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銜尾之蛇
上一章 第19约 不幸的过去,各有各的不幸 本站APP 下一章 第21约 计划之外

伊始 第20约 衔尾蛇之姬

作者:白夜一梦 更新时间:2020-11-08 17:28:08

静——!

所有的声音仿佛都被其他桌的客人吸走,夏夜和林夕这里只剩下死寂般的静谧,就连咀嚼也做不到因为任何轻微的声音都会打破这种微妙的气氛。

虽然不知道怎么做才是正确的但他知道什么是不正确的,比如说对不起之类的话语。

正如之前他不希望林夕说,现在林夕也不希望他说。

思来想去夏夜只能想到一个办法:让一个悲伤的人不再悲伤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她看见一个比自己更加悲惨的人。

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1986……那年不正是他金手指觉醒的那一年吗?夏夜认为他的这个经历听起来要比林夕惨多了。

酝酿感情,整理思绪,斟酌用词然后……夏夜把嘴里的烤肉吞了下去。

没办法他又不能像林夕那样一边吃东西一边还能吐字清晰,为了节省时间夏夜都没敢咀嚼。

吞咽的声音仿佛像信号一般,林夕开口:“正是因为如此,公会在很多方面都照顾着我,加上我爸我妈生前交友广泛,很多公会成员都受到他们不少帮助所以对我也关照有加。”

“特别是老头子认为当年那件事与他有很大的责任所以一直对我很愧疚,在老头子眼里我爸和我妈就像是他的亲生孩子而我就是他的亲生孙女。”

夏夜趁机赶紧喝了一口饮料。

“举个例子,在我刚刚从阴影中走出来没多久的时候就遇到了恐怖袭击,袭击者是曾经被我爸妈击溃过的非法组织的残党,在得知他们死亡后想要报复身为他们女儿的我。”

“当时我身边恰好有一名公会成员在,他将袭击者全部制服后上报给了老头子,老头子一怒之下亲自出手将残留的余孽一网打尽。

不仅如此,他还彻查了与我爸妈有过恩怨的非法召唤师和组织,将可能会危害到我的因素尽数扼杀在摇篮里面。”

林夕的声音逐渐变得轻快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父母去世的原因老头子患上了被害妄想症,在处理完我爸妈生前的恩怨后非但没有安心反而更担心了,于是决定对跳的最欢的几个通缉犯和组织开刀。”

“该怎么说呢?就像恐慌会传染一样,老头子的担心也传到了下面的成员里面。

其中和我爸妈关系较好的几名召唤师也纷纷效仿着老头子专门接受有关违法犯罪的相关委托,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整个公会的风气也朝这方面转变。”

当时这件事在阿尔沃德大陆有着很大的影响。

首先是中介性质的召唤师公会衔尾之蛇突然变成一个打击罪犯的治安性组织,然后召唤师协会的大力支持和其他势力的效仿以及各国的配合,让大众以为最近阿尔沃德大陆的风向是朝着“打黑除恶”吹。

稍微知晓内幕的人都知道这是消除〈破冰〉行动失败带来的负面影响,防止隐藏在黑暗中的黑恶组织趁机扰乱秩序,挑起争端。

虽说当时的协会高层也的确是这样想的,但恐怕谁也想不到这件事的导火索竟是一个七岁小女孩遇袭。

“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我越来越受到公会成员的重视和关爱。”

“为了不让我伤心大家再也没有提起过我爸妈的名字,至少在我面前是这样。什么事都让着我,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想尽办法逗我开心。”

一想到那段充满黑暗的时间就会浮现出一张张因为笨拙而显得有点可爱的人脸,林夕的嘴角就不自觉的溢满了幸福,两颗小虎牙仿佛也在闪闪发光。

听到这里夏夜已经明白了林夕和雪花的相同点以及和自己的不同点。

他曾以为林夕或许和他是一类人,现在他才知道实际上林夕和雪花才是一类,那种自出生起就聚集众多「爱」于一身的类型。

知道这点后夏夜松了一口气,再次将烤肉放入口中。

幸好比她慢了一步,不然就是让对方安慰自己。

“说实话虽然很开心但是大家都有点小题大做,都是臭老头子带的头什么好东西都往我身上塞,玥儿就是我爸生前的死党送我的生日礼物,而老头子他送的也是一头君主级的幼崽。

还说要不是我魔力不够他们送的就不只是幼崽了……”

嚼着嚼着嘴里的烤肉突然就不香了。

此时夏夜十分想看到一个比他自己还惨的人因为这样才能缓解他心底那抹淡淡的悲伤——才怪嘞!

“那也不是挺好的嘛!”

林夕突然发现夏夜笑起来原来是这么好看。

他的笑是那种发自内心,不带一丝杂质、纯粹为她人的幸福而感到温暖的笑容。

她忽然记起以前有人对他说过这样一句话: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恨不得全世界都跟他一样倒霉,一种则希望别人能幸福,因为看到幸福的人,他也略略觉得温暖①。

林夕当时就说可她两种都不是呀!比起他人幸福与否更重要的难道不是自己的幸福吗?

然后那人就笑着说:那是因为你一点都不孤单啊!

她还记得那时他说这句话的眼神。

根本没有一丝笑意!

时至今日林夕仍不理解这两种观点,或许是因为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孤单的人。

不过看到夏夜此时的笑容,她或多或少理解了第二种人所感受的那种温暖。

“可就是因为这样我从小就被冠上【蛇之宠姬】这一称号,其中受到多少麻烦都不一一细说了。”

夏夜宽慰道:“你可以把这些看做是爱你的表现。”

“太过沉重的爱可不是什么好事,你知道吗?公会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我执行委托时必须有一名B级以上的召唤师陪同,这和家长陪高中生上下学有什么区别?”

林夕可不会说自已上高中的时候每次上下学都会偶遇“顺路”的公会成员。嗯,没有一次是例外。

“嘛,这的确有点……”夏夜的笑容泛起了些许苦意。

“就拿Nana来说,有次她邀请我参加一个十分危险的委托,那时我以为她终于不把我当成小孩子了,结果还是老样子。

那次委托我就只是在旁边看着Nana一个人轻松解决所有问题,说起来我现在都还不明白明明一个人就可以解决掉为什么偏偏要找我组队。”

“我并不是讨厌只是觉得他们的保护欲太过头了,总有一天我要向他们证明我早就不是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孩子而是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召唤师。”

夏夜举杯:“那就用事实说话吧!”

“嗯,加油!我会成长到把他们的眼珠子吓到掉出来的程度。”林夕高高举起自己的饮料。

夏夜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难道说这次的委托你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

“唔…算啦!说实话的确有一部分想要证明自己的原因,更重要是当我刚刚通过B级召唤师考试回到衔尾之蛇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和我同岁B级召唤师加入了公会。

你能理解我当时的感受吗?还有……”

林夕像是在思考合适的说法。

“还有就是我感觉我们是同一类型的人。”

夏夜微笑不语,却在心里否认。

·

下午游玩结束后,或许是互相了解对方过去的原因,两人的关系亲近的不少,而夏夜也改变了对林夕的称呼。

“七七,该回去了。”

“哦!”

林夕显得有些意犹未尽。

这时,夏夜“不经意”间在街道店铺的橱窗镜上看到了自己的镜像。

镜中的他脸上带着一张面具,一张象征着「轮回六道」的面具。

“你怎么了?”林夕站在夏夜的面前,琥珀色的眼睛泛起一丝疑惑。

夏夜走到她的旁边,侧头笑了笑:“没什么,走吧!”

林夕转过身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时候,夏夜眼角的余光映照出镜中自己……的旁边。

那里——空无一人!

两人一路上说笑着,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长。

忽然间,林夕的影子做出了和身体截然不同的动作。

她(影子)看了他(影子)一眼。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19约 不幸的过去,各有各的不幸 本站APP 下一章 第21约 计划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