有其代价。

那位舞蹈界的大拿,至今不愿见她。

她亦于心有愧。

后悔么?

时至今日,阮然只能说自己是有遗憾。但如若再回到过去,怕是仍旧会作出同样选择。

哪怕已经是与沈耀分手的当下,阮然仍然不悔于自己当时当日的选择。

因为后悔无用,而自己曾经付出的一腔真心,哪怕未被同等对待,也是她曾用力爱过的证明。

那是沈耀不曾接受的、她最丰沛的财产。

“阮小姐。”

突然间,有声音传来。

随之飘来的,是一丝若有若无的檀香。

阮然微怔,转过头,

窗帘摆动,明暗之间,她看到男人高大的身影。

竟是沈浮声。

深邃眼眸与她对视半秒,沈浮声微笑了一下,走上前来。

与她一同趴在露台的栏杆上,丝毫不在意高定西装被压出皱褶。m.⑧柒七zω.℃oM

“还真是你。”沈浮声望着远方的夜色,随意道。

阮然一时没答话,表情沉静,思绪却转动着。

今晚临汀请客,长安阁包场,如若沈浮声会来,便只能说明一件事。

今天的场地一事,决策人是他。

念及此,阮然有些怔然。堂堂沈家的掌权人,沈氏集团首席执行官,竟会为了这么一件小事上心。

但无论如何,阮然也不会觉得,这事会和她有半点相关。

或许剧组内,有其他沈浮声在意的人。

思绪落定,又转而想起,上次两人告别,并不算愉快。

这晚见面,亦有些猝不及防。

一时便不知该说些什么。

侧头看了一眼。

背光的夜色之下,沈浮声的侧颜极为优越,鼻梁鼻挺,桃花眼的弧度漂亮,像是潋滟的池水。

像是欣赏了会夜色,沈浮声才一偏头,看着她。

“上次多有冒犯,抱歉。”

阮然一顿:“没事。”

又默一会。

以为就此揭过,沈浮声却不紧不慢地解释:

“本来是真不知道,不过晚上看你与沈敬臣那家一起,听闻是要谈订婚,却怎么也不见另一主角。晚上散场,也没人来接。广播上听到,才知道——”

“——沈总。”阮然打断他。

沈浮声从善如流地停住,看她。

明明说的道歉话语,眼神却毫无歉意。

阮然道:“不必多言。我与沈耀已经分手了。”

话说完心底苦笑一下,怎么恋爱谈得众人皆知,分手了还要一个个告知。

沈浮声一顿,似是真有愣怔。

过了几秒,他眼底弥漫上一丝笑意,意味深长地“噢”了一声。

阮然预感不对,下意识想解释。沈浮声却赶在阮然说话之前,慢条斯理地安抚:

“我知道,分手这事,与我无关。”

阮然:“……”

话都叫这人说了去,自己再说什么,都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索性便没再说话。

一时,两人又是无声。

有风吹过,撩起沈浮声细碎的额发,他仿佛忖度着什么。

过了会,沈浮声瞟了一眼她雪色长毛的披肩,随意道:“披肩不错。”

阮然一顿:“多谢。”

立刻想到沈浮声花五百万拍下来的那件披肩。

不知他又打的什么主意。

下一秒,沈浮声轻慢指控:“但你有些不大礼貌。”

阮然怔然:“怎么……”

沈浮声靠得近了些,特意压低嗓音似的:“五百万的礼物,阮小姐不知道要回礼么。”

阮然几乎是愕然地看着他,一时尚不知怎么回答。

回礼一事,她并非没有考虑过,但沈浮声给她那烫手山芋不过是昨天,再怎么着,也得给她时间准备,更何况——

还没想好如何应对,沈浮声笑了。

是真的带了笑意,桃花眼弯起,褪去了对着别人时的薄凉。

阮然立刻意识到他是在逗她。

她有些着恼,又深知这股恼意反而会助长沈浮声此时的气焰。

便干脆压下神色,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然而这样的心思却也被对方看穿,男人眼中的笑意更盛。

直到她别过头许久,才稍稍收敛。

“好了,不说这个了。”

她听见衣料摩擦的窸窣声,随后金属碰撞,紧接着打火石摩擦。

沈浮声又拿了支烟。

这次是真点着了,不知怎么,飘来沉香的味道。

那味道有些熟悉,阮然一怔,却又觉得不太可能。

还未来得及细想,男人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另外有件事,想请阮小姐考虑一下。”

是讲正事的语气,音色沉稳。

阮然转过头。

隔着缭绕的烟雾,沈浮声的神色看不分明。

望着他,像是望进无光的丛林。

她不由屏息。

男人看着她,半点不复之前的笑意,也不再轻闲。

平静地同她说:“和我结婚。”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午时夏风的婚惹之时

御兽师?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7 章 第 7 章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