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暴君身边卑微求生
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

第十七章

作者:仃晨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5:28

孟妤兮默默地跟在那小太监身后。

两人出了寝殿。

太极殿里,寝殿通往正殿的路不远,以至于孟妤兮还没在脑子里想好对策,身前那小太监便停下了脚步。

他回身道:“美人,皇上就在里面等您,您快进去。”

“哦。”她不想进去。

孟妤兮心里打鼓,但却又不能临阵脱逃,只能深吸几口气,给自己加油鼓劲儿。然后一鼓作气,一脚便迈了进去。

那架势倒不像是去面见皇上,而是去送死。

这一幕看的门外那小太监神色惊愕,心里怀疑,这孟美人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

在孟美人来正殿前,皇上先宣了太医。

太极殿的宫人们都以为皇上是担心孟美人宿醉醒来后头疼,所以宣太极为她把脉检查。

而他们之所以会这么想,也是因为昨夜,可是皇上亲自抱孟美人回太极殿的。

再者,自孟美人侍寝后,寝宫龙床下的那张地铺便一直在那。

从未被撤。

这等荣宠,乃后宫里的第一人。

再无二人。

所以,在这些宫人眼里,孟美人如今该是春风得意,无忧无虑。

这位份也指不定哪一日就升了上去。

只是迟早的事罢了。

因之,那宫人不懂孟美人方才要去面见皇上时,为何看起来那么焦虑和害怕。

他摇了摇头,转身走远。

孟妤兮独自踏入正殿。

隔间的门儿没有关,奉和守在门外,远远地便见孟妤兮走来。

他脸色转喜,提步走近:“美人,您可来了,快、快进去。”

奉和的神情急切。

这让孟妤兮怀疑,她来得很晚吗?

见他如此,孟妤兮越是忐忑。

祁昱这么急切地要见到她,不会真的是要弄死她吧?

想到这儿,孟妤兮又忍不住侧眸,多看了几眼奉和脸上的笑容。

在心里暗暗盘算。

奉和笑得疑惑:“美人,怎么了,可有何疑虑?”

闻言,孟妤兮摇了摇头,收回了眼。

她没有回应奉和,而是边走边想,祁昱这么急切见她,难道不是要弄死她?

因为奉和方才那笑容是真心实意的,看不出半分惋惜和怜悯。

祁昱的确不是要弄死她。

因为殿内并非一人。

还有另外一人。

孟妤兮曾经见过。

章太医。

他曾为孟妤兮医治过过敏。

孟妤兮看着章太医,心里琢磨着,他为何在这儿。

“你何不再来晚一点?”祁昱笑得讽刺:“正好赶上午膳。”

突如其来的一道嗓音,打断了孟妤兮的思绪。

她心头一惊,顺着声源看去,祁昱坐在龙椅上,笑容里的冰冷毫不掩饰。

闻言,孟妤兮张了张嘴,十分恭敬地回应:“皇上,现下巳时。”

用午膳怎么着也得到了午时吧?

说话可别太夸张。

也不知她是哪里来的胆子敢反驳祁昱,肯定是昨晚的酒还没醒,所以酒醉壮人胆。

果不其然,孟妤兮的话音落下,祁昱脸上的笑意便凝住,沉沉地睇着她。半晌,他突然笑了出声,不轻不重地道:“腿不想要了。”

这句话不是问句。

孟妤兮听得一惧,顿时颤笑改口:“不过话说回来,嫔妾平时就是在巳时用的午膳,这时辰不早不晚,用午膳刚刚合适。”

皇上您说的都对。

可别砍她的腿。

这改口的速度可连一旁的章太医都没忍住多看了她几眼。

果真是能屈能伸。

“呵。”祁昱嗤笑一声,毫不留情地嘲讽她:“要论脸厚,爱妃可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一般一般。”孟妤兮笑得谦虚。

祁昱今日找她来,可不是为了看她耍嘴皮子。

他收回了目光,冷冷侧眸:“章太医。”

章太医得令,向前一步,走近孟妤兮,含笑道:“美人,您坐在那儿。”

章太医说的地方在靠窗处,有一休闲软榻。

孟妤兮茫然:“可是要给我把脉吗?”

“是。”

可为何要给她把脉?

孟妤兮糊里糊涂地走去软踏处坐了下来。

章太医走近,敷上丝帕,把脉。

祁昱坐得闲散,一手托着下巴,在远处,懒洋洋地看着她。

片刻。

章太医收回了手,他回身看向祁昱:“皇上,孟美人的身子与常人无异。”

听见这话,孟妤兮更加疑惑,难道她的身体该与常人有异吗?

“恩。”祁昱回应他。

章太医这才又回眸,突然站了起身,也不知在做什么,他长时间不动。

此时他距离孟妤兮大概一米。

又过了一会儿,章太医皱了皱眉,突然又回眸看向祁昱,躬身道:“皇上,臣并未在孟美人身上闻到什么。”更没有闻到皇上说的那股幽魂香味。

这话倒是让祁昱的眼神微变,他的目光凌厉了起来:“你确定?”

明明就是随口的一句反问,但从祁昱嘴里道出来,威慑力却是十足,以至于章太医方才心下已经确定的事实,此时都不敢妄下定论。

他想了想又道:“许是老臣离的太远,这才没有闻到。”话音落下,他又道:“老臣斗胆,皇上可否让老臣离美人再近些?”

这就有些冒犯了。

但身为当事人的孟妤兮却依旧听不懂他们两人在说什么。

一脸茫然。

只见在章太医的话音落下后,祁昱倒是没有半分犹豫,便应他:“恩。”

祁昱的计划是,再养她一段时间,不出一月,便能杀了,然后取血化骨,研磨成粉。

这些都很简单。

但若是要这香味长存,他却需要借助太医。所以要先让太医熟知在她身上的究竟是什么香。

以免之后出了差错。

章太医得到了应允,回眸,看向孟妤兮,躬身道:“美人,臣冒犯了。”

孟妤兮闻言蹙了蹙眉。

话音落下,章太医便向前走去。

走近孟妤兮。

祁昱不由得坐直了身体,看着他。

面前的情况孟妤兮一无所知,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面对章太医突如其来的靠近时,孟妤兮有些害怕。

“怎么回事?”孟妤兮有些紧张出声:“能不能先告诉我?”

但没有人理她。

孟妤兮在紧张中,她突然抬眸看向了高殿上,与龙椅上那人正好四目相对。

祁昱的黑眸很深,像是一潭无边无际的死水,不带任何波澜,更不含丝毫情绪。

冷得可怕,静得吓人。

孟妤兮的心一沉,从他的眼神里,她像是看懂了什么。

她突然收回了目光。

不再看他。

章太医往前迈了第一步。

他正当打算迈第二步时,突然,一本奏折精准无误地击在他的膝上。

章太医膝盖一痛,按照惯性,他该往前摔去,但他的身体却像是不受控制般地往后倒去。

祁昱怒声:“滚过来。”

这话是对孟妤兮说的。

孟妤兮一愣,忙是起身,跑去了他的跟前。

不过却不敢靠他太近,两人将将距离一米。

这个距离,祁昱就已经能清晰地闻见她身上的那股香味。奇迹般的,能平息他心底那些莫名其妙的怒火。

让他不那么狂躁。

章太医后背着地,只觉得一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但他却不能耽搁,还得以最快的速度跪端正。

他埋首,有些忐忑问:“皇上?”

他看不懂眼前的情况,更不懂皇上的心思。

祁昱面无表情,语气依旧沉稳,但听起来却让人莫名觉得饱含怒意:“章太医还是回去检查检查鼻口,看看究竟还能不能用。”

章太医:“?”

片刻。

章太医毕恭毕敬地道:“是。”

皇上说什么就是什么。

章太医最后还真去找其他太医检查,看看究竟是不是他的嗅觉出了问题。

章太医退了下去。

殿内恢复安静。

孟妤兮依旧忐忑,是对现状一无所知的害怕。

她埋着脑袋,站得很怂。

但祁昱却突然侧眸看向了她。

目光强势逼人。

孟妤兮身子一怔,祁昱的眼神如此压迫,显然是有秋后算账的意思,她不能假装没有察觉。

她抬眸,笑的忐忑不安:“……皇上?”天啊,谁来告诉她,今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祁昱一言不发,只沉沉地睇着她,与他平时带笑玩味的样子全然不同。

此时的他,毫不掩饰身上的戾气,更阴沉,更恐怖。

孟妤兮紧张到没忍住往后退了半步。

仅这半步。

祁昱却突然笑了,笑得冰冷:“现在知道躲了?”

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孟妤兮:“?”

原谅她智商不高,真的猜不到祁昱的心思。

她连半句话都听不懂。

祁昱也不知是在想什么,脸色阴阴沉沉、忽明忽暗,一直难看的很。终于,不知过了多久,他沉怒道:“滚出去。”

孟妤兮震惊抬眸,这可真是意外之喜:“是,是,嫔妾这就滚出去。”绝不耽搁半刻。

说罢,她便转身离开,那脚步堪比飞毛腿。

在孟妤兮一心只想逃离,没心思回眸看一眼的时候,祁昱的脸色黑如锅碳。

奉和还是第一次见没有半分笑意的皇上。

他聪明地往后退去,害怕被皇上的怒气殃及池鱼。

他忍不住怀疑,这孟美人究竟是什么奇葩物种,她这样的,竟然还能活到现在。

可不是嘛。

祁昱现在就非常想把她抓回来,然后一脚踩死。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