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声宣告
上一章 I 沉默的爱 主目录 下一章 II 月光下的谋杀者

Chapter II 月光下的谋杀者

作者:黎景至 更新时间:2022-06-23

喻归远让陈稳押送李珩回警局,他想去找许攸问问他是怎么找到冬生的,可是那家伙溜得太快了,所以他只好去茶馆找他,到达茶馆的时候,许攸正在浇花,许攸看都不看喻归远一眼说:“喻警官,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许攸,作为良好公民,需要你配合调查。”

“喻警官,有话直说”

喻归远被许攸这句话噎住了,只好说道:“许攸,你是怎么找到冬生的。”

许攸也不藏着掖着,说道:“冬生十年前跳海并没有死亡,他被宋延救下,不过冬生还是有求死的欲望,一次她的眼睛致盲,所以宋延带冬生去了医院,发现冬生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很重的心理创伤,冬生就之前的事情告诉他,宋延一直帮冬生走出阴影,在市医院都是有就诊记录的。”

喻归远刚想问许攸是怎么知道就诊记录的,许攸接下去说了一句,他就直接愣在原地了,许攸说:“对了,喻警官,下周一我们就是同事了,希望我们能和平相处。”

“喻警官,我知道就那么多,慢走不送,记得帮我带一下门,谢谢!”许攸抬起头笑着说。然后喻归远走出了茶馆,还是一直懵,他话不是还没说完,就送客了。

喻归远只好打电话给他亲爱的局长,电话一接通,喻归远就问:“许攸,要来我们刑侦队吗?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

“小许,淮南大学历史研究生,高材生呢,我们局里正好缺撰写文字材料的人才,是庄叔推荐的,所以我就没托辞了,算是特聘的,你可别亏待着人家。”喻思齐说完就挂电话了。

喻归远来不及再问几句,就被喻局长挂了电话。一墙之隔,庄叔从屋里走出来,看着正在浇花的许攸。

许攸漫不经心说道:“庄叔,他回来了。”

庄叔走在许攸的左边,摸了许攸的头欣慰道:“花长大了,小攸也长大了。”

周一报道的时候,许攸并没有看到喻归远,其他警员说喻归远出去执勤,不知道他是不是可以避开自己。喻思齐特意夹道欢迎许攸,许攸有点盛情难却,警局洋溢着欢快的气氛,也许是好久没来新人,许攸白白净净,语举止礼貌,待人温和,立马吸引了警局女警员的喜欢,她们格外关照许攸,不过他们很可惜许攸一般只能周末只能来,其余时间需要在学校上课。

寒假过得很快,许攸回学校上课,一切都是照常,按时上课,按时去警局整理资料。

平常的周末,许攸准备收拾好东西下班,突然的警铃响起,刑警队的人立马站起来往外走,喻归远看了站起来的许攸笑着对他说:“恭喜你了,要加班了!”

许攸就这么稀里糊涂跟着他们出去了,警车开到一半的时候,喻归远下车去了前面的小卖铺,然后提着一大堆的东西,递给毕业,说:“出事的地方在乡下,有点远,先吃点东西垫垫。”毕业将水和面包分给车里的人。毕业问喻归远:“喻队,你要不也先吃一点。”

喻归远摆了摆手,说案子要紧,我等会再吃。

警车开到了泗阳镇,泗阳镇是淮南市特色旅游镇,背靠泗阳江,这里茶叶种植业十分发达。他们一下车,泗阳镇当地的警察马上过来碰面,当地的警局带了他们去了当地的办案的办公室,就是村部,简陋的办公室一张像样的凳子都没有,这边负责案子的警官叫老张,为人忠实憨厚,就是不知变通,不然局子里的人调都调走,就他还死守在这里。

老张让喻归远一行人等一下,他去给他们倒杯茶,喻归远来不及喝茶,其实一路上喻归远也没说发生了,就说是命案。老张把案宗递给喻归远说:“就是今年开年,加上去年的月圆之夜,我们这边死了三个人,都是二十左右的女性,身上穿着红裙子,是窒息死亡,凶手用绳子将受害者勒死,原本起先出第一件案件我们本没有很在意,可是后面的两起,让我们觉得是他回来了。”

喻归远突然想怒骂,又忍住了“出了第一起命案,活生生的人命不在意,死了三个人才在意。”

老张在警局就是清闲等退休,他当然不希望有什么案子阻碍他的退休,他的眼神有一丝动容和羞愧。

许攸问老张他口中说“他”的是谁,老张从后面的架子上又拿出一叠案宗,开始娓娓道来。泗阳镇1998年下半年到1年2月初有连续5人被杀,其中包括3男两女,而且奇怪的事凶手选择在满月的夜晚杀人,1998年的中秋节的那个晚上,小镇的人都在团聚共度佳节,有一人着急回家和家人过节,就想抄小路回家,经过草丛时,发现了一具男尸,那人吓得胆子都没有,连忙跑到当地的派出所报案,这具男尸打破了小镇长久的宁静,当地警方经过调查确认了这具男性的尸体信息,警方对受害者生前的所接触的人员情况进行了调查,并没有发现与该案的可疑人员,十几天之后警方依旧是一筹莫展,这时第二起谋杀案又再次发生,对尸体检查之后,确认这是统一凶手所为,尸体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警方很疑惑,凶手杀人动机是什么?后来警方比对两名受害者遇害的时间发现,这两名受害者都是在满月的时间被杀害的,不过这只是一个推测,并没有直接的证据,案件线索有再次中断,警方也发布公告希望小镇的居民能够提供线索,同时劝大家在夜晚不要尽量外出,在又一个满月之夜,一名男性醉汉再次被杀害,这一下就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凶手只选择在满月之时作案,可是由于凶手的留下的线索实在是太少,所以调查已然是毫无头绪,就这样在1年下半年,有连续发生了两起满月之夜杀人的案件,后来一个小镇的居民说,他曾看到邻居在满月的夜晚外出,警方对他进行调查之后,发现他只在其中一起凶杀案的满月夜晚外出过,其他时间就没有了,所以警方也只能对其做了笔录让他回家,后来满月杀人者的最后一起案件发生之后没几天,这位嫌疑人就自己卧轨自杀了原因无从知晓,有人猜疑这位嫌疑人是畏罪自杀,但有人说他是因为压力太大才自杀的,这起案件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凶手依然没有确认,所以人们就给案件的凶手起了一个名称叫做“月光下的谋杀者”该案也被当做悬案处理。

“所以你怀疑是这个凶手又再次回来了。”许攸问道。

老张的神色开始紧张说道:“不是他,还能是谁,相同的作案手法。”

许攸翻开案件的照片,发现这三名死者都身着红裙子,在她们的身上都放着这一束桔梗花,许攸问老张这花有查到什么,老张说这花在这边很常见,家家户户都有种,查不到什么。

喻归远让老张的把死者的详细信息给他,毕业走过来将1年的案宗放在桌上很生气“凶手就是畜生,连十五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

s..book539872597841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无声宣告');;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I 沉默的爱 主目录 下一章 II 月光下的谋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