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食局
上一章 不红不白(下) 主目录 下一章 深喉

Spaghetti alla Puttanesca

作者:四百八十寺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5:16

“那当然了!个子高,长得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做菜那手艺啊,我跟你说,别的我不敢说,你出门找个饭店肯定都没她烧得好!”

我刚进门就听见我妈那夸张的语调,李启宏先生,也就是我妈的先生,从我手中接过一堆东西,我正和他打招呼,还没笑到位,突然反应过来我妈在干嘛,一个箭步冲上去,伸长手臂,张开五指,眼看就要喊出一句“刀下留人”,我妈一抬眼,“噢,我女儿来了,我让她跟你说两句~”

瓦特???

全速刹车,什么?惯性太大?惯性大是因为质量大?……我的亲妈,我不要跟媒婆讲话啊!

我一个闪身闪进洗手间,关上门,打算在里面待一小时,他们可以当我便秘,或者拉肚子,我不要面子了。

接下来十分钟我对所有人的喊门岿然不动,直到听见我妈挂了电话,等我走出洗手间,我妈早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对我练眼神杀人功了。

“你怎么回事啊?人家李先生可是青年才俊!”

“啊?”我朝李启宏先生看了一眼。

“哎呀不是你李叔叔啦!刚才宋阿姨介绍的这个小李先生,才三十岁,已经是跨国公司的产品总监了,人家都不嫌弃你年纪大,你什么态度啊?”

“什么?他比我大好吗?”

汪亚茹女士有模有样地叹了口气,“你一个二十八岁的老姑娘,也没个正经工作,这些话需要我说透吗?”

您已经说了啊。

老李先生可能见我面子上快挂不住了,笑呵呵地打圆场:“现在时代不同了,三十岁不结婚的都一大把,二十多岁的姑娘都要再玩几年的,再说我们来往也很优秀,挑一点也是正常的嘛。”

这不是挑不挑的事啊,我十年前就说过我喜欢女孩子,七年前就把吴菲带给您看过,您是选择性失忆吗我的亲妈?

“你啊,我跟你说,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这位李先生是这两年人家介绍的男孩子里条件最好的,我看过照片了,人长得精神,个子也配你,一米八呢,有事业有钱,住锦绣水岸开玛莎拉蒂,这种条件的钻石王老五,一堆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抢啊,难得人家还对你感兴趣,你去见了不成我也就没心思了。”

我听着有点悲催,不知道我妈自己有没有意识到,搁十年前这样条件的男孩子她是看不上的,那时候谁要是介绍这个身价的男孩子给我,她老人家会说这是招倒插门的女婿。

我叹了口气,“妈,他条件那么好,看上我什么呢?又老又不像个女孩子,学历事业样样没有,您醒醒吧。”

“胡说八道!你把头发留留长,站出去我看谁比得上你!”

不是,一分钟前您的原话是“二十八岁的老姑娘,也没个正经工作……”难不成女神和女神经的转变就在一把头发?

“我不留长发。”我面上冷了,小声却清楚地说道。

汪亚茹女士顿了顿,打定了主意先不惹毛我,这才叹了口气,“先别管头发了,反正一下子也长不出来,先把衣服穿穿好。”她将我的t恤短裤上下扫了扫。

“什么?”

“你今晚回去,找一身淑女点的衣服,妈妈和宋阿姨约了明晚六点……”

“妈!我晚上要工作的。”

“你也别提你那工作了,我跟人家说你给朋友开在尚古的餐厅投了些钱,平时就在家里养尊处优,你可千万别跟人说你开个餐馆伺候别人。”

我觉得汪亚茹女士成心在她生日这天找茬,算准了我再不高兴也不至于在这天闹不愉快。老李先生显然捏了一把汗,在她身后做了个帮我雪仇的手势,算是宽慰我。

说实话前面几年我都不能接受老李,说不清是因为他抢走了我爸的老婆,还是因为他抢走了我妈,反正这事搁谁谁别扭。原本我爸那么不靠谱,我该冷落他两年,但因为有了老李,我迅速和我爸结成联盟,老李也算为来家父女感情做出过杰出贡献。

老李和我妈同龄,那会儿是个鳏夫,有个儿子,儿子李赫上高中时,他前妻病故了,癌症。后来老李发愤图强,愣是把一九成产品都是水货的电子品店铺做大了,做规矩了,成了公司老板。很难说他和我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眉来眼去的,也许就是我爸一天天开始得意忘形、忘了自己是个厨子时。

这两年我妈更年期了,脾气越来越怪,老李却特别有耐心,一路哄着她,也哄着我,大概就是这样,我渐渐对老李也不抵触了,扪心自问,他确实也比我爸靠谱些。

只一条,我不拿老李的钱,虽然他有钱,虽然他想给我花钱,但这是底线,我自己挣钱,手停口停。

我妈还在喘吁吁地等我一个答案,更年期燥热。

我抬起下巴,“要我去也行,但我不跟什么张阿姨宋阿姨去,也不跟你去,你们这些人太尴尬了,我可以单独见他。”

“那怎么行?哪有第一次相亲媒人不在场的?”

“不行就不去。”我耸耸肩,打算往厨房走。

“你站住!”我妈一个兰花指缺了兰花,指了过来,“我问问。”

我心里一乐,“生日快乐啊老妈~对了,你猜阿佑送了你什么礼物?”

……

第二天中午,起床就看到一则好友申请,叫什么kevinlee,我正想这是什么搞诈骗的,又看到我妈的消息:小李已经加你了,你快加上人家。

敢情是玛莎拉蒂·李,我撇了撇嘴,按了通过。

对方很快传来一个笑脸,彬彬有礼地来了句:你好。

我暗笑,你很快就会发现我不好了。

——你好啊,晚上去哪里碰头?

对方磨蹭了半天才回过来,大概不太习惯我的节奏。

——听宋阿姨说你今晚在尚古一带活动,那就约在那附近?你有什么特别想去的餐厅吗?

——尚古可以的,没什么特别想去的。

那边又磨蹭了会儿。

——那nmcuisine怎么样?

我愣了愣,那家叫nmcuisine的西餐厅在尚古的核心地带,品悦大厦顶层的旋转餐厅,它的前身叫“如流”,是一家精品中餐厅,老板是来从善。

我给我妈发了个消息:姓李的知不知道我爸的事?

很快回复:不知道!你先别说!等好感稳固了再说这种事!

得,我给玛莎拉蒂·李回过去:不好意思,除了这家,别的都行。

……

——这样啊,那lascarola怎么样?

我被这哥们儿的洋气折服了,又挑了家意大利馆子,是尚古酒店二楼的一间餐厅。说实话我不太去意餐厅,意大利菜出了欧洲味道就变了,在北美变味,在中国更是变味,跟原材料和当地人口味都有关系,不说别的,就一张披萨,在意大利吃到的披萨是可以吃出食材本身的味道的,番茄的酸甜,罗勒的清新,萨拉米的浓郁,甚至芝士里的奶香,而且可以吃完一张披萨手上都不沾油。到了美国,就只有油乎乎腻歪歪的口感,到了中国,就……总之误会很大,就像中餐到了海外误会也很大一样。

可是不能再说不了,反正跟他见面是完成任务,又不是为了吃。

——好的,那晚上六点见?

——六点见!对了,你可以叫我kevin,怎么称呼你?

——来往。

为了弥补相亲耽误的时间,我四点半就来了店里,该洗的该准备的都弄好,打算六点过去,七点半回来,给玛莎拉蒂·李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很大方了,那是对食物起码的尊重。

淑女些的衣服,自从吴菲搬走,我家里就没出现过这种东西,还是一件黑t恤,不过是规矩些的图样,短裤和夹脚拖也不穿了,倒不是为了相亲,主要那餐厅我怕进不去,改成米色工装裤和帆布鞋,这总行了吧。

从局走到那边也就十分钟吧,晚下班高峰来了,街上拥堵得厉害,我在红绿灯路口刷手机,看见萧梓言把昨晚我做的几道菜发了朋友圈,这些女孩子发盘菜也要加十道滤镜和边框,不仔细看我都认不出是我做的,翻到最后一张,也不知什么时候偷拍了一张我的背影,看着还挺不错。

我自己倒没太搞这些宣传营销,就靠客人们口口相传,我觉得也挺好,不然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也没想再雇人,毕竟店面就那么大。

尚古酒店在很多城市都有连锁,r市cbd的这一座是最早的一批,但是尚古本行是室内设计,建自己的品牌酒店比较晚,所以这座也就十来年的历史,这两年又翻新过,走进去感觉很新很时尚。

从一楼大堂去二楼,可以搭室内电梯,可以搭外面一座观光电梯,也可以爬旋转楼梯,我选择了最后一种,上去后才发现要走到lascarola还要一段距离,干净的长毛地毯踩上去极舒服,这片区域很安静,隐约透着钢琴声,我路过一间画廊,从门口望进去,很有格调的样子。

好容易摸到了lascarola门口,进去的时候玛莎拉蒂·李已经在里面候着了,也不能总这么腹诽人家,那就kevin吧,kevin订了张靠窗的位置,脸上笼罩着层春色,一看就是来相亲的。

我用一秒做了判断,便大步走过去,kevin看了看我,有点犹豫,等我走到桌边了他站起身来,“来往小姐对吧?”

我也是服了,都见到真人了还能称呼我“小姐”,我只好点点头笑了笑,说了句“坐吧。”忍住了没加上句“哥们儿”。

我俩坐了下来,我见他长得斯斯文文的,戴副眼镜,一看就是被媒人骗来的,大概以为要遇到什么身高170美国留学回来养在深闺的窈窕淑女,没成想把他都衬娘了。

我二话没说,先看菜牌。

“来小姐今晚在附近活动?”

我从菜牌上抬起眼,“叫我来往就行了,嗯,一会儿还要回去工作。”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疑问的神色,一闪过去了,“这么辛苦?晚上还要加班?”

“只有晚上上班,我是个厨子,给人烧菜吃。”我说着举了举菜牌。

他的表情呆了一会儿,大概心中呼啸过了千万个问题,又不死心,“真的假的啊?”

“真的啊,我工作的饭馆就在这附近,走过来十分钟吧。”

“哦……我还以为……”

“宋阿姨说我投资了一家高档餐厅,平时就在家玩,是吧?”我摆摆手,“你也别怪她,餐厅是我的,但不高档,是家小店,也没有帮工,就我一个人从烧菜到招待客人,餐厅晚上到夜里营业,所以白天确实在家玩,她大概不太了解情况。”

“哦……”

我都替他尴尬。

“但我的情况是对的,我现在白鲸r城分公司做智能家居部产品总监。”

“白鲸啊?”我对他竖了个大拇指,“挺牛的。”

嘴上这么说,心里想,这哥们儿真轴,你情况对不对关我啥事?难不成还真想继续?

“没有没有,也是打工的而已,”他顿了顿,“你挺特别的。”

别呀……

“绕开她们,单独跟我见面,说实话我也不太习惯长辈在身边。”他解释道。

“哦,你说这个啊,主要是不满意就可以直接表达了然后aa走人,不用跟她们演。”

kevin笑了起来,边点头边说:“可以可以,够爽快,”他拿起酒牌,“不喝点什么吗?”

“不好意思了,一会儿还要工作。”

“哦!我忘了,那就直奔主题吧。”

我们点了今天菜牌上推荐的,一般我不会这么点,但可能本来就不抱什么期待,也就没花什么心思,开胃菜就是bruschettaalpomodoro,加例汤,kevin说他喝不了西餐的汤,他点了个tortelli做开胃,这道菜有点像中餐的饺子或馄饨,他又觉得不够,非要再来一只arancini球,是在西西里岛很受欢迎的一道菜,我说你点得太多了,开完胃就饱了,他说大家一起吃,我更习惯各点各的,但也不好反驳。

主菜我本来挺喜欢手工做的linguine,拌上pestogenovese和各种虾蟹肉能让我吃得很欢,但蒜味儿太浓了,一会儿没法工作,只好点了平淡无奇的小牛肉cotolettaallamilanese,kevin点了经典的spaghettiallaputtanesca,他说以前常来吃这个,他很喜欢。

说实话,这家意大利餐厅还是让我对欧洲以外的意菜另眼相看的,也可能这些年不一样了,请得起正宗的意大利厨子,也舍得空运最新鲜的当地食材配料过来,总之以我敏锐的舌部味觉神经来说,很细节很地道了。

kevin却拧着眉头,看得出他对他最中意的spaghetti主菜不太满意,吃着吃着放下了刀叉。

“怎么了?”我问他。

kevin直摇头,“果然做着做着就变味了,好多餐厅都是这样,这面现在味道怪怪的。”

“是吗?”

“你是美食方面的行家,你尝尝,这大半边我都没碰呢。”他说。

我本无心管这闲事,估计我和这哥们儿也就这顿饭的交情了,但出于对食物的好奇,我拿起一只没用过的叉子,叉了点来尝。

说实话,我觉得没问题,碎番茄酱入口很新鲜,罗勒我尝出来是欧洲的甜罗勒,不像以前在别家吃的意餐,用亚洲的品种代替,那味道才怪怪的。

正想着怎么发表意见,服务员走了过来,“先生,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kevin看了看态度诚恳的服务员,“就是这面,我之前来吃过好几次了,还蛮喜欢的,今天味道有点怪,不知道怎么回事。”

“很抱歉先生,我可以帮您跟厨师沟通一下,为您重做,那请问具体是怪在哪里呢?”

kevin想了想,摇摇头,“我说不清楚,好像今天这酱味道挺冲的,没有以前的酱味道好。”

“好的,那先生如果不介意,我帮您把这盘撤走,再帮您重做一盘。”

kevin看了看我,“算了吧,你几点上班?”他问我。

我看了看表,还有时间,“没事,你吃舒服了为准,我还早。”

趁kevin还在犹豫,我跟服务员说:“那就麻烦您了。”

服务员走了,kevin有点尴尬的样子,“其实我也不是爱搞事情的人。”

“哦,没有没有,是人家服务到位。”

我们又说了会儿话,约莫十分钟工夫,一个身着厨师服的矮个子外国人,端着只盘子走了过来。

等我第二次再偏头去看,一下把他认出来了,他叫马泰奥·伦巴第,是米兰一位明星厨师,这几年来了中国,没想到在这家餐厅掌厨。

这可是大牛前辈,我都不知道自己恭恭敬敬地站了起来,伦巴第朝我看看,点点头,“女士。”

他又转向kevin,“先生您好,我是这里新来的主厨马泰奥·伦巴第,”他用有点蹩脚的中文说,“我做的spaghettiallaputtanesca让您失望了,很抱歉,我为您重新做了一盘,”他放下盘子,“我刚才问过了厨房的助手,以前的厨师是怎么做这道菜的,”他扬了扬手中的瓶子,是一瓶番茄酱,“他们告诉我,是用的这个,而我做这道菜用的酱料是拿番茄、罗勒自己调配的,所以会产生偏差。”

我差点笑出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这老头儿弄明白真相后,心里该有多少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些厨师都很为自己的工作骄傲,也为自己的手艺骄傲,他拿着番茄酱瓶子出来,正是无言的抗议。

“呃,伦巴第先生,”我觉得该安慰安慰他,也要给kevin一个台阶下下,“久仰您的大名,我和家父都是厨子,虽然与您这样级别的大师无法同日而语,但我很理解您的心情,其实这事情挺有趣的,有时候我会想,‘地道’其实是一个哲学范畴,如果有人吃的第一口spaghettiallaputtanesca就是用瓶装番茄酱做的,那么对于这个人来说,这就是地道,您是大师,烹调过那么多菜肴,走过那么多地方,您一定比我懂的。”

伦巴第拿一双棕色眼睛认真将我看了看,点点头,“女士,您会是一名杰出的厨师,也欢迎您多来lascarola。”说完他伸出手。

哇!这对于我来说可是殊荣,在国外,想和这样的明星厨师握手是很难的,今天伦巴第却主动对我伸出手,我想,改天探监的时候得向来从善炫耀一下。

我们是七点一刻走出餐厅的,时间把握得很准。kevin坚持不让我aa,他说跟相亲对象aa会给他的人生带去污点,好吧,我就当做好事,让他付了吧。

我俩走出餐厅,吸取来时的教训,从这间餐厅门口要走到扶梯处还有很长的距离,干脆就等电梯了,就在跟前。

“来往,你今晚见我,其实也就是来拒绝我的对吗?”kevin突然问。

安静的电梯门口,气氛尴尬起来。

“嗨……”我笑了笑。

“其实也没什么,我觉得你人挺舒服的,交个朋友总行吧?不往那个方向发展,就朋友。”

“没问题啊,反正你有我联系方式,随时联系我好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嗯……喔,嗨,你别客气……”kevin笑着。

我怕他不高兴,又补充道:“你挺好的,我没别的意思,我这人吧……你也看到了,假小子似的,男的也都对我不感兴趣,我对男的也不感兴趣。”

我说最后半句的时候,一旁一座刷指纹才能进的私人电梯响了,里面走出来一个人。

我们都愣了一下,我朝出来的人看了一眼,是个气质很美好的长发女子,很漂亮。

她显然听到了我的后半句话,也朝我看过来,触到我的眼神又一下反应了过来似的,面上竟微微一红,礼貌性地稍稍一颔首,便朝画廊的方向走去。

我像个被高压电电着的傻子,脑子里噼里啪啦的:她听到了?她听懂了?她为什么脸红(虽然只有半秒的瞬间)?她是冲我点头吗?靠,我怎么跟愣子似的没给人把头点回去?这电梯口的味道怎么这么好闻了?

……

我还在过电,身边的kevin却一嗓子喊出来:“尚总!”

啊啊啊啊啊!我有些惊恐地看向他。

那女子竟转回了身,确定是kevin喊她,眼中透着一丝疑问。

“哦,尚总,我是白鲸的kevin李厚泽,我们春天在展会上见过的。”

我去,春天的事,谁还记得?也就你了……

我尴尬到想徒手掰开电梯钻进去了。

那女子眼中的疑问竟然消失了,化作了微笑,“李先生您好,很高兴又见面了。”

靠,算你狠,演得真像,感动。

“尚总还记得我,太荣幸了!”

我觉得kevin是真傻,刚才番茄酱的事不能怪他,这会儿就有点中二了。

等等……尚总……我的脑中闪现出那本杂志封面,还有收音机里那把声音……她不会是……

我又将女子看了看,一头丰盈的及肩长发,只带着微微的弧度,显得知性而温柔,和杂志封面上往后梳成马尾的干练造型判若两人,穿着也显休闲,看来她今天不是来工作的,白色短袖宽松针织衫,慵懒中透点心机的小性感,下面是贴身的深色牛仔九分裤,衬得腿和胯部的线条很美,裤腿和休闲鞋之间露出盈盈的一截脚踝。女子身量不矮,我俩都穿着平底鞋,她只比我矮那么一点点。

“尚总,您上次说尚古的新项目会考虑人工智能家居,这方面没有公司可以和白鲸抗衡。”

果然,是尚宛。

“嗯,白鲸确实是ai方面的佼佼者,李先生有stephen的联系方式吗?他是负责这个项目的工程总监。”谈起工作,尚宛的节奏明快起来,却始终带着令人舒适的笑意,哪怕我听出她的真正意思是“你不该越级把我拦在这儿和我谈”。

“哦!stephenlin对吗?有的有的,我会跟他联系。”

“好的。”尚宛微微一笑,笑出一副完全没有架子的模样,我这才看见,她的右眼眼下有一颗小小浅浅的痣,这本是瑕疵,长在这张脸上却可爱又特别,尤其当她笑起来时,那颗痣就在卧蚕下方,衬得一双眼眸动人心弦。

“那期待和白鲸合作。”说完又看向我,略一颔首,等我再反应过来,她已和kevin道了别,和着轻柔的钢琴声走远了。

所以我就一直在这儿杵着,人家冲我点了两次头,我都没反应对吗?

电梯来了,kevin满面红光,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在跟我讲:“这是尚古集团一个很厉害的角色,光看外表看不出来吧?”

我进了电梯,摇摇头,别说看外表,听声音也听不出厉害。

“哎!”kevin叹了一声,“如果这合作成了,可就太好了!”

这人进入了事业模式,完全忘了刚才还在问我能不能交个朋友。

“嗯……在知名公司工作真是一张移动的名片,你一报出‘白鲸’二字,尚宛都敬你三分。”

“哈哈,哪有哪有,”kevin满足得不行,突然想起来,“诶?你认识尚宛?”

“……噢,我知道她而已,她不认识我。”

kevin点点头,“也是,谁不知道她?”

这话不对,要不是萧梓言,我之前就没听说过她,人和人的相识是有门槛的,我们之间差了几层,而她也不是尚古的头号人物,不至于人尽皆知。

总之那次初见面,我对她的感觉好则好矣,但“尚宛”二字于我,就像远在云端的美景,我想不出能与她有什么交集,她那样的人,我想,即便是出门吃饭,也不会去我那小破地儿,如果我爹的“如流”还在,她倒是有可能成为座上宾,开私人包间的那种。于公于私,我都知道够不上她。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不红不白(下) 主目录 下一章 深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