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座万神墓
上一章 冰织叶? 主目录 下一章 怎样的过往?

第97章 阴晴变幻

作者:糊涂笑笑 更新时间:2020-04-30 23:20:49

秦德明皱着老眉,恨铁不成钢道:“当儿,你怎能如此鲁莽啊!”

“新得了个古怪物件儿,你竟也不拿回来问问为父、或是找学校里的教官请教请教,直接就用了?”

“是、是送我这个东西的人说要保密的。”

“什么?”

秦家家主一听,这还了得?

急忙追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三个月前、秦怀当过生日那天,一个平日里关系还算不错的同学,送了他一片“冰织叶”作为礼物。

秦怀当立刻就被这奇特的玩意儿给吸引住了!那同学并没有告诉秦怀当这东西的名字,只悄悄告诉他说:这是自己做任务途中,偶然所得的。

然后就发现,修炼时若将他含在口中,便有清心静神之奇效,对修炼大有助益!那位同学还很热心的当面给秦怀当做了示范。

而后,用水洗净后,又示意让秦怀当自己也试试。

秦怀当一试,果真如此,登时如获至宝!而那位同学便颇为神秘的叮嘱道:“这是好东西,我没骗你吧?”

“不过,说实话,这东西的来路有点……崎岖。”

“我把它送给了你,你自己偷偷的用便是了,千万别让别人知道,否则我怕会给你带来麻烦。”

秦怀当问:“这么好的东西,你为何不自己用?”

那同学答曰:“我所修玄能属性为火,若说含着这冰森森的东西修炼,反而会适得其反。”

“但你不一样,你的玄能属性为风,些许冰寒入口,于你修炼无碍。”

“另外……我送了你这么个好东西,等以后我去你们秦家的武器铺子时,若是看上了某件玄兵,你可得给我大大的优惠才行哦?”

秦怀当不疑有他。

毕竟,那时他才刚满十三岁。

即便是长在豪门之家、心性智谋较之寻常同龄人要成熟一些,可说到底还只是个半大孩子。

当即收下了那个所谓的“宝贝”,并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以后对方去自己家的店铺买玄兵时,一定会给一个相当优惠的折扣……听完整个事件,秦德明老脸黑沉,气息也因为愤怒而粗重了些:“好个混账,竟意图谋害吾儿?”

“当儿,你这就带为父去你们学校。”

“我倒要看看,是谁家的小辈如此冷血阴毒!”

秦怀当皱起了眉头:“父亲,那人……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

什么意思?”

“我所说的那个同学,在送给我‘冰织叶’的第二周,就死于一次任务事故了。”

听到这,秦家家主狠咬着老牙道:“好啊,来个死无对证?”

“定是指使那家伙的人干的!”

“会是谁呢……”正当此时,秦玲的双眼蓦然一亮:“等等,我记得弟弟出事不久,寒冰伯爵府的冯嘉宝就跑来毛遂自荐,说是能治弟弟之症!”

“会不会是那家伙,监守自盗?”

秦德明虎目一凛:“的确有这种可能!”

“我记得,冯嘉宝当时带来的那位医师的品级,比起为父找的那些来,都还差着一截呢!”

“可他却敢言之凿凿的说,自己定能医好吾儿?”

“甚至还甘愿立下‘医治不成、便自断一臂’的疯狂血契!”

“现在看来,若非是冯嘉宝动了手脚,又提前告知了那位医师病症的根源的话,对方怎么会这么有信心?”

秦怀当咬牙切齿道:“原来,这竟是那姓冯的为了向姐姐逼婚而使出来的阴招!”

秦玲也是当场暴怒:“好个冯嘉宝,我这就去把他捉来!”

“等一下。”

“别冲动。”

秦德明和沈若辰,几乎是同时出手、一把拉住了秦玲。

二人相视一笑后,秦德明转而对女儿说道:“我们现在所说的,终究只是猜测,并无真凭实据。”

“而那个家伙,却顶着个‘寒冰伯爵府少爵爷’的身份,我们若贸然行事,反会将自己置于不利之地。”

“沈公子觉得呢?”

沈若辰点了点头:“秦伯伯说的在理。”

“如果真是冯嘉宝所谓,那以前是敌在暗,你们在明。”

“可现在,你们就装作自己仍被蒙在鼓里,形式上,却已然是你们在暗,他在明了。”

“秦家在这种状况下再去找证据、寻机会,无疑将会有利得多。”

秦德明笑道:“呵呵呵,没想到沈公子不仅是位‘天下奇医’,更是机智超群的年轻俊彦!”

“秦伯伯过奖了,我不过是看不惯那厮的做法,就多说了两句。”

“这便告辞了!”

说罢,少年便毫无拖泥带水的扭头走人。

身后,传来秦家家主的话音:“我秦家,欠沈公子一个人情!”

而后又转过脸来,对秦玲道:“玲儿,你是不是也该与沈公子一同回学校去了吗?”

“哦对哦。”

秦玲这才回过神来,跟弟弟道别了一声,便快步追了出去。

“沈公子消耗过度,路上你可一定要照顾好他才是。”

“是,女儿知道了。”

……不一会儿,秦家府门大开。

等在门外的冯嘉宝见状,登时肆意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这么快就出来了么?”

“沈若辰,我叫你一声侯爷又如何?

你还不是失败后、要灰溜溜的离开?”

“秦玲啊,不是我说你,你真不该把你弟弟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种乱七八糟的人身上。”

“只要你肯点头我们的婚事,你弟弟,本小爵爷分分钟就能治好!”

“你又何必……”“嗯?”

突兀地,冯嘉宝的话音一顿。

因为他蓦然发觉,秦玲的嘴角,竟浮现出了这段时间以来、少有的笑意!而且,她因为忧心弟弟的安危,一两个月以来,都会时不时微蹙着的黛眉,竟也完全舒展开了。

这让冯嘉宝的心里咯噔一跳:“难道……那冰织叶之毒,真让这沈家小子给治好了?”

正当此时,府内已传来阵阵雀跃之声:“少爷康复了!”

“少爷要吃肉,要吃好多肉,快让后厨准备!”

“少爷饭后要浸泡沐浴,快烧热水!”

“少爷……”“怎、怎么会这样?”

心头百般惊愕间,冯嘉宝整个人都怔愣在了原地,脸色阴晴变幻。

沈若辰和秦玲则是有说有笑的走过他身边,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冰织叶? 主目录 下一章 怎样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