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暴君身边卑微求生
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

第十四章

作者:仃晨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5:25

祁昱今日穿了袭月白色龙袍,身姿修长,气质矜贵出尘,他的五官清朗而俊美,嘴角挂着一丝漫不经心的笑,看似温柔又耐心,随处一站,便让人移不开眼。

不得不说,祁昱是孟妤兮见过的男人中,皮相长得最美的。

能让人误以为他纯良无邪的美。

但实则白切黑,最是阴狠。

能让人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毙命。

所以可怕。

一阵肃静中,跪地埋首的孟妤兮仿佛听见有脚步声从她的身旁走过。

再是一阵静默。

南天台上响起了一道温柔缓慢的嗓音。

“免礼。”祁昱斜靠在龙椅上,笑得斯文。

众人起身。

见皇上落座,这才坐了下去。

孟妤兮也悄无声息地坐了下去。

没有抬眸,更没有敢看高处一眼。

安静又拘束。

中秋晚宴开席。

在一阵绚丽璀璨的烟花声中,拉开了帷幕。

宫人呈上来了酒盏和膳食。

轻缓悠扬的琴音在四周响起。高台上,舞姬入场,翩翩起舞。

祁昱饮着酒,淡笑,目光落在那些舞姬身上,一言不发。

见皇上如此,众人的心这才渐渐松缓,安心赏起了歌舞。

孟妤兮曾在第一次去太极殿时见过宫里的歌舞。古代的歌舞偏雅致柔美,不如现代的歌舞那般振奋,能让人热血沸腾。

她本以为今晚的歌舞也会和她那日在太极殿时所见的歌舞一致,但没想到,今夜晚宴的开场舞,倒是让人眼前一亮。

很快,耳边轻缓悠扬的琴音便渐渐消散,换成了一段急促的锣鼓声开奏。

高台上的舞姬随舞而动,节奏紧凑,动作整齐,时而聚拢,时而分开,挂在舞姬手腕上和脚腕上的银铃珰随动而响,也像是有节奏的舞曲,叮咚声清脆。

让人不自觉被吸引。

片刻。

锣鼓声停,铃铛声熄。

场内瞬间安静。

在一片寂静中,突然,琴音声起,由慢至快,由轻至重,舞姬们高举荷扇,围成一团。

在众人不明所以之时,琴音中又参杂了笛声,相得益彰,歌声入耳,沁人心脾。

也是在节奏最**之时,高台上的舞姬们突然向四周散开,而原本空无一人的中心,突然凭空多出来一女子。

这一幕让众人睁大了眼。

那女子一袭红衣,以纱蒙面,瘦腰翘臀,随着劲道的歌舞扭动。

在一群莹亮绿衣的舞姬中别样显眼。

她时而走近,时而走远,身段柔美,婀娜多姿,像那轻盈的蝴蝶,扑朔迷离,又像那南飞的大雁,让人心生向往。

单薄的轻衫遮挡不住她的诱惑,那不盈一握的细腰让人忍不住垂涎。

尤物。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

那红衣舞姬柔美起舞,一双媚眼勾人心魂,却只看着高台龙椅上的那一人。

而祁昱呢?

后者自始自终都淡淡地笑着,无论那舞姬的动作如何大,如何勾魂,他脸上的笑意都不增不减。

笑得温柔,却让人猜不透情绪。

孟妤兮总觉得眼前这一幕有些许眼熟。

这不就是她在电视里常看见的桥段吗?

舞曲越来越快,舞姬们的动作也越来越大,不同于以往宫廷舞的轻柔,这一舞大胆而又勾人。

场下的朝臣们目光痴迷,不少人的眼底已经冒出了绿光。

突然,琴音落,南天台瞬间安静了下来。

舞姬们以一伏地姿势结束,高臀挺翘,让人浮想联翩。

不少后妃已经别开了眼。

面红耳赤。

静幕。

无人出声。

奉和察觉到皇上手里的酒杯已空,俯身,安静地为皇上添上了酒。

德妃等了等,见皇上没有出声,她才含笑道:“都起来吧。”

舞姬们起身。

“这舞倒是奇特,本宫之前从未见过。”德妃好奇道:“这是何舞?”

那红衣舞姬跪在地上,蒙面的轻纱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仙气飘飘,让她的面容多了几分神秘。

她轻柔道:“回德妃娘娘,这是改编自西野的水舞,奴婢加了咱们大晏舞的特色,遂起名为旋舞。”

“哦,原来如此。”德妃了然点头,她随即侧眸看向了坐在高台上的人,含笑问:“皇上,您觉得此舞如何?”

话音落下,众妃嫔跟着德妃的视线也看向了高台。

等待皇上的回复。

很明显,眼前这舞姬是有人特意安排给皇上的女人。

但至于这舞姬能不能入后宫,那就要看方才那舞皇上满不满意了。

不过方才那舞确实勾人,虽有些大胆奔放,但那身段诱人,能勾得男人移不开眼。

妃嫔们似已经猜到了答案。

所以,一直恶狠狠瞪着孟妤兮的魏充仪,她的目光早就移去了别处,落在那舞姬纤细柔美的后背上,咬紧了牙。

低贱的媚俗祸!

半晌。

祁昱笑,薄唇轻掀:“不错。”

不错。

皇上的回应是不错。

那意思是方才那舞皇上满意。

既满意舞,那跳舞的人若再长得美些,被皇上收入后宫的可能性极大。

话音落下,众妃嫔的眼神都有些变了。

暗自咬牙。

祈祷这舞姬是个丑女。

那舞姬似也猜到她也许能成功入后宫,心情激动,难以按捺笑颜。

德妃脸上的笑意加深,她侧眸看向那舞姬,温声道:“把轻纱拿下来给本宫瞧瞧。”

闻言,那红衣舞姬柔声回应:“是。”

说罢,她便抬手缓缓取下蒙在面上的轻纱。

白皙的面容在月光下乍现。

众人目光不移,屏气凝神,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南天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那舞姬身上。

但当在看见那舞姬的容貌后,众妃嫔的神情变得古怪了起来。

视线也突然从那舞姬身上,转移到了角落里的孟妤兮身上。

孟妤兮又一次被所有妃嫔注视。

她一脸茫然。

她坐的位子较为靠后,所以只能看见那舞姬的背影,不能看见正面。

面对众妃嫔探究对比的视线,孟妤兮一头雾水,她不知这些妃嫔为何又突然看向了她。

一无所知的孟妤兮只能笑,笑得尴尬,笑得僵硬。

在孟妤兮的笑容中,那些后妃微惊的神色渐渐转变为幸灾乐祸。

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孟妤兮:“?”她可什么都没做啊。

德妃招手,对着那舞姬道:“来,走近些,让本宫瞧瞧。”

那舞姬起身,含笑,莲步走上前去。

德妃抬眸看着她,笑意盈盈。

半晌,她突然侧眸看向了高台处:“皇上,您瞧,这女子长得真水灵。”

那舞姬也跟着德妃的视线抬眸看去。

在注意到祁昱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后,那舞姬的脸色绯红,有些害羞地垂下了头。

祁昱端起酒杯,像是喝的微醺,他此时的眼神深邃而又迷人。

“过来。”他缓缓出声,嗓音性感。

这一声听得舞姬心尖儿发颤,心口不受控制地跳动。

闻言,德妃脸上的笑意加深。

但不少后妃却已快搅烂了手里的帕子。

神色嫉妒不甘。

她们之中,有不少妃嫔,自入宫后便从未能接近皇上。

所以她们妒忌。

这不过是一个低贱的舞姬,凭什么能接近皇上!

众人看着那舞姬缓缓向高台走去。

在距离祁昱半米远的地方,那舞姬跪了下来,媚声请安。

“奴婢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祁昱伸出了手,两指抬起那舞姬的下巴:“叫什么?”

那舞姬痴迷地望着祁昱的俊脸,柔声回应:“兮儿。”

“呵呵。”祁昱低笑出声。

闻声,那舞姬的心猛地又不受控制地跳动了几下。

她的神色越发痴迷。

奉和见皇上酒盏里又没了酒,本想斟满,却突然听见了皇上的笑声。

他拿着酒壶的手颤了颤。

再微侧眸,余光注意到皇上脸上的笑意。

奉和的神色微变,凭借多年的经验,他突然往后退了几步。

不斟酒了。

目光落在那舞姬脸上越来越娇媚羞涩的神情上,奉和的神色惋惜。

怎么都不长眼呢?

“舞跳的不错。”祁昱随意松开了手。

那舞姬垂下了头,小脸绯红:“奴婢多谢皇……啊……”

只听见一声凄惨的叫声,众人便见,原本跪在高台上的舞姬突然飞了出去,整个人扑通一声跌落在地。

奉和甚至听见了肋骨断裂的声音。

变故发生在一刹那间,没有人反应过来,都神色惊愕。

再看皇上,依旧笑得一脸温柔。

只是那深如寒潭的黑眸却让人不寒而栗。

说巧不巧的,那舞姬正好落在了孟妤兮的眼前。

她这才看见这舞姬的正脸。

站在孟妤兮身后的白芍也看见了,震惊地张大了嘴,她没忍住低声:“主子……”

这舞姬,竟与她家主子有七分相似。

孟妤兮自然也看出来了。

所以当看见趴在地上哀嚎、疼得脸色苍白的舞姬时,她却猛地打了个寒颤。

就好像是她自己躺在地上。

四周肃静,无一丝声响。

场面诡异又可怖。

祁昱的嗓音从高台处传了出来。

他拿着锦帕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手,接着方才未说完的话:“就是长得丑了些,碍了朕的眼。”

长得丑了些。

长得丑。

丑。

孟妤兮闻言颤了颤,忍不住哆嗦。

完了。

她也差不多长成这样。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