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烟雨十三剑
上一章 独闯江湖 主目录 下一章 千蝶百花

第12章 少年赵完

作者:高笨虎 更新时间:2022-05-17

那少年道:“我就是碧云山庄逃出来的。昨天夜里,庄中一百多名弟子都在熟睡之中,忽然噼噼啪啪的,房屋楼阁全都着起火来。这门邪火,当真厉害!很多师兄抬水救火,总是扑不灭。后来才知,这火是金莲寺的妖僧所放!来不及逃跑的师兄,都被大火给活活烧死了。还有的师兄跑了出来,也被妖僧所杀。万师傅又不在,谁能抵挡得了这帮凶僧?是以能活下来的,也是寥寥无几。”

朱雀儿听了,眉头紧锁,心想金莲寺这帮妖僧当真可恨至极,这些门人弟子、村民百姓与你等无冤无仇,竟然忍心下此狠手,不禁怒形于色,问道:“万师傅外出,为何不在庄中留几个好手?”

少年忽地恨恨地道:“你是说万山红那老贼?那老贼欺软怕硬,心里龌龊着呢,压根儿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朱雀儿奇道:“你说你是碧云山庄中的弟子,万庄主不就是你的师傅吗?”

少年道:“是我等师傅不假。可是这等师傅,没有也罢!我要是有法子,谁去拜这种老贼为师?”

朱雀儿见他口直心快,估料平日里不知受了多少窝囊气,道:“这却如何说法?我在白云山庄中见过万庄主,红光满面的,倒不像什么坏人。”

少年“哼”的一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姊姊才跟他来往几日,怎就知他是何样的人?这可不是我一个人在这里咒他,我们全庄的门人弟子,人人都对他有看法。”

朱雀儿道:“哦?这倒奇了!万师傅年纪颇大,至少也是一庄之主,怎会像你们这等说法?”

少年一挥手,忽道:“算了!不说了!反正我是不会再回到那个破庄子里去了!这老东西既无能,又贪婪,我就实在想不明白,我堂堂白鹤门,难道竟无人可任这碧云山庄的庄主吗?偏偏让这老东西来当!若不是他,门中弟子岂能相互倾轧,个个堕落,谁也不思修炼仙法?如今倒好,妖僧一来,庄中竟无一人能够抵挡,终于闹了个人人尸横就地。碧云山庄岂能被人一把火就烧成平地?”

朱雀儿听少年这般说法,估料也有几分道理,心想诺大一座碧云山庄,若是果真就这样变成一座火窟,金莲妖僧固然罪不可赦,难道万山红便没有一点责任?朱雀儿向少年问道:“那么你是如何逃出来的?”

少年息了怒气,嗫嚅道:“我……我是躲在井中,等敌人散去,只到今天早上才跑出来的。”

朱雀儿笑道:“你怎么不去跟妖僧拼命啊?”

少年道:“明知打不过,还傻乎乎地冲上去,那不是白白送死吗?”

朱雀儿道:“那你那些师兄门都是白白送死了?”

少年道:“可不是咋地?谁愿给那万老贼卖命谁就去,我可不愿死得不明不白。”

朱雀儿道:“那方才你为何还要刺杀那名和尚?难道不怕妖僧吗?”

少年道:“怕是怕,可是这等畜生,人人得而诛之。大不了一死,反正到金莲寺中更难脱身,还不如现在试上一试。”

朱雀儿道:“你胆子倒是不小。”

少年听她称赞自己,咧嘴傻笑起来,右手挠着头皮,忽听手上铁链声响,向朱雀儿笑道:“大姊姊,能不能把我这个……这个……”说着双手举起铁链,伸向前来。

朱雀儿一笑:嗔道“什么大姊姊,大姊姊的!告诉你,我叫朱雀儿,是翠云峰上的弟子。”说着,宝剑轻挥,只听嗤的一声,少年手脚上的铁链已然应声而断。

少年喜道:“原来是朱雀儿姊姊,久仰,久仰!”说着把套在手脚上的铁链抛在地下。

朱雀儿白了他一眼,听他说话倒也有趣,不由得心中一阵欣喜,问道:“你久仰什么?”

少年笑道:“久仰翠微真人的威名,久仰翠云峰弟子的风范,今日一见,大快我心。”

朱雀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道:“在下姓赵名完。”

朱雀儿道:“赵莞?倒像个女孩儿名字。”

那少年赵完道:“不然,不然。在下这个赵完,乃是完成的完,毙命为完,是响当当的男子汉名字。并非莞尔一笑的莞,也非青丝一绾的绾。”

朱雀儿佯嗔道:“你这油嘴滑舌的样子,就会讨女孩欢心,跟起了个女孩名字是一样的。”

赵完道:“是的,是的。不过我可不会讨女孩欢心,我只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罢了。”

朱雀儿道:“赵完赵完,毙命为完。你这名字,听起来着实有点恐怖。”

赵完道:“名字只是听起来恐怖,这世道却是实实在在的恐怖呢。”

朱雀儿道:“有我白鹤十二峰在,妖魔再多,又有何惧?”

赵完道:“白鹤门虽是正道领袖,但是天下邪魔外道实在太多,受苦受难的也只有俺们老百姓了。况且十二峰上,亦有诸多正道之人早被邪魔侵蚀,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凶残狡诈,无恶不作。”

朱雀儿道:“白鹤门的人都是修道之人,哪有你说的那般恐怖?”

赵完道:“朱姊姊,你常年在仙山修道,当然于这山下之事不甚清楚。我虽说年幼,但在碧云山庄这几年,倒也见识了不少令人痛心之事。我一直在想,当年前辈真人开辟仙府,正是要广收门徒,使我道家仙法遍于天下,令邪魔外道无处立足。谁知这么多年下来,门人徒众是收得多了,可是天下妖魔也乘势兴起了呢。”

朱雀儿心想:“如今碧云山庄被烧为平地,大师兄他们此去定然也是束手无策了,不知他们人在哪里?这把火又是谁放的?凌云山庄怎样了?会不会也同碧云山庄一样?还是得去看一看才好。”向赵完问道:“你打算去哪里?”

赵完抬起头来,眉头略皱,叹道:“我只想拜个名师,练得一身仙法,谁知所拜非人。如今碧云山庄被烧,我也是无路可去,此后恐怕只有浪荡江湖了。”赵完不经意看了朱雀儿一眼,忽然眼珠一转,扑通一下跪道:“请朱姊姊收我为徒,弟子愿鞍前马后,服侍师傅。”

朱雀儿见他忽然跪下,吓了一跳,连忙闪身一旁,双手乱摇,道:“不行,不行!我本领低微,怎有资格收徒?”又道:“你还是到白云山庄找李庄主,或者到我翠云峰上,到处都有高明的师傅。我修炼只有三百余年,道法浅薄,怎配做你师傅?”

赵完跪在地下,道:“朱姊姊于在下有救命之恩,在下即便猪狗不如,岂能再拜他人为师?在下情愿追随朱姊姊,以效犬马之劳。”

朱雀儿见他说话如此坚定,心中颇为感动。不由想起在山上跟随大师兄修炼仙法之事,师尊恩德难报,只是自己法宝飞剑、道法仙功,虽经师尊传授,但一一都是大师兄悉心引导,才有今日这般成就。这少年已然拜了一个师傅,只是看来什么也没学到的样子,若能由自己点化一番,虽不敢说将来能有多大出息,但至少我之所学,都能全数传授于他,将来造化全凭他自身修为罢了。

朱雀儿见这少年生得面相英俊,浓眉大眼,嘴唇厚厚的,虽说年纪尚小,一看就是个痴情种子,心想:“天下负心薄幸之人甚多,难得有这么一个忠厚之人,又是这般能言会道,便是陪在身边说说话,也是好的。”当下叹了一口气,道:“我可以代传你一些门中的道法仙术,你天资聪明,修炼起来并不如何艰难。不过师徒的名分却是万万不可。”

赵完一听大喜,咚咚咚咚咚的,连磕了十几个响头,大声道:“多谢师傅!”

朱雀儿道:“你起来!”

赵完站起身来,脸上笑呵呵的,喜不自胜。朱雀儿道:“以后不可称呼师傅!就叫姊姊罢!”

赵完笑道:“是!朱姊姊!”

朱雀儿问道:“你在碧云庄中修炼多少年了?”

赵完道:“启禀师傅,弟子十一岁上碧云庄,如今已有五十八个年头啦!”

朱雀儿点头道:“那《仙阙真箓》上的导气之法,万师傅都传授于你们了罢?”

赵完道:“传是传了,但却不是万老贼传的。我等在庄中所学那些运气辟谷之法,都是向年长的师兄们学来的。万老贼抠门得很,谁跟他不亲近,不愿巴结他奉承他的,他一概不传。即便有的师兄想尽办法去讨好于他,他也很少传授。”

朱雀儿点头道:“这就是他的不对了!门中仙法本来就难练,你们学点法术也很不容易,无怪乎你什么也不会的了。”

赵完道:“是的!这万老贼着实该死!要是当初门中的师兄弟们都学了点法术,如今也不会被大火活活烧死。”

朱雀儿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又道:“修炼了五十多年,也该祭炼自己的法宝了。你的飞剑呢?”

赵完面露惭色,道:“我……我没有法宝。”又道:“庄中修炼一百余年的师兄,很多也没有法宝。他……他从来不教的。”

朱雀儿一怔,心想有些天资聪慧的弟子修炼三十来年,便可祭炼法宝,为何到了这里,修炼百年的人居然连普通的飞剑都不曾祭炼,当真奇怪至极,道:“翠云峰上修炼五十余年的年幼弟子,个个都有自己的法宝飞剑,你们这里真是奇怪了!”又道:“你们万庄主平日都做些什么?为何不传授你们道法?”

赵完“哼”的一声,道:“他经常不在庄中,今日缠蛇洞,明日绣花涧,左不过就是在那些旁门左道之人面前显摆显摆,耍耍威风。这老儿年龄大了,将死之人,自己一辈子没炼到什么本领,在三十六所下院中本领最为低微,人人都看他不起。可是妒心十足,只能在我小辈面前装点本领,到外面也只能去跟那些江湖中人套套近乎。”

朱雀儿道:“这一节我倒不知。不过你以后不必跟着他了,我将我所学的一一传授于你。你只要好好修炼,未始赶不上峰上第七代弟子。”

赵完大喜,道:“多谢师傅!”

朱雀儿斜了他一眼,道:“说了不让你叫师傅,还叫!”

赵完道:“是,是。以后在人前只叫姊姊!”

朱雀儿问道:“碧云山庄被妖僧所烧,你可知凌云山庄有何事发生吗?”

赵完道:“碧云山庄是方才那个铁塔和尚带人烧的,凌云山庄却是另外一个恶僧前去的。不过凌云山庄只是死伤了几名弟子,并无大碍。那边的弟子虽然也只有百十来个,道法虽说也不算高,但项九坤项庄主却也着实排练了几门护庄之法,庄中也有几件镇山之宝,比碧云庄强多啦!”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独闯江湖 主目录 下一章 千蝶百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