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情侠艳史
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主目录

第十五卷 第二十三章

作者:平价超市 更新时间:2015-02-02 08:25:32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m.upu.beat.cc,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小姐居然出了这种事,看来我们的缘分很浅,再也见不到她了。m.upu.beat.cc”他心有不甘,拦住那两个人,抱拳道:“两位兄长请了,敢问你们方才所说的那件事到底如何,那位冯小姐怎么会被匪徒抢走呢?”

其中一人瞧了瞧庞寒,见他一身平民打扮,不大愿意回答,可是另一人十分机灵,他觉得在这馆驿之内的人应该都有来头,不好得罪,于是客气答道:“此事说来话长,那位冯小姐的父亲新官上任,本想将女儿也一同接来享福,哪知冯小姐的马车在来馆驿的途中被劫,小姐和财物都被歹徒抢走,只有车夫赶着空马车回来,还说那些歹徒说了,凑齐二十万两银子,方可赎回小姐,可是冯老爷两袖清风,哪来那么多银子,正在发愁呢。”

庞寒点了点头,向那人致谢,回到房中,苗倩见他闷头不语,奇道:“你怎么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庞寒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说了一遍,苗倩道:“人家小姐出了事,自有他老爹来管,你操什么闲心啊?”

小翠甚是机灵,看得出庞寒心中牵挂,笑道:“姐姐有所不知,庞大哥看来是在担心冯小姐的安全,否则也不会如此长吁短叹了。”苗倩没好气地白了庞寒一眼,道:“瞧你那没出息的德行,见了个美人就像失了魂魄似的,也罢,你若觉得自己还有空,就去把那小姐救出来,也好了结你的心愿。”

庞寒陪笑道:“我只不过是慢一时出于义愤罢了,那位冯老爷两袖清风,本不该受此打击,你瞧这天下贪官污吏多如牛毛,好不容易出了个清官,却为何遭到这种折磨,那位冯小姐确实生的花容月貌,可我心中所惦记的则是应该如何将那份公平讨回来。”

苗倩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快点去把冯小姐救回来吧,我知道也拦不住你,身上的银子够不够,我这里还有不少呢。”

庞寒摆手道:“不用了,我身上的钱足够将她赎出来,只不过对付那些毛贼还用不着我破费,到时来点硬的,那些人保准怂了。”

苗倩道:“别那么自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世上高手多的是,不要轻敌哦。”庞寒笑道:“他们如果功力真在我之上,又何必干这种偷鸡摸狗的行当,怎么想来都不可能是绝顶高手了。”

小翠担心道:“庞大哥此去凶险,奴家好生担心。”庞寒上前将手伸入她的衣服之中,揉着她温热的身子,好生一阵亲热,安抚她道:“放心吧宝贝,你庞大哥武功高强,不会吃亏的,我把这件事解决之后就会马上回来,乖乖的在这里等着我,不要乱跑哦。”苗倩格格娇笑,“好没正经的家伙,快点走吧,我快看不下去了。”庞寒转头笑道:“你别着急,下一个就是你了。”

庞寒出了房门,打听了冯老爷下榻之地,那院子颇为气派,还有不少官兵把守,庞寒当然视这些人如无物,只不过既然要与大官打交道,自然不能怠慢,他来到守门官兵面前,官兵阻拦道:“什么人,胆敢这样大咧咧过来。”庞寒掏出一块玉佩,“麻烦阁下将这块玉佩交给冯老爷,他一看便知。”

官兵见庞寒有恃无恐的样子,自然不敢怠慢,将玉佩接了过去,回去禀报,没多会儿,院子里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身上穿着便服,但是气质不俗,一看就有官架子,他来到庞寒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请问阁下与宁王有什么关系?”

庞寒低声向着冯老爷说了几句,冯老爷惊喜地点了点头,将他迎入房间,关上门之后才拱手问道:“原来您就是庞爷,久仰久仰,小女被劫之事还望庞爷多多帮忙。”

庞寒假意踌躇道:“可是在下有要事在身,恐怕时间来不及啊。”冯老爷为了爱女失踪的事已经急得火上房,见庞寒这样,急忙道:“只要庞爷说句话,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庞寒就等着他这句话,笑道:“为冯老爷办事是我应该做的,就算再难也会尽力而为,只不过在下久闻冯小姐姿容绝色,早已心向往之,所以冒昧希望老爷能将小姐许配给在下,不知您答不答应?”

冯老爷一惊,有点发怒,“你是在威胁我?”庞寒笑道:“哪里哪里,我只是跟您讲个条件罢了,我庞寒的作为您也是听说过的,再说小姐这次被歹人掳走,名誉已经坏了,就算万幸保持完璧的身子,恐怕也嫁不出去了,我来收了她您还有什么不满的吗?”冯老爷叹了口气,“你的话虽然直接,但还是有些道理的,这样吧,你若能将小女救回,她就是你的妻子,若是救不回,我连你同那些贼人一并抓了!”

庞寒笑道:“只要老爷点头答应就行,其他的事包在我的身上,钱的事您也不用操心了。”冯老爷担心道:“那些贼人居然要二十万两的赎人费用,您怎么掏得起?”庞寒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钱您不用担心,全由小婿承担。”

冯老爷无奈地摇了摇头,眼前的这个人脸皮之厚天下无双,居然现在就开始认下老丈人了,可是眼下也只有靠他才能救回自己的女儿,冯老爷只好默认了下来。

辞别了冯大人,庞寒找来了冯家的车夫,问清楚了那些贼人的相貌特征,心想:“以那些人的行事手段,应该是潜伏在官道上的惯犯,想引诱他们出现,只需财色即可。”

于是他来到前面的市镇,先是去镖局用重金雇佣了不怕死的二十名镖客,又买了十辆大马车,上面各装了几只大箱子,他在钱庄想要兑换大批的银锭放在里面,可是一家钱庄才只有几万两银子,他跑了好几家钱庄,才揍了不少银锭,又去珠宝店买了不少珠宝,东拼西凑装满了这些箱子。他接着在那青楼里雇了二十名美貌的女子,让她们穿上华丽的衣服,装作大官家眷的样子,自己则混在镖客之中。

这一行人在官道上缓缓行驶,等待匪人上钩。一路之上庞寒做了很多安抚的工作,那些女子和镖客本来不情愿这样冒险,可是都被庞寒许以重金,拿了这些钱便可后半辈子衣食无忧,所以这群人也都咬牙决心之后,决定为庞寒卖命。

车队正走到一个山坳的时候,忽听一阵铜锣声响,果然从那里窜出上百个人,手中各自打着刀枪棍棒,吆喝着让庞寒的车队交出钱财和美眷。

那些镖客按照庞寒的吩咐,乖乖地没有反抗,而是任由强盗们打开箱子,里面沉甸甸的银锭和珠宝让那些贼人大开眼界,为首的头子高兴道:“那个穷酸冯老爷还没交钱取人,这边咱们又发了一笔大财,真是双喜临门,这些娘们儿长得也都不错,一并带回去吧,男的也跟着回去,做山寨里的下人。”

庞寒混在镖客里面,假意垂头丧气地跟着强盗们回到山寨,这座山寨位于一座环形山里,四面都是高山,只有一个山坳有个缺口,寨门就设在那里,易守难攻,确实是个不错的占山为王所在。

那头子看起来也不过四十多岁,满脸的横肉,手中一柄金丝大环刀。在庞寒看来,这些小贼的功夫普普通通,他一个人收拾这群笨蛋绰绰有余,可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庞寒暂时装作战战兢兢的模样,跟随匪徒进了山寨。

他和众镖客被分配到了柴房砍柴,女子们则被安排先做丫鬟,那些人都被庞寒训练过,演技颇为出众,竟然没让贼人们瞧得出来破绽。庞寒心中暗笑,看着满院子的木材,心想,“真是天助我也,等我找到了冯小姐,就在这里点一把火,把这个山寨烧掉。”他吩咐众镖客到了三更时分便点燃柴火,在山寨里捣乱,再一并杀出去,在山脚下的官道汇合。

庞寒安排好了事宜,先闭门养神,到了夜里,晚风习习,庞寒换上一套夜行衣,运起轻身术,在漆黑的山寨里奔行,挨个房间探寻冯小姐的下落,可是仍然摸不着头脑。忽然他听到山道之上有人说话,只听一人道:“前几天捉来的那个丫头真是麻烦,哭哭啼啼就是不答应,寨主早已不耐烦了,要不是想从那个大官手里讹些银子,早就把那小娘们儿杀了。”另一人道:“就算杀掉,事先也要玩一玩才行,那姑娘长得挺漂亮的,不过过手太可惜了。”

忽听一个冷峻的声音喝道:“你们两个不好好的巡山,在这里胡说什么呢,快点滚!”庞寒躲在山石背后,见一个劲装的美貌女子正在训斥那两个匪人,显然是山寨中有地位的人。

庞寒见那人的气势不凡,心中便是一凛,暗道:“这个女人的功夫足以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却为何屈身于这么下等的一个山寨之中呢,对付其他人可以轻视,对此人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只见那两个匪人忙不迭地道歉,其中一人道:“邹姑娘,小人知错了,希望您能原谅,我们哥俩只不过是半夜闲聊,没有其他意思。”

邹姑娘冷着脸道:“这几天十分关键,正是与官府讨价还价的时刻,你们给我盯紧了点,不要让那个冯小姐被人救走。”两个匪人连连称是,卑躬屈膝的样子很是可笑。

等到那两个家伙走远了,那位邹姑娘冷哼一声,“不成器的东西,山寨里有这种人,恐怕离灭亡不远了。”她临走时,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向庞寒藏身之处瞧了几眼,庞寒急忙屏住气,没有发出一点响动。

她犹豫了片刻,还是大踏步离开了。庞寒长出了口气,暗道:“这个人的功夫甚至比那个寨主还要厉害多了,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她屈身此处一定有难言之隐,我待会儿行事的时候可要注意提防此人。”

庞寒将山寨大部分地方都搜了个遍,仍然没有发现冯小姐的踪迹,心中正在焦急,忽地发现几个黑衣女子正在水井旁边打水,互相逗趣嗤笑,正是他从青楼请来的那些女人之内的几个。庞寒见四处无人监视,便急忙赶上去,轻声问道:“你们打水是要做什么?”

那几个女子差点吓了一跳,见是庞寒,登时松了口气,其中一人道:“庞爷,我们被安排成了这里的丫鬟,正要打水给一名小姐洗澡,听说寨主今晚想要给她开苞哩,也不知是哪个姑娘那么倒霉。”

庞寒心中一喜,暗道:“这位姑娘肯定是冯小姐了。”他继续问道:“那么你们知道那位小姐现在何处么?”其中一女子道:“她就在后山的一座木屋之内,因为地势隐蔽,所以庞爷才会找不到。”

庞寒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找不到。”他刚要离开,那几名女子问道:“这山寨里全是土匪恶霸,我们姐妹不想在此多呆,庞爷能否尽快带我等出去。”庞寒道:“你们放心,只要我救出了冯小姐,马上就带你们走,今天三更时分你们都穿好衣服等着我,到时候我自有办法带大家逃离此地。”

那些女子听了庞寒的话,略感放心,也就不再纠缠了。庞寒身形轻巧快捷,不一会儿便来到后山的木屋之外,但见那里果然有十几个彪形大汉在门外看守,屋内灯火通明,似乎有人在里面,不知是在做什么。

庞寒心想,“看来有人比我先到了,我得想办法探听消息才是。”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伸手从怀里掏出几粒问路石,分五个方向抛出,问路石击打在大山的石壁之上,啪啪几声脆响,那些看守人纷纷走神,向四处张望,庞寒就趁着这个空闲的时机,身形宛如一只大鸟,嗖地飞上了木屋的顶端。

他用龙渊剑在屋顶划了一道裂缝,顺着缝隙往里面观看,但见屋内只有两个人,一个便是坐在床上哭泣的冯小姐,另一个则是前番他所见到的邹姑娘。

只听邹姑娘道:“妹妹不要太过悲伤,人生的第一次早晚到来,放松一些,忍一忍就过去了。”冯小姐怒道:“你说得好轻松,那个寨主长得像个,我乃是官宦小姐,凭什么要于他?既然你说的那么容易,为何不将第一次交给他?”

邹姑娘佯怒道:“你好不识抬举,我好言劝你,你居然如此不听话,该叫我怎么办呢?”冯小姐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求你给我一个全尸。”邹姑娘叹了口气,“我邹欣可不愿做杀生的事,只是我倒还有个主意,你若同意,我便想办法救了你出去。”

冯小姐有了逃生的希望,自然急切应道:“你若能放了我,叫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不被那个寨主侮辱便可。”邹欣笑道:“我们寨主范三刀也是江湖中有名的大佬,你居然如此看不上他,若是被他知道了,你的小命马上就没了。”冯小姐咬牙道:“冯钰就是死也不会让他玷污,你给个痛快话吧。”

邹欣嘻嘻一笑,忽然脱掉靴子上了床榻,搂住冯钰道:“我的好妹妹,你的这个样子让我更加怜惜你了呢,你若依了我一件事,我便可救你出去。”

冯钰十分惊讶她的举动,“你这是做什么,到底求我什么事?”邹欣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冯钰大惊失色,脸色通红道:“你我都是女儿家,怎么能干那种事,我不要。”

邹欣笑嘻嘻道:“方才你说不想被腌臜汉子侮辱,那么你看我一个干干净净的女儿家,总配得上你吧?”冯钰面色古怪道:“我只听说过这种假凤虚凰的事,没想到竟然真有你这种人,我若不同意你会怎样对我?”邹欣叹了口气道:“如若那样,我也只好将你交给范三爷发落了,这可是我们都不愿看到的未来。”

冯小姐咬了咬银牙,“那好吧,只是你不能破了我的身子,我还要嫁人呢。”冯欣喜不自禁,“妹妹放心,我自有分寸,大家点到为止,更何况就算我想捅破那层窗户纸,也没那个本事啊。”

冯钰娇羞满面,轻声道:“你说话好坏,只是我们若是做成了此事,你可记得放了我,不然我死也会揪住你不放!”邹欣先解开冯钰的衣衫,将纤手伸进去揉摸了半天,娇声道:“妹妹放心,我是个说一不二的人,自不会言而无信,你只要将身子交给我,之后的事不劳你操心了。”冯钰幽叹一声,便闭上眼不再吭声。

邹欣手段熟练,立即将冯钰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剥下来,用温柔的樱唇和舌头在她身上不停地游动,冯钰起初并不吭声,逐渐地有了反应,雪白的俏脸泛起了红晕,嘴里也发出了嗯嗯的声响。邹欣媚眼含情,将舌头伸进冯钰的香口中,两个人的舌头碰撞在一起,啧啧发声,两条美体像游龙般搅和在一起,二女莺声燕语缠绵不断,倒让屋顶的庞寒瞧得不亦乐乎。

事毕,邹欣搂着冯钰不愿放开她,“今晚我去刺杀范三刀,接下来山寨一定大乱,你可趁机逃走,山下有一条小路直通官道,你只要到了那里,自会有人接应。”冯钰**之后也对邹欣的态度有了改观,她吐气如兰,娇声道:“没想到那种事这么好玩,我若还想与姐姐相处,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呢?”

邹欣叹了口气,“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能与妹妹结下这段缘分,我已经没有遗憾了,只愿你日后能平安,找个如意郎君。”

冯钰依依不舍,望着邹欣出了门,忽听一阵响声,守门的十几个贼人居然都被邹欣一时间打倒在地,邹欣向冯钰招了招手,“妹妹只管离开,不要管我的安危了。”说着一纵身,身影向着东方而去。

冯钰刚要动身,忽然背后有人说道:“小姐慢走,在下有话要说。”冯钰吓得魂飞魄散,一回头,但见身后站着一个相貌英俊的后生,她战战兢兢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拦阻我?”

庞寒一笑,“小姐勿慌,在下是受了冯大人之托,前来相救你的,请不要害怕。”冯钰稍微放了心,“那我父亲来了没有?”庞寒道:“这种事怎么会让冯大人亲自出手呢,有我在小姐不要担心了。不信小姐可以向西北方向看一看。”

冯钰瞧向庞寒指的方向,忽见那边火光冲天,原来镖局的那些人已经按照庞寒的指示点燃了柴房,山寨响起一片‘走水啦,快救火’的声音。庞寒拉住冯钰的手,“咱们快走,再晚点就来不及了。”冯钰犹豫道:“可是,有个很好的姐姐也说要救我,她此刻已经去刺杀寨主范三刀了。”

庞寒诡异一笑,“小姐说的那人,可是邹欣姑娘么?”冯钰全身一震,结结巴巴道:“你,你怎么知道?……”庞寒得意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俩个缠绵的样子倒是好看的紧哩。”

冯钰娇羞满面,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庞寒搂住她的蛮腰,在山道上驰骋起来,“咱们长话短说,你若不想这件羞事被人所知,就必须嫁给我,否则我便将此事宣扬出去,让你做不得人。”

冯钰被庞寒搂住的时候,身子已经酥软了,见识了庞寒的身手,更是无话可说,已经认命,便轻声道:“奴家已是公子的人了,全凭您来做主吧。”庞寒喜道:“小姐果然是大家闺秀,不似他人那般拖泥带水,这样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他忽然心念一动,一边行进中,一边换了个姿势,将冯钰拦腰抱在胸前,手到处已将冯钰的下衣扯开,冯钰娇羞满面,“庞公子,你这是要做什么?”庞寒嬉笑道:“在下来了兴致,又怕耽误了路程,所以咱们边做边跑,应该两全其美。再说你前番和邹欣玩耍了一番,那里应该足够滑润,不用做什么准备了。”说着一边纵起身法,一边大动起来。冯钰起初想要阻止,可是庞寒带给她的感觉更加直接凶猛畅快,岂是前面那番假凤虚凰所能比拟得了的,一阵动作之后她已经口涎横飞不能自已,只求庞寒坚持的时间能够更长一些罢了。

庞寒之前还没有在赶路的时候做这种事,当下也觉得新鲜的很,自是凶猛无比地做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在几千个回合之后与冯钰共同达到了顶峰。他找了个山洞,放下冯钰,二人找机会整理好衣服。

冯钰娇喘吁吁方才平定下来,将下衣索性不穿了,直接扔给庞寒,娇嗔道:“上面都腌臜了,我也不要了,给你吧。”

庞寒望着上面斑斑血迹,兴高采烈道:“小姐果然是完璧之身,我很喜欢,能与小姐做成此事,在下荣幸之至。”说着他将冯钰的下衣塞入怀中,索性又撕下人皮面具,“咱们已有夫妻之实,我也不能对你有所隐瞒,这是我的真面目,希望你能知道。”

冯钰望着眼前英俊无匹的少年,芳心大喜,暗道:“他比方才还要俊俏十倍呢,我这次可真的捡到了一个如意郎君啊。”

庞寒搂住她与她缠绵了一会儿,才道:“咱们也该上路了,山下有人接应,你放心吧。”他们来到山脚下,果然镖局那群人已经带着青楼女子们逃了出来,还带出几辆大马车,那几大箱银子珠宝居然还在。

众人见过冯小姐,那群镖客

兴高采烈道:“咱们刚放了火,就听说他们山寨的头子被人一刀杀了,我们立即尽快找到财宝,并且将她们都带了出来,幸好那群贼子没了头目,全都慌了神儿,所以才被我们轻易突围而出,竟然没人受伤,真是万幸。”

庞寒大方道:“你们这次干得很好,这些钱财都送给你们平分,另外姑娘们还是别回火坑了,不如与这些汉子结亲,你们都过好日子去吧。”

那些人大喜过望,齐齐跪倒在地,向庞寒叩谢,庞寒摆了摆手,道:“事不宜迟,咱们快点动身,否则走得晚了不知还会出什么麻烦呢。”

那些人受了庞寒的好处,自然高兴万分,簇拥着将二人扶上车,快马加鞭在官道上驰骋起来,忽听有人娇声笑道:“慢着,你们为何不带上我?”

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