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男知青有个娃[七零]
上一章 第7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9章

第8章 第8章

作者:鱼乐于余 更新时间:2022-06-23

门外的声音对其他人而言很陌生。

对米秀秀来说却无比熟悉,正是上午才见过面的郗知青。

郗孟嘉的突然到来打破了屋里的死寂。

长凳跟地板摩擦发出轻微的嘎嘎声,米老三深深看了赵文斌一眼,“我去看看。”起身出去看外面什么情况。

米秀秀也放下筷子,但目光灼灼依然看着赵文斌,等着他的答案。一旁的周宗兰忧心忡忡,怕女儿伤心难过,伸手包住她的手,用力握了握。

米秀秀回头看着她妈,努力绽放出笑容,似要告诉她自己没事的。

事实上,要说此时她心情如何,确实很不愉快。

但不像她妈想的那种因为未婚夫可能变心就伤心欲绝,更多的其实是困惑、气愤,不理解自己为什么要受到这种对待,某一瞬间,此刻的她仿佛跟梦里备受屈辱的她重叠了,全是莫须有的嫌弃。

她必须闹明白自己是不是被方安娜涮了,想知道赵叔和赵文斌是不是拿他们一家当傻子耍弄。

赵文斌表情很复杂,错愕,思索,迟疑。

米秀秀见状,心里微沉。

终于忍不住出声试探:“她说她也是秦城军区的,同你的关系不一般——”

赵文斌皱眉。

远在乡下的米秀秀是如何得知安娜的存在呢?会是安娜不相信他能妥善处理婚约,背着他做了多余的事吗?

这是几乎不需要推理就能得出的答案。

这样一想,赵文斌感到挫败之余,又多了几分不满。

对他来说,与面临被人质疑的窘境相比,喜欢的姑娘的不信任更令他难堪和恼怒。他忍不住问自己,难道在她心里,他就这么不值得托付吗?

赵文斌毕竟不是毛头小子,或许做不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掩饰情绪的本事还是有的。

他很快调整好,语气比之前温和带着安抚的意味:“嗯,我确实认识一位叫方安娜的女同志,不过只是普通朋友。”

说完,他仔细看了一下米秀秀的眼神,问她:“如果你想知道,我慢慢说给你听。”

米秀秀听到他的问话愣了愣,半信半疑:“可她不是这样说的。”

说??

她们见过面?

可安娜这段时间有别的任务,不可能离开。

赵文斌眸光暗了暗,一面在心中推算方安娜离开军区下乡表演的时间,一面不露痕迹道:“你见过她?有可能你认错人了。秀秀,我们从小就认识,你还不相信文斌哥吗?就算从前我没有把你当成未婚妻,那也不是因为不喜欢你,而是你还小,我把你当我的亲妹子,就和小桃一样。”

说完,他严肃着脸,突然厉声道:“秀秀,文斌哥希望你明白,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但首先不能缺乏信任。”

米秀秀瞪大眼,神色诧异地看着他,随后别开眼,觉得莫名委屈。

不熟就不熟,凶她做什么?

他的生气是想表达如果自己揪着不放,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话,就是她心胸狭隘,是她多疑,他们俩确实不适合结婚吗?

好笑哩。

她都没嫌弃他丑成黑炭,他居然对她这么不满意,还没结婚就开始训她了。

米秀秀从小就被家里捧着长大,米老三夫妇对着谁都说她是家里的宝,自家闺女最聪明最可爱,谁都比不上,大了后就变成外面的小伙子谁也配不上她,就连赵文斌在他们嘴里都只能算勉勉强强。

她在彩虹屁的包围下长大,骨子里流淌的不是怯弱顺从,而是耀眼夺目的自信。

大伙儿夸她脾气好,不轻易与人闹矛盾,夸她聪明能干宜家宜室,但不代表她真成了泥人性子。

米秀秀没被赵文斌的责难吓到。

恰恰相反,她的逆骨被触动了,赵文斌的避重就轻,“反客为主”让她更加怀疑。毕竟,在方安娜嘴里,文斌哥对她颇有好感,甚至用情至深。

而眼前这个明明白白说拿她当妹妹。

想通这点,米秀秀抬眸,看着赵文斌一字一句道:“文斌哥,你是怀疑我无中生有,疑神疑鬼吗?”

一直没说话的赵大有听到这句质问,微微皱眉,显然非常不喜她的咄咄逼人。

他琢磨着,这还没进门呢,就这样颐指气使。等文斌真娶了,秀丫还不得爬他们头顶屙屎屙尿?

老三两口子又是个护短的,或许真跟老婆子说的那样,到头来帮衬不上家里就算了,反倒拖文斌后腿。赵大有越想越觉得退亲或许真的是不错的决定,可到底不能闹太僵。

今天文斌不同意他们的办法,说他妈那做法太缺德,以为自个儿坦坦荡荡提出来就行了,却没想过米家愿不愿意放弃到手的肥肉,现在好了,周宗兰都威胁上部队告状了。

反倒让他们处于被动地位。

嗐!

赵大有:“秀丫,你文斌哥没那个意思,他当兵当太久光学了训练打仗,嘴巴还是笨得很,你犯不着跟他生气,赵叔回头帮你教训他。”

他恨不能回到来米家之前,也免得自己一把年纪还得说好话哄后辈。

米秀秀没说话。

周宗兰看赵大有拉偏架,心火腾地一下熊熊燃烧。不过她没逮着赵家父子俩说事,而是看向女儿:“秀儿,你什么时候见的那位方同志?”

女儿除了到镇上读书,平时很少出门。最近既是农忙,渔汛也即将到来,秀秀索性请假回家帮忙。

说来她和老三让秀秀请假也跟学校风气有关系。

自从高考取消后,学校教正儿八经的知识就少咯,大都是语录思想方面的。这些东西拿出去能唬那些不识字的,但唬不住她家老三。

秀秀很爱读书,学习上凡是有不懂的很少在学校里得到解答,反倒回家问她爸。

周宗兰那时就在想,要不干脆让女儿别去学校了,还能省钱。

老三就不同意。

她就问,学校里都不太平成那样了,孩子上学除了白交钱,也学不到太多东西,还不如回家自己教呢。

老三就说,闺女脑瓜子聪明,书里的东西看两遍就能理解个七七八八,这是搞学问的好苗子呀。搁家里没败落时,他准要送闺女出国留学。

现在虽然没法留学,也没法考大学了,但孩子就该跟同龄人呆一块。宁愿她在学校跟人聊学习,聊吃的玩的混日子,也不想她被村里一亩三分地给困住,天天听大伙儿唠叨嫁人那些事儿。

要不是前些时候镇中学来了个恶霸似的人物,据说还是哪位干部的小舅子,专爱欺负漂亮小姑娘,米老三也不会当机立断让秀儿请假回家干活。

这几天秀儿从来没提过方安娜,周宗兰想起女儿昨天说不要嫁人的事,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了。

“就上午——”

米秀秀抬头看赵文斌,话未说完就见米老三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瘦高瘦高,仿佛刚经历过逃荒的年轻男人。

她顿了顿,继续道:“上午打猪草那会儿,她到山上找我说的。”

赵文斌:“她说她叫方安娜?个子多高,长什么样,都说了什么?”

他绷着脸,嗓音冷厉。

堂屋明亮,米秀秀将他的脸看得清清楚楚,棱角分明的轮廓,浓黑的眉毛,单眼皮眼微眯着,下巴绷着中间露出一道浅浅的沟壑……

人还是那个人,就是浑身散发着吓人的气场,非常有压迫感,简直像在审讯犯人一样。

大家都愣住了。

米秀秀没见过气势这么强又对她这样不客气的人,不禁瑟缩了一下。

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又怕又气时,一脚跨进堂屋门的年轻男知青替她回答了。

“一米六左右,瓜子脸单眼皮,衣着讲究,眼睛长头上。自称方安娜,是秦城军区的文艺兵。”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7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