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男知青有个娃[七零]
上一章 第2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4章

第3章 第3章

作者:鱼乐于余 更新时间:2022-06-23

米秀秀又做梦了。

与上一个梦不同的是,这回画面更为清晰,还有着一小段大致算得上完整的剧情。

无比滑稽,把她气了个半死,偏偏一直醒不过来。

她梦到了赵家的柳花婶。

梦里的柳花婶一改往日的和颜悦色,见了她冲过来就是两巴掌,骂她“破鞋”、“不要脸”,给老赵家抹黑,赵家要不起她这样的儿媳妇,必须休了她。

不仅如此,还迁怒到她爸妈头上,质问爸妈怎么教的女儿,竟把她教成了一个水性杨花的潘金莲。

爸妈得意了一辈子,何曾被人这样打脸?

他们脸涨得通红,既愤怒,也为她被捉奸感到理亏,只能低下头颅卑微地给对方道歉。但不管怎么理亏,他们始终坚定地挡在她前面,把她护得死死的。

而梦里的自己呢?

惶恐,惊惧,不安,歇斯底里的喊冤,茫然失措哭着解释没有偷人,似乎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可赵家的人不信她,周围那一圈看戏的也同样满脸鄙夷,冲她指指点点,一夕之间她就变成了让人避之不及的脏东西。

人群里,不知是谁先按捺不住动了手,一只臭鞋子径自向她飞来……

“嗬!”

米秀秀惊醒,猛地弹坐起身。

嘴巴张开,如搁浅的鱼儿大口大口,急迫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此时她额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儿,略有宽松的棉布背心也紧紧贴在皮肤上,勾勒出初初长成的柔美曲线。

屋外蒙蒙亮,咸湿的海风从窗缝成探进来,她浑沌的脑子倏地变清醒。

还好!

还好只是梦!

米秀秀按按惊悸不已的心口,舒了一口气,仰倒回去继续睡回笼觉。

可一闭上眼就两耳轰鸣心口闷痛,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出梦中人的表情,或嫌弃、或厌恶、或痛心疾首,明明看不清他们大部分人的脸孔,可那些感受就像病毒一般无孔不入。

她无力地再次睁开眼,望着黑黢黢的屋顶出神。

不会是中邪了吧,所以才会三番五次在梦里疯狂丑化文斌哥一家……明明,柳花婶是个最慈眉善目的人,每次见了她和饭饭格外热情周到,怎么可能像梦里那样骂她呢。

米秀秀其实跟冯柳花不常见面,两家在一个村,但离得却不近。

米家老房子选址十分讲究,距离村民们的住处尚有一段距离,村民们的住处大都呈带状分布,依偎着海岸线。米家则更靠近合安村唯一的那座矮山——褚云山山脚。

毕竟旧社会里地主跟佃户渔民不是一个阶级,自然不可能住得太近,这属于历史遗留问题。

到六十年代全国上下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乡下叫四清,城里叫五反),当时米家同村里其他人家相比,除了房子大一点,日常开销其实差不多。

当时米老爷子还在世,他是个深谋远虑的人,瞧见城里的乱象敏锐地意识到危机在逼近,想了想索性在弥留之际安排三房人分了家。

并且嘱托他们一定要吃苦耐劳,低调行事,尽快融入生产队。

更是做主将老房子拆成了三份。

除了老大原地址不动,老二老三都带着拆掉的木翎子、横梁、青砖另划了宅基地,两兄弟牢记亲爹的教诲,没再想旧时的讲究气派,就照着村里其他人的房子建,一家三间屋。

而多余的材料直接捐给村里,由大队长来分配,为的就是让米家那青砖院子别显得太扎眼。

三兄弟起初说好让大房守着老房子,老二老三将宅基地划归到村子中心,如此也方便跟其他人打成一片。后来几经商量他们还是决定抱团建新屋,又将老房子的院子缩小了三分之二,一切可能跟“享乐”挂钩的东西都拆掉,但凡能二次利用的全贡献给生产队。

如此面面俱到,再也无人提起米家建国前是地主的事。

而赵家的房子呢,刚巧坐落在村子出口,临近新乡镇了,两家相距三四里路。

平时除了上工时遇上,也就村里开学习大会,开展扫盲活动时两家人能凑一块,再有就是逢年过节两家互相拜访。可说到底,熟络的也是两家长辈,不是米秀秀。

一来赵家不至于没分寸到让未来儿媳妇过去端茶递水;

二来米秀秀没开窍,什么女儿家的患得患失、害怕婆家嫌弃自己配不上的情绪一丝丝都没有,完全没有想要讨好未来公婆的念头;

三呢,则是米老三两口子自有一番考量。

夫妻俩结婚十年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娇娇,素来宠得厉害,哪里愿意让女儿养成甘心做牛做马的软性子,莫说米秀秀没那个想法,就算有,周宗兰也要狠下心把她的软骨头都拆了。

是以米秀秀印象里,冯柳花和赵大有都是非常好的长辈。

连做了这样恶心的梦,沉浸式体验过他们咄咄逼人的架势,她都在第一时间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问题——因为说不清缘由的抗拒,她懵懂,惭愧,所以在潜意识给赵家安了罪名,企图让自己的“不懂事不体谅”更正当。

米秀秀瞪着屋顶,眼睛渐渐酸涩。

她又想起了前晚梦到文斌哥回村,昨天就真的证实的事,一番纠结后,她做了个大胆且不理智的决定。

她打算——

天亮后上赵家看望柳花婶。她想看看,柳花婶是不是真病得那般严重,梦里那个红光满面却表情狰狞的柳花婶会不会也成真。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还不等米秀秀去验证梦境到底是她的恶意臆想还是预知未来,合安村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更准确的说,是米家来了位不速之客。

“你好,你就是米秀秀吗?”

说话的女同志穿着浅蓝色的布拉吉,头发没有扎成时下常见的大粗辫子,而是一缕一缕从额前编到耳后,两侧各别着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发夹,看着就很“城里人”。

她长着一张小巧的瓜子脸,嘴角有些平,甚至向下耷拉,面相有些苦。

眼睛不算大,好在水汪汪的,仿佛顷刻间便能让人生起怜爱之心,而眉毛细细拾掇过,是米秀秀没见过的眉型,平平直直的一道,将愁苦驱散,反添几分英气。

这名女同志看似极为礼貌客气,细细打量却能发现她眼神非常平静,平静中夹杂着打量,恍然,一丝不易察觉的怜悯,还有赤|裸|裸的居高临下。

米秀秀停下打猪草的动作,微微歪着头,神情困惑:“我是米秀秀,你来找我……我们认识吗?”

她在镇上读书,自觉不是什么井底之蛙。

可纵观整个新乡镇,也找不出一个比眼前这位女同志更会打扮的人,六分的底子呈现出□□分的美貌,实在令人惊叹。

就是姿态过于傲慢了。

米秀秀说完,没看对方表情转身继续打猪草。

心说早点把手头的事做完才能早点去赵家解答自己的困惑。

何况,说话和干活儿本就可以同时进行的,不是吗?

她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但在方安娜眼里,这个行为无异于天大的冒犯。

她眼底不屑渐浓,忍不住腹诽,果然素质低下愚昧无知啊,活该是书里最大的炮灰!

腹诽后,仍旧忍不住愤慨道:“我以为跟人交谈时直视对方的眼神是基本礼貌!”

米秀秀:……???

“你谁呀?”

米秀秀割草的动作顿了顿,将猪草往背篓里一扔。

身体站直,直视方安娜的眼睛:“你如果真有礼貌的话,就不该在我忙着干活时搭腔。”

呵,谁还不是家里惯着长大的宝贝咧。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2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