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游记山海
上一章 水从何处来 主目录 下一章 灵体

第八章 梦里寻人

作者:忘翻身的小龟 更新时间:2022-06-23

“你想把玉牌打个洞!!!”

懒洋洋漂浮在空中的余山看着余木从工具箱拿出电钻,把玉牌打一个洞,准备再次把余木打晕。

“你听我说,你看见今天我回家时候湿了前半身,玉牌也湿了,上午玉牌还掉了出去”

没说完,余木从脖子上取出玉佩,晃动着玉佩对余山说道:“我把玉牌打个洞,就挂在脖子上,省了摔坏磨损,在把玉牌破损处磨一下,要不然太扎”

余山不言语,看着余木拿着电钻就向着玉牌钻去。

电钻没有把玉牌钻洞,甚至没有在光滑的牌面留下任何痕迹。

玉牌虽说是断裂状态,但那是由巨大的灵力爆炸所造成,不说玉牌的材质,仅凭一个电钻怎么会对玉牌造成破坏。

关上电钻,余木再次拿起玉牌,玉牌表面没有出现任何的破损,一下午的充能,玉牌再次恢复了墨绿色。

“震着手了吧!哈哈哈”看着余木郁闷脸色,余山在空中不断抖动书页。

“别激动”余木听着余山的嘲讽,感觉出他有办法帮助自己,就是在等着看自己笑话,一个跃起,再次以狼扑羊的姿势冲向余山。

余山向上飘去,躲过这毫无意义的威胁。

余山翻开自己,从书的末页,脱落出一张破碎白纸。

“这张纸没什么用来,你将玉牌放到白纸中,用白纸包好”余山悠悠说道。

余木照做,白纸与自己第一次在书里小世界时一样,将玉牌用白纸包好。

“选好钻孔的点,用力按下去”

余木标出一点,按向玉牌,墨绿色喷洒在白纸上,白纸逐渐膨胀,破碎的纸片漂浮在空中。

余山飘向玉牌,用自身夹住,绿色的灵气不在涌现,像是都被余山吞了去。

种植在房间内的植物在绿色灵气释放的瞬间,吸收了大部分灵气,充满生机,青翠欲滴。

“终于还回去了”余山放出玉牌。余木接住,将玉牌用绳子挂起,带在脖子上。

“什么还回去了”余木问到,谈话间,耳鼠从玉牌中跃出。

余木猛然跃起,回想起被撞晕的夜晚,就感觉很丢人。

像兔子,全身棕黄色,眼睛为紫色,尾巴跟身体一样长,体型与仓鼠一般大小。

“那个小世界,不属于我,那次爆炸,把本属于玉牌的小世界炸到了我的身上,正好趁这个打空机会放回去”如释重负的余山回答到。

“这只动物叫什么”余木对眼前这个,兔子脑袋,小鹿身子,大小像只仓鼠很像的物种很感兴趣,忽略余山所说的话。

“耳鼠!梦境之地的灵兽”余山提醒。

“吱!吱!吱!”一旁耳鼠有些好奇,眼前这个人类和梦境之地本土的人类不太一样。

“回来时你抱怨,有辆车溅了你一身水,不想泼回去?”略带挑衅的语气使得余木更加烦闷。

想,肯定想,但是怎么找到那个司机才是问题。

“吱吱吱!吱吱吱!”耳鼠激动跑来跑去,跑到一个距离余木相对较好的位置,显然是理解了余山召唤它的事情。

“你是说它,还要把我装晕?”余木很抗拒,急忙躲开。

余山一个降落,就拍向了余木,余木向地板倒去。

“不让撞,只能拍你”

......

车水马龙的大街,一辆辆汽车驶过道路,路灯上的小鸟做起飞状,却一动不动,余木茫然的站在道路两旁。

除了行驶的汽车与不断泼出去的水,梦境中的一切都不会动,不会动不是梦的原因,而是灵力不够,灵力足够,在梦境里面做什么都可以。

耳鼠趴在余木的肩膀上面,余山飘在一旁,一、身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汽车溅起的雨水淋湿。

“所以你的办法就是在梦里,陪我一起被贱一身水?”余木狂怒道。

“梦境这种东西不好控制,此时你我是灵体状态,为了保证前往山海界时,你我的灵体不会提前溃散,顺便测试你灵体的坚韧程度,所以只能固定在某一个画面,方便你寻找”余山解释道。

余木的灵体刚刚成型不久,相对于山海界里面所形成的灵体更加不稳定。

为了稳固与测试余木的灵体,余山决定通过耳鼠领用梦境之力,在梦境中,加强余木的灵体。

“找,凭感觉找,找车”余山提醒

“就这辆”余木抬手一指

“为什么”“吱吱吱?”肩膀上的耳鼠挥舞着爪子,也对余木的草率表示疑惑。

“因为咱们面前已经过了很多辆车,我并不想在梦里还要被泼一遍又一遍的水”余木抹去脸上的水渍回复。

虽然是梦,但被泼一身水感觉很不友好。

耳鼠朝着余木指定的车辆,猛然跃起,梦境中的车辆停止前进,泼洒的水静止在空中,云朵不在飘动,风不在搅起波澜。

......

“快睡吧!明日还要上班!”疲倦的睡衣男子挣脱精力旺盛的妻子,侧身在床边,打算忘记上司的微信通知,酒场客户的吵闹,会所姐姐的怀抱,一梦解千愁。

“哪里来的水,别泼了!孩子他妈!孩子又玩水了!”男子躺在卧室,被突如其来的一盆水,浇的透心凉,刚换好的便衣全被浇湿。

没有人应答。男子疑惑的向卧室外面张望。

“别泼了,怎么还有水”身着西装的男子再次被泼了水,此时的男子站在公司的洗手间。

没有人应答。男人纳闷的看向天花板。

“啊!”又一盆水泼在男人身上,此时的男人正坐在自己的轿车里面,以为是自己的车顶没有关,可是在地下车库。

没有人应答。男子慌乱跑出车门。

场景再次变化,街道旁,一个男子被绑在路灯柱上,脚下就是水,一辆辆汽车通过将水扬起,打在男子身上。

男子大声的哀嚎着,“是做梦,做梦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卧室内,男子的妻子拿着一盆水想将丈夫泼醒,床上丈夫无尽的哀嚎将她惊醒,无论如何呼唤,推搡都叫不醒他。

而且自己丈夫好像变成自己刚出生的孩子,腥味的水渍染湿了半边床。

没有担心还要清洗床单的麻烦,她很害怕是生活的压力搞得自己丈夫精神错乱。

妇人咬咬牙,双手颤颤巍巍的将盆里的水向丈夫泼去。

......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水从何处来 主目录 下一章 灵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