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声宣告
主目录 下一章 I 沉默的爱

Chapter I 沉默的爱

作者:黎景至 更新时间:2022-06-23

他搂着我的母亲走了过来,瞥了我一眼,往我的手里扔了好多的糖,母亲一眼都不想看见我,她匆忙将我打发出去,我躲在楼道里,未关好的房门传出刺耳的欢笑声,甜到发腻的糖,我竟觉得很甜,因为那是我唯一的慰藉。

2017年 淮南市

正逢新春佳节,正在警局值班的喻归远,希望今天安稳地度过,可天不遂人愿,市区的别墅区发生命案,喻归远立马带队出发,到达别墅区的时候,警戒线拉起来了,外面围了不少的群众,事故现场很干净,嫌疑人也被控制住了,是死者的丈夫。季时查看完死者对喻归远说“一刀致命,直中心脏,干脆利落。凶器是一把水果刀,在附近的垃圾桶里翻到的,上面只有死者丈夫郑司同的指纹。”

死者的丈夫郑司同呆滞地坐在沙发上,他一口咬定不是自己杀的,他说自己接到了一个电话,约他去茶馆见面,所以他去赴约,到茶馆的时候,茶馆已经关门,所以他就赶回家,回到家,就发现自己的妻子躺到地上,他声称自己和妻子关系和睦,怎么会起杀人的心思。

喻归远感觉一切都很顺理成章,却又不太对劲,他叫陈稳收队,先把嫌疑人带回去审问,然后交代纪年和毕业去询问一下邻居。自己打算去郑司同口中所说的茶馆看看,有什么古怪。

盐亭路88号,座落在街道尽头的未名茶馆,此处僻静,鲜少有人。今天除夕,连一个人影都看不见,未名茶馆是一个三进院落,青砖白瓦,全部仿古设计,二进的正房被设计成茶馆。通往茶馆的走廊两旁都种了华橘竹,院外种了桃树。

茶馆里的摆设也是古朴典雅,是新中式风格。

此时一名年轻人惬意地坐着,面前摆放着热茶,不时得望向窗外,仿佛在等待着什么,细长的食指推了架在高挺的鼻梁上的银灰细框眼镜。正好手机铃声响起,他按下接听键。对方说了句快来,就等你了,他应了好。

他站了起来,拿起放在一旁的黑色大衣穿上,整理了下衣着,然后顺带拿起桌上的茶叶出门。

他叫了出租车,不打算开车过去。

“小伙子,钟灵路24号到了!”出租车司机说道。

望向窗外的年轻人将钱递给司机“谢谢您,师傅。”

出租车司机看着小伙子下车说道:“小伙子,新年快乐,祝您好运!”

年轻人望着师傅颔首“您也是,新年快乐!”

年轻人望着面前的中式建筑,走到门口按了门铃。

“澋华,你快去门口看看,是不是小攸来了!”梁望舒朝梁澋华喊道。

梁澋华快步走去院子,连忙打开木门。梁澋华看到面前的年轻人,一把搂过来,手搭在年轻人的肩上,埋怨道:“怎么现在才来!”后面的话小声凑到许攸左耳。我现在可应付不了他老人家,合着你是才是他亲儿子。

“哥,你又打趣我。”

里面的老人家等得不耐烦了,“澋华,快让小攸进来,别着凉了!”

“来了,来了。您别催了”

许攸一进门微微颔首:“梁叔”

梁望舒面露愠色,“小攸,是不是又没按时吃饭,怎么又瘦了。”

“你小子,今晚可得吃饱了才能走。”澋华喊道。

“梁叔,您爱喝红茶,这罐茶叶是去福建的时候给您带的正山小种,。”许攸双手将茶叶递给梁望舒。

“好了,礼梁叔收下了,快坐下吃饭。”梁望舒招呼着许攸坐下。

饭桌上三人仿佛都打开了话匣子,聊得甚欢,梁望舒问了许攸之后的打算,许攸说打算读完研之后留校当老师。

梁望舒叹了口气,就愣了神。

梁澋华喊了一声:“爸”

三人望向了墙上的相片。

墙上的一家人合影梁澋华研究生毕业,少年意气,眼里藏不住对未来的无限憧憬,梁浅也刚考入淮南大学中文系,她笑得很甜。梁教授望着自己的一对儿女眼含笑意。两年后,意外夺走了梁浅的生命,梁夫人也因病痛伤心成疾相继离世,梁教授也一夜白头。三年了没有人真正能从14年走出来。

“斯人已逝,生者如斯”许攸无意说了一句。

梁教授问道:“小攸,还住在盐亭那里吗,你要不搬过来,这里离学校也挺近的。”

许攸回绝道:“梁叔,没事,我住那也挺近的,好照顾我妈种的花。”

之后吃完饭,许攸和梁澋华寒暄后就回家了。

出门时,梁澋华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按时吃饭,不然下次再瘦了就搬过来住。许攸调侃梁澋华,劝他还是好好找个女朋友,可别唠叨他了。

许攸好不容易打到车回茶馆,看见茶馆门口有一个人站在那里,旁边还停着一辆黑色吉普。许攸快走到茶馆门口,门口的那个人突然站了过来,透过微亮的路灯看清面前人的长相,他的眼眸深邃,看似狠厉却透着柔和,是一个矛盾的人。眼前的人和自己差不多身高,因为自己偏瘦所以感觉比他气势弱了很多。

眼前的人从上衣口袋拿出警官证,说道:“您好,您是许攸吗?我是刑警,我叫喻归远。”

许攸看他应该等了很久。说道:“喻警官,我是许攸,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喻归远说:“许攸,我手上有一桩命案需要你协助调查。”

许攸引喻归远进茶馆,边走边说:“喻警官,外面怪冷的,进来说吧!”

喻归远开门见山说:“许攸,你认识郑司同吗,他是我们本次案件的嫌疑人,他收到了一侧短信,说来未名茶馆见面。”

许攸泡了壶茶,递给喻归远说:“喻警官,我们这只有茶不知道您是否喝得习惯,我不认识郑司同,我没有发信息给他来茶馆见面,您可以检查我的手机,警官应该很容易就可以查得到,而且我的茶馆基本处于半歇业的状态。”

喻警官继续说:“许攸,1月27日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你在哪里?”

许攸说道:“我在我叔家吃年夜饭。”说完手写了地址和电话给喻归远。

喻归远说道:“许攸,谢谢您的配合,如果后续有情况我会再联系你。”

许攸笑道:“配合警官的工作是我们公民该做的,我送喻警官出去吧!”

喻归远院子里种了许多绿植,还有花海,他看到前面的白色鸢尾花,提了一句:“是白色鸢尾吗。”可能太轻许攸没有听到。

许攸送走了喻归远就准备洗漱睡觉了。

而此时的喻归远要赶回警局处理案件,将许攸写的纸条随意塞到上衣口袋里,除夕夜值班的他本来准备好好过年,结果就出案子了。有时候话不能说太急,陈稳催他赶紧回局里,嫌疑人郑司同的母亲正在局子里歇斯底里要局里放人。

郑司同,母亲是著名的教育家,父亲是淮南市有名的律师,可自己却是无业游民,蛀虫,依靠家里。喻归远到局里的时候看见一向矜持自重的教育家,现在就如街上的泼妇一般,撒泼打滚,精致的妆容已经花掉,而郑司同的父亲丝毫不在意妻子的无理取闹,坐在凳子上闭目养神。喻归远问陈稳郑司同审出了什么吗?陈稳说那小子半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一直在说爸爸给他找好了律师。喻归远问有没有问出郑司同那通电话的内容。

s..book539872597841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无声宣告');;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主目录 下一章 I 沉默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