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男知青有个娃[七零]
上一章 第11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13章

第12章 第12章

作者:鱼乐于余 更新时间:2022-06-23

米秀秀是真看不惯他们。

捉不到猎物重要吗?

她们又不靠山上的兔子野鸡过活。

一个个有手有脚,稍微勤快点嘴甜些,多少能跟着村里的渔民学到几分本领。再不济,只要愿意放下城里人的架子,跟着孩子们赶海还不会吗?

这儿可是贝类最丰富的村子了。

类似的白蛤以及大家常说的花蚬子在这里多的是。赶上大潮活汛的时候,还能赶上青蛤。至于鱼虾,那更是从来不缺,家家户户谁不储存干鱼干虾呢?

每年渔汛,捕鱼队捕到的海货七成卖给新乡码头的渔业公司,这笔收入年底再给村民分红,而另外三成切切实实分到大伙儿手里,知青大院也能分上一些。

何至于沾不上荤腥这么离谱?

住在宝藏旁边都支棱不起来,这能怪谁?

真是越想越来气。

几个知青傻了,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米秀秀在骂他们不要脸。

女知青脸皮薄,被臊得不敢抬头,男知青一个个目眦欲裂,拳头紧握。

王璇的“老大姐”面具不知不觉裂出一道道缝隙,又气又尴尬。

她嘴唇哆嗦,不可置信地瞪着米秀秀,被她眼底蹿动的火苗灼烧得不敢再直视,仍不放弃描补自己的人设,便有些色厉内荏道:“这是我们知青内部的事,跟你没关系,你少多管闲事。”

米秀秀才不怕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们欺负人我没瞧见就算了,既然看见了这闲事我当然要管一管。别忘了主席说过,知识青年下乡既要为农村建设添砖加瓦,也是来进行思想改造的。我们村风气好,你们莫把小团体欺负人的糟粕带进来。”

这是明摆着骂他们思想有问题还没改造好。

不提其他人怎么想,反正孔舟的暴脾气彻底按捺不住了。

什么玩意儿!

她以为她是谁?

大家舍弃城里的好日子,跑到乡下当知青,吃不饱穿不暖见天的过苦日子,她凭什么指责他们?真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他一脚踢翻小马扎,气势汹汹走过去,用肩膀将王璇撞开。

王璇被撞得趔趄两步,肺都要气炸了,见孔舟径自走向水井,显然是要找米秀秀的麻烦,那即将脱口而出的责问才被她又压了回去。

其他人看他恶狠狠的模样,从怔愣中回过神,谁也没去拦人,而是你看我我看你,不约而同露出看好戏的笑容。

知青大院里谁不知道孔舟啊。

这人暴躁易怒,心眼还小得跟针眼差不多,发起火来向来不管不顾。之前郗孟嘉病得糊里糊涂时,他就往人床上泼水,虽说两人有些旧怨,可那做法也确实没有底线,一不小心人死了怎么办?

从这事之后,大家都知道孔舟不好惹,心里多少有些忌惮,就怕他发疯发到自己头上。

不过,这会儿看他发火的对象是米秀秀,忌惮之外,又着实暗爽。

谁让她嘴贱,活该!

刚才被臊得不敢抬头的几个女知青心里也快意得很,不过表面功夫她们还想做一做,免得到时候这群臭烘烘的渔民追究他们的责任。

“孔舟,你干什么?”

“哎呀你们几个男同志快拦住他啊,他这暴脾气一上头,万一把人打坏了怎么办?”

“是哦,他打人爱往脸上招呼,姑娘家一不小心被打破相可就完了。”

还有人说:“米秀秀你赶紧跑还来得及,别怪我们没提醒你啊。”

嘴上说着提醒,但那语气充满了幸灾乐祸。

郗孟嘉眸光微冷,看了说话的张慧慧一眼,张慧慧撞上他幽深泛着冷光的眸子,瞳孔瑟缩了一下,赶紧别开脸,嘟囔道:“……提醒她而已,好心没好报。”

郗孟嘉将木盆放地上,向前两步挡在米秀秀身前,看着越来越近的孔舟冷呵道:“孔舟,你想做什么?”

孔舟咧嘴,邪魅一笑:“当、然、是教训你们!”

“米秀秀是吧,你现在哭着认个错,哥哥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你一马。”他捏紧拳头,骨节捏得咔嚓作响,满眼恶意的看向被郗孟嘉护在身后的米秀秀。

满怀期待看她被吓得花容失色,屁滚尿流的样子。

而此刻的米秀秀却在走神,她傻傻看着郗孟嘉单薄的背影,心脏嘭嘭嘭,不听话地跳了好几下。

心底涌出一股暖流。

一个那么弱,别人说得那样难听都懒得还嘴的人,在察觉到危险时竟不带一丝犹豫地站在她身前。瘦削孱弱的背影此时此刻看起来无比伟岸,把在场那些更高更壮的男人衬得黯淡无光。

很难不让人感到震撼!

这种心灵上的颤动远比一个强装有力的人替她遮风挡雨更强烈。

换了自家哥哥们,又或是赵文斌,她想,她只会觉得理所当然,因为,他们本身就很强很有威慑力,一点也不害怕别人报复。

但郗孟嘉不一样。

松松垮垮的衣裳下,是瘦骨嶙峋的身体,别人轻轻的一拳似乎就能重创他。

太弱了。

这种脆弱带给她的除却震撼,还有某种她自己也未曾察觉到的悸动在悄悄酝酿着,只等着生根发芽,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长成参天大树。

米秀秀想到她爸不过是帮过郗知青一次,对方就默默记在心里,一有机会就上门报恩;这次也是自己冲动骂了人把这群知青激怒了,他却一句抱怨都没有,立刻挡在她前面。

这样善良的他,即便不爱说话不合群,说到底根本没妨碍任何人的利益,他们怎么好意思欺负呢?

想到这儿,她的心就软乎乎的,更觉得孔舟一行人可恨!

“你做梦!”她从郗孟嘉身后探出脑袋,冲孔舟做了个鬼脸,得意洋洋道:“什么哥哥,我才没你这么不要脸的哥哥。”

火上添油后,她就用乌黑的眼悄悄瞄了郗孟嘉的表情。

他眼神平静,就跟早前赵文斌威逼目视时一样,给人很可靠的感觉。

米秀秀没发现,短短一个下午,郗孟嘉在她心里的形象就从长得“磕碜”转变为长得“磕碜”却很善良很可靠。

郗孟嘉垂眸看她。

她才气了人,眼神得意的飘来飘去,面颊上还浮着薄薄的红霞。

那双眼睛又圆又大,眼睫毛长而卷翘,眨巴眨巴着灵动可人,十六七岁姑娘都有一种鲜妍明媚的漂亮,显得生机勃勃,这种特质在她身上尤其明显。

即便知道她的自作主张会让他在知青点的日子更不平静,好像也没法对她生气。

“别拱火!”郗孟嘉边说,边伸手将她脑袋往身后推。

“放心,他肯定不敢动手,他敢欺负我明天我哥就能把他腿打断!”米秀秀昂着脖子,满脸骄傲。

她把木盆递到郗孟嘉手里,催促道:“你动作快一点,我妈他们肯定等急了。”

两米外的孔舟听到“他不敢动手”这句话时,眼神狠了狠,脖子上青筋冒出来。紧接着就听到米秀秀后面半句,想要给她好看的心思倏地就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糟糕,他忘了米秀秀哥哥多。

不是一个,是九大九个!!!

孔舟脸白了白,冲动褪去他开始骑虎难下了,刚才放狠话时有多嚣张,这会儿表情就有多难看。

郗孟嘉看他那股劲儿有些散了,心里有数,踩他不敢轻举妄动,但总归不能百分百放心,接过木盆侧首说:“……一块进去?”

米秀秀眨了眨眼,无所谓地摆摆手,甜甜笑道:“我就在这里等你。”

郗孟嘉直视着她的眼睛,确定她真的不怕孔舟,才点点头转身走进大院。

秀秀没把杵在门口的孔舟当回事,看他不再叭叭,也见好就收,老老实实站在原地等人。

殊不知这种彻底的无视才是最气人的,孔舟,以及焦急等待孔舟发威的几人都快被气傻了。合着她有哥哥她厉害呗,只能她骂大伙儿,大伙儿必须忍着,反正谁也惹不起她。

浓烈的怨念齐齐朝米秀秀射过去,她相信如果眼神能化为刀剑,自己这会儿恐怕已经被凌迟成一片片了。换个胆小的没准不敢抬头。

可米秀秀就不。

知青们看她,她就直溜溜地看回去,反正败下阵的不会是她。

郗孟嘉再次出来时,就见米秀秀双手抱胸,下巴抬得高高的,隔着院墙跟人大眼瞪小眼。

看起来有些凶巴巴的,却莫名可爱。

“可以走了。”

“哦。”

她收回瞪人的眼神,提步从孔舟旁边经过。

孔舟身体僵直,拳头下意识捏紧,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最终没敢拦人,只在郗孟嘉走出大门时,递给他一个秋后算账的凶狠眼神。

远远的地平线上,太阳即将落下。

天边映出一大片橙光,模糊间,路上的小草,稻田里刚种下的秧苗都镀上了金色,一高一矮两个背影在落日的余晖中渐渐走远,和谐美好得如同画卷。

可惜,目睹这一幕的几人无暇欣赏夕阳的美好,他们只想骂娘。

孔舟脑海里重复播放起郗孟嘉离去前宛若看智障的眼神,眼睛开始充血。

“操!郗孟嘉,我、操、你、妈!”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11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1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