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暴君身边卑微求生
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六章

作者:仃晨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5:27

孟妤兮的确胖了。

祁昱吩咐膳房,每晚亥时都给栖云阁送两盘糕点,还必须看着孟妤兮全部吃光,这么吃,她怎么可能不胖。

只是,她胖了,他为何会增加好感?

这让人匪夷所思。

虽然增加了好感值,但孟妤兮却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因为这两次的好感值增加都让她猝不及防。既不知缘由,也不知事态接下来的发展。

她一头雾水,茫然无措。

问系统:“皇帝为什么会突然增加好感值?”或者是说,这增加的10%的好感值是如何来的?

这种感觉诡异得可怕。

系统:“本系统不知。”

电子音落,系统又建议:“宿主可询问皇帝本人。”

“呵呵。”孟妤兮给了系统一个假笑。

真是多谢它提醒。

她要敢问祁昱,又何必问它。

在系统那里问不出答案,孟妤兮只能傻乎乎地接受祁昱又对她增加的好感值。

祁昱松了手,十分贴心地,把放在孟妤兮面前,已经被她吃的差不多的菜碟挪开。

然后将搁置在远处的膳食拿到了她的近处。

“乖。”祁昱抬手,捏着孟妤兮的下巴,迫使她的视线移到了那些膳食上面,他笑得一脸温柔:“继续吃。”

看着那些膳食,孟妤兮脑门一翁,只觉得暗无天日,早已吃得鼓胀的肚子顿时就有些难受。

她顾不得祁昱的手还在她的脸上,猛地打了一个嗝。

“嗝。”这次是饱嗝。

被吓饱的。

但不幸的是,孟妤兮的嘴里还有食物,这么一个嗝,嘴里的那些食物被噎在了她的喉咙。

她蹙眉。

噎得难受,孟妤兮抬手,抓住祁昱的手腕,便使劲儿把他的手往下扯。

她都快被噎得喘不上气儿了,他的手还卡在她的下颚上,简直要命。

可祁昱哪是那种任人摆布的人。他以为她是不想继续吃了。

所以孟妤兮越是使劲儿,祁昱的手便勒得越紧。

紧得孟妤兮的脸色唰的一下通红。

她吃力地侧眸看向祁昱,泪眼婆娑,口不能言,只能用手不停地指着她的喉咙。

神情可谓十分急切。

小变态,你松手啊,快松手,要噎死她了!

见状,祁昱眯了眯眼,这才察觉到异样。

他终于松了手。

“咳,咳,咳……”真是要噎死她了。

孟妤兮用尽全身力气咳,可噎在喉咙处的食物就是上不来也下不去,她咳的眼里的泪一颗一颗地往下掉,小脸通红。

站在祁昱身侧的奉和早在察觉到孟美人的异样时,便吩咐宫人去拿了茶水来。

只是他这茶水还没来得及呈上去,便见皇上手里正端着一杯不知是何物的东西递到了孟美人眼前。

见状,奉和张了张嘴,神情复杂,难以言明。

情急关头,孟妤兮哪里注意到他端的是什么,便拿过来一饮而尽。

下一刻。

“砰!”她手里的杯子落地,碎裂。

孟妤兮只觉得口腔发麻,从喉咙一直蔓延至腹部都像是有烈火在灼烧,难受的孟妤兮直张大嘴呼吸。

因为祁昱给她的是酒!

一整杯的酒,就那么被差点噎死的孟妤兮一饮而尽,那种难受的感觉似乎已经达到了巅峰,孟妤兮这辈子都不想再体会。

她如今不仅是脸红、眼睛红,就连脖子、耳根、手都接连红了起来。

整个人就像是被浸泡在烈焰中,找不到知觉。

孟妤兮的眼泪像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祁昱看的有趣,他第一见有人饮酒也能哭的这么厉害。

她一哭,身上的那股香味便越来越浓,像是从她的眼泪里散发出来的。

果真全身是宝,十分金贵。所以祁昱上次才会叫她不要浪费。

沉浸在那股幽香中,祁昱从未有过如此舒适的时候。

只是好不容易养胖了些,万一哭瘦了那可就是功亏一篑。

祁昱懒懒侧眸,示意奉和。

得到皇上的眼神示意,奉和这才走上前去,俯身,他倒了满满一杯茶水,递到孟妤兮眼前,轻声道:“美人,这是茶水。”

茶水二字被他刻意强调。

闻言,泪眼婆娑的孟妤兮这才放心,忙从他手里拿过茶杯,连喝了好几杯茶水下肚,身子才稍微舒服了些。

她以前何曾饮过酒。

而且,祁昱的酒,格外烈,孟妤兮根本承受不住。

不过好的是,喝了一杯烈酒,虽然人难受了些,但她没被噎死。

孟妤兮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气。

无论何时,有祁昱的地方,都是万众瞩目。

此时也不例外。

所以无论是后妃,还是朝臣,都震惊地看着皇上和一女子**。

这女子是与皇上同坐龙椅的孟美人。

皇上不仅亲自给孟美人拿膳食,竟还与她同饮一杯酒。

而孟妤兮此时因为被烈酒辣红的脸,则变成了她娇羞的反应。

不少后妃暗自咬碎了牙,心里嫉妒不甘。

不过是一个农夫之女,她凭什么!

而不少朝臣们也是今日才知,原来后宫里竟有一女子如此得圣宠。

都在心里暗暗盘算着。

孟妤兮若是知道这些妃嫔心里竟是这么想的,她指不定一个刺激,就不小心去见阎王爷了。

她们难道看不出来她有多难受吗?

就算看不出她的难受,也该看见她方才咳的有多厉害吧?

更何况,她被噎得难受之时,还被坑着喝了一整杯烈酒。

孟妤兮此时的脑子都已经有些昏昏沉沉。

因为醉了。

但她还必须得强打起精神来,因为晚宴还没结束。

关键是要提防祁昱。

孟妤兮无力吐槽,更无能反抗,连狠话都不敢放一句,她只是在心里又加深了对祁昱的防范。

此为变态。

非人哉!

常言道,若有人比你更着急时,你倒反而能不急了。

就例如此时的德妃。

她带着笑,静静地观察着坐在她对面柔妃的脸色。

而后者,却一直没有注意到德妃的眼神,因为她的目光只看着高台处,神色早已变得扭曲。

以至于在众妃嫔都还处于嫉妒和羡慕中时,她突然开口出声。

“皇上。”

这一声,让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

柔妃的神色饱含柔情,她腼腆地笑了笑,有些娇羞:“皇上,嫔妾也想尝尝那道贡丸菜。”

柔妃说的那道菜,正是孟妤兮此时正在吃的这道菜。

该是只有皇帝才能享用的膳食,所以非常珍贵,妃嫔那里是没有这道菜的。

她这话倒是让头脑晕乎乎的孟妤兮抬起了眸。

在众人的目光下,她小心翼翼地嚼了嚼嘴里还没下咽的丸肉。

以来掩饰她内心的喜悦。

竟然有人愿意为她分担膳食!

孟妤兮饱含着感动的泪水看着柔妃。

而柔妃却只望着祁昱,目光期待,她的手有些紧张地握在了一起。

众妃嫔也有些好奇。

因为如今在这后宫里,就仅有两人能在侍寝夜平安无事。

一位是孟美人,而另一位,便是柔妃。

柔妃的性子一向张扬跋扈,在孟美人还没得宠时,后宫里的人,都认为是在侍寝夜平安度过一夜的柔妃最得圣宠。

所以,当听见柔妃竟大胆向皇上要膳食时,都难免好奇,想知在皇上心里,究竟是柔妃更得宠,还是孟美人。

半晌。

祁昱笑着摇头:“这可不行。”

他并没有看向柔妃,而是侧眸看向了孟妤兮,他抬手,在众目下像是十分宠溺地摸了摸孟妤兮的小脸,温柔道:“她还没吃够呢。”

只有孟妤兮能感受到他这句话里深深的恶意。

还有他那,看似在温柔地抚摸她的脸、实则却是在暗自威胁警告的手。

不,她吃够了。

她吃得够够的。

只是孟妤兮不敢出声。

话音落下,孟妤兮顿时便感觉到柔妃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如利刃、如尖刺,像是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完了,又拉了一份仇恨值。

她恨祁昱。

————

因为祁昱那句话,孟妤兮当晚不知吃了多少。

一杯烈酒下肚,到了最后她自个儿都昏昏沉沉、糊里糊涂的,既不知晚宴是何时完的,也不知她是如何回的宫。

所以翌日,当孟妤兮在太极殿醒来时,她一脸茫然。

她怎么在这儿?

依旧是柳枝进来伺候她洗漱。

在洗漱完后,孟妤兮本又想趁着祁昱还在上早朝,赶紧溜,但却被柳枝拦了下来。

柳枝道:“美人,皇上说让您在太极殿等他下朝。”

等他下朝干什么?

孟妤兮本能的往不好的地方想去。

惨了,不会是她昨晚最后醉了,所以说了不该说的话、或者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惹怒了祁昱。

至于祁昱为何没有昨晚就弄死她,而要等到今早,孟妤兮猜想,以那变态的心思,估计是想等她清醒的时候再弄死她。

因为这样更有快感。

孟妤兮没能离开,柳枝传了早膳入殿。

太极殿的早膳自然非同凡响,与她平时在栖云阁用的早膳是云泥之别,但孟妤兮却食之无味、难以下咽。

不仅是因为担心待会儿祁昱会怎么对她,她更不想吃。

昨晚吃的那些都还没有完全消化。

孟妤兮如今最后悔的便是,当初把小金库都拿去膳房买了肉吃。

留着多好。

因为如今她看到吃的就想吐。

特别是肉。

早膳过后,不知又过了多久,约莫巳时,有一小太监走了进来,他躬身道:“美人,皇上传唤。”

孟妤兮怂怂地抬眸。

来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