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欲问天途
上一章 紫色小兽 主目录 下一章 比武台

第十四章 修炼之问

作者:吃茶人 更新时间:2022-05-18

次日,清晨的阳光铺满了整个紫竹林,一缕缕光辉从竹叶间隙中投到小屋上,透过紫竹屋顶,洒在正睡的迷糊着的天予身上。

丝丝暖意笼罩着小屋,睡眼朦胧的不由伸了伸懒腰,可只觉身上传来一股酸麻感,天予不由想起了昨日吃过的那烤肉。

他立马下床,挥了挥手臂,没错,跟那次一样的肿胀感,看来身体又有些增强了,他走出小屋,尝试活络着筋骨,随着身体的舒展,兽皮功法不由自主地运转起来。

只见他双手摆放怪异无比,一手捏指指天,一手放于腋下,双腿也是各自分开,盘曲缠绕,很难想象一个人怎能做出此种动作,先不说这古怪姿态能否完成,即使完成了估计也不能长久保持,只因这姿势违反了最基本的骨架肌理,人型构造。

人能练么?

兽皮功法上虽记录良多,可都是一些稀奇古兽以及妖兽修炼之法,上面所记录的经脉行走之法也是相对的适应它们,天予看这兽皮似乎来及不简单,心有所喜,所以总结了上面七七八八的修炼过程以及筋脉路线,总结出了一套适应他的路子。

修体第一境为练体,练魄,炼罡,练体境为这练之一境的最基础的一境,兽皮上提到,这一境的养成关系重大,对以后的练体之路奠定了基石,一般的大宗门或者修真家族,对其下弟子颇多照顾,所以一般都会早早的为弟子准备好灵药,让他们轻松松松的跨过这一境。

殊不知,此方法有些严重的错误,那就是拔苗助长,急于求成,一般的灵丹妙药固然能提高些身体素质,可却在体内留下了丹毒药毒,若是练体按照此方法,则会根基轻则损害己身,重则修为寸步不前。

天予按照功法中著名,明确的把这第一境分为三步走,第一身体的锤炼,第二功法经脉的运转,第三为外在的补养滋补。

这第三步外在的补养算是这不知名的“仙”肉的话,这第二步算是兽皮功法独特的功法,可这第一步外在的锤炼能怎样去达成呢?

天予想了想,心中有些茫然,功法中介绍到,幼年的妖兽修炼这功法,都是通过锻炼体内的皮,肉,筋,骨,血来养成,按照这种方法不但可以完美的锻炼出这第一境的练体,还能重塑自身体魄,有望达成灵妖的先天之体。

先天之体呀,可是能随意纳天地精气于自身的强悍体魄,这体魄算是达成了体之极境,凡事达成这体魄的都是灵妖中的极其个别,可以说是其中的顶尖资质。

天予想到这里,不由的有些羡慕。

看来自己也得找些法子练练,心中所想,便与之付出行动,天予草草结束了这兽皮功法的修炼,他理了理身上的装束,向着翰殊走去,顺着小路,他径直向着经阁走去。

经阁是月问师叔掌管的地方,上次月休师叔便说过,有什么修炼不懂之处尽可以问他,这些日子天予被这聚气术苦苦烦闷,可谓百思不得其解,正好也可以问问他这种情况。

经阁离得后山较远,天予走了好一会才到达,他看见经阁里面人头攒动,找了半刻才看见这月休师叔。

“师叔,师侄过来讨教些学问。”天予对着一本正经看书的月问说道。

只见月问师叔仍是埋头看书,浑不知所以,似乎没看见在面前低头躬腰的天予,天予不由有些尴尬,他开口又重复了一遍道,声音比原先大了些许。

这时,月问才反应过来,他看向面前的幼小少年,只见他打量了好一会儿,似乎认出了此天予,不由说道。

“这不是老家伙的弟子么,找我有何事吗?”月休迷糊着双眼,向着天予看去,心思仍停留在刚所读的书卷上,没回过神一般。

“月问师叔,弟子有些修炼上的疑问,苦苦思索未果,还请师叔指教一二。”天予小声的说道。

“哦,有疑问,来来来,快快讲来。”月问一听天予这话,他好像立马来了精神,将手中的书册扔到一旁,迫不及待的说道。

“弟子修体上有了些门道,聚气之术则是一窍不通,摸不着门路。”天予如实将这几天遇到的情况一一说明。

“修体,练气本就是相互矛盾的,一个注重外在之体,一个注重内在养气,往往两者只能择一而行,当然,修真界不无两者皆修者,但所取得的效果无一不是适得其反,有些更是修为不进反退,你可知为何?”月问仿佛被天予的询问激起了兴趣,只见他站起身来,抚了抚长须,故作神秘的问道。

天予摇头不解,眼神茫然,他一个刚入修真的幼童哪能知道这些,听都没听过。

月问的这个疑问,可以说是修真界普遍存在的一个未解难题,很少人能给出明确且清晰的解答,天予也曾看过一些典籍,但都是只言片语,不甚具体。

看着天予的茫然摇头,月问仿佛有些得意,他直了直身子,不断抚摸着长须,摆出一幅高深莫测姿态,静等着天予的询问,但半刻过后,只见天予仍是傻傻站立,不为所动,他见这幼童如此模样,这般不懂情理,不由心中一种嗔怒。

“你这竖子到底懂还是不懂!”月问低声微喝,有些恼怒。

原本低着的头的天予闻言不由惊起,他看向月问师叔,满眼茫然之色,不知这师叔为何突然这般生气。

“懂,还是不懂!”月问甩起双袖,蓦然发怒,对着天予怒声喝到。

“弟子不懂。”天予急忙回到,他双手相抵,连忙躬身。

“不懂为何不问!”

“弟子不懂,对练体练气相抵之事一无所知,还劳请师叔赐教。”天予头脑机智聪慧,似乎对师叔发怒有所猜测,只见他再次急忙弯腰,双手抱拳,摆出一幅极其渴求的姿态,似乎不得解惑,不能度日一般。

“哈哈,孺子可教,知道问就好,修真之路玄妙,你初次涉及,理当多多请教才是。”月问看着天予此刻求知若渴的表情,心中大为畅快,仿佛饿了许久的老熊终偷得了蜜一般,他说完又抚了抚长须,笑了起来,看向天予的目光重新带起了欣赏。

“修真就像这喝茶,而修体练气就分别像这茶壶和茶水,要想茶水够多,需得将这茶壶变大,而要想茶壶变大,则不得不加更多的茶水,你可明白我的意思?”月问指着桌上的一壶茶水傲然解释道,似乎这茶水与修炼的比方,他琢磨多年才琢磨出来一般,心中对这解释甚感自得。

修真成道,只需择一而行就已足够,若是想修体练气同修,那就要注重两者的同时并进而行,想想独修之路修仙且飘渺无望,而这双修恐怕是难上加难,天予听着师叔的讲解,天予若有所悟。

“弟子有些明悟,但弟子还有一些修炼的疑难,麻烦师叔解惑。”天予看着师叔,眉头微皱,双眼透出深深的困惑之感,仿佛被这疑惑折磨了千百年之久,而看到月问师叔,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他身子不由的更为弯曲,双手抱拳以快着地。

“哦?还有疑问,哈哈哈,好说好说,快快讲来听听。”月问连忙拉起天予快要着地的双手,看着他无比渴求的姿态,心中畅然快意,仿佛终于找到了伯乐,千百年的学识终得解放一般。

天予问出了心中存在的一些杂疑,月问纷纷为其解答,半日功夫就在此问答中悄然度过。

天予发现,每次自己问出疑惑,月问师叔脸上就会多加一丝微笑,对自己的欣赏之意浓重一分,于是他越加谦卑,越加询问,月问则是越加欢喜,越加欣赏,知道后来更是长笑不已,对天予可谓极为满意。

似乎,这师叔喜欢被问!

照此下去,恐怕天黑都结束不了,天予看向嘴里滔滔不绝的师叔,心里起了脱身之意。

“师叔真是博古通今,竟能解答弟子如此多的疑难,可弟子尚有极多的问题,只是现在难以想起,可否容我回去再想想,然后一一询问,望师叔不吝赐教。”天予弯腰及地,语气极为遗憾,脸色是更加苍白,仿佛错过了极大机缘一般,心中痛苦之感面上显现无疑。

“唉,师侄不必如此,你师叔我虽学识渊博,心纳天地万物,也会有极其少许解释不了,不过你若修炼存疑,尽可来找师叔。”月问说完,低头微叹,可他手抚长须,却是一副唯我独尊的嚣张气势。

天予看他此副神态,不由咽了咽唾沫,心中那是个好生难受……

似乎,这师叔还喜欢奉承!

月问背向天予而立,不断的手抚长须,一幅仙风道骨模样,似乎还沉浸在天予刚才的阿谀赞美中,天予见此,立马迈开步子,窜出了经阁。

他出了经阁,后怕的拍了拍胸口,心想着下次如何去找那么多的问题,想到此处,他不由有些担心。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紫色小兽 主目录 下一章 比武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