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食局
上一章 落衣破玉(上) 主目录 下一章 三个人的晚餐(上)

落衣破玉(下)

作者:四百八十寺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5:21

来从善老了。

哪怕这八年其实过得没有外面辛苦,但更多的是心理压力吧,岁月不饶人,尽管每个月都去看看他,我还是明显地感觉到,来从善老了。

“爸,您自传写怎么样啦?”

他笑笑,瘦长的脸颊上多出两道褶子,“我啊,只会写菜谱,别的我写不出来,又不是什么传奇人物。”

我看着他花白朴素的头发,琢磨着等他出来,做个发型,再染一染,没准也能年轻个十岁。

“来往啊,等爸爸出来就好了,”他继续说道,“到时候你就没这么大压力了。”

我不习惯亲人间这么煽情的对话,摸了摸鼻子,“啊?我也没啥压力啊,过得挺混的,每天睡到自然醒。”

他点点头,“攒了多少了?”

我被问得愣了一下,“嗨,没多少。”

“还差多少?”

我心里咯噔一下。

“不差什么,那啥,我今天倒真想跟您讨教个事儿。”

他顿了顿,“你说。”

“以前您那儿有道菜,叫‘落衣破玉’,我试了几次都不成功。”

他似乎回忆了一下,“哦,豆腐豆皮做的是吧?”

我点头,跟他讲了一下我失败的地方。

“这道菜不好弄,你琢磨琢磨别的菜吧。”来从善直接劝我放弃了。

“唉不行……”我看了他一眼,又闪开目光,“我遇到位新客人,就好这一口,我想给人做出来。”我越讲声音越小。

他想了想,“就好这口……”他自言自语道,“能好上这口的不是一般人,这道菜,当初是私席特供的,普通桌不上。能吃到这道菜倒也没什么,能好上的……”

他没说满,我大概知道他意思了,“一家公司的高层吧,大概那会儿跟家人常吃。”

“为什么是跟家人?”

“哦,她那会儿应该也就二十岁左右吧,应该是跟家人去吃,”说着说着,我觉得扯太远了,“总之我很想做成这道菜,您给说说,诀窍到底在哪儿。”

来从善想了想,苦笑一下,“嫩豆腐事先冰镇一下,豆腐皮相反,事先拿开水焯一下。”

啧啧,我摇头,“亲爹,家庭主妇都知道的事儿,您搁这儿糊弄我。”

来从善笑了,笑了会儿,“男的女的?”

“什么啊?”

“你这客人,男的女的?”

我也不知道他问这干嘛,有点心虚,躲开他目光,“女的。”

他点点头,想了一下,“对待女人不要一下子用力太猛了,感动了人家一时,不一定能感动一世。”

“什么呀……”我嘟囔着,但自己都能感觉到脸上“呼”的一下来热,“我学菜呢,您说的什么跟什么……”

“换道菜吧,不值当。”

我有点来火了,“不就想跟您学道豆腐,怎么就不值当了!”

“这道不好做。”

“怎么就不好做了?您能做我就不能做?”

我爹笑了,“为人还是为菜?”

“为菜!”

那一瞬间,还真是为菜,不假,尚宛什么的都被我抛在脑后了,我就跟我爹杠上了,这道菜我还就必须学会了。

“为菜就好,我听着你的步骤和技巧都没毛病,这道菜要做成功还有个关键,是料儿,你还记得以前爸爸有个朋友,开玩笑让你喊他老牛叔的?”

我回想了半天,“好像有这印象。”

“之所以喊他老牛,因为他有个豆腐厂,老牛吃嫩豆腐嘛,我们都这么逗他玩儿,你得用他家的豆腐豆皮才能做成这道菜。”

“嗨!您早说!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技术!”

来从善摇摇头,“你弄不到他家的豆腐了,他早关厂子了,所以我一直说,这道菜不好做。”

“啊?”我一听真有些绝望了。

“不光关厂子了,老牛应该是恨我的,他后来染上了……”他对我做了个抽烟的手势,“是我介绍他抽上的,他不知道控制,玩儿的量大了,上瘾了,一直戒不掉,搞得倾家荡产的……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倒抽了口凉气,“您行,您真行……”

来从善叹口气,“换道菜吧。”

从监狱回去我就垂头丧气的,人有时候就这么贱,可做可不做有得选的时候,可能也就不在意了,可要告诉你做不成,没得选,你就心心念念的,对事对人,都这样。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闹铃没响我先醒了,一骨碌爬起来,去找我爸的旧通讯簿。

我找到了老牛的住址,有两处,一处在离这不远的小区里,还有一处在城西边靠郊区的地方。我在口袋里藏了把短柄刀,叫了辆车,先去市里的公寓碰碰运气。

大概我长得也不像坏人,物业给我登记了一下也就放我上去了,等电梯到了十楼,我找到门口,一手在口袋里捏着短刀,一手按门铃。

开门的是个三四十岁的女人,女人面无表情的,听我说来找“牛叔叔”,花了足足三秒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找他干嘛的?”

“买豆腐。”

女人“噗”一下笑出来,“老牛早不做豆腐了,”说完又把我打量一遍,“也早不住这儿了。”说完要关门。

“哎您等等,”我伸手放在门上,“那请问他现在是住在城西葫芦巷吗?”

女人被我一拦,眼里多了戒备的神色,“你去找找不就知道了。”

我下了楼走出小区,给阿佑发消息:

——我去一趟城西,葫芦巷a-27号,找一个叫刘向志的,要是两小时后你找不着我就报警。

消息刚发出去,阿佑的电话就打来了。

“搞什么啊?拍电影吗?”

“哎呀,就这么着,我先去办事了。”

“来往!”阿佑有点恼了,“有本事别找我,找我就说清楚!”

“嗨,找我爹一个老朋友,道儿上的,我怕他不上道,就先跟你打个招呼,省得十几天后你们才在新闻上看见城西发现不明身份尸体,耽误我投胎。”

“啊呸!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不用了。”

“你要是不说我直接开到葫芦巷去堵你!”

就这样,阿佑开着她的小mini把我送到了葫芦巷。

“你就在这儿等我,一会儿要是听见什么动静,你别进去,报警就对了。”我不忘向导她。

“别啰嗦了,快去快回!”

开门的是个眼睛浑浊的小老头儿,我盯着那张脸看半天,这才回想起了一点他以前的模样。

“牛叔叔,我是来往,来……来从善的女儿,您还记得我吗?”

老头儿眼里透出凶光,把我看了看,朝旁边吐了口唾沫,倒也不是吐我,大概就这习惯,“来从善的女儿,找我干嘛?”

“呃……来看看您。”说着我紧了紧手里的礼物,两瓶茅台加一盒点心。

他显然也注意到了我手里的东西,“怎么,老来人在号子里,还不忘派闺女来害我?”

“嗨……”我讪笑,“牛叔叔这是气话,这么多年了,我代我爸来看看您,也跟您赔个礼……”

“赔礼?”他提高了八度,“你爸对我干的事儿是赔个礼就过去的吗?”

靠,这么理直气壮,那玩意儿是来从善逼你抽的不成?

心里这么想,脸上还堆着笑,“那显然不是,您看,我爸也受到了人民的惩罚不是?这都坐八年大牢了,您也消消气?”

草!就为求块豆腐??

“今天是我做小辈的来孝敬孝敬您,以后您有什么事尽管支使我。”

老牛看了看我,大概觉得我也干不出什么坏事来,自顾自走进院子里,在花坛上坐下,“说吧,找我什么事?没事你才不会找我。”

我放下礼物袋,给他抱了个拳,“牛叔痛快人,今天一来真是看看您,二来也确实有件小事相求,我想跟您求块豆腐和豆皮。”

他像听到吴三桂反明竟是为了个女人似的,似笑非笑地看我一眼,“耍老牛玩是吧?你爹没告诉你我那豆腐厂早关了?”

“我知道,但我想,牛叔总有本事做块豆腐出来。”

他晃了晃脖子,一脸的不屑,“你想让我老牛上磨,就为给你磨块豆腐?”

我突然想笑,忍住了,“牛叔的豆腐太好了,有些菜,没您的豆腐做不出来。”

他想了想,“嘿嘿”一笑,“行,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也不能亏待你,你等着。”

说着径自进了屋,我站在太阳哄哄的院子里,有点冒冷汗。

不一会儿,老牛端了两个小杯子出来,“豆腐什么时候要?”

“明晚要做。”

他抿了一口杯子里的东西,咂咂嘴,“怎么样?陪牛叔喝一杯,没别的意思,当初老来请我的一杯,我一直没请回去,就你替他了!”

我的脸“唰”一下白了,我知道那杯子里肯定掺了东西。

“怎么样?喝了,明早来取豆腐。”

我接过来闻了闻,酒味冲人,抬头看了他一眼,“喝了就能拿到豆腐?”

“管够。”

我一闭眼,“咕咚咕咚”把它喝了个精光,杯子让我“怦”一下搁在花坛上。

老牛愣了一下,“有种!明早七点来取。”

我又对他抱了抱拳,疾步走出了院子,远远看到阿佑在等我。

我把两根指头抠进喉咙,一搅和,“哇啦”吐了出来。

阿佑奔了过来,一脸惊恐,“你怎么了??”

我抬起头,摸出餐巾纸擦了擦脸,牵了牵唇角,“搞定,没事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落衣破玉(上) 主目录 下一章 三个人的晚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