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接吻戏啊
上一章 竟演 主目录 下一章 拔丝吻戏(下)

第14章 拔丝吻戏(上)

作者:流浪的废鱼 更新时间:2020-10-24 18:34:43

“快看快看,开始了开始了!”

小彩旗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她想第一时间了解对手的实力。

而陈启哲看都不看一眼,偶像剧爆发点太少了,演技天花板又低,没有多少发挥的空间,他在想一个爆点,吻戏固然是噱头,但那紧紧是观众和节目组喜欢的,他需要用演技打动导演,而不是因为激情戏。

“各位老师,麻烦开水!”

陈启哲突然拍案而起,他想到一个问题,这是一出雨中戏份,男主人公江直树冒着大雨来找约会的女主的,而他现在身上是干的,虽说一会儿开拍的时候,进场很快就会被淋湿,但是不够完美,就要全身湿透进场才合理。

陈启哲站在雨中,让自己的肌肉进入状态,长时间淋雨的人动作是会有一点痉挛的。

“你干嘛啊?”

听见水声,小彩旗回过头,发现陈启哲站在人工制造的大雨中,莫名的有点心疼,想把他从雨中拉出来。

“没事,我突然想起来,江直树就是冒着大雨来找袁湘琴的,我必须让自己的状态,尽可能的像一个淋雨很久的人。”

“可以了陈老师。”

工作人员也有些不忍,这毕竟不是真的在拍戏。

“不够不够不够,雨再大一点!”

陈启哲感受着身体反馈给大脑的信息,他体质还可以,身体没有一丝痉挛的迹象,也没感觉到冷,这是不对的,哪怕是大夏天,长时间在大雨里,人也是会冷的。

这边陈启哲疯狂的折磨自己,那边另一组竞演选手已经开始表演了。

小彩旗看的很入神,她觉得别人都演的很好,她在想如果此时是她演那个角色,她能不能演的更好?

答案令人沮丧,不能。

然而,小彩旗忽略了一个事实,别人毕竟排练了三天,她连剧情都不熟悉,怎么可能演的更好?

陈启哲在雨中,等到身体终于有点抗拒反应的时候,从雨中出来,浑身湿透了也不在乎,拒绝了工作人员递上来的毛巾,和小彩旗一起观看对手的表演。

只看了一分钟,陈启哲就开始皱眉摇头,这两人的表演,浮于表面,甚至连表面功夫都做的不够好,男演员哭戏哭不出来,还要硬哭,女演员演瞎子,眼神一点都不像看不见的人。

看的陈启哲那个难受啊,偏偏小彩旗竟然还说演的很好?真没看出来那儿好,横店随便拉一个群演都比这两人演的好。

“别看了,辣眼睛。”

“挺好的啊!”

第一组表演结束,小彩旗竟然还意犹未尽,这让陈启哲担心小彩旗的状态了,可千万别被对手带到沟里去啊!

表演结束后,两位演员走上台前,先做了自我介绍,等着导演们的指点和意见。

大鹏作为主持人和两位演员站在一起,安抚了几句两人的情绪,开口说道。

“感谢两位的表演,先听成儒老师怎么说吧。”

摄影机对准了鉴影席的成儒老师,成儒老师是一位表演经验丰富的老戏骨,敢说实话不怕得罪人,上一季就以严格严厉著称。

“两位年轻的演员外形条件是真不错,但是表演的这个片段,真不敢恭维。味如鸡肋如此乏味,如同嚼蜡。”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后台观看的演员,心更是纠了起来,第一个出场第一组选手,一点情面都没有留啊。

“生离死别啊,没动心啊,男演员最后抱着这个女演员,傻瞪着眼睛也不流泪,你心里没有啊。”

说完男演员说女演员。

“女演员比男演员稍微好一点,懂得用物理刺激,瞪着眼睛对着灯光,最后流出了一滴眼泪。”

“如果你是动情的动心的,你的眼泪是哗哗的,自然而然的,演员自身都不投入不动情,如何打动观众?”

“不要紧张,就想排练的时候那样就行,多想想原剧情节,不要想其他的。”

成儒老师说的很重,两位演员在台上红着眼睛,强忍着眼泪,但人家说的很有道理,也非常正确,演员本身都没有投入感情,让观众如何感动?

后面四位导演的点评更是犀利,尔导毫不留情的指出男演员没有演戏的天赋,甚至因为男演员的粉丝而发脾气。

眼瞅着越来越凝重的气氛,小彩旗的情绪也受到影响,陈启哲赶紧打断,马上就要开始竟演了,不能因外界因素影响表演水准。

“别看了别看了,休息一会儿吧。”

“我有点害怕,来之前已经做好了被批评的准备,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刻…”

“别多想,我们还年轻,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成长,哪怕失败了又能怎么样?有的是时间啊!”

要是全身湿透了,陈启哲此刻很想将抱抱她,给她信心和安慰。

两个表演场地是纵向并列的,由机械轨道控制可以转换到正面,每组表演完之后需要时间布置,现场也需要休息放松,这之间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

为了让小彩旗专心,不被现场导演点评影响,陈启哲不得不絮絮叨叨的讲述《恶作剧之吻》的剧情,和角色的感情线。

“准备开始了。”

“加油!”

随着竟演现场面向导演的那一扇门打开,陈启哲收敛心神。

场记一声开始。

江直树冒着大雨从拐角冲了出来,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意外,在转弯的瞬间,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冰冷的雨水打在脸上,即便摔倒在地,也不如心爱的人即将离开的痛苦万分之一,焦急寻找的江直树从地上爬起,从窗户张望着,他既希望看到朝思暮想的身影,又害怕真的看到。

“江直树?你怎么在这里?”

她打着雨伞,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出现了,江直树既心痛又有一丝喜悦。

心痛,是因为她真的在这里约会,喜悦,是因为他见到了想见的人。

“祝你早生贵子!”

“祝你百年好合!”

“祝你白头偕老!”

“祝你永结同心!”

大雨中两人互不相让,明明彼此相爱,却在此时说着违心的祝福语,脸上,是彼此倔强不远低头,伤害对方伤害自己的悲愤。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竟演 主目录 下一章 拔丝吻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