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庆荣华
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信了(二更)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七十四章、不接

第七十三章、仇人

作者:千年书一桐 更新时间:2020-04-18 12:51:54

这一忍就忍了一个多月。

这一个多月,曾荣一直在绣荷包,兰花系列后,她又做了梅、竹、菊、牡丹四个系列,最后才把蚱蜢和蝈蝈凑了一个系列,彼时已经进入八月份了。

连着绣了两个多月的荷包,曾荣脑子差不多空了,可巧她手头的荷包材料也用完了,为了换换思路,她又绣起了丝帕,之前领的那一百条丝帕还有二十多条没绣完,她想把这件活也交割清了,然后再找于韵青去谈绣炕屏一事。

八月初七这天晚饭后,曾荣拿着二十多条丝帕再次进了东厢房,彼时于韵青并不在东厢房,曾荣找到大厅,于韵青正站在大厅中间指点侍女们摆放各种绣品,曾荣一眼就在饰物组里发现了自己绣的那些荷包,一个个都不似平时摆在展柜上,而是吊起来,一组一组的吊起来,很打眼的。

原来,这是于韵青的一种销售策略,她怕提前推出这些绣了诗词的系列荷包出来会被别家仿冒了去,因此,她备足了存货,打算在八月初八这天,以中秋和秋闱为话题推出这些荷包,定价五百文一个,卖的不仅是新意,还有寓意。

见曾荣抱着一堆丝帕进来,于韵青倒也没生气,向她招了招手,曾荣走到了她身边。

“来,猜一猜这些货明日哪个会成为最好卖的那一款?”于韵青推着她上前几步,走到饰物组面前。

这些饰物不仅有荷包,还有丝帕、香囊、扇套、扇坠、宫绦、抹额等,曾荣这才知道,于韵青居然闷声下了一盘大棋,她命人把曾荣做的那些系列荷包的花样用到了丝帕、香囊、扇套、扇坠、甚至抹额上,也就是说,她打算成套成套地推出这些东西,有适合中秋的,有适合秋闱的。

能进锦绣坊的都不是一般人,自然没有人会在意这点小钱,可对锦绣坊来说就不一样了,名利双收是必然的。

“于掌柜不愧是于掌柜,这份玲珑七窍心自是常人不能及,曾荣佩服。”曾荣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要说玲珑七窍心,有几个人能比得上你?我这点微末道行还是跟你学的呢。”于韵青这话倒不是谦辞,她的确是受了曾荣的启发。

说真的,若不是私心作祟,她都想把曾荣聘为专职的画工,有她坐镇,用不了三五年绝对能做到京城的一支独大。

当然,目前绣坊的生意也不错,可京城竞争的对家实在太多,不说别的,同是皇商的就有四家,锦绣坊只是其中的一家,另外三家也都各有特色,不相上下。

所以这些年为了打理好锦绣坊,她没少操心劳力,有付出,自然就会想要回报,这也是人之常情,可曾荣是徐家的人,是白太太送来的人,于韵青担心自己拿捏不住她。

这不,明明该绣丝帕时她改主意做荷包,荷包做的好好的,突然又改主意绣丝帕;想让她按照自己的意愿添上诗句吧,她二话不说就拒绝;想让她绣点高雅的花样吧,她偏偏绣了那些不入流的蝉、蚱蜢、蝈蝈等;后来不想让她展露头角吧,她又偏偏给了她一个大惊喜,开创了一个新的绣法流派。

总之,曾荣做事全凭自己兴致,太过随心所欲,所以于韵青不敢太重用她,更不想自己忙了这么久最后为她做了嫁衣裳。

“于掌柜谬赞了,和您比,我还差得远呢。”曾荣做惶恐状说道。

“好了,不说这些,你这是来交货的?”于掌柜伸手从曾荣手里取出两条丝帕。

这次曾荣绣的丝帕比较杂,什么花样都有,有的有题诗,有的没有,倒是真应了于掌柜对她的评价,随心所欲,想绣就绣,不想绣就不绣。

“走,回去好好跟你算算。”于韵青发现这批丝帕不乏好货,需要分档定价,便带头往外走。

进了东厢房,于韵青把这些丝帕全部接了过去一枚一枚地细看起来,曾荣坐在她对面耐心地等着。

约摸有两柱香时间,于韵青把这二十八条丝帕分类记好收好,最后又翻看了下之前的数据,默算了一下,看向曾荣笑道:“恭喜你,照你这挣钱速度,估计用不了两年就能在京城买个小院子了。”

“全仗于掌柜提携。”曾荣做了个抱拳礼。

“这话就远了,这几个月,你。。。”于韵青话没说完,外面突然响起了侍女的声音,说是镇远侯夫人带着她的两位小姐来了。

于韵青一听镇远侯夫人,忙起身出去了。

也亏得于韵青着急,这才没有发现坐在她对面的曾荣听到“镇远侯夫人”几个字也突然一下变了脸色,煞白煞白的,浑身竟似哆嗦起来。

曾荣这一刻脑子里倒还清醒,知道提醒自己不要太过激动,也知道提醒自己赶紧离开,因为通常情形下,于掌柜会把她认为重要的客人带到东厢房来一边品茶一边挑选绣品,若她继续留在这里,不但会妨碍到于掌柜,也会在王家人面前失了礼数,更重要的是,她没法平静地面对王楚楚。

只是这一刻曾荣也不知怎么了,身子发软,好容易爬下了罗汉塌,两腿又打颤了。

正两手握拳极力想要自己平心静气时,阿梅突然进来了,见曾荣扶着罗汉塌,面色苍白,也顾不得别的,忙上来扶住了她。

曾荣没等对方相问,主动说道:“不好意思,我突然一下肚子疼,你扶我去一趟后面的茅坑。”

阿梅不疑有他,果断地连扶带拽地把曾荣带出了东厢房,进了后罩房的游廊,曾荣感觉自己好多了,谢绝了阿梅,自己一个人进了茅房。

待自己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些,曾荣才出了茅房。

谁知很是不巧,曾荣刚一拐到工坊的廊下时,正好瞥见于韵青躬身领着一位身穿耦合色褙子的贵妇人从大厅出来,身后跟着一堆的丫鬟仆妇,还有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和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尽管此时的王楚楚和成年后的王楚楚有较大的差别,可曾荣仍是一眼认出了那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就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王楚楚。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信了(二更)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七十四章、不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