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暴君身边卑微求生
上一章 第十四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章

第十五章

作者:仃晨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5:26

四周静默,无一人敢出声。

在场所有后妃的脸色都十分苍白,神色又惊又恐。

尤其是德妃。

她抑制不住心底的恐惧,连强颜欢笑都伪装不出来。

因为这个舞姬是她安排的。

早在德妃吩咐下人监视栖云阁之时,她便私下与她爹通信,找遍了整个大晏国,才找到了这个与与孟妤兮与七分相似的舞姬。

而德妃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么多年来,孟妤兮是后宫里的第一人,能让皇上翻第二次牌子侍寝的后妃。

不仅如此,她还能被皇上时刻惦记着,赏赐膳食糕点,甚至差点晋升嫔位。

可见荣宠。

孟妤兮的长相清纯,姿色上乘,一身奶白肌肤,娇小可人。

德妃本以为皇上是喜欢这类型的女人,所以她才想,趁着知晓皇上的喜好,安置几位与孟妤兮容貌相似的女子入宫。

这些女子若能得到皇上的另眼相待,获得龙宠,一举怀上龙子,那么哪怕德妃不侍寝,她依旧可以高枕无忧。

可是眼前这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她意会错了,皇上其实并不喜此类型的女子?

德妃忐忑,她不知皇上还会不会深究。

若是追究起来,迟早会查到她。

那她难逃一劫。

没有人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声。

不少后妃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皇上。一样的带着笑,一样的温柔,只是举止却让人胆寒恐惧。

耳边传来那舞姬断断续续呻吟的痛苦声,她们突然想起来那些在侍寝夜暴毙的后妃。

连魏充仪的双眸里都充满了惊惧。

祁昱懒懒道:“拖下去。”

话音落下,便有宫人走进高台,将趴在地上已经痛昏过去的舞姬拖了下去。

全程动作利索麻溜。

仅片刻的时间,那舞姬便已从南天台上消失。

人没了,只留下地上的一摊血水。

是那舞姬吐的。

宫人上来清理。

孟妤兮是离那舞姬趴的地方最近的人。

所以她能很清晰地听见那舞姬的哀痛声,还有被拖动时,看见从那舞姬嘴里吐出来的鲜血。

每一幕都让她的心在颤抖。

她在心里问系统:“我能换个样貌吗?”

系统:“不能。”

孟妤兮把手从桌上拿到了桌下,用以遮挡住她的颤抖。

“那我怎么办?”

她也差不多长成那样,万一哪天,她也碍了祁昱的眼,下场不也是和这舞姬一样,被祁昱一脚踢飞吗?

怪不得祁昱见她的第一眼就说要踩死她。

原来他不是在随口说说。

而是真的。

孟妤兮现在心里慌的一匹:“怎么办怎么办?”

“宿主,冷静。”系统用它冰冷的电子音安抚她:“你别忘了,在皇帝心里,你是有20%的好感值的。”所以怕啥?

哦,对,她是有好感值的人。

不怕不怕。

孟妤兮自我安慰。

但很快,孟妤兮便在心里对系统哀嚎:“20%?才20%啊!又不是80%!”一样能随时被秒。

系统无奈。

它想说,它这里有皇帝对所有人的好感值统计,就目前来看,只有宿主在皇帝心里占有好感值。

虽然只有20%,但地位却是第一。

只是系统还没来得及开口告诉她,孟妤兮却没心思继续和它交流了。

因为她好像又成为了被人关注的中心,所有人的视线都看着她。

奉和甚至不用抬眸去看皇上的脸色,他都能察觉到皇上的情绪不太好。

不对,应该是非常不好。

毕竟这还是第一人,能在皇上唤了三声后,都没有理睬皇上的人。

还是奉和提高了音儿,大声连喊了几声:“孟美人,孟美人。”

伴随着众妃嫔不善的目光,孟妤兮这才后知后觉。

她愣愣地抬眸。

见状,奉和可真是要给她跪了,这孟美人能活到现在绝对是个奇迹。

他笑得假:“孟美人,皇上唤您呢。”

闻言,孟妤兮的心尖儿一颤,目光往他的旁边移去。

祁昱正似笑非笑地睇着她。

不大不小的酒杯被他拿在手里,在孟妤兮的视线落下之时,他手里的酒杯突然碎裂。

“砰!”地一声落在地上。

看见这一幕。

“嗝。”孟妤兮被吓得打了一个嗝。

这一声,在安静的场内格外清晰。

气氛顿时古怪。

这让不少妃嫔震惊,还有些不敢置信。

竟然会有女子的行为如此粗鄙、如此不雅。

简直不堪入目。

但片刻。

她们的震惊便转变为嘲讽,果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低贱之人,行为举止如此粗俗难看。

都等着看孟妤兮的好戏。

可孟妤兮此时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妃嫔的心思,嘲笑就嘲笑吧,总比没了命好。

她傻兮兮地站了起身,弯腰,毕恭毕敬地道:“皇上,您……嗝……您唤嫔妾可……嗝……可有何事?”

一旁的奉和忍不住捂眼,他怎么觉得这孟美人白长了一张脸呢?

真是可惜了这张脸。

可惜,太可惜了。

孟妤兮纯属惊吓过度,她需要缓一缓。

只是当下,没有时间、更没有机会能让她缓。

她被逼无奈,只能如此。

若说祁昱方才的确有那么一丝不悦,那么此时,他倒是被逗笑了。

是嘲笑。

能让他嘲笑,倒也是她的本事。

祁昱心情好了,打算放她一马。

“来。”祁昱拍了拍他身旁的空位,像招小狗那般,笑得慈祥:“坐这儿来吃。”

他方才不悦倒不是因为她没搭理他,而是在这儿这么久,他都没见她吃过膳食。

不吃怎么能长胖呢。

祁昱可不打算养她太久。

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养胖她。

然后再杀。

以肉为料,取骨化血,研磨成粉。

好好利用。

孟妤兮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因为祁昱让她坐的位子,是龙椅。

不过这么一紧张,她倒是不打嗝了。

以毒攻毒果真厉害。

而后妃们的目光也变得不善了起来,暗自咬牙。

只是她们倒也在心底期待。方才那舞姬便因为长相被皇上踢飞,那这孟美人,与那舞姬有七分相似,会不会在靠近皇上后,也碍了皇上的眼,被皇上一脚踢飞。

都在等着。

孟妤兮自然也想到了这些,所以她走的格外艰难。

“是腿脚不便?”祁昱看着她,笑得阴冷。

显然是孟妤兮行走的速度让他等的不耐。

对上他的视线,孟妤兮肯定,若她敢回应“是”,那么下一刻,她的腿脚就真的会“不便”

孟妤兮抖了抖,脚下的步子顿时加快。

但是祁昱依旧不耐。

他冷笑:“朕限你三声。”

闻言,孟妤兮疑惑,抬眸看去。

“在三声之内,你若还没到这儿……”祁昱用脚点了点地,笑得阴森:“朕打断你的腿。”

话音落下。

祁昱:“一……”

孟妤兮瞳孔一缩,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开始行动。

她从走转为跑。

“二……”

孟妤兮已经毫无仪态,拼尽全力,快速奔跑在南天台上。

她的身影从那些妃嫔的眼前越过。

皇上方才说的那些话,在场的后妃都听见了。

所以,眼看着孟妤兮离皇上说的地儿还有一段距离,她们就都在等着皇上数第三声。

然后,打断孟妤兮的腿。

不少妃嫔已经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只是……

皇上这第三声却迟迟不落。

妃嫔们蹙眉,诧异侧眸看向了皇上。

祁昱的姿态懒散,目光落在孟妤兮的身上,嘴里迟迟不落那第三声。

这让妃嫔们等的着急。

她们不知,这第三声之所以迟迟不落,是因为祁昱突然反悔了。

他看着提起裙摆、毫无仪态地向他奔跑而来的女人,突然觉得,这双腿,留着倒也尚可。

至少他看着不碍眼。

所以,当孟妤兮气喘吁吁地跑到祁昱跟前的时候,她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

她不知她跑了多久。

她只知道,她没有听见祁昱道“三”这个数字。

那她就不用被砍腿。

“皇……皇上……”孟妤兮还没缓过气儿,两鬓的青丝被跑得松散,软软地搭在她的小脸上、嘴角上,明明是一副狼狈的样子,但看起来,却又有股别样的风韵。

让人心痒。

祁昱打断了她:“坐。”

说这话时,他的目光似刻意从她的腿上滑过。

看得孟妤兮的双腿一凉。

不敢多想,一屁股便坐在了龙椅上。

这一坐,引起的波澜可不仅是在后宫。

大臣们也皆是震惊。

哪怕是一国之后,都不能与皇上同坐龙椅,这女子是谁?

都在心底揣测,但却没人敢发声。

德妃的笑早就变得阴狠,指甲深深地陷入了肉里。

与此同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柔妃,脸色也变得诡异了起来。

都各怀鬼胎。

祁昱让她吃。

孟妤兮便听话,一坐下来便不停地吃。

因为她是真的饿了。

之前担心她的膳食会被其他妃嫔动手脚,所以今晚,她什么都没敢吃。

而祁昱这里的膳食,她可以放心的吃,因为不会有人敢给皇上下毒。

就算是有,这毒也呈不上来。

歌舞声又起。

只是气氛却不再如方才那般融洽和睦。

特别是看着龙椅上,与皇上同坐的那女子,没有人笑得出来。

无论是后妃还是朝臣。

可该进行的流程却依旧得进行。

孟妤兮像一个机器一般扫荡膳食,与此同时,在她的耳边,也时不时便响起大臣的声音。

中秋晚宴,朝臣们纷纷起身,向皇上敬酒,以示尊敬。

但孟妤兮却一直没有听见她身旁那人的声音。

从头至尾都没有出声。

祁昱笑得漫不经心。

自她坐在身旁,她身上的香味便一直萦绕在他的鼻息间,让他的心平静而又舒服。

以至于在大臣还在接二连三地起身敬酒时,他便侧眸看向了她。

审视着她的体型,心里琢磨着,还需要养多久能杀。

他的视线直白赤裸,心思毫不掩盖,孟妤兮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

她吓得发抖,但却不得不佯装没有发现他的目光,继续吃。

含了一嘴的食物。

突然,一只寒凉如冰的手抚上她的脸颊。

孟妤兮一怔。

下一刻,她脸上的肉被人揪起。

孟妤兮被迫转头,与他对视。

祁昱捏了捏他手上的肉。

第一次,孟妤兮从他的笑容里面感觉到了真心实意的喜悦。

他勾唇:“胖了。”

话音落下,系统的声音也突然在孟妤兮的脑海里响起。

“恭喜宿主,皇帝好感值加10%,总好感值30%,宿主生命值加30日,目前总生命值66日。”

孟妤兮:“?”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四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