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座万神墓
上一章 这小鬼,能行吗? 主目录 下一章 冰织叶?

第95章 天下奇医!

作者:糊涂笑笑 更新时间:2020-04-30 23:20:47

秦怀当那还颇显稚嫩的脸庞上,悄然浮起一抹歉羞之态:“咳咳,不、不好意思啊,是我敏感过头了。”

沈若辰微一皱眉:“别说话,平心静气。”

“哦……”号脉的时间,比预想中的要长。

但不论是沈家家主秦德明,还是秦怀当的姐姐秦玲,都极为耐心的守在一旁。

足足一刻钟后,沈若辰才收回把脉的手。

秦家家主见状,急忙问道:“沈公子,犬子的病状如何?”

沈若辰答:“他气虚玄迷,身体里面有好几股不受控的玄力互相冲撞,的确是修炼不慎走火入魔之症。”

“另外,他体内,共有四处玄脉被药力所阻,闭塞难通。”

“这应当就是他自感不适时,乱吃玄丹引起的反作用。”

听了这话,秦德明微微放下心来。

因为,沈若辰所讲的,跟他之前请来的那些名医诊断的结果,一模一样。

这至少表明,眼前的少年还是有些真才实学的。

可,秦德明见他只是把了个脉、就用去了足足一刻钟之久,又不禁有些忧心:“其他医师,大多用不到半刻钟,就能诊断出结果来。”

“可这位沈小侯爷却……”“唉,也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行?”

“但说句不好听的,吾儿眼下这种境遇,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这时,沈若辰却再度开口:“不过,秦小公子真正的病原,却不在走火入魔与药力阻塞这等表象。”

“哦?”

“公子此话怎讲?”

沈若辰一字一顿道:“他并非是在行功过程中出了岔子、才走火入魔了的。”

“而是因为,一缕寒毒暗种,诱发了这一过程!”

秦家家主闻言,一脸疑惑。

躺在床上的秦怀当也是一脸不解,嘀咕着:“我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身中寒毒了呢?”

沈若辰并不表态,只一脸淡然的开口:“借纸笔一用。”

秦德明忙道:“还不快去为沈公子研墨备纸?”

很快,纸笔皆来。

沈若辰也不废话,自顾自的伏案挥毫。

很快,一纸药方写毕,拿给秦德明看。

这位秦家家主只看了一眼,就不禁皱起了眉头。

眼中,疑光更盛:“这个……”“呵呵,秦伯伯是不是看这方子上的用药,有些眼熟?”

秦德明果断直言:“对啊!”

“这,这些都是……”沈若辰接过话头:“这应该都是在我之前来问诊的其他医师们,开的药方吧?”

“其中,可能有些个别药材不同,但大体相同。”

“或许用量有着细微的变化,但也并没有太大的出入,对吗?”

秦德明越发的惊骇:“这……沈公子是如何得知的?”

只见少年微微一笑:“呵呵,因为如果我没有发现秦小公子体内、暗藏着的那一缕寒毒的话,也会开出这些散热冷脉的药。”

“但事实上,他的病因之源,恰恰相反!”

“散热冷脉的药,只会越用越糟糕。”

秦德明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公子真乃天下奇医也!”

“敢问犬子这疾,该怎么个治法?”

“还有那所谓的寒毒……”沈若辰慢条斯理道:“我之所以会花那么长的时间号脉,其实,就是为了锁定寒毒潜藏的具体位置。”

“现在,已经找到了。”

“只要能把它给逼出来,公子之伤,不出旬日即可痊愈!”

秦玲大喜过望:“哎呀呀,那可真是太好了~”秦德明更是郑重其事的一抱拳:“还请公子救救吾儿!”

沈若辰一脸轻松道:“去拿一套医用银针来吧。”

“另外,在我施法祛毒时,必须要有人以玄功为我续力渡气。”

“否则单凭我目前的修为,攻入小秦公子体内的玄气、很可坚持不了多久便后力无继的溃散了。”

“若是因此惊了寒毒、却未将之扫尽的话,寒力一扩散,小秦公子可就凶险了!”

秦德明大点其头:“没问题,老夫会亲自给你渡气。”

谁知那少年却是摇了摇头:“不行。”

“秦伯伯应该已是金玄境的修为了吧?

那和我的修为差距太大了。”

“你渡来的玄气,即便我自身能经受的住,操控着进入令公子体内的难度,也会大大增加!”

“若是力道稍有差池,秦小公子危矣!”

“那怎么办?”

沈若辰道:“好办,只要来个铜玄五星至银玄一星之间的人,在我施法时、为我渡气续力即可。”

“秦家族人繁茂,这个要求当是不难吧?”

谁知秦德明听后,却是皱了皱眉。

屏退下人后,才对悄声对沈若辰说道:“实不相瞒,老夫现在已然信不过旁人了!”

“毕竟,那寒毒……”沈若辰顿时会意——敢情这位秦家家主是在担心,他儿子莫名其妙身中的“寒毒”,会是自家族人暗下的黑手。

如真如此,找来的人万一被那只“黑暗之中”的手所操控,渡气续力的时候偷偷摸摸使个绊子,那后果不堪设想!“父亲,我来!”

这时,秦玲站了出来。

“可你是银玄三星……”“父亲不也说了,这事,换别人来不放心。”

“不光是您不放心,女儿也放心不下。”

秦玲一脸坚毅道:“而我这银玄三星的修为,总归是要离沈学弟提出的‘银玄一星’的上限更近一些。”

“想必,风险也会比父亲您亲自上阵小很多吧?”

沈若辰点了点头:“这倒是不假。”

秦玲一撸袖管儿:“那就开始吧?”

“好。”

沈若辰麻溜的就把自己衣服给脱了。

“呀!”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秦玲吓了一跳,闹着个大红脸道:“你你你、你怎么……”沈若辰淡定自若道:“渡气续力的两者间,每多一层阻挡,往往就会多出好几分的不便,气之不畅,自然就更容易生灾!”

“秦玲小学姐莫不是不知道?”

“呃,我、我当然知道了。”

男女有别,乍然如此,秦玲是又羞又慌:“只不过你太突然了,人家还、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玲儿,你振作一点!”

秦德明沉声喝道:“你弟弟的命,现在,可是交到你与沈公子的手中了!”

“是、是,我知道了……”秦玲平静了好一会儿,这才抿着红唇闭着眼、怯生生的将双手按在了沈若辰的背部。

纤纤玉手带来的柔和温软感,当真是酥迷醉人……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这小鬼,能行吗? 主目录 下一章 冰织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