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南疆鬼道
上一章 天机仪 主目录 下一章 临平镇

八门

作者:莫叙友 更新时间:2022-05-14

“天机之变,瞬息即逝,我堂堂八索之一的巽门竟然被一个女子耍的团团转。”匆匆赶回的老者面色铁青。

“是弟子无能给八索家蒙羞了,还请师父息怒。”昱延托着重伤的身子跪在下首。

“你让我如何跟掌门师兄交代?”被鬼道女子摆了一遭的老者难掩心中的愤怒。

“师兄已经尽力抓住了鬼道女子,师兄叮嘱过我好生守住天机仪,没想到她竟还有帮手,是弟子失责了。”跪在一旁的佩兰帮昱延洗脱着责任。

“佩兰啊佩兰,掌门师兄托我好好照料你,平日里你不问门内事务也就罢了,如今别人都欺负到我八索头上来了,你怎么还如此闲散!”

“弟子愿受责罚。”

“责罚,如何责罚?龙鳞异变已过,只剩最后一卦,凭这一卦如何找的到罗爵的位置?”

“就算卦象被人窃了去,没有八索家的罗盘也无法找到罗爵的位置的。”

“唉,现在罗爵已然回了南疆,若是被他找到了解开麒麟锁的法子,怕又是一场浩劫……”

当初几大掌门合力封印罗爵时各自都怀着自己的小心思,他们既忌惮罗爵的实力,又都希望借罗爵之手削减其他门派的实力,自己好坐收渔利,一统中土大陆。

八索家便在连接罗爵的麒麟锁上动了心思,连接麒麟锁的龙鳞只有一片,所有卦象都只能通过这片龙鳞的变化推断,即便其他门派来八索家索要卦象,他们所得到的也只能是龙鳞所变得最后一卦,而八索家则可以催动卦象使麒麟锁和罗盘相连,探知罗爵之后的方位。

八索家万没想到自己当初留下的小心思竟然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天机仪的失守让龙鳞的卦象只留下了最后一卦。

“通知其他几门了吗?”

“咳……咳已经差弟子去了。”昱延咳了几声回复到,身受重伤的他在清醒的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应有的决断。

“如今只能通过这最后一卦找到罗爵进入南疆的方位,之后的位置便再无办法了。”老者操控着手中的罗盘,根据卦象推演着。

“师父,还有一事……”昱延压低了声音。

“嗯?其他人先退下吧,佩兰,你不用走,留在这里。”老者看昱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周围的其他弟子都退了下去。

“说吧。”

“我检查过龙鳞,除了我们跟鬼道女子打斗是引起了的一些变化外,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昱延顿了顿。

“但说无妨。”

“是,我查阅了一下记载,龙鳞上的变化是受北境的气息才会有的影响……”

天机仪上的每条龙高近百尺,其上的龙鳞更是多的难以细数,其中的奥妙连自诩天机算尽的八索弟子有时也不能在第一时间判断其具体所指,昱延查阅的便是因此而生的天机簿,天机簿上记录了天机仪上比较容易出现的卦象组合和其具体所指。

“按照泊如海月二位师弟所言,鬼道女子确是挟持了北境火云家的长女。”

“昱延,这话可不能乱说的,你可确定你的判断?”

“天机万变且转瞬即逝,弟子愚钝唯恐算错,幸得弟子记下了当时的卦象,还请师父推演。”昱延从怀中拿去卦象递给老者。

“卦象现在还在吗?”

“已经被新的卦象取代了。”

“你确定卦象不曾有误?”

“确定。”

“掌门师兄那边差人去了吗?”推演完的老者面色沉重。

“掌门师伯正在闭关,弟子不敢贸然打扰。”

“差人去吧……”老者向后一仰,靠在背后的椅子上。

“会不会是被鬼道女子控制了?”佩兰问道。

“按卦象来看,那个时候鬼道女子已经败下阵来了,她怎么样了?清醒过来了吗?”老者问的正是被制服的鬼道女子。

“她在经脉受损的情况下强行献祭自己硬接了师兄一掌,伤的很重,理她能开口说话恐怕还需要些时日。”

“看紧她,一有动静马上通知我。”老者嘱咐道。

“是。”

“带昱延去养伤吧,他伤的也不轻。其他几门的掌门应该也快来了。”老者说完就闭着眼靠在了椅子上,为了巽门脸面的他选择亲自去安河镇为自己的两位弟子讨回解药,没想到却被鬼道女子摆了一遭,如今天机尽失,又平添出北境一事,这已经不是他能兜得住的事了,巽门免不了又要被其他的几门讥讽……

“决明,你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出言的正是乾门掌门,老者已经很久没有被人直呼其名了。

“好歹也抓住了鬼道之人嘛,又不是一事无成,师兄你发这么大火干嘛。”兑门掌门出言调节到,不过这话听起来却让老者心里不是滋味。

“决明你方才说北境也有参与此事?”离门掌门问道。

“嗯,天机仪上出现了北境特有的异象,我已经差人去找掌门师兄了。”

“决明啊,不是我说你,你就是性子太倔太要强,早点跟我们说这些事不就好了吗。”坤门掌门说道,其他掌门也跟着附和。

“师兄说的是。”决明起身作了一揖向大家赔礼。

“好了好了,竟然已经事发,决明固然有责任,不过现在解决眼前的事才是最为首要的。”乾门掌门叫停了大家,他显然在八索家内极有声望。

“如今罗爵重新回归南疆,我八索家虽已恢复生机,不过面对鬼道还是不可大意,要随时小心鬼道可能会报复我们。”乾门掌门接着说道。

“跟鬼道女子一起的可是火云家长女?”震门掌门问道。

“**不离十,鬼道女子曾挟持火云家长女,这一点是我门内的两位弟子亲眼所见,当日看守天机仪的弟子明显也是被媚术所惑,若说不是她也未免太巧了。”决明回道。

“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栽赃北境,挑拨我们的矛盾?”坎门掌门说道。

“天机仪看破天机,即便有人故意伪装也会留下些许痕迹,我已经命弟子去搜索此人踪迹,结果如何,一探便知。”

“巽门经历与鬼道的大战,多名弟子受伤,还请诸位师兄能增派些人手尽早找到北境之人。”

“这个自然不必你多言,现在你对整个事情了解的最多,在掌门师兄出关前,八门弟子都可听你差遣。”乾门掌门说着拿出了自己家门的印记,其他掌门听闻此言也纷纷交出印记。

“几位师兄稍坐,容我先行告退遣令弟子。”决明起身告退。

退出大厅的决明用几大掌门留下的印记调遣了八索家驻门内的弟子全力追查,并通知了沿路驻守各大关隘的弟子要仔细盘查过往之人。做好这些的决明并未马上回到大厅而是换了个方向走向了内室。

“还没有好转吗?”决明来到的正是看押鬼道女子所在之处。

“恐怕不是一朝一夕能恢复的。”一直守在一旁的佩兰回复道。

“取些她的血来。”

“师父?”听到这个要求的佩兰一声惊呼,师父要干些什么她再清楚不过了。

如今的八索一脉自称算破天机,却从不算人事。这般做的原因便是早些时候有八索弟子自知通天无门,不如算尽人事,快活一生,一时间更是传出有人以人血为媒洗炼罗盘,妄图算尽人事。

此事传到八索家掌门耳中,决心彻查此事的他竟然发现有好几门门主都参与其中,一时间八索内部为之震动,恐伤及八索根基的掌门只好随意找了些弟子责罚,并在门内表示以后再不允许弟子算人事否则必将严惩不贷,而对于涉及此事的门主却只字未提。

连修为最高的八索门主都参与了血炼罗盘一事,连他们都不相信自己能靠修为拥有通天之能,踏足永生极乐之境,深感事态严重的八索掌门选择了闭关苦修,他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苦修突破轮回之境以此来提振八索家的士气。

闭关之前掌门将自己之前所收的弟子分别交给了其他几门门主,希望借此来让这些门主稍微收敛一些,佩兰便是其中一位。

决明的修为在八门中一直是垫底的一位,好胜倔强的他希望能另辟西路超过自己的师兄们,没想到后来越陷越生,更是催生了血炼罗盘一事。

“你跟随掌门师兄多年,这些事瞒不住你的,不过我希望你知道,如今事态紧急,我这么做,并非为了我自己。”决明沉声对佩兰说道。

“还有,这些事我希望你对昱延保密,这孩子为了家门操持多年,我不想因为我毁了家门在他心中的形象。”

“掌门说过再有此事必当严惩不贷……”佩兰小声说道。

“待我算完之后,是否告诉掌门师兄是你的自由,当初掌门师兄留你在我身边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吧。”决明心意已决,沉声说道。

“取血吧。”

佩兰并没有拒绝,按照决明的要求在鬼道女子身上取了少许血交给了决明。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天机仪 主目录 下一章 临平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