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她降临之后(快穿)
上一章 第6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8章

第7章

作者:春宴十九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6:42

“祁越,”昏暗中顾烟抬起头,朝少年笑嘻嘻问:“要不要跟我谈个恋爱?”

语气带了抹轻挑,少年霍然抬头,眼中怒意瞬间暴涨,顾烟都来不及后退,拐杖瞬间冲她的劈头砸来。

“不知廉耻!”少年阴沉着脸,薄唇抿得像一条锋利的直线。

险些划破眼角的顾烟低骂了声,瞪向少年的杏眼却格外无辜,轻啧了声,一字一句说,“我认真的。”

话音刚落,天空哗地降了道惊雷,地面都被震得轻微颤动,顾烟舔了舔唇,讥诮的话却从地上少年口中来,“顾烟,说假话是要遭雷劈的。”

顾烟噎住,索性冷笑一声,“祁越,人没有良心也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你——”少年薄唇紧抿,话却被顾烟呛住。

“你什么?”顾烟冷笑连连,“是,之前是我做错,错在我蠢,别人叫我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没有脑子伤害了你,可我认识到错误后就及时止损,好歹也算护了你几次,为此学校东西全被谢雨佳砸了不说,还成了她们公敌,我就不惨?”

“还有,”见少年抿着唇冷冷看来,顾烟酝酿了情绪,眼里泪光开始打转。

“伤害你的人那么多,凭什么抓我这个主动承认错误承担责任的欺负?有本事你去找始作俑者谢雨佳和江淮啊?不就是觉得我一个人独自在外求学没爸妈管好欺负吗。”

顾烟眼角的泪还没掉下来,嘲讽声迎面而来,祁越轻扯了嘴角看她,淡漠语气里带了隐隐的嘲:“你哭什么?”

“顾烟,你他妈有什么理由哭?”

目光冷漠到近乎无一丝温度,顾烟心磕了下,面不改色继续:“我心里难受,我和你都算校园暴力——”

她的话被打断,祁越抬头,面无表情道:“顾烟,你没理由哭,也没资格跟我说这些。”

这是顾烟第二次打量眼前的少年。祁越说得没错,即使她也是被利用,依然改变不了原主作为加害者的事实,受害人没有提原谅的话,无论是施害人还是间接加害者,都是不可被轻易原谅的罪人。

默了片刻,顾烟看向地上的少年,“祁越,如果我赔你一条腿呢?”

她目光落在窗台上垒着的砖堆,直接上前抽出一块,递给祁越时语气沉静,“你亲自还是我来?”

祁越冷笑,顾烟也不恼,径直往地上一坐,屏气倏地抬手一砸,疼痛从腿蔓延到心口时她忍不住吸了口凉气,抬头,少年却一贯的漠然,不带半分情感地看她。

就像在看个笑话。

顾烟沉默两秒,咬紧后槽牙,索性直接豁出去,**的裤腿往上一抹,一咬牙一闭眼,结实冰凉的板砖霎时砸在白花花的小腿骨上。

真tm疼,顾烟没敢看,一鼓作气准备砸第三次时,手腕却忽然被抓住,祁越忍无可忍地警告,“要发疯滚出去发!”

“越越?”门外忽然传来声音,祁越怒气一滞,声音平静了些,“奶奶怎么了?”

话音刚落,虚掩的门被推开。

昏暗中老人先是扶住一旁门框,将外衣拢了拢才艰难地往里挪了几步,“刚听见你屋里有动静,正好起夜就来看看。”

祁越轻嗯了声,老人却没动,黑暗中微侧了头张望了下,“怎么还没睡?”

顾烟惊讶了瞬,差点以为老人眼睛可以看见,她望了望祁越,少年警告地看她了眼,却是十分耐心地解释。

“奶奶,夜里有些冷,我加个毯子,马上就睡。”

老人显然信了,将肩上外衣拢紧了些才边转身边道,“早些睡吧,明早还要去学校。”

沙哑苍老的声音有些刺,顾烟心却陡然一提,老人扶门而行,脚却忽然绊住了拐杖,整个人忽地一崴,身子朝门磕去。

扑空的顾烟心跳了下,急忙上前把老人扶到床边,她没说话,祁越眼中的慌张太明显,饶是老人摆手宽慰,她还是看得很清楚,少年紧咬着牙,眼眶发红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顾烟静静站在原地,她抬头,心里有些酸。

灯光昏黄,四处只剩雨声和渐渐销匿的雷声,祁越的拐杖歪在床侧,他半倾着身,手上药盖扣好几次都扣不开,顾烟抿唇看着,看着那双漂亮的,骨节分明的手发着抖,将药递到老人口边。

沉默两秒,顾烟将热水递过去,抬头说,“要不送奶奶去医院?”

巷子太窄,急救车根本进不来,此刻大片的积水更是让人无法下足,顾烟仰头看了眼依旧瓢泼大雨,直接冲出门。

这里住户不多,但门此刻无一列外全是紧闭着的,顾烟狠拍了几下,狗吠声中终于有灯亮了起来。

“您好,能不能帮个忙?”顾烟的话很快被大雨淹没,住户的女主人格外警惕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她手指的方向,直到听见高额的回报从来人口中说出来,才将门彻底打开。

雨夜里,电动三轮的喇叭声音尖锐刺耳,橘色的车灯却冲破一片又一片黑暗,载着三人朝巷口奔去。

等到终于将老人送进急救室,顾烟才在医院堪堪站定,她浑身上下全湿透,穿雨衣的女人却戒备地挡她跟前,要求顾烟兑现报酬。

顾烟无奈,好在大厅值班的小护士借了她充电器,很快,手机便开了机,顾烟来不及看未接来电,在女人的催促声中转了1000元。

等到女人心满意足离开,小护士斟酌了下,惊讶问:“你这怎么弄的?”

顾烟笑笑,还未解释,身边忽然响起道清微低沉的声音。

小护士瞬间红了脸,拢了拢耳边碎发问冲突然出现的男人打了招呼,温软的声音让顾烟心皮一麻,她扭头,忽地愣住。

是帮她给祁越喂粥的人,顾烟冲他笑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你的腿?”男人忽然问。

顾烟愣住,又听他道:“方才看你和同伴进来时行走好像不方便,没事吗?”

顾烟啊了声,忙摆摆手,她统共就砸了两回,第一回还是做做样子,往医院赶时都没怎么感觉到疼了,再者,她还想趁这个绝佳时机去陪陪弱小无助,红着眼眶内心焦灼地等在急救室外的未来大佬呢。

想到等会儿她温言软语将伤心欲绝的小狼狗拢在肩窝好声相哄的场面,顾烟忍不住笑了下,她刚想挥手说再见,右腿却猛地一疼,疼得她腿一软直接扑在男人身上。

好闻的香味扑进鼻腔,顾烟脸有些不自然,带了戏谑笑的声音从上头来,男人没撒手,音调微微上扬:“确定没事吗?”

顾烟囧住,小护士脸色却变了,她迅速从前台出来,顶着一张微红的脸说,“齐医生,我来吧。”

顾烟从来都不是没眼力见的人,见状也戏谑地看了看两人,将手抽出来道:“没事没事,我自己可以走。”

小护士却还是执意扶她进了急诊室。

大雨,又是深夜,走廊里很静,急诊室更安静,顾烟掀起裤脚看了眼,忍不住眼角一跳。

明明都青紫一片了摁上去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疼意,难不成神经出问题了?她伸出手指摁了摁,指尖忽然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捏住。

顾烟心跳了下,抬头,对上男人好看的眉眼,他没有看她,只是专心地将蘸了酒精的棉球涂抹在红痕上,动作很轻,神色也认真,顾烟忍不住咽了口水。

医生的动作停了一瞬,很快就继续替顾烟上伤药,他的指尖凉凉的,摸在肌肤上时有些痒,却意料之外的舒服,顾烟抬头,又仔细看了看这个经常戴着口罩的男医生。

眼睛的色泽很漂亮,像琥珀,皮肤牛奶似的,白的有些过分,给她一种轻触即碎的脆弱感,鸦羽似的剑眉有棱有角,顾烟赞叹了下,目光落在男人如悬胆般的鼻梁上,虽然只能看见上半部分,可顾烟仍觉得,饶是挑剔如师父,见了也会说这人得了张好面。

正喜滋滋看着,男人忽然不设防地抬头,他看她一眼,问:“你笑什么?”

语气里竟带了些淡淡的宠溺,插不上手站在一旁的的小护士愣住,认真看了眼顾烟。

小姑娘喜滋滋笑显然没在意,可和齐渊同在医院经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她还是生出一抹很怪异的感觉。

齐渊是最近才调来的,据说家世显赫能力出众,其实也不用据说,单凭他身上清冷矜贵的气质,就能看出些不同,刚进科室,单位不少像她一样的单身女青年便跃跃欲试,原本今晚之前,她认为她是有机会的。

无论是学历工作还是家世,她都比医院其他人要好得多,尤其是长相,谁会不喜欢童颜萝莉,可他怎么会这般温柔地对待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姑娘?

他向来清冷矜贵,有如高岭之花,对待病人是固有的职业温和,对待同事带着淡漠的疏离,每一度都控制的刚刚好,他怎么会……

小护士抿了抿唇,慢慢走上前,状似无意地打趣看顾烟,“你们认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6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