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南疆鬼道
主目录 下一章 古祭坛

安和镇

作者:莫叙友 更新时间:2022-04-30

中土大陆各门派继上次与兽族大战一场之后元气大伤,各宗门互相协定,战后百年内各自修养生息绝不争夺地域。飘散一晃一甲子如同白驹过隙,几大门派方才靠着自己千年的根基重新恢复生机,而后廿年,几大门派在各自的领域广覆萌荫,收徒无数。这期间各大门派虽然恪守战后诺言不曾大举进入对方领域,却是因为珍稀异物摩擦不断。

眼看又是十年,五行定乾坤,九丘镇山河,战后两大门派合二为一,俨然已是中土大陆第一门派的两大家稳稳坐镇着中土大陆地段最好的中部,世人称之为八门精索——八索。

往西则是佛门重地,战时佛家普度四方,萌荫百姓超度亡灵。佛家虽在那一战中受创最重,不过战后无数失去亲故之人纷纷前往佛门削发为僧,遁入空门。其中更是不乏天资聪颖之辈,佛家借此势头稳固了西域第一门派的地位。

往北则是极寒之地,因为气候问题这里少有外人踏足,古道四家根基稳健少有人能撼动,即使是战后,古道四家在北境也是无人可以轻易动摇的存在。

往南是蛮荒之地,这里常年毒瘴弥漫常人不得近。其中更是有着历史最为久远也最为神秘的鬼道。

据说上次与兽族大战之时,鬼道仅出一人参战。立于各门派高手之间,面对兽族百万大军。

“若你有百万兽军,那我身后,亦将有百万鬼军。”鬼道三大禁术之一的骷髅舞,能号令过往阴魂不愿往生者。

鬼道一派以一人出战,无人伤亡的情况下在此战中大显神威。使得各大门派掌门惊恐不已。在平定兽族入侵之后,各大掌门相约百年无战事之时联手决定打压鬼道。

各大掌门合力用兽族战败之血炼就神器麒麟锁,锁于鬼道之人琵琶骨,并约定百年间此人只能在俗世修行,不能入南疆半步,百年后,此锁方得解。

如今九十年已过,各门派早已走出大战后的阴霾,门下弟子林立,香火不断。

而我们的故事,正是从这时候开始。

八索门下最近在边境新增派了些人手,近年来,不断有不知名的小门小派在边境故生事端,觊觎这块修行宝地。

安和镇就是这样一个小镇,前些日子村里的村民在翻修自家的房屋时挖出了一个古朴的小匣子,里面装的竹简上写着些奇奇怪怪名字。村里的老人觉得这是先祖留下的家谱,执意要将匣子并入祖坟。可就在迁坟填土当天。村民喜庆的喝着酒祈愿一年丰收之时,祖坟却被不知名的怪物毁了个干净。当天入土的匣子也不翼而飞。

“师兄,你说就这么点小事掌门还让我们来是不是小题大做了。”两个年轻人站在被毁的祖坟地里,站着的那个眉目清秀,很随意的依靠着半毁的树枝,说话的正是这个年轻人。

“还是小心点为妙。”另一个年轻人皱着眉头半蹲着仔细差看着地下的爪印,跟他们得到的消息一样,这怪物虽然蛮力大了点,不过看样子还是一只低阶的妖兽,处理起来难度不大。他虽然说着小心为妙却也不太理解为何掌门会派他们两人来此。

这二人乃是八索中第五门的亲传弟子,即便是在整个八索中也是拔尖的存在。师兄名叫泊如,师弟唤做海月。

“有动静。”依着树枝的海月突然立直了身子,紧握着手中的剑。泊如也察觉到了动静,在海月出声前早已站起身警戒了起来。

“我还当是异兽出没呢,没想到是八索家的人。”出声的是一个女子,一袭贴身的给装,袖口却纹着一朵火红的祥云。

泊如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这朵祥云赫然是古道四家里的火云家的图腾,古道四家内等级分明,只有内室弟子才有资格把本家图腾彰显于身。这女子的身份应该不简单,看来掌门此次让他们前来肯定还有其他打算。

“安和镇可是在我八索境内,如今异兽出没,我八索家定然要出些力气的。”泊如回道。

“安和镇在你八索境内没错,可是这里的祖坟可是归我北境所有的哦。”黑衣女子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泊如面前,泊如起身警惕之时已然气场全开,泊如修为雄厚稳健,常人靠近便会觉得呼吸不畅,压的直不起身子。而黑子女子闲庭信步间就走到了泊如身旁,黑衣女子身材高挑,稍一抬眼便可直视泊如。

待黑衣女子走进泊如方才看清女子的面孔,黑衣女子眉如翠羽,眼神似火,齿如含贝,肌如白雪。泊如看了一眼惊觉自己心神荡漾,气场竟然隐隐有松动之势。

“火云家的媚术果然名不虚传,如我师兄这般能耐都未免动摇。”一旁的海月察觉到师兄的异样,出口解围道。

“哈哈哈过奖过奖,不过既然我们都是逢师门之命前来查看,也没必要在这里大动干戈,这里可是鱼龙混杂,不如结伴同行如何?”黑衣女子双手搭上泊如的肩,一句一句的轻声呵着气。

“也好,那便依姑娘所说,结伴而行。”泊如强行镇住气场,沉声应道。依泊如来看,既然古道四家此次也插手其中,必有蹊跷,与其费力调查,不如结伴而行,一举一动都能探个明白。

待到三人走远相继消失在夜色中,一个身影闪身而出望向三人离去的方向……

安和镇连接北境与中土,来往商户往往都会在安和镇打个脚,加之最近大量涌入的大小门派弟子,安和镇的酒楼一时间价格飞涨。

阿外楼是安和镇最好的酒楼,这里有着从北境来的歌姬,生于极寒之地的美人腰细肤白嗓子好,十足的冰雪美人。中土世家八索直接包下了这座酒楼,八索门内戒律虽不限制男欢女爱,不过难得出外摆脱枯燥的修行生活,阿外楼的八索弟子们可谓是夜夜笙歌,好不快活。

泊如海月是门内亲传弟子,按辈分来说,这里好些弟子都要尊他们一声师叔,这俩人平时也没什么架子,来了几天除了查看周围异状之外整日都和普通弟子饮酒作乐。

泊如一行三人回到阿外楼的正是北境歌姬开始表演之时,北境有一种独有的乐器——暮鼓,北境多风雪,在家等候丈夫回归的妇女们常在夜里点上一盏明灯,奏响暮鼓,暮鼓声悠远而具穿透力,为在外的丈夫指引归家的方向。

八索门内弟子三三俩俩坐成一桌,跟着音律唱到。

“欢愉在今夕,嫣婉及良时……”

“想不到八索家的人还挺会享乐的嘛。”黑衣女子紧跟着泊如海月进入阿外楼,听到歌声的黑子女子打趣道。

“姑娘这边请。”海月低头轻声咳了一下,八索弟子都识趣的放下手上的杯盏起身躬身行礼。

泊如一行径直穿过人群上了阿外楼顶楼,这里一层楼为一户,是专为来此的富贾要员所设,北境之地每逢夜间便会星空变幻,色彩绚丽,此为北境一大奇观。在阿外楼顶楼便能一览此奇观,如今八索包下阿外楼,这顶楼自然腾出来给泊如和海月歇脚。

“北境之地,当真有这么好看么?”登上顶楼的黑衣女子怔怔望着变幻的星空出神。

“姑娘可能生在北境而不自知,在下泊如,这位是师弟海月,既然决定同行,可否告知姑娘名讳。”泊如总觉黑衣女子话里有话,不敢乱说话挑起两家事端。

“虞归晚,叫我晚儿就好。”黑衣女子微微欠身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提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少有的柔和了起来。

“那晚儿姑娘如何看待此次妖兽作乱。”泊如低头给黑衣女子斟上一杯茶当作回礼。

“我可还没开始探查就被二位公子带入了这酒楼呢,要问,也该我问二位公子吧。”

“来之前我们收到消息说此处有妖兽作乱,掌门便命我们来此处理此事,这几日那妖兽也并未再次现身,刚才的情形姑娘也看见了,应该是一只低阶的妖兽……”泊如看了眼侧身立于一旁的海月,如实告诉了晚儿。

“那便是如此了,不知二位公子想从晚儿这知道些什么呢。”晚儿这次却是冲着海月直笑。

“既然是低阶妖兽,为何姑娘要来此?”一旁的海月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泊如虽只比海月大上几岁,不过为人稳重,在门内弟子中极有威望,临行前掌门曾嘱咐海月,遇事皆凭泊如决断。海月也极信任这位师兄,大小事宜悉数交由师兄决断。方才却是因为晚儿冲自己一笑,才擅自插话询问。海月此时方才知道这北境媚术的厉害,难怪刚刚竟能惹得自己师兄气场动荡。

“既然是低阶妖兽,二位也不必来此吧,楼下的弟子还不够解决吗?”晚儿似乎对海月的失态很是满意,咯咯笑个不停。

“实不相瞒,掌门并未交待我们此行具体事宜,还望姑娘能为在下解惑。”泊如并未怪罪师弟的失态。

“家主也并未告知晚儿来此为何,不过家主临行前却说了些奇怪的话……”

“愿闻其详。”泊如躬身微微靠近晚儿等待着后文。

“家主说,若是此行遇到故人,切不可多生事端……”

“可晚儿自幼便不曾离开北境……”

“故人……”泊如浅浅泯了一口手中的茶,仔细回味着这句话。

“八索家可算是故人?”泊如问道。

“那晚儿以后就仰仗二位公子了,绝不多生事端。”

泊如看着面前媚眼带笑的黑衣女子,实在是分不清她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不过临行前,掌门曾为二人算过一卦,卦曰:此去一行,火雷噬阖,风火家人,山泽损。水火既济,雷山小过,兑为泽。

泊如这几日曾反复研究卦象,特意按照卦意所指于今晚去查看异状,碰巧便遇上了北境前来的晚儿。

“晚儿姑娘说笑了,怕是我们二人以后还得依仗晚儿姑娘多多帮衬。晚儿姑娘今晚就在此歇息吧。”泊如起身拱手行了礼便与海月一起退下了。

“师兄,你说晚儿姑娘可是师父卦象所指?”

“现在还没法断定。”

“没想到古道四家也有人来。”

“嗯……明日可得打起精神了,下去叮嘱一下他们。”

泊如和海月在房间内轻语了片刻,海月依言下楼叮嘱门内弟子。

自海月他们进门开始,门内弟子自觉的叫罢了歌姬,加之天色已晚,大家各自早早的回房歇息了,海月一间间的跟门内的弟子们交待着泊如的要求,下到一楼时觉得有些口渴,想要跟掌柜讨一杯酒吃,正巧看到一个黑影关门而出。

“刚刚那人是谁?”海月自己斟上一杯酒,叫住端酒的掌柜问道。

“来住店的,被我给打发了,这楼不都被二位公子给包了吗。”掌柜答到。

“以前可曾见过?”海月掏出一腚银子算是当作酒钱。

“不曾见过不曾见过,想来是刚到这镇上来的人。”掌柜麻溜的把银子收入怀中,一个劲的冲海月谄笑。

“为何?”

“现在这镇上,谁人不知这阿外楼是八索家所包,镇上谁人敢来触八索家的霉头。”掌柜一个劲的拍着马屁。

“明日准备些好酒菜。”海月拿出一包银锭子抛给掌柜,兀自拿起酒瓶上楼去了。

“对了,要是那人再来,就给他安排个住处。”海月在楼上头也不回的喊到。

“得嘞,全听爷吩咐。”掌柜的拆开小包裹摩挲着银锭子,乐的嘴都合不拢。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主目录 下一章 古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