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銜尾之蛇
上一章 第9约 轮回六道之修罗道 本站APP 下一章 第11约 审判

伊始 第10约 夏夜的实力

作者:白夜一梦 更新时间:2020-11-08 17:27:30

温泉。

三位女性入浴,随着她们的身体逐渐适应了泉水的温度,夏夜也开始了行动。

他纵身一跃,完全违背了物理法则像是一只羽毛向下飘落。

借助黑夜的遮掩以及『司夜羽绸』的力量等到她们发现雾气中突然出现的黑影时。

异变骤起!极寒爆发。

温泉在一瞬间被冻成一整块坚冰,接着寒冰继续蔓延将唯一的出口封住直至将外面四名男性冻成冰雕。

同时从脚下衍生出的冰柱把所有的光源尽数破坏而且还有巨大的冰壁随着温泉边界升起犹如一口碗。

不仅如此夜幂中还升起一颗颗红色的星辰,其本质乃是一双双红色的眼睛,其本体则是代表着静谧与不详的夜之鸦。

囚笼!

瞬间,这个单词出现在躲过首次袭击的三位女性的脑海之中。

这是一座困兽之笼,当猎人亲自关上笼子大门的同时也就意味着狩猎的开始。

“哼!”

一声闷哼响起,伴随着什么倒下的声音又有一阵强光袭来。

“噗通!”

两名同伴的退场让仅存的女性看清楚了袭击者的真容:一头宛若雪女般的白发,前面的刘海自然垂落遮住了双眼,后面的及肩发像是马尾那样被高高束起。

犹如黑夜的物质缠绕在他的脖颈、遮住了口鼻,其中的一端幻化为一只红眼黑羽的飞鸟站在他的肩上。

在他脚下有着一片冰蓝色雪花,犹如心脏一样重复着膨胀和收缩的动作,而且每次呼吸其形状都会不断变化,像是穷尽了世间一切雪花的形状。

“那是什么?”

林夕指着夏夜脚下那枚不断变化的冰蓝色雪花询问旁边的雪女。

“那个呀!只是一件冰属性的器具罢了。”

由于夏夜的恶趣味所以为了不让林夕产生无端联想,雪花并没有告诉她这件器具的名字。

『雪之下雪花』——这就是这件器具的名字,命名者和锻造者自然是当时被称为六道亥的夏夜。

同时也是他收藏在「匣」的契约器具之一,能让使用者像雪女一样操控冰雪。

“是吗?不过看样子最后那个家伙有些棘手啊!”

幸好林夕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最后那名女性身上,黑暗中那双反光的兽之瞳孔散发着无法忽视的危险。

仅存的那名二、三十岁的女性有着一头金色的波浪长发,端正的五官,肌肉和性感并存的诱人酮体残留着些许伤疤。

那双充满野性的兽之瞳孔进一步激起了男人的征服欲,面对夏夜的视线她非但没有害羞反而挺了挺胸口…摇摇欲坠。

“虽然还很年轻,但是你很强!”说完她舔了舔火红的嘴唇,这个动作极具诱惑。

“一出手就封锁了四周就连天空也不例外,并且还在一瞬间解决了我的四名属下和两名近侍。”

白俄语再加上明显的外貌特征,毫无疑问对面的女性是一名沙俄人,说起沙俄人最先想起的无疑是烈酒和彪悍的民族风气。

“……总之我很中意你,小弟弟!”

面对这种情况身经百战的夏夜自然有应对方法。

“你说什么?”

他用的是炎煌人的華语。

女沙俄人神情一滞,华黎的俗语“抛媚眼给瞎子看”大概就是指这个,难道让她用華语再说一遍?

这时,夏夜趁着对方愣神的瞬间一跺脚,蓝白色的雪花状器具凝结出一道森然的冰之柱攻向那名女沙俄人。

“轰!”

爆炸掀起一阵冰雾。

虽然只是一次试探但是他的攻击完全没有造成伤害。

“——在我们斯罗流传着一句话:猎物也会变成狩猎者!”

冰雾中传来女罗斯人的声音而这一次她用的是斯诺克语。

待到冰雾散去后她现在的模样呈现在夏夜眼中:异变的骨架,发达的肌肉,增殖的毛发……现在还能对她产生X欲的恐怕只有那群兽控的变态了。

“那是来自兽种的加护?”

作为来自化物世界的雪女在这方面的认知很明显不如人类。

“你说的对。”

林夕琥珀色的眼睛闪烁着神秘的光辉,“不过准确来说是来自【斯拉夫世界·冻土荒原】的【雅嘎】一族。”

雅嘎,亦称之为亚嘎。

这一种族源于斯拉夫世界的一位女巫的诅咒,所有的雅嘎都服从于这位古老的女巫。

直到后来一位受到「女巫诅咒」而变成亚嘎的召唤师打败了那名女巫,将其重创,一部分雅嘎选择臣服于那位召唤师,奉其为【亚嘎之王】。

为表示区分有的召唤师将女巫的仆从称之为雅嘎,亚嘎之王统帅的子民为亚嘎;而在雅嘎族内部,雄性是亚嘎,雌性为雅嘎。

或许是因为那位召唤师是一名沙俄人,亚嘎之王和斯罗联盟缔结了永世盟约……也就是说能够赐予人类变成亚嘎的存在只有斯拉夫世界的亚嘎之王和那名女巫。

“而且那还不是来自「亚嘎之王的祝福」而是接受「女巫诅咒」的雅嘎。”

雅嘎一族生活在斯拉夫世界的冻土荒原,那里环境恶劣、气温极低,因此在这方面有着很好的抗性。

现在的『雪之下雪花』对眼前的这只女雅嘎根本造不成伤害,而且在雪花面前夏夜是绝对不会解放这件器具更强的力量。

听到林夕的解释加上自己的了解,雪花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这下子,亥可算是遇到麻烦咯!”

此时,战场上。

夏夜这几天积累的烦躁都快要压制不住了:加入公会之前闹了个乌龙;第一次委托又是义务,没有半点油水;委托地点在无人雪山之上;雪花这货又在新同事面前给他丢脸,重要的是对方还是一位美少女……

再加上现在的情况若是由亚嘎之王给予的加护的召唤师将其打败也没什么,对于曾经身为沙俄人的这位存在来说打败其子民(亚嘎)更能获得认可,但是对方偏偏是受到女巫诅咒的召唤师。

每一个受到诅咒的雅嘎都是那位的“私有财产”,一旦动了这些“财产”就有可能招来那位不快。

换位思考一下要是有人敢动你的钱,你会怎么办?

“烦!”

女雅嘎:“?”

“我说烦死个人!”夏夜用白俄语冷声道。

若要用某个游戏来比喻现在的情况那就是打手加好了来自紫发美少女的限时三回合双重绿Buff,结果第二轮的敌人竟然没有清完或者说NP回收不够!

好好的让他3T不行吗?

忽然,他肩上那只乌鸦眼中散发出更加腥红的光芒,浓郁的黑色烟雾笼罩住了夏夜的身躯和面容。

下一秒,他直接消失在原地,残留的黑色烟雾幻化为几片黑色的羽毛消散在空气中。

“嘭!嘭!嘭!”

肢体与肢体之间的碰撞掀起一阵阵响亮的空爆。

力量、速度、反射神经都不弱于雅嘎,是加护?还是某种器具的效果?

充满野性的兽瞳中映照出被黑色烟雾的身影,同时还伴随着一抹惊愕。

夏夜抓住这个机会一脚踹向她的小腹,受力的女雅嘎直接朝冰壁撞去,在上面留下一个凹坑和大片裂纹。

虽然受了一击但是女雅嘎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真正的问题是她什么也看不到。

不但看不到对方使用了哪种加护或是器具,就连一开始使用的那两件器具的情报也变得模糊不清,来自雅嘎的野性直觉指向了那只红眼乌鸦。

女雅嘎瞬间明悟,那是应对她背后那位注视的手段。

换言之对方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对那个男人来说值得注意的只有赐予她这份诅咒的那位存在。

一般来说越是强大的器具对人类的负担也就越重,所以对付这种对手只能拖延时间,但是夏夜身上应该拥有某种不亚于甚至强于雅嘎的加护。

从使用两种强大的器具还能做出那样的动作来看应该是后者,既然如此那么女雅嘎获胜的办法就只有一种……

“嗬…嗬…吼……”

随着女雅嘎的低吼充满野性的兽瞳泛起了血光,她的身体也进一步的兽化。

“哦!”

夏夜挑眉,“封印人性将身体的主导权交给兽性的一面……再次加深诅咒的同时也就意味着获得了更强的力量。”

“「怪力」、「嗜血」、「狂化」、「暴走」、「野性直觉」………”

『雪之下雪花』凝结出一根撬棍悬浮在夏夜面前,然后被一只装备着漆黑手甲的右手握住。

一种特殊纹路从黑色手甲蔓延到手中的冰武之上,像是染上了铁与血。

“该怎么说呢?”

见到袭来的女雅嘎,夏夜无视那双兽瞳中的血色和讥讽直接挥舞手中的撬棍。

“就像是三流小说的那些弱智情节一样!”

“嘭!”

女雅嘎再一次的被击飞撞向冰壁,而这一次她却受伤了。

“我都快要看吐了。”

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是兽性占据主导但是她没有失去基本的思考能力。

对方的冰应该伤不到她才对?

兽之瞳孔映照出的那根覆盖着暗红色纹路的冰之撬棍同样沾染了黑色的烟雾,野性的直觉告诉她异变应该源自于神秘的暗红色纹路。

为手中之物赋予「自身武具」这一特性并加以驱使的能力,限制是在夏夜认知中能够判定为「武器」的范围内。

换言之,只要是在这个限制内,无论是怎样的物品,怎样的物质,都能化为能够用之战斗的「拟似武具」。

此乃——「骑士不空手而亡(KnightofOwner)」!

这一能力源自于刻印在漆黑手甲上的特殊术式,核心是炼器与炼金再配合传承于【湖之仙女】的秘术……最终将这一幻想化为现实。

“怎么了?不准备攻过来吗?”

他看着变得警惕的女雅嘎然后卷起左手的衣袖露出小臂,一黑一白两枚符箓相互交错紧贴在他的手臂之上。

“既然是这样的话……”

左手拂过右手的撬棍,留下了一枚虚幻的火红色符箓。

器具——『阴阳箓』!

“那我可要过去啦!”

面对来势汹汹的夏夜,女雅嘎躲避不及只好硬接这一击。

“轰!”

爆炸的火光照亮黑夜,随着再一次倒下的女雅嘎夏夜手中的撬棍也迎来了终结。

“附加「爆裂符」之后就不行了,真是没办法。”

嘴上这样说但手里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雪之下雪花』再次凝结出一根冰之撬棍,右手漆黑手甲上的「骑士不空手而亡」赋予其拟似武具特性,然后从左臂的『阴阳箓』中抽取一枚「爆裂符」贴在上面。

“那就只好再来一次咯!”

“轰!”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9约 轮回六道之修罗道 本站APP 下一章 第11约 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