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陆少的暖婚新妻
上一章 最大的冒险是失去她 主目录 下一章 苏简安的秘密(1)

第49章 关系回到起点

作者:唐玉 更新时间:2016-01-18 08:43:39

12点肢解直播就要开始,11点50分,警方对凶手还是素手无策。复制网址访问: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53分的时候,凶手账号的粉丝数量已经近千万,他又发了一条消息:看来警方是没有办法把他们的法医救出去了。那么,我提前开始表演好了,当是我对你们的感谢。

54分的时候,陆薄言赶到16栋的楼下,局长让他看凶手发的最新消息,他眯了眯眼,拨通穆司爵的电话

不管这是不是最后一刻,他都没办法再等下去了。

同样没办法再等下去的人,还有那名穷途末路的凶手。

他拿着刀,缓缓地逼近苏简安:“我们要开始了,别怕,网上好多人看着我们呢。”

他切断捆绑着苏简安的绳索,只留下帮着她手脚的,然后把她抱下来,让她平躺在地上,拿过手机给她拍照片:“这是最后一张你完整的照片了,我得拍好一点。”

苏简安看向江少恺,也是这个时候,江少恺成功解开了手上的绳子,他倏地站起来,不管不顾的朝窗户那边扑过去

肯定有狙击手在等候时机,只要他把窗帘拉开,狙击手就能瞄准凶手。

凶手发现了江少恺的动作,脸色一变,扔了手机就把枪拿过来。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江少恺,苏简安失声惊叫:“江少恺”

“嘶啦”

厚重的窗帘被用力地拉开。

正午的阳光异常强烈,它们不由分说的涌进房间,苏简安被刺得闭上了眼睛,然后她听见了两声枪响。

“砰”

“砰”

后一声枪声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是警方的狙击手从外面打进来的。前一声是在房间里响起的。

苏简安不顾刺痛睁开眼睛,看见男人和江少恺都躺在地上。

狙击手后来又补了几枪,男人的手脚中弹,已经无法动弹,而江少恺的小腹被子弹打中,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衬衫,他脸上的血色正在慢慢消失。

“江少恺”

苏简安怎么都挣不开手脚上的绳索,只能在原地挣扎着。

就在这个时候,“嘭”的一声,似乎是外面的大门被人踹开了,然后苏简安听见杂乱的脚步声跑进来,她什么都顾不上,只是看着江少恺,叫他的名字。

有人帮她解开了手脚上的绳子,她似乎闻到了很熟悉的气息,可她来不及探究,她几乎是爬向江少恺的,颤抖着手帮他捂住伤口,鲜血却还是染红她的手,从她的指缝中流出来。

她的眼眶也慢慢地泛红。

“别哭啊。”江少恺努力扬起唇角,“我还有话跟你说呢。简安,如果我真的没出息的被一颗子弹打死了,你帮我跟我爸妈说,我只是去找我奶奶了,让他们别伤心”

“别说话了。”苏简安的眼泪终于还是从眼角滑落,“江少恺,你不会死的”

医生和护士抬着担架进来,苏简安帮着他们把江少恺移到担架上,她似乎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刚想回头,江少恺却突然闭上了眼睛,她脑袋一懵,下意识的抓紧进了江少恺的手,不断地叫着他的名字,跟着医生急急忙忙把他送下楼。

陆薄言看着苏简安的背影,唇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拨通穆司爵的电话告诉他:“没事了,让他们撤回去。”

“哎哟”穆司爵笑呵呵的,“简安还真的自救了我就说小丫头其实很聪明嘛,她”

陆薄言挂掉电话,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凶手,眸底掠过去一抹什么,一秒后,转身离开。

他走到楼下,看见苏简安慌慌忙忙的上了救护车,他攥着江少恺的手,不断地和江少恺说着什么,眉梢挂着担忧和焦虑,眼角隐隐有泪光。

然后,救护车的门关上,呼啸着离开小区。

他曾在她的身后,帮她解开绳索。他以为她会很害怕,想抱一抱她,告诉她没事了,可她的目光始终在远处的另一个男人身上,而当时他和她之间的距离,不过是一公分的距离。

她不会知道他来过。

陆薄言上了车,汪杨正在抽烟,他看了眼汪杨。

汪杨知道陆薄言不喜欢人抽烟。其实陆薄言以前也抽的,几年前突然就戒了。他灭了烟:“我不抽了。”

陆薄言拿过汪杨的烟盒,取了一根出来:“火呢”

汪杨几乎要怀疑自己的耳朵,半晌才愣愣地把火机递给陆薄言:“我不用火柴。”他听说以前陆薄言抽烟喜欢用火柴点烟,火柴盒做得很精致,火柴梗细白干净,“嚓”一声划过去,红蓝的火焰就烧了起来。

“无所谓。”

陆薄言随意地点燃了烟,透过升腾的烟雾,汪杨觉得他的眼神有些异样,却也只是敢本分的问:“我们去哪里”

“医院。”

市人民医院的外科楼下,挤满跟着救护车而来的记者,而楼上的手术室里,江少恺正在被急救。

苏简安和江妈妈沉默地坐在门外的连排椅上,不一会,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苏简安再熟悉不过了,抬头看过去,眼眶立刻就红了:“哥哥”

只有在苏亦承的面前,她才敢说自己有多害怕和委屈。

“没事了,凶手已经被警方制服了。”苏亦承紧紧抱住妹妹,“没事了,别害怕。”

苏简安点点头,苏亦承拍拍她的肩,松开她走到了江妈妈面前:“江夫人。”

江妈妈很勉强地牵了牵唇角,苏亦承诚恳道谢:“这次真的要谢谢少恺。不是他冒险,我妹妹或许已经”

“他老是说自己是警察,我想,他是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吧。”江妈妈握了握苏简安的手,“简安,你肯定也累了,先跟亦承回去吧,这里有我就可以了。少恺他爸爸,已经从外地赶回来了。”

苏简安摇摇头:“阿姨,我要等他做完手术。”

“也好。”

江妈妈没再说什么,重新坐回去,焦虑地望着手术室的大门,苏亦承把苏简安拉到了一边,问:“你有没有看见陆薄言”

“他”苏简安懵懵的,“他不是在美国吗”

“他回来了,一落地就直接去了田安花园,我和唐局长在楼下看着他上去的,你怎么会没看见他”

苏简安突然想起手脚上的绳索被解开时钻进她鼻息里的熟悉气味,以及后来好像有人叫她。

是陆薄言

她更懵了,摇着头说:“当时江少恺留了很多血,我顾不上那么多而且,他说这次要去七天的啊,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还回得这么巧

苏亦承笑了笑:“这个你得去问他了。”

如果不出他所料的话,被无视的某个人,应该快要郁闷出内伤来了。他倒是很期待,他会怎么回答苏简安。

苏简安觉得苏亦承笑得有些诡异,但最终没说什么,回去坐着陪江妈妈了。

没过多久,江少恺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主治医生告诉江妈妈:“不用担心,子弹已经取出来了,没有伤及要害,所以不会有生命危险,就是失血过多,需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

江妈妈长长地松了口气:“谢谢医生。”

苏简安悬着的心也终于回到原位,她跟着把江少恺送进病房,江妈妈没让她继续待下去:“简安,你回家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少恺醒了我再让他给你打电话。”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苏简安滴水粒米未进,江妈妈这么说她突然感觉饿了,点点头,和苏亦承一起离开。

不过她没想到会在外科的门前看见陆薄言的车。

“看来用不着我送你回去了。”

苏亦承笑了笑,径自上车离开。

苏简安踌躇了一下还是走过去,陆薄言推开车门下来,看着她:“唐局长让你休息一个星期。”

“嗯,我知道了。”

经过这一折腾,苏简安又后怕又累,确实需要休息几天。

“上车,送你回去。”陆薄言微微蹙着眉,不容拒绝。

苏简安也已经没精力去拦出租车了,听话地上车,陆薄言随后也坐上来,她看着他的侧脸小声问:“你不是说出差要7天吗怎么会回来了”

她是真的猜不到,还是根本猜不到

陆薄言看了苏简安一眼:“忙完了,提前回来。”

果然是她想太多了,真的就只是这么巧而已。

“噢。”苏简安掩饰着声音里的失望,“到家了叫我。”

她闭上眼睛,没多久就沉沉睡了过去。

车子转弯的时候,她的身体不断地往陆薄言这边倒,陆薄言看她摇摇晃晃,最终还是坐过去,让她靠在了他的肩上。

她舒服地蹭了两下,抱住陆薄言的手,一脸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的满足。

陆薄言糟糕的心情稍有好转,让司机把音乐关了,顺便拉上窗帘不让太阳光刺到苏简安的眼睛。

他一路照料,苏简安自然一路安睡。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家门前,苏简安还是睡得不省人事,陆薄言刚想把她抱下车,她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发现自己不但靠着陆薄言还又抱着他的手,苏简安简直想咬自己一口,忙缩回去道歉:“不好意思,我,我睡着了,我不是故意的”

突如其来的客气和生疏,让陆薄言的目光冷了下去,他的声音里几乎没有任何感情:“没关系。”

他的冷漠像当头泼下来的冰水,苏简安不再说什么,逃跑一样下车了。

突然之间两个人就回到了刚刚见面的时候,生疏客气,好像这些日子的拥抱和亲吻都不曾发生。

苏简安曾做梦都想知道陆薄言回来的时候会给她带什么惊喜,可他终于回来,她却连问都不曾问起。

她想,陆薄言应该也忘了吧

他们只是戏,本来就没有那么亲密。

...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最大的冒险是失去她 主目录 下一章 苏简安的秘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