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欲问天途
上一章 邋遢老人 主目录 下一章 执事堂

第七章 道士李正

作者:吃茶人 更新时间:2022-05-13

师傅就这样双目一闭就是三年,三年中天予时常去探望探望,期待着师尊的醒来,可次次都未能如愿。

当师尊闭神的那一刻,天予顿感手足无措,有些盲目,毕竟他还是个孩子。

可很短时间内,天予就有了清晰的思路。终究被师尊破过灵神,原本痴傻的天予,已然心神豁然,心智不说超然,却也称的上非比常人,这种感觉是由心而生。

聪明伶俐,机智过人可以称的上天予此时的状态。

师尊闭神一日后,天予草草睡了一晚上,次日醒来,随着肚子传来的咕咕饥饿感,天予不由为以后的日子想着出路。

“既然师尊已闭神,看来以后的日子得靠自己独自过了,目前得想法子先填饱肚子再说。”天予思索了片刻,有了些想法。

“先去翰殊看看,先找些吃的。”

天予有了定计,便速速的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拍了拍身上的枯叶和尘土,向着翰殊走去。

师尊的小竹屋离翰殊隔着一条小山路,说远也不是很远,可以说是位于翰殊的后山,可后山毕竟是后,那偏远的距离不由让天予产生了些许疑惑。

师尊为何居于后山?

思索片刻,天予摇了摇头,各种猜测浮上心头,仍是不解。

小路两旁紫竹微浮,发出莎莎声响,一眼望去,无边无际,覆盖了整座后山,这条小路隐隐藏于其中,直达翰殊后门。

伴着竹叶摩擦发出的清脆声响,天予不由脚步显得有些轻快,嘴角哼出了母亲教的山歌,心中满是憧憬。

仙人的居所,那可算是天宫了,那里面的人可都是仙人模样的,个个都是像青衫仙人般的衣着飘飘,满是仙气萦绕,尤其是那衣服,煞是好看。

想到那衣服模样,天予不由嘴角含笑,不禁小跑了起来,这要是以前,估摸着天予嘴角又得留下口水……

约莫一柱香的时间,终于看到了翰殊的后门,这后门所建,并没有如前门那般的气势恢宏,磅礴大气,却有那么一些说不出的韵味,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

原先师尊带天予路过此处,天予心神一直在关注师尊,并没有留意此处,此刻自己独自走来,且闲来无事,不由细细打量了起来。

此门由紫竹所搭建,说大不大,恰好够一人通行,也只能够一人通行,可以说有些小了,门面由竹篾编成,有些歪歪扭扭,竹篾缝大的地方都能塞下手指。

简单!

这是天予细观之下第一个感觉,第二个感觉就是滑稽可笑!

天予不由产生了疑惑,这是谁搭的呀,咋能搭的这么随意,且这么的丑!

天予不由多打量了此门,心中不禁升起了疑惑,而就在这时,细看之下的天予竟然发现两根粗大紫竹门柱上竟有一行小字。

左边门柱上留有“师尊苦修无暇,吾不忍看紫竹漫山遮住去路,修一路一门,待师尊通行无阻,承金留字。”

右边则有“师兄孝心可嘉,师弟虽不才,却有些许爱美之意,此门着实难以入目,不忍视之,今修缮之,承发留字。”

天予看到此处留字,双眼微瞪,心中有些起疑,不由记起了师尊闭神时所说,大弟子承金,二弟子承发,那此处留字的二人莫不是自己的大师兄及二师兄?

天予思索片刻,心中豁然,是了,这应该就是师兄们的杰作了,可这斜扭不堪的门,着实让天予对师兄二人有了初步的映像。

大师兄孝心可嘉,愿为师尊开路修门,着实品德高尚,令人敬仰,可这手艺着实是不怎么样,天予心中微微叹气,而这二师兄,自称爱美之人,怎也就把门修缮成这副模样呢?天予再次打量着此门,摇了摇头,心中苦笑。

看来自己有睱也得把这门弄一弄,起码得比现在的好看,还要好看一大截,天予心中有了定意。

跨过这竹门,便是真正翰殊所在。

也许后门临山,所以这片区域,人影稀疏,只有寥寥几个仆役弟子在匆匆打扫,几个弟子虽看上去忙忙碌碌,但却一个个极其不认真,打扫起来只是随意挥洒,大有应付之意。

“唉,你说这易楼也真是,每个月都发这种芝麻大小的任务,却还有人拼命抢,真是令人无语了。”一个少年边打扫边埋怨道。

“能抢到就不错了,这么简单的任务,有个两贡献点,相对其它任务来说,就等于拣到天上掉了馅饼了。”另一个少年颇不赞同的反驳道。

“问题是,这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破地,为何总是隔三差五的要打扫,我偷偷跟你们说,我私下里去翻看过易楼的记录,这鸟任务可是持续了整整几千年,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倒没看见,只是注意到这易楼有任务记录开始,就有了这任务,你们说奇不奇怪?”一旁一个弟子长的尖嘴猴腮,双眼四下扫动,眼珠子左右忽闪,掩着嘴对着二人说道。

那二人闻言微微吃惊,这任务他们早就知道,在易楼的任务栏中时常出现,每次一出现,就会被秒抢,终其缘由是这任务的丰厚报酬…两贡献点。

别小看这两贡献点,就任务而言,猎杀一只火烈虎也不过五贡献,可这火烈虎可是准二阶妖兽,只有元气境的弟子才能堪堪斩杀,像刚刚引气的小修士们,哪能斗得过火烈虎呀,恐怕见到就得屁滚尿流了,更别提这贡献了。

或者去扛水或者砍柴,按照一贡献一百桶水来算,那也得有两百桶呀,可问题是那些练气的修士哪能吃的了这种苦呀,众所周知,练气士也就是修真者术法通天,可身子相对孱弱无比,所以就算能吃的了这苦,身子也定会吃不消。

一贡献点可以换一颗辟谷丹,足够一月不用为吃喝而浪费修炼时间了,另一贡献点则可以兑换些益气丹,补气露什么的,大大加快修炼速度。

所以这打扫后门的相对轻松的任务,在易楼是有多少人排着队在抢。

这二人听到尖嘴猴腮弟子所言,略有所诧异,对于他所提出的疑问,两人自是不会知晓其中根由,沉默了片刻,各有所思。

猴腮弟子名叫李正,是翰殊上一届招收的外门弟子,原本以他的资质,根本入不了翰殊这样的大宗,五属性的杂灵根,平庸且常见,想当初,那体检的长老初看到这杂灵根,直接一口回绝了独自攀爬上山的他,那时的他闻言可是嚎啕大哭,口里不断哭喊着这可是他们家全部家当换来的上山机会,对不起爹呀,对不起娘这类的,更直接的,他竟然抱住了体检长老的大腿,死活不松手,体检长老原本这种场面早已司空见惯,哭爹喊娘,不外乎如是,哭晕过去的都见过不少。

可偏偏这小子,竟抱住了自己的腿,死活是不撒手,像他这等高人,哪受得了这种“亲近”呀,想自己在道门也算是辈分极高,受人敬仰,在世俗更是有香火膜拜的仙人,谁敢碰自己一下?哪怕直视一下?

这体检长老并非定职,只要有长老闲来无事,都可以为初入门徒点上灵灯,送其踏入仙途,这叫授道,也就是没事的长老都可以过来看看新收的弟子,是否优秀,是否能入仙门这类。

不行的自然是遣返,像差点被遣返的天予。

这长老看着这死不撒手的小娃,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往自己裤腿上抹,嘴里支吾不清,反而留下的口水直接把裤脚给打湿了,这竟让他有些为难。

“这样,小娃,老夫再给你看看资质,如果实在不行的话,这仙缘就跟你着实无缘了,不过你也别伤心,老夫自让你有满意的交代,来,来,来,先起来再说。”这长老双目含笑,甚是委婉。

看着这小娃终于松手,这长老缓缓吐出一口气,哎,对了,这手先松开就什么都好说了,满意交代无非就是几粒延年益寿丹而已,这年头,修仙哪有这么容易哦,修仙路,白骨舟,不是不想成全这娃,只怕这是害了他呀。

长老抚了抚长袍,像是一道细微清风拂过,长袍瞬间光亮如新,原本的水渍褶皱消失全无,这长老又是仙风道骨模样,气质飘渺出尘,一看就是得道高人。

长老抚摸着李正的头顶,片刻一道光亮升起,一片五彩之色萦绕在他头顶,长老看到此刻,双目微微一黯然,有些透着无奈,似要作罢,可刚要收手之际,长老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在那五彩色中,隐隐有两色夹杂在其中,只是这两色颜色极黯淡,不易被发觉。

长老定睛观察了好一会,浓浓吐出来了一口气,双目紧锁,透着不解,看着李正仿佛是在看着一件物件,一件琢磨不透的物件。

总之,这李正算是留下来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邋遢老人 主目录 下一章 执事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