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男知青有个娃[七零]
上一章 第6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8章

第7章 第7章

作者:鱼乐于余 更新时间:2022-06-23

大伙儿夸上天的俊后生是这个“俊”法,米秀秀舌桥不下。

心里落差之大,简直能跟深邃见不到底的海沟媲美。

她想象中的文斌哥应该跟三国名将关二哥差不多,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一对卧蚕眉,那才配得上“俊”呢。

眼前这个……

顶多算还成!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

赵文斌毕竟比她大了七岁,他开始懂事时她还穿着开裆裤到处玩泥巴。何况村里的男孩子向来不爱跟女孩子玩,大孩子更不乐意带小的,就嫌麻烦碍事。

她正好两样都占了。

小时候她和米萍萍跟在几个哥哥们屁股后面跑。她哥哥多且护短,在不缺哥哥陪玩的前提下米秀秀很少见到赵文斌。等她明白什么叫娃娃亲时赵文斌已经入部队了,多种因素叠加,导致他们虽然同在一个村却其实并不熟悉。

这会子米秀秀失望得紧。

默念了好几遍人不可貌相,又狠狠唾弃自己的肤浅,才扬起招牌笑容招待赵文斌:“文斌哥,别站着了,快坐下吃饭吧。”

赵文斌轻轻颔首,将带来的礼物递给秀秀。

米秀秀接过,笑盈盈地半是抱怨道:“文斌哥,你回来就回来,怎么还这样见外啊。”

赵文斌:“应该的。”

待米秀秀转身,将两大袋见面礼拎到靠墙的矮柜放好,赵文斌才认真打量着她的背影。

与米秀秀的嫌弃不同,赵文斌的平静下却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三年不见,那个绑着双马尾的青涩小豆芽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跟心上人弱柳扶风般的美丽不同,米秀秀浑身上下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

她面颊白皙饱满,柳眉弯弯,琼鼻挺拔。

即便他从来不曾认真观摩女孩子的相貌,不曾思考过圆脸和瓜子脸孰优孰劣,也必须承认米秀秀确实相貌出众,是那种扔进人群里一眼就能被人瞧见的亮眼,丝毫不比文工团里的女兵差。

这是一张时下长辈们最喜欢的脸,看着就十分讨喜。

以他浅薄的词汇来讲,米秀秀像初夏的水蜜桃,又像流金溢彩、灿烂夺目的向日葵,青涩娇憨,又热情十足。

尤其是她的笑容非常有感染力,让人不自觉跟着一起笑。

赵文斌望着米秀秀明亮的双眼,眸色微微闪烁,来时万分坚定的想法在这一刻产生了一丝丝动摇。他现在提出退婚……是不是对眼前的小姑娘过于残忍了?

赵大有察觉到儿子身上冷硬的气息变得温和,侧首回看,正好瞥见他眼神温和地跟秀丫说着话,心中跳了跳,顿时用力咳了一声。

“咳!”

赵文斌回过神,父子俩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米老三没看见这对父子的眉眼官司,此刻心情大好,恨不得把家里的好酒好菜都拿出来招待未来女婿。

“秀儿,去拿三个碗来,我和你赵叔、你文斌哥喝一轮。”使唤完闺女又扯着嗓门问周宗兰:“媳妇,我的高粱酒呢,你藏哪儿去了?”

“酸菜坛子后面,自己去拿。”灶房里传来周宗兰爽利的声音。

米秀秀赶紧推推弟弟,让他去拿酒,自己去拿碗。

她没料到有客人来访,准备的菜色极为简单,一个炝炒苕尖,一碗泡芋头茎。

自家吃没事,用来招待客人就显得太磕碜了。周宗兰心道一个荤菜没有属实拿不出手,到家后便到到灶房风风火火忙了起来,迅速弄了一道小葱炒鸡蛋,一碟白切腊肉。

这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直到——

“你说什么?”米老三额际青筋暴跳,怒目相向。

他震怒拍桌,酒碗发出脆响:“你小子再给我说一遍?”

“老赵,这也是你的意思?就因为我没一口答应你和弟妹的提议,你们连几天都等不了是吧?啊?”

米老三气得脸胀红,妻子周宗兰也沉着脸。

六岁大的米饭隐隐约约听明白赵哥哥不想娶他姐姐,登时气得一蹦三尺高,抡起笑拳头朝赵文斌砸去:“坏人,你敢欺负我姐!”

赵大有暗道不妙。

连忙苦笑着赔罪:“老三,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秀丫是你闺女也就是我闺女,我要是早知道赵文斌有了当陈世美的心思,哪能带着他上门来气你们?我这老脸还要不要了,你说是吧。”

说完见米家人仍是一脸愤愤,赵大有眸光沉了沉,狠下心当着米家四口的面,一巴掌朝赵文斌脸上呼过去。

“啪——”

清脆响亮,屋子里刹那间安静下来,连空气都变得凝滞。

米家人不约而同往赵文斌脸上看过去。

“你这浑小子,一回来就要气死我们啊?有没有顾着点两家走动十几年的交情,啊?我看你是当兵当得越来越没人样了,是吧。大小子,老子告诉你,你今天敢跟秀丫解除婚约,老赵家以后就没你这个人!”

赵文斌上半身坐得笔直,没有躲,任由老父亲的巴掌扇过来。

很快,黝黑的左脸便又红又肿,但他只是抿紧嘴巴坚持不松口:“叔,婶,是我对不住秀秀。”

话音刚落,又捱了赵大有一巴掌:“文斌啊,你真是要气死我和你妈啊,这门亲事订了十多年,村里人人都知道,谁不说秀秀是你未过门的媳妇,你现在说取消就取消,有没有想过村里人咋看咱们两家,有没有想过他们会在背后咋样说秀秀?”

这话说进了米老三夫妻俩的心坎里。

赵文斌长时间呆在部队,他一个大男人甭管退亲原因是什么,流言蜚语几乎扯不到他身上。

可他们家秀儿不同,照如今的形势,即使秀儿非常优秀也很难成端上铁饭碗,吃上供应粮,这样就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秀儿都得留在村里生活。

那些多嘴多舌的说不着赵文斌的闲话,还能放过近在眼前的秀儿?

凭谁成天被别人指指点点也不可能活得恣意舒心。

光是想想那画面,周宗兰就心疼不已,她这辈子最受不了自个儿的孩子被欺负。

“文斌,婶子只想问你一句,你能老老实实回答我吗?”

“你是不是在部队里有人了?”

赵文斌沉默。

周宗兰:“那就是有了?”

不等赵文斌回复,周宗兰爆|炸了。

嗤道:“好啊,好得很,我倒要找你们领导问问,背弃婚约跟别的女同志搞一块算不算犯错!”

米秀秀正神游八方,被这一连串动静惊得怔了半晌,恍恍惚惚的。

她听到了什么?文斌哥说退亲?

顷刻间,茫然,困惑,震惊……各种各样的情绪糅杂着潮水般向她涌来!

她瞪圆了眼,不敢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文斌哥,你刚才说……退亲?”最后两个字她声音很轻很轻。

赵文斌原以为自己问心无愧,他不过是破四旧,反抗包办婚姻罢了。

可对上她明亮灼人的目光,却下意识想要闪躲。

同时他也清楚,眼下的情况不容许他逃避。

米家婶子一贯泼辣,若知道自己在没处理婚约前就有了对象,真可能干出跑部队讨公道的事。

赵文斌默了默,斟酌着语气,决定先安抚米家人的怒火。

无比坚定道:“叔,婶,我绝对没有跟别的女同志处对象,我提退亲是因为我跟秀秀年龄差太多,如今我妈身子不好,她只想早点抱孙子,为人子我不能不顾我妈的意愿……不管怎么样,这事的确是我对不起秀秀,您二位要打要罚我都认。”

赵大有闻言,立即松了口气,顺势给儿子圆话。

佯怒骂道:“你妈病糊涂了你也跟着糊涂?二十好几的人办事还一点章程都没有,你妈那儿我回去劝她,现在赶紧给你叔你婶你秀儿妹妹赔礼道歉。”

有了台阶,赵文斌也就借驴下坡:“叔,婶,是我想岔了,对不起。”

“秀秀,你能别生文斌哥的气吗,我刚才真是急糊涂了。”

他五官端正硬朗,从外表上看就是一副不屑说谎的相貌。

此时态度诚恳,摆出任打任骂的样子,米老三两口子的怒火多多少少被扑灭了些许。

两口子心不甘情不愿,然而确实没证据证明赵文斌有二心,便想着先将今天这一出按下不提。

就听闺女突然开口:“文斌哥,你认识一个叫方安娜的女同志吗?”

赵文斌错愕,而屋子里再次陷入死寂。

就在新的风暴到来前。

“叩叩——”

大门被敲了两下。

随后是一道年轻的男声:“米三叔,方便我进去吗?”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6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