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暴君身边卑微求生
上一章 第二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第三章

作者:仃晨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5:14

据系统讲述,原主并非是选秀入宫,而是祁昱去年南下避暑时遇见,心血来潮带回宫的。

因长相出尘,楚楚可人,遂被封了个美人。

原主本以为这是她荣华富贵的开始,但殊不知,后宫里美人如云,她也不过是其一而已。

自入宫后,原主便一直待在栖云阁,没人熟知,更是被祁昱忘到了天边。

无人问津。

原主位份不高,又无家世背景,整日空守宫门,久病成疾,最终撒手人寰。

但不可否认,她目前任处在美人的位份上,又与孟妤兮生前同名同姓,姓孟,即孟美人。

孟妤兮也是在这一刻才恍然意识到,她竟与面前跪在地上的孟美人的称谓一致。

祸事来的让人防不胜防。

跪在地上的孟美人已经被太监拖了起来,她惊恐求饶,但却被太监捂住了嘴,只能发出呜咽声。

孟妤兮也被人钳制住了双臂。

而发号施令的人却像是没了兴致,手里的酒杯被他随意地丢在桌面,不大不小的声音,但殿内却瞬间安静。

连歌舞声都停了下来,舞姬们像是被掐住了喉,惶恐不安。

“带走。”祁昱的脸上没了笑意,神色有些烦躁。

这也让不少妃嫔意识到,皇上方才的温柔和煦都是假的,这才是真面目。

孟美人被吓得一颤,嘴里连呜咽声都没了,面无人色。

太监得令,有了动作,拖着两人往外走去。

有妃嫔惋惜也有妃嫔幸灾乐祸。

这去了乱葬岗就别再想回宫,能不能保住性命都很难说。

没人替她们求情。

只是一个孟美人是自作自受,而另一个孟美人……

众妃嫔嘲讽一笑,要怪也只能怪她的运气不好,谁让她也是孟美人呢?

孟美人被捂住了嘴,但孟妤兮一直都很安静,是以,有幸没被捂嘴,只被太监钳制住了双臂,强迫往外走罢了。

除了祁昱和他身后的奉和,殿内所有人的视线都暗自地落在两人身上。

孟妤兮努力稳住心神,边走边在心底呼唤系统。

“系统。”

脑子里没人应声。

“系统。”孟妤兮又唤了一声:“你在吗?”

系统似乎也有些无语,它还没有见过这么容易就丧命的宿主。

“在。”

孟妤兮终于听见系统的声音了,她有些紧张地问:“现在该怎么办?”

“去乱葬岗会死吗?”

若能借此出宫,哪怕是去乱葬岗,她也愿意。

因为说不定可以趁机换个皇帝。

但就怕她活不下来。

所以孟妤兮得先问清楚。

系统不知该如何作答,好半晌才道:“宿主若中途死亡,系统无权阻拦。”一切都靠宿主自身的能力。

那意思是她可能真的会死?

孟妤兮的小心肝儿颤了颤,她还不想死。

意识到这点,孟妤兮不敢冒险了,忙道:“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比如起死回生药之类的。

系统沉默,无语。

片刻,又是一道冰冷的电子音在她的脑海里响起。

“有。”

孟妤兮激动:“那你快说。”

系统:“求饶。”

闻言,孟妤兮眨了眨眼,似有些懵。

脑子里不停地琢磨系统说的这两个字。

系统本是随口一说,但它没想到,孟妤兮竟真的在认真斟酌它说的方法。

还施行了。

在一只脚刚踏过门槛时,孟妤兮突然停下脚步,回眸看向了大殿上。

行动突然,押送她的太监有些茫然失措。

大殿上,方才从始至终都挂着淡笑的男子,在歌舞声停下来的那一刻,脸色便变得阴沉可怖。

以至于孟妤兮刚一回眸就被他吓得眼泪汪汪。

“……皇上。”声音有些发颤。

祁昱侧眸,远远地斜视她一眼。

片刻后,他竟耐心问了一句:“有遗言?”

闻言,众人望着孟妤兮,又偷偷看了眼皇上,不由得捏紧了手心。

“不是遗言。”孟妤兮颤颤巍巍地道:“嫔妾想求饶。”

众人:“……”

系统:“……”

殿内一片安静。

祁昱眯着眼定定地看着她,半晌,他突然笑了起来:“好啊。”

他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从御桌上拿了本册子扔在地上,点了点头:“跪这儿。”

————

孟妤兮又被太监押送回去,跪在祁昱扔了本册子的地方,不远不近,她一抬手就能触碰到他的大腿。

只是她不敢。

恨不得能离他再远一点。

祁昱好整以暇地睇着她,像是很有耐心:“你想怎么求饶,说说看,说的好听朕就饶了你。”

那说的不好听呢?

孟妤兮正在心底想着,便见祁昱笑得更加温柔:“说的不好听,朕就一脚踩死你。”

闻言,孟妤兮的脸色瞬间被吓得毫无血色。

踩……踩死她?

她的整张小脸上,唯有一双眼眸通红,可怜兮兮的。

“嫔妾不想去乱葬岗。”孟妤兮抑制着颤抖,努力让她的声音听起来柔美一些:“有死人。”她怕。

今日若能逃过一劫,孟妤兮发誓,以后几日她都乖乖地缩在栖云阁,哪都不去,等死也总比惨死强。

祁昱脸上的笑意在她的话音落下后,便渐渐淡去。

显然她说的不好听。

并不合他心意。

孟妤兮没敢抬头,所以并未发现,她继续道:“是皇上给嫔妾封的美人,若皇上高兴,嫔妾愿意降下一级。”这样她就不是孟美人了。

这话就更难听了。

祁昱脸上的笑意消失殆尽。

众妃嫔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害怕下一瞬间就看见一具血淋淋的尸体。

偏生孟妤兮还不知死活地继续道:“多降几级嫔妾也心甘情愿。”只要不去乱葬岗。

站在为首的德妃甚至已经看见皇上动了动腿。

祁昱的确想踩死她。

甚至觉得留她跪在这里都是浪费时间。

但下一瞬间,他却像是闻见了什么,脸色微变。

“皇……皇上开恩。”

孟妤兮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尽,但却迟迟不见祁昱出声。

她等了等,最后鼓足勇气抬眸,却见祁昱眯着眼看着她,神色探究。

见状,孟妤兮惊恐,他不会是在找该从哪里下脚吧?

想到这儿,孟妤兮的脸色又白了几分,吓得忙磕磕绊绊地道:“皇……皇上,把嫔妾打入冷宫也行。”

反正她也没几天了。

冷宫就冷宫,在哪不是活,能多活几日就是几日。

孟妤兮紧紧地盯着祁昱的双腿,生怕他下一脚就踩下来了。

身子也是能往后仰就往后仰。

祁昱注意到她的举动,突然开口:“都出去。”

众人一惊。

闻言,孟妤兮神色一喜,正打算跪安,便听祁昱又道:“你留下。”

“……”

不出片刻,殿内便仅剩下祁昱和孟妤兮。

连奉和都退了出去。

孟妤兮被他看得如芒在背:“皇……皇上。”

此时此刻,孟妤兮才终于体会到书上写的天威难测、天子之怒是什么样的,似乎也有些明白系统。

因为真的吓人。

祁昱问:“今日用的什么香?”

香?

孟妤兮摇了摇头,小声道:“没用香。”

命都快没了,她哪里还有心情用香。

没用香?

祁昱黑眸幽深,目光在孟妤兮的身上来回扫视。

眼前的女子被吓得一直不敢抬头,说话时发颤的嗓音也不是装出来的。

胆小如鼷,贪生怕死。

这些都明确地告诉祁昱,她不敢说谎。

更没有胆子在他面前说谎。

只是祁昱更不信是他的嗅觉出了问题,他只信是她扮猪吃老虎。

“那就脱吧。”祁昱悠闲道。

闻言,孟妤兮一愣,茫然抬首。

祁昱勾唇笑着:“怎么,还要朕给你脱?”

孟妤兮被他的笑吓得心悸。

他那样子,不是脱衣,而是蜕皮。

只是她却迟迟没动。

孟妤兮咬了咬唇,在节操和生命之间徘徊,犹豫不决。

是为坚守节操此时就大义丧命,还是抛开一切再苟且偷生几日。

她迟疑不定。

突然,就在孟妤兮左右摇摆时,她的脑袋里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恭喜宿主获得一日生命值。”

幸福来得太快,孟妤兮没反应过来。

系统解释:“宿主与龙气距离一米之内,所以仅需十分钟就能获得一日生命值。”

闻言,孟妤兮秒懂,她此时跪的地方与皇帝在一米的距离之内,所以仅需十分钟就能获得一日生命值。

原来,十分钟这么快啊。

祁昱早已不耐,但此时他的心却没有无规律地让人烦躁地大跳。

依旧平缓。

哪怕他已经几日不曾合眼,也十分平缓,无任何不适。

脑子更没有一片混沌,清醒极了。

这极不正常。

所以,他不信她没有用香。

“看来还真要朕替你脱?”

阴沉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孟妤兮一颤,在得知获得了一日生命值后,她没了节操。

“不劳皇上动手。”孟妤兮努力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嫔妾自己来。”

强势逼人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孟妤兮颤抖着手,缓缓脱下外衫。

正当打算脱里衫时,便听祁昱悠悠道:“等等。”

孟妤兮停了下来。

祁昱道:“甩一甩。”

他的指令让孟妤兮十分懵逼,但寄人篱下,又生命垂危,孟妤兮只能乖乖地提着衣领,用力甩动外衫。

长袍在空中飞舞,许是孟妤兮太过用力,衣衫竟不长眼地打在了祁昱的身上。

但她却像是没有看见,甚至还越来越用力。

片刻。

祁昱的脸色黑了下去:“够了。”

孟妤兮抬眸看他,神色无辜。

祁昱憋着一口气,脸色难看:“继续脱。”

孟妤兮又脱了两层里衫,最后在还剩下番红的肚兜时,她有些犹豫:“皇上,还要脱吗?”

祁昱没出声回应,而是探究地看着她,神色复杂。

她的确没有用香,身上也无香囊。

但让祁昱深信她没有说谎的是,随着她的衣衫脱下,萦绕在他鼻息的淡香却越来越浓。

那些香味像是从她体内散发出来的,而非外物。

没等到回应,孟妤兮只能抬手犹犹豫豫地去解肚兜。

见状,祁昱突然收回了眼,脸色完全冷了下去:“够了,退下。”

闻言,孟妤兮松了口气,可喜可贺,她的节操还没全掉。

她从地上捡起里衫往身上穿。

半晌。

祁昱侧眸,睇着跪坐在地上的女子,皱眉:“不是叫你退下?”

仅穿好了里衫的孟妤兮弱弱地举着宫裙,害怕极了:“嫔妾不会穿这件。”

祁昱:“……”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二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