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暴君身边卑微求生
上一章 第四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第五章

作者:仃晨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5:16

祁昱很难入睡。

长时间的紧绷让他的精神焦虑、狂躁,甚至心跳加速,头昏脑胀。

但无药可医,或者说是那些药通通都没有任何效用。

后太医道,若有人在旁陪他入睡,或许能缓解他的心躁之症。

特别是女子。

最好是温柔体贴、贤惠知心的女子。

但事实证明,祁昱召后妃侍寝,也依旧没有任何作用,甚至他更暴躁。

越到后面,更是鲜少能有后妃在侍寝夜安然无恙。

不过太医此方却也并非全无益处,至少祁昱在杀了人后,心能静。

偶尔能睡。

但这也仅是杯水车薪,不著见效。

而孟妤兮七日前来太极殿时,正是祁昱熬了四日最暴躁之时。

鲜少有人说的话能如此不合祁昱的心意。

他是真的想踩死她。

踩死她时,她崩裂的肉浆,定然如她说的话那般,难听又难看。

但祁昱却闻见了她身上的香,一种奇迹般能让他心静,不再暴躁的香。

很神奇。

像是上天要救她一命。

老天没长脸,祁昱看不了上天的面子,但那日他还是放过了她。

算是他日行一善。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竟自己跑到了阎王殿。

这倒也挺好,还不用祁昱费劲儿去捉。

“朕今日心情不错,给你自己选择。”

长剑在孟妤兮的脸上拍了两下,祁昱笑得温柔:“想怎么死?”

孟妤兮冷汗淋漓,但她却连抖都不敢抖,怕下一刻,这剑就戳穿了她的脖子。

“不……不想死。”

孟妤兮虽然能坦然等死,但这并不代表,她不害怕死亡。

更何况还是惨死。

例如此时,她便吓得连心脏都好似要从身体里蹦出来。

那把长剑的温度,甚至已经从脸颊渗透进她的五脏六腑,连龙床都温暖不了她。

冷如寒冬。

祁昱发现,眼下这个看似胆小的女人,其实胆子最肥。仅两次见面,她就竟然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忤逆他的话。

这让祁昱的脚再一次蠢蠢欲动,想踩死她。

“那就先割舌吧。”既然这张嘴说不出合他心意的话,那留着也没用,不如割了。

孟妤兮惊恐。

但话音落下,孟妤兮却见祁昱收回了剑。

似为了解她疑惑,祁昱竟还侧眸含笑,颇有耐心地向她解释:“你的舌头还配不上用这把剑割。”

听见这话,孟妤兮身子一颤,忙闭紧了嘴。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祁昱收回剑后,殿内便走进一人。

身形高大,气势冷厉,不苟言笑。

看起来不像太监。

祁昱转身,背对着孟妤兮,嗓音凉薄:“别弄死了。”

他还想留着玩过今夜。

“是。”暗卫躬身道。

话音落下,暗卫便提步向龙床走来。

孟妤兮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同时,系统在她的脑海里说些什么。

但她都顾及不上。

暗卫越走越近。

眼看着就要逼近。

孟妤兮猛地从龙床上坐了起来,连滚带爬地爬到床边,从背后抱着祁昱的大腿,连声道:“我选,我选。”

连称谓都顾不上。

祁昱方才让她选想怎么死,孟妤兮回应的是不想死。

但现在她想死了。

她自己选,或许还能选个稍微轻松一点的死法,但若是被他割舌,孟妤兮相信,他绝不会轻易弄死她。

接下来还会面临什么,孟妤兮不敢想。

她不想她生命里的最后几日,竟然是在生不如死中度过。

祁昱的大腿一紧,他垂眸,只能看见一双纤细白嫩的小手死死地扣在他的腿上。

这成功激怒了祁昱。

他皱了皱眉,冷声道:“松手。”

孟妤兮不松,她抓紧时间道:“皇上,嫔妾想好怎么死了。”

见此场景,暗卫停下了步子。

候在一旁。

他看她是真的想死!

祁昱的脸色黑了下去,又道了一遍:“松手!”

孟妤兮依旧充耳不闻,她继续道:“嫔妾想老死。”

感觉到他身上的气压越来越低,孟妤兮不敢再耍小聪明,忙改口道:“或者在三日后把嫔妾毒死也行。”

她的生命值仅剩下三日,三日后,怎么死都行,反正她也感觉不到。

孟妤兮想的很好,但就怕他不答应。

女子的双手一直紧抱着祁昱的大腿,从始至终都没有松开的迹象。

哪怕祁昱已经警告过她两次让她松手。

祁昱垂眸看着,但看着看着他突然就笑了起来。看来他看的没错,她的胆子是真的肥。

不过祁昱最喜欢的,就是捏死胆肥的人。

在孟妤兮忐忑不安地等待中,祁昱突然嗤笑一声,慵懒道:“好啊,那不割舌了。”

闻言,孟妤兮一喜。

但紧接着,她便听他阴森道:“砍手吧。”

话音落下,殿内的暗卫似乎领悟到皇上的意思,提步继续往龙床走去。

随着暗卫走近,孟妤兮甚至感觉,她暴露在前方的那双手上阴风阵阵。

孟妤兮正想把手缩回来,便听祁昱阴沉道:“朕自己来。”

下一刻,剑出鞘的声音便在殿内响起。

闻声,孟妤兮吓得一颤,忙缩回了手。

她甚至不敢把手裸露在外,在缩回来后,她便赶紧裹紧龙被,将整个人都藏在里面,只剩下脑袋。

行动间,空气中留有一股余香。

安神静心。

祁昱拿剑转身,还没动作,便闻到了空气中的香味。

他微微凝神。

后而看着孟妤兮皱了皱眉。

看见他皱眉,孟妤兮心惊胆颤,忙道:“皇上,嫔妾知错,嫔妾……嫔妾只想再苟活三日,三日后,皇上想怎么弄死嫔妾,嫔妾都绝无怨言。”

一张小脸惨白,水灵灵的大眼里透着一层薄雾,像是被吓出来的泪,但却不敢落下。

祁昱没有出声。

只是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孟妤兮多惨啊,她真的只是想吃碗汤圆,但怎么就活到了这种地步。

见他不出声,孟妤兮含泪,又咬唇微弱道:“那……再苟活两日也行。”

她减少了时日,只是因为不想被割舌砍手。

又是一阵静默。

见祁昱依旧没有说话,濒临死亡的恐惧让孟妤兮止不住泪,她的双眸通红,抽噎道:“那……那一日也行。”

孟妤兮甚至都不知她今晚究竟是哪里做错了。

她虽然不小心睡着了,但她规规矩矩暖床,还争取把龙床上的每个地儿都暖到,尽心尽力。

没有功劳也该有苦劳。

但结果,却与她所想的全然不同。

孟妤兮以前生活的家庭很好,家境优越,父母恩爱,哥哥宠她,全家人的爱都在她的身上。

从小到大,她都没有孤身一人过,更没有任何烦恼。她身上的事都有父母和哥哥操心,乃至于大学毕业后找工作,她都是在哥哥的公司工作。

她一直都活得轻松幸福,不会为生活操心,更是从来都没有承受过压力。

但哪知,仅是一碗汤圆,竟让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孟妤兮越想越怀念过去。

越想越难过。

就在孟妤兮因为难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祁昱却突然俯身,头缓缓靠近她的脖子。

孟妤兮被他的举动吓得连呼吸都停滞下来,他不会是想咬死她吧?

这么一想,她脸上的泪便流得越来越汹涌。

祁昱凑近闻了闻,他此时确定,那股香味的确是从她的体内散发出来的。

很诱人。

没想到,太医做不出能让他安神的香,上天倒是给他送了一个。

祁昱此时已经在脑海里想,该如何把她研磨成粉,才能让香味长存。

他甚至有些兴奋。

就在这时,突然,一滴温热落在祁昱的侧脸上。

他的动作一顿。

寂静间,那滴眼泪又缓缓地从祁昱的侧脸滑落,消散。

极其轻柔缓慢的触感,又带着点儿不知名的香,莫名的让人兴奋。

祁昱从孟妤兮的脖颈抬起头来。

眼下的女人哭得梨花带雨,一张小脸上尽是泪痕,好不可怜。

对上他深不见底的黑眸,孟妤兮胆寒,但她依旧边抽泣边卑微道:“我不想被咬死。”

她怕疼。

被咬死还不如来个痛快。

半晌。

在孟妤兮泪眼朦胧中,祁昱突然笑了起来。

“呵呵。”

是真的温柔的笑,但却让孟妤兮更加惊悚。

他抬手擦了擦她小脸上的泪痕,眼眉上扬,温柔低吟:“想什么呢,这么个宝贝儿,朕怎么会舍得咬死。”

孟妤兮竟被吓得忘记了哭。

下一刻,祁昱突然抬手,将那根沾上孟妤兮眼泪的手指含在口中舔了舔。

他像是在感受什么,随着动作,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

孟妤兮惊悚地看着他的动作。

祁昱将手从嘴里拿了出来,对她道:“别哭,浪费可就不乖了。”

浪费什么?

孟妤兮听不懂他说的话,但她的汗毛却不自觉地竖起。

也就在这时,系统的声音突然在脑海里想了起来。

“恭喜宿主,皇帝好感值加20%,目前总好感值20%,宿主获得60日生命值。”

听见系统的消息,孟妤兮一脸懵逼,目瞪口呆,连看着祁昱的目光都十分震惊。

他不是要割她的舌、砍她的手,怎么突然就有了好感值?

这好感值来的让孟妤兮惶恐不安。

祁昱站起了身,满脸笑意,心情罕见的很好。

他扬声道:“来人。”

有宫人走了进来。

“拿套床被进来。”祁昱指了指他脚底踩的地面,笑得意味深长:“就铺在这儿。”

孟妤兮的目光顺着祁昱指的地方看了过去。

他指的位子就在龙床的下方,很近,一从床上落脚,就能踩到。

孟妤兮的瞳孔一紧。

能踩到。

踩到。

到。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四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